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一十四章 倔丫头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一十四章 倔丫头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锦拍着念夏的背,她什么都没有说,与其用话语去安慰念夏,顾云锦觉得,不如让念夏哭出来更好。

    偏这个倔丫头,不是个爱大哭的。

    这一点,顾云锦一直知道。

    顾云锦对念夏家里人的记忆很淡,真要回想,那也就是那年他们四房入京时来送了一回。

    当日画面,太过遥远了,不管顾云锦怎么想,也就是在一片朦胧画面里的几个人像,五官身形都不清晰,只是,他们的身上笼着不舍与牵挂最喜欢的小女儿要离开身边了,谁能舍得呢。

    顾云锦想,自己忘了,念夏是断断不会忘的,虽然她不说。

    前世,念夏没有回过北地。

    彼时顾云锦别扭,给小妮儿改名为念夏,但她慕书香,对大大咧咧、一身武门气的念夏自然慢慢疏远。

    几年过去,主仆两人的情谊甚至不及幼时在将军府里的亲近。

    顾云锦嫁去杨家时,念夏陪嫁,这丫鬟太倔,贺氏与汪嬷嬷为难顾云锦,念夏顶在最前头,大大小小的亏吃了不少。

    到底是一并长大的,顾云锦看不得念夏受罪,只是她彼时就那么点能耐,闹不过贺氏,还是与徐令婕提了之后,给念夏相看了一人家。

    对方姓席,当过官家家仆,刚脱籍,算是良民,顾云锦觉得还不错,就把念夏嫁出去了。

    念夏大抵也知道顾云锦为难,那两年里报喜不报忧,明明在婆家过得并不畅快,但来看望顾云锦时,一个字都不提。

    后来,念夏的男人病死了,席家嫌弃她命硬克夫,骂骂咧咧要赶人走。

    那家也是拎不清,骂了念夏骂顾云锦,骂了顾云锦还不忘埋汰杨家,话里话外都是杨家风水差,里头出来的人都带了煞气。

    贺氏哪里能忍,对外撕那席家长舌,对内骂顾云锦自个儿死了亲娘死亲爹、还克得继母药罐子,带出来的丫鬟都是个克夫的。

    顾云锦再是不爱跟贺氏起冲突,也拿着把剪子冲去贺氏跟前,问她信不信自己明儿就克死杨昔豫。

    当日闹得再不好看,贺氏最终还是让了顾云锦一步,让她把念夏带回了杨家。

    其中缘由,不过是为了杨家的名声。

    顾云锦和念夏在府里住着,杨家都能太平,那怎么会是风水差呢?

    当然,那之后,贺氏让杨昔豫绕着顾云锦走,顾云锦乐得自在,只是不了解那家子怎么敢在嘴上骂杨家。

    席家只是不久前才从官家家奴里脱籍出来的普通百姓,而杨家是数代官家。

    徐令婕给了她答案,席家有一个女儿,也就是念夏的小泵子,偶然间入了大皇子孙祈的眼,收在了身边。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哪怕小泵子只是个没有上玉碟的侍妾,可席家都等着她生下一儿半女,凭此一步青云。

    毕竟,家里人丁少,往后要扶持的也就是这么一个兄弟,不说多大的好处,捞一个小辟的梦,还是会做的。

    没想到,小辟还没影,人先死了,席家哪里还能坐得住。

    偏这时候,那席侍妾肚子有动静的,更是让席家愤怒时运不济,而也因为那肚子里的皇家血脉,贺氏再能撕,也不敢豁出去。

    万一刺激到了那金贵的肚子,可就倒大霉了。

    顾云锦知道了内情,后头也问过念夏,为何报喜不报忧。

    念夏的答案也简单,她说,哪家没有麻烦事儿,席家出了那么一个姑娘,运势算好的,除了婆母说话难听,日子不算太糟心。

    毕竟,在念夏看来,寻常人家里锅碗瓢盆间的嘴仗,比起顾云锦在杨家的尴尬,当真算不了什么。

    至于后来都不提,是念夏怕顾云锦冲动。

    兔子急了还咬人,念夏是真的担心顾云锦脾气上来了,提着菜刀烧火棍要冲去席家。

    顾云锦记得当时她笑了。

    可不是如此嘛。

    她当时与杨家离心,她根本不管杨家的脸面,若是早知情了,真的就冲出去了。

    也就是不清楚,直到贺氏骂到跟前才跳起来。

    那些不高兴,念夏只静静掉过泪,不管顾云锦怎么说,她都不曾大哭。

    后来,她们麻溜儿地去了岭北,庄子里的日子虽清苦,但胜在自在,欢笑反倒是比在京中那几年多些。

    只是,念夏不曾回过北地。

    那时候的顾云锦不念着北地,自然也就没有想到念夏的状况。

    重活一世,再看往昔,顾云锦也说不上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扑在她膝盖上闷声哭的念夏,前世在她病笔之后,是不是有放声哭过?

    埋了她之后,这倔丫头又去了何处?有没有回去看过父母兄弟?

    分别既是永别。

    顾云锦遗憾改变了念夏的命运。

    她要在今后对这倔丫头好些、更好一些。

    除了她,念夏已经没有亲人了。

    只是,什么是好呢?

    每个人想要的、想做的都是不一样的,想到顾云映那埋在深处的心思,顾云锦也想问问念夏对将来是怎么打算的。

    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

    念夏失去亲人了,顾云锦那么一问,叫念夏以为连顾云锦都要抛下她了,只怕这小丫鬟夜里都睡不着觉了。

    她还是别好心办坏事,先记着这一茬。

    等以后有机会,再慢慢与念夏说道。

    这一夜,顾云锦本以为收到了北狄退兵的好消息,又吃了酒,能睡得沉一些,可到天亮时,顾云锦都歇得不踏实。

    她梦里的依旧是北地,城门大开、一片烟火,笼罩了她的故土,也带走了她们的亲人……

    睁开眼睛时,顾云锦很是恍惚,她当然不曾见过那场面,可梦里的一切都像真的,连呼吸之间的血腥气与焦味都很真实。

    她坐直了身子,揉了揉眉心。

    顾云锦想,她梦见的,是顾云妙看到的画面吧。

    被改变的生命轨迹的还有顾云妙啊……

    她能弥补念夏,却弥补不了跟顾云妙一样死去的人。

    顾云锦知道不该把两世所有的变化都担在自己身上,她自知没有那么大的能力,那又是谁,把今生变成如此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