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一十七章 叫你安心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一十七章 叫你安心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油灯光微微有些暗,钟嬷嬷拿剪子拨了拨灯芯,屋里亮堂了许多。

    墙角的炭盆烧得火热,与橘黄的灯光一道,隔绝了外头飘洒的雪花,使得内室里越发暖和。

    顾云锦很喜欢这样的温暖,也想以同样的温暖去回应身边的人。

    哪怕,突如其来的变故实在叫人手足无措、又沉闷不已。

    只是,不管是今夜还是明日开始的未知的北地之行,她绝对不能是低落的那一个人,打起精神来才是最要紧的。

    顾云锦上下打量了抚冬两眼,伸手捏了捏她的胳膊,道:“不给我丢人呐?这胳膊捏起来是比前两年结实多了,只是这双腿,你能下一字劈叉了吗?”

    抚冬脸上一红,鼓着腮帮子,眼睛里写满了不服输,道:“等您从北地回来时,肯定学会了。”

    顾云锦莞尔。

    重生之后,她自己勤练功夫,对身边人倒是没有特特要求过。

    念夏是长年累月习惯了,抚冬只学个架子,心思并不在这一行上,顾云锦知道她,也不强求。

    可今儿个抚冬自己提出来了。

    顾云锦并不想打击她,基本功枯燥无味,全凭坚持,若边上人再泼冷水,就实在无趣极了。

    闻言,顾云锦道:“那你可要好好练,等我回来时,你若学成了,我便有赏。府里好些人是练过拳法的,你要愿意,自去请教。”

    “那便是冲着夫人的赏,奴婢也要学出个模样来。”抚冬道。

    顾云锦弯着唇,道:“那我也要好好想想,赏你什么东西才好。”

    主仆两人说着细碎的小事,气氛融洽得与平日里无二。

    等蒋慕渊从净室出来,抚冬才与钟嬷嬷一道退出来。

    出了屋子,冷风铺面,抚冬打了个寒颤,脸上的笑容霎时间消散,整个人垂头丧气的:“嬷嬷,我怎么就这么无用呢……我若厉害些,也能帮上夫人的忙……”

    钟嬷嬷裹紧了衣领子,轻轻拍了拍抚冬的背,道:“你觉得自己无用,我看着倒还挺有用的,这个当口上,能让夫人露出笑容来的,那都是有用的人,否则,你就是能一个干趴下十个,都不够看。”

    抚冬愣了愣,认真琢磨钟嬷嬷的话,似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屋里,蒋慕渊简单查看了准备好的行囊。

    他常常出远门,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一走数月的状况也常有,有时长久在外,偶尔入京时回府一趟,过不了一两日又是远行。

    长公主曾说过,这国公府的屋子,在蒋慕渊这儿,跟落脚的驿站似的。

    他习惯了这样的奔波,行李素来都是一切从简,但现在,他的那几个包袱的边上,又多添了顾云锦的。

    这种感觉,实在新鲜。

    正像是这新院子一样,除了他用惯了的物什,又添上了顾云锦带来的,两人的东西融在了一起,叫人踏实极了。

    “你过来看看,缺什么的还能补上。”蒋慕渊道。

    顾云锦上前,一一打开看了,又重新收拢。

    这趟是快马加鞭赶路,自然是怎么轻便怎么来,只是季节如此,冬衣宽大厚重,再怎么挤压也比夏天的衣服占地方,因而留给其他物什的就更少了。

    她久居京城,没有适合北地冬天的衣物,便是有暖和的,用的也都是好料子,决计不适合在穿回战时的北地去。

    如今给她备下的这几身,还是钟嬷嬷寻来的,里头棉花扎实,外头粗布料子耐磨,冬衣不讲究贴不贴身,稍微宽大些也能穿。

    首饰头面,一样也不带,药品则是能带多少就带多少。

    顾云锦理了一遍,道:“看着是差不多了。”

    蒋慕渊帮着看了几眼,让顾云锦稍等,转身去了对面梢间。

    顾云锦疑惑,见蒋慕渊很快就回来了,手上还多了一柄匕首。

    “开了刃的,”蒋慕渊一面说,一面拔出来给顾云锦过目,“你随身带着。”

    京中姑娘们出行,不管会不会武,一般都会带匕首,只是那把并不开刃,所有的做工都费在鞘上,花纹精致、缀以宝石无数,只讲究一个好看。

    顾云锦也有那样的匕首,赏玩足够,防身完全用不上。

    而蒋慕渊给她的这一把,鞘上只粗犷纹理,没有任何装饰物,刀刃却是寒光逼人,锋利极了。

    “看着就利索,”顾云锦接过来,反复看了看,搁在了整理好的行李上,“有它在,割什么都方便。”

    蒋慕渊看了眼匕首,把视线挪回到了顾云锦身上。

    他给她匕首,自然只希望她拿它割绳子、割果子,凿墙也成,而不是去面对血淋淋的近身攻击。

    只是,战事无绝对,谁也说不好一定不会遇上什么。

    若是真到了那个节骨眼上,顾云锦能有一防身之物,也是好的。

    “云锦,”蒋慕渊放柔了声音,见顾云锦抬眸看过来,他伸手将她箍进了怀中,顺着她的背,轻轻拍了拍,“你还记得云妙在梦里跟你说的话吗?”

    怀抱很是温暖,顾云锦不由自主地就放松下来,顺着蒋慕渊的话,道:“记得的,她那天夜里与我说的话,我每一句都记得。”

    蒋慕渊的唇落在顾云锦的额头上,就这么贴着:“我知道你是想回去找云妙,但云妙最后与你讲的,是要你好好的,你千万记住这一句,你要先顾好了自己,才能让她安心。”

    心跳声就在耳边,顾云锦靠着蒋慕渊的胸口听了会儿,道:“我记住的,会让她安心,也叫你安心。”

    夜色沉沉。

    顾云锦原本以为自己会睡不着,可不知不觉间就睡沉了。

    一夜无梦,再睁开眼睛时,外头已经亮了。

    顾云锦急急坐起身来,探头与穿衣的蒋慕渊道:“我们睡迟了?怎么也无人叫一声。”

    蒋慕渊回手揉了揉顾云锦的额发,道:“不迟,只是外头有雪,看着亮罢了,你这会儿起来,时间刚好。”

    顾云锦应了声,麻利地梳洗更衣。

    抚冬给顾云锦梳了个最简单的盘发,不用任何点缀,正好戴厚厚的皮帽子,脸上未施粉黛,整个人素净极了。

    早餐是扎扎实实的大馒头,就几样小菜,饱腹又方便,厨房里还多备了几个,叫他们路上也能顶一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