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一十六章 该狠时狠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一十六章 该狠时狠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寿安郡主亦是担忧着,得知兄嫂回府,急忙赶了过来。

    她肚子里有一堆的话要与顾云锦讲,可真的见到了人,一时有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以寿安之见,顾云锦这会儿的情绪稳定,她若是胡乱安慰,说不定反而把顾云锦招哭了。

    她干脆闭嘴,只挤出笑容来,在长公主身边坐下,试探着问顾云锦道:“嫂嫂,我明日下午想去清水观,你与我一道去,好不好呀?”

    顾云锦哪里不知道这小泵娘的意思,转弯抹角的,也就是想宽她的心。

    她柔声道:“那你只能一人去了,我随你哥哥去北地。”

    寿安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四人说着话,蒋仕煜从外头回来,听了几句,虽皱了皱眉头,但也没有反对,而是坐下来,认认真真听顾云锦和蒋慕渊说今日在顾家里头商量的结果。

    几人出发、如何取道,抵达裕门关时再如何变化……

    直到所有的内容都听完了,蒋仕煜才缓缓开口,道:“我晚上是跟肃宁伯他们商议去了,听他的意思,晋之会跟着他去。”

    蒋慕渊挑眉。

    前世北地不曾失守,程晋之自然也就没有去过,他是在一年后入了右军都督府,历练了一年半后去了平海关,跟着肃宁伯的一位老部下研习水师,直至蜀地叛乱,朝廷征召,他奔赴蜀地,立了不少战功,却也马革裹尸。

    今生,蒋慕渊自然不希望好友英年战死,但将门子弟绝不可能留在京中虚度光阴,程晋之迟早要投军的。

    既如此,与其去平海关、去蜀地,还真不如现在跟着肃宁伯锻炼一番。

    有他亲爹看着,程晋之浑身是胆,也不会脱了缰。

    况且,圣上在御书房里都号召了勋贵子弟奔赴战场,肃宁伯作为主帅,程家总要有所表示的。

    程晋之这个先锋,也是情理之中。

    蒋仕煜又道:“肃宁伯是想斩草除根,除了驻守山口关的狄人,等来年开春,也要给退回草原深处的狄人迎头棒喝,这场战事,会拖上几个月。裕门关是要地,关外的受难百姓会陆续退回关内,你们要寻找亲人,不如多花些心思在裕门关内,许是会有收获。”

    顾云锦颔首应下。

    蒋仕煜摸了摸下颚,道:“我倒是走过不少地方,却不曾在北地领兵,就不胡乱给你们指点了。

    阿渊你多听听肃宁伯的意见,也听听顾家那几兄弟的意见,他们虽然与你年纪相仿,但到底是北地出身,比你了解状况。

    顾将军和他三弟战死,若是你们能寻着顾二,听他的也行,他有经验。

    记得,该狠时狠,该稳时稳。”

    行军打仗,兵法天象阴阳,能说道的东西太多了,蒋仕煜自认这些年也教了儿子不少,也带他上过战场,可放他一人去,终究是头一回。

    做父母的,岂能完全放心?

    只是,临时抱佛脚,毫无用处,所有的心得体会,到最后也就是这么八个字而已。

    “天很晚了,回去收拾收拾就休息了吧,”安阳长公主看了眼西洋钟,交代顾云锦道,“阿渊忙起来时许是顾不上,你记得写家书回来,给我们报个平安。”

    顾云锦点头。

    屋外,不知何时絮絮飘起了雪花。

    蒋慕渊牵着顾云锦的手往回走,月光已经不见踪迹,只灯笼光照明。

    新房里,原本该挂上一个月的红绸、双喜都已经撤了,不见白日里的欢喜。

    抚冬站在庑廊下,看着远远走过来的两人,眼睛里湿润一片。

    顾云锦回府时就让人来传过话了,除了蒋慕渊随身的行囊,还要收拾她的衣物,念夏明日跟着出发,而抚冬留在府中。

    抚冬长这么大,从未离开过京城,更别说是遥远的北地了。

    在西林胡同时,她倒是听随长房入京的婆子丫鬟们说了不少北地事情,对那远在天边一样的地方生出了几分好奇、也有了几分向往,她还与念夏说过,往后许是有机会跟着顾云锦去看看。

    可突然间,北地陷落了,顾云锦要随着蒋慕渊去北地了。

    再是向往,那也是狄人出没之处,抚冬这辈子就见过杀鸡杀猪,再大的场面,实在没有见识过,她怕,但确定了夫人不带她去,她又失落起来。

    想去、不敢去,还不能去……

    如此矛盾的情绪交织的,最后余下的是不甘心和悔恨。

    夫人不带她,是因为她的功夫远远比不上念夏。

    念夏是顾家家生子,自幼习武,哪怕是顾云锦在徐家的那几年,念夏都没有放松过。

    抚冬是从顾云锦扎马步起才跟着练的,但她只为强身,现在就是个花架子,比起顾云锦都输一大截,更别提念夏了。

    她若往北地去,万一遇上些事儿,别说自保,怕是还要顾云锦反过头来照顾她。

    抚冬决计不想给顾云锦添那等麻烦,她有自知之明,但正是因为知道,才不甘心。

    这种不甘心,甚至压过了对战事的恐惧。

    可抚冬的这些心境,此刻谁也无法去顾及、去体会。

    才初初入国公府,抚冬与蒋家的丫鬟们还不熟悉,能叫她说心里话的只有念夏,而念夏……

    念夏沉默了一整天了。

    北地是顾家的根,也是念夏的根,她的父母兄弟,都在北地。

    眼下顾家子弟的具体生死都没有弄明白,又怎么会知道念夏的亲人的状况?

    将心比心,抚冬宁可自己闷着,也不拿她这点儿事情去烦念夏。

    这会儿见顾云锦回来,抚冬生生把眼泪逼回去,打水伺候主子梳洗:“夫人,您和小鲍爷放心去,奴婢会和钟嬷嬷一道看好家的,得了空,奴婢就回西林胡同去看太太、奶奶,您不要担心京里。”

    顾云锦转头看她。

    抚冬咬着下唇,半晌又道:“奴婢会好好练基础的,绝对不会给您、给顾家丢脸。”

    说完,见顾云锦没有多少反应,抚冬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忽然间,却见顾云锦扑哧笑出了声,她不禁抓了抓脑门,也笑了。

    笑过了,顾云锦又深吸了一口气。

    今日状况,的确让人心痛万分,但在那么沉重的坏消息之后,身边的人,给予的关心,才越发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