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三十五章 连攀比的勇气都没有

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三十五章 连攀比的勇气都没有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杨家里,新人要入住的小院里,大红的双喜窗花已经贴起来了,马脸的汪嬷嬷指挥着挂红灯笼。

    汪嬷嬷是贺氏从娘家带来的,杨昔豫刚出生时,她还奶过小主子一年,因着这一层关系,即便是面对杨昔知、杨昔豫两兄弟,她都能硬气地指手画脚。

    除了贺氏,谁也使不动她。

    汪嬷嬷进屋子里转了转,满意地回了贺氏那儿,拱手道:“太太,都收拾妥了,只等阮家来人铺床了。”

    贺氏绷着脸,没有应声。

    汪嬷嬷这才注意到贺氏的情绪不对劲,她瞥了小丫鬟乘语一眼,示意她说话。

    乘语苦着脸,低声解释道:“顾家那姑娘许给了宁国公府的小鲍爷,初五放小定,跟我们的日子撞上了。”

    汪嬷嬷啐了一口:“美得她!她竟然嫁的出去?还跟我们撞日子?”

    乘语垂着头不敢再接话了。

    永王妃去取褒帖时,百姓们就把男方人选往皇亲国戚上猜测了,乘语当时也听说了些,但事关顾云锦,她自然不会到贺氏跟前来说道,免得引火上身被骂一通。

    不过猜归猜,乘语确实没想到对方是宁国公府。

    至于日子选重了……

    腊月开头就这么一个好日子,重了也是很寻常的。

    乘语这般想,却不敢这般说,只能眼观鼻鼻观心。

    汪嬷嬷低声咒骂了一通,刚要与贺氏商量对策,外头就传来脚步声,是杨昔豫来了。

    杨昔豫撩了帘子进来,周身的寒气,脸色也不见得多好:“母亲,我听说初五那天……”

    话才起了个头,贺氏狠厉的一眼横过去,打断了儿子的话:“帖子都发了,你想如何呀?”

    杨昔豫娶妻,贺氏不满意阮馨,在议亲上对阮家多有打压,但在杨家这儿,该讲究的排场还是要讲究的。

    杨家在京城耕耘多年,势头不如从前了,但底子还在,要宴请的宾朋也有许多。

    只是杨、阮两家扯皮,等拖拖拉拉定下了日期,离正日子也没有几天了,因而,贺氏在确定初五后,立刻就广发了帖子。

    以至于他们根本来不及去打听会不会与别人家撞日子。

    可这事儿,便是提前打听了,也一样避不开,宁国公府和顾家定的比他们还晚。

    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撞了就撞了,偏偏,那厢是顾云锦,杨昔豫半年前还成天去北三胡同拍门呢。

    贺氏越想越气闷,把所有的错都怪到了阮家以及阮馨身上。

    若非阮馨和杨昔豫在三祥胡同出事,为了平息沸沸扬扬的流言,贺氏也不用收下这个不合心意的儿媳妇。

    阮馨名誉受损,阮家想尽快息事宁人,在议亲之后,逼着杨家在年内把婚事办妥了。

    贺氏起先不乐意,后来拉扯得烦了,想着干脆早娶进来早立规矩,把婚期提了上来。

    “谁家娶媳妇不是精细地来的?你大哥娶妻时,从过小定到行大礼,我准备了一年多,全程顺顺利利的,没有一点岔子,”贺氏指着杨昔豫,道,“娶那阮馨,给我添了多少麻烦了?要不是心急火燎的,我肯定要挑明年春末,那就不会有现在的状况了!”

    杨昔豫熟知贺氏脾气,真让贺氏念叨起来,不把阮家骂个狗血淋头是不会歇气的,他只好插了一嘴:“迎亲的路线怎么办?”

    新妇上轿、下轿的时辰都有讲究,杨家与自华书社相距不远,原计划在热闹的东街绕三圈,这样时间刚刚好,可现在,杨昔豫不太愿意绕了。

    “不绕?”贺氏瞪他,“那也行,直接抬回来,就在大门口等着,时辰到了再下轿。”

    花轿空等,对新娘而言极其尴尬,好似婆家不让她进门似的。

    杨昔豫不想委屈阮馨,又不敢跟贺氏硬顶,只能退出来,把贺氏的那些抱怨不满都扔在了脑后,寻了小厮来吩咐道:“那天,你让人盯着宁国公府。”

    他想,他只能随机应变吧,一旦宁国公府的出发了,他们就迅速离开东街。

    夜里,杨昔豫吃了不少酒,明明马上要娶妻了,他却没有一点欢喜,摩挲着酒杯,他满脑子都是顾云锦。

    他一直觉得他没有多喜欢顾云锦,表妹漂亮归漂亮,可他见过的姑娘多了,徐侍郎府里还有像画梅那样对他全心全意的,顾云锦一个小丫头片子,他没搁在眼里。

    杨氏点拨他,说会给他拉线铺垫,让他娶顾云锦,既然是长辈安排,他又不讨厌表妹,那小模样瞧着也顺眼,他就答应了。

    没有想到,他送平安符却被顾云锦装傻似的糊弄了两回,杨昔豫起了好胜之心,定要把她拿下,哪知道换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丢人。

    丢人丢到那个份上,又被石瑛设计一回,杨昔豫是彻底歇了折腾的心思了。

    他算是看明白了,连石瑛那样的都会化身为蛇重重咬他一口,顾云锦真闹起来了,他还能挨得住?

    阮馨出身是比不得顾云锦,但她对他实心眼,不会生出那些幺蛾子来。

    毕竟,至今没有找寻到石瑛的下落,不晓得她是不是还躲在暗处,吐着信子,随时随地准备再咬他。

    几月间自我安慰,杨昔豫满心满意都觉得娶阮馨挺好的,再说那顾云锦,流言缠身,嫁不出去可丢人了。

    他欢欢喜喜等到了今日,突然间峰回路转,让杨昔豫一下子就懵了。

    本以为在拒绝了他之后会嫁不出去的表妹,要小定了,若是个寻常官家子弟,杨昔豫还能比较一番,从家世、文采、书画上,寻到一个压制对方的地方,可那个人是蒋慕渊。

    一个让他连攀比的勇气都没有的人。

    初五那天,会被比较、被笑话的那个,不是顾云锦,而是他杨昔豫。

    一想到那时候东街上的场面,杨昔豫就恨不能灌醉自己,这门亲事,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不仅只有杨昔豫,阮馨也是一样的。

    她心心念念着婚礼,本以为礼成之后,这半年里的纷纷扰扰都能过去,她能开始新的生活,可现实却给了她结结实实的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