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三十四章 谁寒碜谁丢人

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三十四章 谁寒碜谁丢人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安阳长公主一怔,想说什么,却又哑口无言。

    她这样的出身,哪怕自幼再受宠、再无法无天,也不会真的不知天高地厚。

    前回被蒋慕渊点了两句,哪怕嘴上不说,心里也是明白的。

    她垂下眼帘,又来来回回把笺纸上的批字看了几遍,叹息道:“是啊,平稳是极好的,既然定了是她,那就不能怠慢,及笄时该给的都会给她的。”

    有了这句话,蒋慕渊放下心来:“母亲宽厚,我先替她谢过母亲抬举。”

    “还要你替?”安阳长公主捶了蒋慕渊一下,“等她过门了自个儿会磕头,你护着这么紧做什么?我又不为难她。”

    蒋慕渊笑了。

    长公主目光柔柔看着儿子,心里感慨万千。

    小娃儿呱呱落地似乎还是昨日,一眨眼间就要娶媳妇了,做母亲的当真是五味杂陈。

    对于儿媳妇,她其实没有那么挑剔,只要他们夫妻融洽和睦就好。

    隔日,合婚的结果也送到了西林胡同。

    夏嬷嬷放下笺纸,笑眯眯与单氏道:“夫人也知道,腊月事情多,我们王妃问了真人,说腊月初五是个好日子,不如就那天把小定过了吧?”

    取褒帖时,永王妃就提过要加快脚步来把婚事定下,单氏此刻也不意外。

    相较男方,女方放小定时反而事情少些,时间紧归紧,但也不会安排不过来,只是,日期与顾云锦及笄的日子离得不远,若不是腊月,单氏乐得大摆两场席面,可十二月各家都忙,她愿意铺张,还要考量客人们方便不方便。

    如此,只能暂且委屈顾云锦了。

    不过,有了这门高嫁的婚事,往后不愁没有风光的时候。

    送走了夏嬷嬷,单氏与徐氏一道,迅速准备妥了,往顾云锦要过小定的帖子往各个府上送去。

    虽不摆宴,但如此大事,总少不得知会亲朋好友一声,若得空,欢迎来观礼,若不得空……

    人不来,礼肯定是不会少的。

    顾云锦坐在屋里赶制女红,眼瞅着年关近了,她这个大闲人反倒是忙碌起来。

    起先是帮着顾云思做针线,突然之间就被沈嬷嬷送了一堆料子来,全是不久之后她要用上的。

    绣绷里绷着底料一模一样的大红锦缎,顾云锦绣了半朵并蒂莲,才慢慢有了些实感。

    这是她自己的,不是顾云思的……

    她跟着徐令婕练的绣活,那四年里也是用心学过的,不敢说活灵活现,但还是能拿出手的。

    “念夏,”顾云锦把人叫过来,问道,“你看着如何?”

    念夏答道:“姑娘绣得挺好的呀。”

    顾云锦撇嘴:“我看来看去,总觉得怪。”

    “您是一时没转过弯来,不信您去问问三姑娘,肯定说您绣得好。”念夏道。

    顾云锦莞尔。

    抚冬回去看望家里人,刚进小街,还来不及走到家门口,就叫左右邻居们拦下了。

    “表姑娘到底是说给了哪一家?”

    “当真是初五放小定?”

    抚冬模棱两可地哄走了人,只给了陈嬷嬷一人准话:“宁国公府的小鲍爷。”

    陈嬷嬷在兰苑照顾了顾云锦四年,也是一直真心实意为姑娘考量的,因而抚冬不瞒着她。

    “那就好那就好!”陈嬷嬷放心了,小鲍爷的名声那般好,是个良配。

    等到了家里,抚冬的答案就没有那么明确了,只说了是“皇亲国戚”。

    胡范氏喜笑颜开,与胡峰家的道:“娘,您看我说什么来着,抚冬跟着表姑娘一准没错,等表姑娘嫁了,那我们抚冬就是给皇家做事儿的了。”

    “皇家是那么好伺候的?”胡峰家的瞪着眼道。

    “表姑娘好伺候呀,”胡范氏道,“再怎么说,也比杨家好伺候不是?”

    胡峰家的被堵了个正着。

    胡范氏话赶话说到这儿,一桩要紧事儿浮上心头,拉着抚冬说:“豫二爷跟阮姑娘的婚期就定了腊月初五,跟表姑娘的日子撞上了。”

    抚冬还不清楚这事儿,不由吃了一惊。

    杨、阮两家赶着行大礼,腊月初五这样的好日子,选重了也不奇怪。

    只是,杨家去阮家接亲、宁国公府至西林胡同放小定,两者的路线在东街的那一段是重合的,若时辰也一致,指不定就真撞上了。

    抚冬回到顾家,赶紧把这事儿禀了单氏与徐氏。

    单氏仔细一琢磨,道:“咱们什么排场,他们什么排场?撞了就撞了,谁寒碜谁尴尬!我们也别特特去跟宁国公府提了,倒显得我们心虚似的。你跟云锦说,我们不避讳。”

    抚冬有底了,回来告诉了顾云锦。

    顾云锦捏着针线,想着那句“谁寒碜谁尴尬”笑了半天。

    顾家半点不慌,杨氏却是头痛欲裂。

    她已经收到了将军府的帖子,上头明明白白写了,男方是宁国公府的小鲍爷,腊月初五放小定。

    “明明是昔豫与小鲍爷结识,怎么最后就便宜了云锦呢?”杨氏指着帖子与邵嬷嬷道,“早知道她有这造化,我何苦费心费力撮合她和昔豫,最后落得个里外不讨好。”

    杨氏越说越气闷,不是为了杨昔豫,她怎么会失去了顾云锦的信任?

    她照顾了顾云锦四年,小泵娘嫁了人,定不会疏远她这个舅娘,那她就能多和国公府往来了。

    现在好了,顾云锦与她离心,杨家那儿,贺氏到现在还挑她的刺。

    杨昔豫娶亲,杨家要有女眷去阮家接亲,原本杨氏最为合适,她是嫡嫡亲的姑母,是侍郎夫人,也是全福,哪里晓得被贺氏给拒绝了。

    贺氏的理由很直白,说阮馨那么个出身,让杨氏这位三品淑人去迎亲,实在太过抬举了。

    杨氏听了气得不行,这哪里是打压阮馨?这分明是在伤她的体面。

    思及此处,杨氏把帖子一扔,恨恨交代邵嬷嬷道:“这事儿不用去提醒我娘家那儿,另备好了贺礼送去西林胡同,若是撞上了,也由着他们去。”

    顾家给亲朋好友送帖子,这事早晚都会传到杨家去,只是,杨家的喜帖也已经发了,改日子改时辰都是不可能的,十有**会撞上。

    邵嬷嬷心里一面想,一面暗暗叹息。

    这回丢人要丢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