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一点也不着急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一点也不着急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锦坐在一旁静静听着。

    不管这些年与将军府的关系怎么样,起码从抵达到现在这么些话,单氏说得周周全全的,与四房一副心贴心的样子。

    这幅贴心,是近亲之间的亲切。

    一言一语极为真实,让人没有半点不畅快。

    顾云锦一直在打量单氏,心里疑惑极了:上辈子,长房有对他们四房这般亲近吗?

    还是说,其实并不疏远,只是她嫁去了杨家,不清楚两房的这些往来?

    若她那年中元没有应下和杨昔豫的婚事,长房是否也会有那么一封信,说记挂着她的将来?

    这一切,顾云锦都没有答案。

    顾云思就坐在她边上,低声问道:“云锦,小时候的事儿,你还记得多少?”

    闻声,顾云锦回过神来,看了看顾云思。

    老实说,幼年时的事情,对她而言,当真是过去太久了,久到把她扔回到将军府里,她也要边走边回忆,才能记起各处来。

    而且,她当真是太久太久没有认认真真去回忆过了。

    从前是恨不得都忘掉,忘了自己是将门出身,重生后自然抛却了那些不成熟的想法,但到底没有实质的往来,顾云锦没有去想过。

    这会儿被顾云思一问,下意识地,她垂着眸子去想了想。

    真的细细想了,还是能回忆起一些细节的。

    她们八个姐妹,除去大姐、二姐,和最小的顾云霖,中间五个的年纪相仿,小时候也常常凑在一处。

    可要说有多姐妹情深,似乎也够不上。

    顾云锦淡淡扯了个笑容,道:“记得不多了,我以前也不经常跟你一道的。”

    顾云思微怔,没想到她说话这么直接,不过并无半点不悦,笑着点头道:“你常和云妙一块。”

    云妙……

    顾云锦的眼珠子动了动。

    若说有谁是她能清楚记得模样的,那就只有顾云妙了。

    顾云妙是二伯父的姑娘,只比顾云锦大一个月,她从不叫姐姐,张口闭口都是“云妙”。

    小时候,的确是经常在一块的。

    “我和云妙玩得好,大概是因为我和她都不受祖母喜欢吧……”顾云锦一面想,一面道。

    她们的祖母田老太太,是个喜憎分明的人物,喜欢的就是心肝宝贝,不喜欢的就很少亲近,小孩子感觉敏锐,祖母的这份不喜,顾云锦很清楚的。

    顾云思面上讪讪的,似是有几分犹豫,道:“祖母没有不喜欢你……”

    “也没有喜欢我。”顾云锦笑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顾云锦不会对长辈的那些喜恶斤斤计较,其实顾云思说得也不错,田老太太没有不喜欢她,但也没有喜欢她。

    顾云锦只是众多孙女中的一个,很普通而已。

    老太太并未苛责过她,也没有甩过她脸色要教训她,只是不亲近而已。

    顾云思没有纠缠这个话题,只是问了一句:“那云妙呢?你为什么不理云妙了?”

    这个问题让顾云锦有些愣神,她从前和云妙很好的,什么时候就闹翻了呢……

    应该是她离开将军府的时候吧……

    顾云锦要跟着徐氏进京,她去跟顾云妙告别,顾云妙把她赶了出来,恶声恶气的,启程那天,顾云妙也没有来送她,避而不见。

    她当时十岁,被顾云妙这么一闹,也起了脾气,等抵达京城之后,有徐令婕一道玩,就把顾云妙抛到了脑后。

    可等现在再去回忆,顾云妙当时其实只是舍不得她罢了。

    年纪小,不知道怎么表达,顾云妙又不爱哭哭啼啼的,不把话说明白,就只冷着她。

    顾云锦彼时也性子大,两人你冷我、我冷你,见不着了也不写信,真的就把姐妹感情冷光了。

    “那时候都太不懂事了。”顾云锦叹道。

    顾云思挑眉看她,印象里脾气不算好的顾云锦眼下能有这么一句类似反省一样的话,让她颇有些意外。

    意外之余,还是欢喜的。

    妹妹能懂事,做姐姐的肯定高兴的。

    “云妙挺记挂你的,”顾云思笑着道,“她只是不会说。”

    可不就是不会说嘛!

    顾云锦扑哧就笑出了声,想了想,道:“她下个月就及笄了吧?我现在给她挑礼物送回去,还能赶得上吗?”

    既然顾云妙不会说,那就由她来说吧,她好歹多活了十年呢,就当让让顾云妙呗。

    顾云思莞尔:“赶得上的。”

    听见笑声,单氏扭过头来,问道:“你们两个说得倒是热闹。”

    顾云思颔首:“我们在说云妙。”

    “姐妹就是姐妹,”单氏大笑,“几年不见,都不会生疏的。”

    忙乎了一下午,北三胡同那儿才算收拾好了,晚饭都是在珍珠巷用的,今夜无风,就摆在天井里,又给顾云齐他们兄弟热了酒,席面上融洽极了。

    因着顾云宴他们要回北三胡同,单氏没叫他们多喝,时间差不多了,就催着他们回去。

    顾云锦和顾云思回东跨院。

    等闭起门来,顾云思才问了悄悄话:“你在京城,知道傅太师府上吗?”

    “我认得傅敏芝,与她一道玩过几回,就是你将来的小泵子。”顾云锦直言。

    小泵子三个字,让顾云思的脸红透了,她捏了捏帕子,道:“好相处吗?她哥哥呢?”

    “好处的,但我不认得她哥哥,”顾云锦说完,话锋一转,道,“我只是不解,你怎么会嫁去傅太师府里?咱们将军府,还跟太师府打交道的吗?”

    这个疑惑,顾云锦存在心里有些日子了。

    顾云思的婆家,怎么会从中军都督府的佥事变成了太师府?这差异太大了。

    “别人保媒的,”顾云思道,“母亲从前闺中的几个好友嫁在京里,好似与太师府有些往来的,晓得我没有定亲,就帮着牵了线,然后就定下了……”

    其中细节,顾云思似乎说不上来的样子。

    顾云锦对此也理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满朝说不清楚自个儿婚事的姑娘多得是。

    只是,顾云思的下一句话,让她整个人都怔了怔。

    顾云思道:“你没有说亲对吧?母亲有提过,会请好友们帮着参详参详,跟四婶娘一道把你的婚事定下来,离及笄还有两个月,不用着急的。”

    顾云锦的笑容僵住了。

    怎么就说到她头上来了?

    她真的一点也不着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