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九十章 抵达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九十章 抵达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将军府长房抵达京城那一日,不止是北三胡同,珍珠巷里也轰动了。

    顾云锦彼时正在徐氏屋里用午饭,听贾妇人使人来禀,说是长房的人已经到了院门口了,他们急匆匆放下筷子,起身迎出去。

    走到屋子门口,不止是顾云锦,徐氏和吴氏都面面相觑。

    长房的排场比她们所想的都大。

    倒不是铺张,也不是不懂收敛,而是来的人比预计得多得多。

    顾云思要从京里出嫁,她所有的陪嫁箱笼,满满当当都运抵了,从院门口一路排到了巷子口。

    单氏从车上下来,理了理衣摆,看着迎出来的四房众人,弯着眼笑了笑。

    从北地到京城,饶是爷们都要风尘仆仆的,何况是坐马车的女眷。

    刚出发时,北边不计较,单氏这样将门出身的女子还策马骑行了不少天,等进了京畿,想着要稍稍中规中矩一些,便也挪回了马车里,这几天下来,腰酸背痛的。

    单氏连笑容里都透着疲惫,她强打起精神来,道:“四弟妹,我们好些年没见了。”

    与徐氏见了礼,单氏又看向了顾云齐和顾云锦,眼中透出几分欣慰来:“都长这么大了……”

    女大十八变,公子哥也是一样的。

    再说了,顾云齐离开将军府时,不过十三四岁,比小孩子大不了多少,四年过去了,个头长高了,肩膀宽了,娶上媳妇了,自然不同了。

    至于顾云锦,单氏仔仔细细打量她,不得不说,活脱脱一个美人胚子,与已故的苏氏有七八分相像。

    两厢多年未见,单氏并不清楚顾云锦对徐氏已然解开了心结,怕自己贸贸然提及苏氏,进京头一天就要惹得不快了,便干脆不提,只夸赞道:“我们云锦越长越俏了,可真叫人喜欢。”

    夸过了侄儿侄女,单氏又看吴氏:“这是我侄媳妇吧,一看就是能干的,咱们今儿头一回见,等一会儿坐下来了,伯娘把见面礼给补上。”

    单氏做事说话周全,热络的几句话,似是一下子就抹平了四年的时光。

    长房晓得他们搬来了珍珠巷,也就知道了他们是借住的,单氏与贾妇人又是道谢又是感激的。

    马车帘子微微挑开,一人从车上下来,笑脸盈盈,语气娇嗔:“母亲也真是的,哪有堵在门口说话的道理?都是一家人,赶紧坐下来才是。”

    顾云锦循声望去,把眼前的姑娘与记忆里的人叠了叠,才记起来,那就是顾云思。

    顾云思和小时候的五官变化不大,她只是长开了,却不难认。

    似是察觉到了顾云锦的目光,顾云思抬眸望过来,四目相对,她笑容极甜。

    顾云齐已经走出去了,与门口牵着马的两人说话。

    只看背影,顾云锦当真分辨不出他们的身份。

    顾云思走过来,笑着与她道:“是大哥与四哥。”

    闻言,顾云锦怔了怔。

    信上明明说的是,中秋之后,单氏带着顾云思进京备嫁,等出阁的时候,长房其他人会来京里送嫁,然后就在京中住下。

    可为什么,大哥顾云宴和四哥顾云熙现在就抵达了?

    是不放心单氏和顾云思吗?

    “我们全来了,”顾云思见她疑惑,道,“云霖还在车上,还有大嫂与四嫂,丰哥儿和巧姐儿也来了。”

    这下子,顾云锦是真的讶异极了。

    顾家云字辈八个姑娘,长房的顾云霖是最小的那个,她的姨娘很早就病笔了,一直养在单氏跟前,顾云锦离开将军府时,顾云霖还是挺受单氏喜欢的。

    顾云锦认得大嫂葛氏,也抱过丰哥儿,当年襁褓中的孩子,如今虎头虎脑的,正被葛氏抱下车。

    至于四嫂,顾云锦就从没见过了,也不晓得巧姐儿是大嫂还是四嫂的姑娘。

    人比预计得来得多。

    原本计划着,西厢房算宽敞的,北屋大床给单氏睡,顾云思睡南屋的罗汉床,也不是住不开,等单氏把宅子定下来,搬过去了就好了。

    可现在,就远远不够住了。

    吴氏与单氏说了一声,引着她前后看了看。

    单氏是个爽快的,也并非挑三拣四之人,当即和他们商量道:“北三胡同那儿还空着,让云宴带着他媳妇,还有云熙住饼去,巧姐儿太小了,身边离不开娘,云熙媳妇带着孩子留下来,至于丰哥儿,我管几天好了。

    我就住西厢,云霖和丰哥儿跟我睡,南屋留给云熙媳妇跟巧姐儿。

    就剩下云思了……”

    单氏一面说,一面看向顾云锦,道:“云锦,能不能让云思跟你挤两天?或者云霖也行?”

    顾云锦眉宇微微一蹙。

    单氏的安排是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姐妹们挤一床很平常的,只是她与顾云思、顾云霖都好些年不见了,一时半会儿委实有些别扭。

    只是伸手不打笑脸人,顾云思笑容这般亲切,顾云锦不好赶人,便应道:“三姐姐不嫌弃我睡相差就好,之前不晓得这么多人一道来,地方没安排够,不过已经看好了一处宅子,大伯娘改天去看看?”

    单氏知道这事儿为难四房了,也深知挤在一块不是个办法,道:“早些去看,咱们早些定下来。”

    说定了,各处便忙上了。

    顾云思那些陪嫁箱笼不堆在珍珠巷,由顾云齐带路,和兄弟们一道送去北三胡同,也让人过去那儿收拾收拾,晚些好叫他们住饼去。

    其余人进了徐氏屋里,一下子就坐不开了。

    等丰哥儿和巧姐儿问了安行了礼,四嫂朱氏笑着道:“我把两个孩子抱去歇会儿,他们路上困得慌。”

    单氏摆了摆手,让她自管忙去,而后与徐氏道:“都怪我,信里没交代明白。

    原真是打算就我和云思来的,可府里不放心我们母女单独出远门,就让云宴他们兄弟跟着。

    我就琢磨着,云宴、云熙来了,来年开春前,他们媳妇孩子怎么办?大冬天的,远路更难行了。

    干脆一股脑儿全来了算了,路上还有个照应。

    我顾前没顾后,忘了这儿怕是住不下。”

    徐氏笑笑,道:“左不过挤几天,我屋里还有张榻子的,要是大嫂那儿挤不开,让云熙过来我屋里也是一样的。”

    “你养病呢,不吵你,”单氏道,“是要赶紧搬,丰哥儿还好,巧姐儿夜里太闹了,怕你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