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十九章 寿安郡主(月票100+)

威武不能娶 第七十九章 寿安郡主(月票100+)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锦是头一回见寿安郡主。

    仔细看去,郡主眉宇之间,与蒋慕渊的确有几分神似,笑起来时,眼睛晶亮,透出几分亲近来。

    “郡主,我最喜欢素香楼的点心了,您问我,大抵听不到中肯意见。”顾云锦笑容莞尔,捏着绿豆糕尝了一口,百合清香、豆沙绵软,入口即化,明明糖放的不多,在她品来,也是甜到了心田里的,“好吃。”

    寿安郡主咯咯笑了:“看来是白问了,喜欢的就是样样好。”

    “那是自然,”顾云锦回她,“好与不好,全看我自个儿怎么想。”

    这话意有所指一般,众人都看过来,彼此了然地交换了视线。

    外头都说,杨昔豫文采卓越、模样端正,在闹出事情之前,京中也有不少想和杨家结亲的人家,顾云锦却生生把所有的都推了出去。

    就如她说的这句话,好与不好,全看她自己。

    看来,她是极其不喜欢杨昔豫的。

    也是,若真有半分情愫,又怎么会砸了整个书房,闹得满京城都知道了呢。

    长平县主是个健谈的,即便不提那场闹剧,都能寻出一堆话来。

    正说着俏皮话,丫鬟来禀,说是太常寺卿金大人府上的千金来了。

    徐令意和林琬说书法,听了这句话,笑容僵在了唇边,脊背都绷直了。

    顾云锦也是讶异,怎么也请了这一家?

    王家耽搁了徐令意,最后定下来的就是太常寺卿的孙女金安雅,就等着月底放小定了。

    杨氏之前让邵嬷嬷打听,怎么就没打听出来呢?

    寿安郡主一直在打量顾云锦,明明是年纪相仿的姑娘,在座的亦是明艳的清丽的温润的,各种模样的都有,可顾云锦就是最出挑的那一个,让人想忽略都忽略不了。

    那五官,分开来好看,凑一块就更好看了。

    寿安郡主注意到顾云锦面色变化,低声与她道:“怎么?你们跟金大人家的不和?长平怕是不晓得这个,若不然,也不会这般宴客。”

    顾云锦无奈笑了笑:“是有些别扭。”

    哪怕徐砚为此在六部衙门里丢了人,徐令意婚事受挫的事儿,也没在贵女圈里传开,长平县主不知情也是正常的。

    只是,那两人都姓金……

    “是不是亲戚?”顾云锦想摸个底。

    寿安郡主哼笑了声:“平远侯府和金大人府上早就出了五服了。

    金大人处事低调,在京里做官兢兢业业的,从不麻烦侯府,偏他那个儿子,什么事儿都要往侯府上扯。

    有一回遇见老侯爷,愣是追着人家喊叔叔,差点笑死人了。

    今日是金安菲来,也就长平性子好,能跟她说道几句。

    反正我是不喜欢她,你也别理她。”

    郡主说得飞快,哼起气来,鼻子都气歪似的,说不出的可爱。

    顾云锦忍俊不禁,弯着眼直笑,这幅样子,与其说是世家闺女,不如说是个小泵娘。

    明明两人才刚认得,却是这样的话也与她说,还把“你别理她”挂在嘴边,像极了怕被抢走心爱之物的孩子。

    若不是身份有别,两人也不算熟悉,顾云锦都想伸手揉了揉寿安郡主的脸了。

    她歪着脑袋想,大概是因为蒋慕渊吧,因他几次相助,她对县主都觉得亲近多了。

    “好呀,”顾云锦莞尔,“我不理她。”

    不止是顾云锦,徐令意和徐令婕也不想理金安菲,因为金安菲不是一人来的。

    金安雅要定亲了,各处宴席也就推了,妹妹金安菲来了,身边还站着一人。

    她笑着与众人介绍:“这是王大人府上的姑娘王玟,我们两家要成亲家了,我就带她来了。”

    京中姓王的大人不少,只听姓数,对不上号。

    王玟上前两步,抬着下颚,道:“我父亲是工部员外郎王甫安。”

    长平公主设宴,请的都是日常往来与想要结交之人,对父兄官职倒不看重,哪怕王玟的父亲官小,也无人会为此看低她一头。

    可还是有人看王玟不舒坦。

    寿安郡主与顾云锦咬耳朵:“我也不喜欢她。”

    顾云锦憋不住笑,也忍不住手了,安抚一般在郡主背上顺了顺:“好,不喜欢她。”

    郡主与金安菲本就不睦,依照往日惯例,该是各坐一头,各自寻人说话,只当没那个人在。

    却不想,今日金安菲改了性子,走到了她们跟前。

    寿安郡主不解地抬眼睨她。

    金安菲只当没瞧见她,又因容貌排除了顾云锦,问徐家姐妹道:“哪位是徐家大姑娘?”

    来者不善,徐令婕沉下了脸,想说什么,却被徐令意拦了。

    “我是。”徐令意不轻不重道。

    金安菲直晃晃打量她,像是要把人身上看出洞来:“原是这么个模样,与我姐姐相比,差了远了。不止样子,连出身都不如,赶紧掂量掂量自个儿,莫要再做笑话人的事情了。”

    哪怕其余人都不晓得两家之间的恩怨,只听这话,都觉得金安菲说话难听极了。

    长平县主不悦皱眉,道:“徐大姑娘是我请来的客人,你怎么这般说话?”

    金安菲道:“我替姐姐教训教训不长眼的罢了,侍郎府,往前数二十年,就是个商人,还来攀高枝呢!”

    徐令意原不想惹事,叫金安菲这么骂到脑门上,不由怒极反笑:“王员外郎府上也算高枝?呵,今天的笑话可真多。”

    话音未落,王玟就忍不住了,道:“你说什么?”

    她年纪最小,声音最尖,高声说话时,尖锐得人脑袋痛。

    顾云锦本能地想捂耳朵,转眸见长平县主的眼底也透着不满,不由问道:“县主给王姑娘也下帖子了?”

    长平县主鼓着腮帮子。

    自从上月表兄与她说,能借永王妃的园子给她办赏花宴起,她就期待着这一日。

    尤其是期待见到顾云锦。

    她心心念念的宴席,眼下却起了矛盾,她怎么能高兴得起来?

    这么一想,县主不禁怪上了金安菲,她的宴席,可不是让她来惹是生非的,还不跟她说一声,就带了人来,若是个有趣的人也就算了,偏偏是这么一个大呼小叫的。

    长平县主绷着脸,道:“我可没给王家下过帖子,我又不认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