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十八章 帮我尝尝(月票50+)

威武不能娶 第七十八章 帮我尝尝(月票50+)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锦着实过了两天舒舒服服的日子。

    因着杨氏,别说杨昔豫不敢来兰苑,就算去仙鹤堂里,闵老太太都压着火气没呵斥她。

    她过得舒坦,杨昔豫却不舒心。

    那天被李七当场驳了面子,相熟的不认识的都看他笑话。

    书社里大庭广众下说过的话,根本圆不过去,哪怕彼时杨昔豫没有用过过分的词语,但语气、场面皆明明白白的,谁不晓得他的意思?

    这场闹剧,相较于之前只凭一张嘴的流言,传得更是飞快。

    因为证据确凿。

    满大街兜售的碎物件,那比一百张嘴都顶用。

    赴宴前日,杨氏才领着丫鬟婆子出现在兰苑外头。

    “云锦,”杨氏笑容热情,“舅娘给你送新衣裳首饰来,你赶紧试试,若有不合身的地方,现在就改了。”

    顾云锦歪头看她,回了个灿烂笑容。

    同样是在笑,顾云锦笑得开怀,杨氏却有些勉强,哪怕她极力掩饰,眼下也抹了厚厚的粉,依旧盖不住那片乌色。

    这几天里,杨氏精神极差。

    抚冬老早就打听来了,那天下午杨昔知进府来,与杨昔豫在书房里有一通争执,不止如此,杨昔知还和杨氏说了两刻钟,从清雨堂出来时,杨大公子的脸色比那天的天色还暗沉。

    杨氏也好不到哪儿去,直到第二天听婆子们禀事,脸色都臭得厉害,挑了底下人错处,罚了一通也没见消气。

    等杨氏回了趟娘家再回来时,胆小的都不敢凑上去说话了。

    杨氏憋屈了数天,今日特特来露面,为的自然是明日的赏花宴。

    顾云锦心知肚明,让念夏接了衣裳,进里间换了,转出来给杨氏看。

    杨氏强打着精神,满口夸赞:“就说这颜色衬你。”

    “我皮肤白,什么色儿都衬。”顾云锦理了理衣摆。

    这般大言不惭,却也是实情,杨氏只能跟着笑:“是是是,我们云锦是美人胚子,穿什么都好。有没有要改的?”

    “不改了。”顾云锦应了声。

    杨氏夸了衣服,又赞了首饰,总算把话题拉回了正路上:“你这孩子,生了几天闷气,这会儿总该消了吧?

    牙齿都有碰到嘴唇的时候,自家兄妹,有些争执,也是难免的。

    听舅娘的,过了的就过了,那天你昔知大表兄来,一样狠狠教训了昔豫一通。

    说他老大不小的人了,书念了那么多,怎么还把脑子念混了,在外头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半点分寸没有。

    喏,舅娘回杨家去,他母亲也训他呢。

    你呀,别气了啊!”

    顾云锦抿着唇,听杨氏说故事。

    胡说八道的本事,她们还真是谁都不输谁。

    顾云锦从前进过杨家门,杨昔知什么样,杨家太太贺氏什么样,她是个门清。

    杨家会怪杨昔豫给家里丢人了,会把惹是生非的顾云锦骂个狗血淋头,却不会说杨昔豫在书社里说错了做错了。

    哪里有错?不过是几句取笑话罢了,值得记恨在心里吗?

    顾云锦转着手腕上的玉镯子,道:“舅娘说得不对,我这人是不生闷气的,有气就发出来,砸东西嘛,砸光了我就爽快了。”

    杨氏的眉心跳了跳,顾云锦说得风轻云淡,可她真怕对方二话不说又把玉镯子撸下来扬手砸个稀烂。

    她想,她是最烦别人砸东西的了。

    闵老太太砸得混不讲理,顾云锦砸起来和老太太不同,但更加惊天动地。

    见识过一回,杨氏真是不想见了。

    杨氏把能说的好话都说了,却不知道顾云锦听进去了多少,眼下不能来硬的,她只能软了又软,掏心掏肺一般,换来顾云锦勉勉强强的点头。

    怕说过了,反而叫顾云锦厌烦,杨氏起身离开,嘱咐她好好休息。

    赏花宴安排在下午,长平县主借了永王王妃的一处园子,就在城中,地方不大,布置得却极有讲究。

    马车一路到了园子外,顾云锦和徐家姐妹下车,婢女引了三人进去。

    客人到了数人,凑在一块嬉笑说话,作为东主的长平县主金芳仪侧眸看来,上上下下打量她们三人。

    顾云锦也在看众人。

    她前世认得长平县主,客人之中,有一位是肃宁伯府的四姑娘、也就是程晋之的妹妹,其余几位姑娘就分不清身份了,只能笑容以对。

    长平县主却是头一回见顾云锦,依着京中流言,她一眼就分了出来。

    几步走到跟前,长平县主一把握住彼云锦的胳膊,朗声笑道:“这位就是顾姑娘了?看看这出挑的模样,好认,是真好认!来来来,快进来,正说到你呢。你是怎么砸的书房,快给我们都说说。”

    徐令婕和徐令意的笑容僵在脸上,这个话题,她们一点也不想提及,却不能驳县主的面子,只能垂眸不说话。

    顾云锦弯着眼睛笑:“我就猜到了,我人一来,保准各个都问我当日状况。这会儿人还不齐,我说完了,等其他姐妹们来了,又要我再说一遍了。不如县主再耐心等等,那般不高兴的事儿,我可不愿意提两回。”

    话音一落,众人都面露惊讶。

    她们起先就在猜,被问到那天状况,顾云锦也许会恼、也许会羞、也许会委屈,却是没想到,她竟然这般大大方方的。

    砸了就是砸了,没什么说不出口、见不了人的。

    脸皮这东西,顾云锦想薄就薄,想厚就能很厚。

    长平县主笑得越发开怀了,她递帖子前还想过,她那位小王爷表兄指明要请来赴宴的顾姑娘到底是什么样儿的,相貌当真如传言般出众,性子又如何,这会儿初见,原是这般爽快不做作。

    她就喜欢爽快人。

    长得好,性子好,叫人心生欢喜。

    “那就等她们来了再说,我先带你们认识认识人,”长平县主招呼她们三人,一一介绍,“凑那儿说话的三姐妹是肃宁伯府的二娘、四娘和五娘,边上绿衣裳的是林尚书家的琬姑娘,正吃绿豆糕的是寿安郡主。”

    初次见面,彼时都客客气气的。

    只是,顾云锦在跟寿安郡主见礼时,郡主二话不说,拿了块绿豆糕放在她手上。

    “哥哥近来总吃素香楼的百合绿豆糕,我尝了几次都没品出特别来,顾姑娘帮我尝尝?”寿安郡主道。

    顾云锦一怔,寿安郡主是宁国公府的,她说的哥哥,是蒋慕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