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十章 说砸就砸

威武不能娶 第七十章 说砸就砸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杨昔豫点头应了。

    顾云锦一听,心头的火蹭蹭就往上窜。

    让杨昔豫去北三胡同?杨氏这是一个机会都不肯放啊。

    若不知其中内情,只论人际,徐氏收回了玉扳指,多少要贴一两样东西给杨昔豫。

    那些,可真真都是顾家的东西了。

    杨氏再张口胡说一通,怕是邻居们都以为徐慧认下这个女婿了。

    去她娘的女婿!

    吴氏也气得肝痛,有些事情,顾云锦不好做,她却是知道徐氏的想法的。

    在顾云锦和一枚玉扳指之间,徐氏根本不会犹豫。

    吴氏蹭得站起身来,伸手抓起几子上的玉扳指,重重往地上砸去。

    玉碎声清脆,霎时间碎得四分五裂的。

    吴氏拍了拍手,冷笑一声:“被人戴过的玉扳指,还被添了个莫名其妙的故事,那别巴巴地送回去了,我们太太不稀罕的,就这样吧,免得下回再被人编了故事,落到了谁手里。”

    这动静可谓是惊天动地一般,震得一屋子人说不出话来。

    顾云锦看了看杨氏那愕然的神色,再看杨昔豫惨白的脸,转眸瞧吴氏,只觉得自家嫂嫂明艳得跟六月的花似的。

    她在心里,跟着吴氏的拍子,鼓掌。

    依顾云锦的脾气,也是极想砸了玉扳指一了百了,但这毕竟是石氏老太太的东西,她跟徐氏的关系刚刚好了些,越过徐氏直接砸东西,顾云锦怕徐氏难过。

    她知道的,徐氏心里疼她,会气愤杨氏和杨昔豫的行为,不会怪她。

    但,为人子女的,损了母亲的遗物,肯定会难过的。

    徐氏的病要开怀静养的,顾云锦舍不得。

    吴氏把顾云锦的犹豫看在眼中,暗暗叹息,等下要好好跟她说说。

    若为了一个死物,叫顾云锦进退两难,被人钳制了,那徐氏才要心痛死了。

    杨氏显然没想到吴氏这般硬气,没打个商量,说砸就砸,半点儿不留情面。

    石瑛不印手印,顾云锦抓过来就拿瓷片划,杨昔豫不给扳指,她伸手就抢,吴氏越发不讲理,动手砸上了。

    这两姑嫂,真是一个脾气,跟强盗似的。

    “云齐媳妇,”杨氏拉下了脸,“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的?你们将军府就是这么个规矩?”

    吴氏才不虚杨氏,闻言就笑了:“瞧舅娘说的,我嫁进来就住在北三胡同,将军府的大门往哪儿开的我都不晓得,我只照着胡同里的那一套做事。”

    “胡同里是这样的规矩?”徐令婕被吓着了,下意识问了声。

    顾云锦就在她身边,安抚一般拍了拍徐令婕的肩膀,笑盈盈的:“胡同里的规矩是我们太太定的呀。”

    这话一出,别说徐令婕,杨氏都不能张口指责徐氏。

    骂徐氏不懂规矩,岂不是就在骂他们侍郎府没规矩吗?

    吴氏收敛了眼底不屑,端正了态度,一副好言好语模样:“玉扳指怎么到的豫表弟手里,我们都没瞧见过。

    舅娘您是长辈,您说他是巧合,那就当是巧合吧。

    反正东西砸了,我会跟我们太太交代的,太太少不得伤心,她身体欠佳,近些日子怕是不方便见客了,让她多静养才好。

    这几年,云锦托府上照顾,我们太太也念叨得紧,不如我接她回去,陪我们太太养病了。”

    杨氏的目光一紧。

    以碎玉为分界,脸皮一下子就撕开了。

    吴氏摆明了不信那套说辞,又把顾云锦的去留搬出来,一副府里不答应,就把杨昔豫的事情到处嚷嚷开的态度。

    杨昔豫的故事是编圆了,但杨氏也不敢让她们去外头胡乱说道。

    三人成虎,指不定又传成什么样子。

    可吴氏想要的又岂止是让顾云锦回去呢?

    顾云锦有手有脚,真要走,还能硬绑了不成?说到底,就是在逼杨氏应下,不让人三五不时去胡同里叨扰她们。

    杨氏心思飞快,起身往内室走:“云齐媳妇,你先进来,舅娘有几句话跟你说。”

    顾云锦一怔,杨氏想避开人?

    吴氏不慌,她倒要看看,杨氏能说出个什么花来。

    两人进了内室,杨氏扣着吴氏的手腕,压低声道:“外头都是爷们姑娘的,只好让你进来说了。

    云锦来年就要及笄了,她的终身大事,你有考量过吗?

    亲爹亲娘都不在,继母身体羸弱,常年养病,就这两条,就能让云锦说亲艰难了。

    虽说有将军府,可这几年又不与他们住一块,还记得要帮云锦相看吗?

    舅娘说句不好听的,有没有养在跟前,亲疏立辨。

    顾家这一辈总共八个姑娘,跟云锦年纪相仿的有五个,能轮到云锦的,都是那四人挑剩下的,还能有什么好的呀?

    你让云锦搬回胡同里,满京城都晓得大姑姐体弱,生生要耽搁了。

    还不如留在侍郎府,外头说起来总归是读书人家里教导出来的,机会多些。”

    这番话可谓是句句在理,吴氏若不是知道杨氏的打算,还真会被她给说服了。

    杨氏趁热打铁,半是提醒半是警告:“大姑姐病着,你在京中又没有门路,云锦说亲,还要靠着侍郎府的。”

    吴氏咬紧了牙关,这是拿顾云锦的前路来威胁她呢。

    若顾云锦坚持归家,以后侍郎府就不管她了,北三胡同自己找姑爷去。

    杨氏也说得明白,不管何种手段,总会让京城里都晓得徐氏的身体状况,让讲究些的人家知难而退。

    前一刻,杨氏还势弱,一眨眼间,就立刻把北三胡同都扯了下来。

    她算是琢磨明白了。

    顾云锦和吴氏要拿杨昔豫的名声来做文章,那好啊,损了杨昔豫,顾云锦也别想讨到好的。

    一块被人笑话,被人嫌弃,最后,除了凑作堆,还能怎么样呢?

    再说了,杨昔豫是爷们,真被说成与丫鬟不清不楚的,只要才华在,那就是书生风流惹人欢喜,过些时日,没人盯着这一出说事。

    反倒是顾云锦,耽搁了就是真耽搁了。

    杨氏柔声道:“你仔细琢磨琢磨,舅娘不会害你们的,啊?”

    说完,杨氏施施然走回外间。

    画竹拿着一张帖子从外头进来,福身道:“太太,平远侯府送来的帖子。”

    侍郎府和平远侯府素无往来,这帖子是……

    杨氏接过来打开。

    长平县主办赏花宴,请徐家姐妹与顾云锦一道前往。

    杨氏的眉心一通跳,只觉得冷汗都冒了出来,前一刻是她威胁吴氏,一副你们想走就走的姿态,眼下,她只想甩刚才的自己一个耳刮子。

    赴宴?她能让顾云锦从北三胡同赴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