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十九章 给个交代

威武不能娶 第六十九章 给个交代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锦是胡说八道,却偏偏歪打正着。

    杨昔豫的笑容僵在了脸上,阮馨与他说过那两道痕迹,正是因她行二,这样的巧合让她对这枚扳指多了几分喜爱。

    彼时阮馨浅笑温和,小心翼翼地向他吐露真心,那副模样直叫人心酥得一塌糊涂。

    而眼下,明明是差不多的话,从顾云锦嘴里说出来,却叫杨昔豫如芒在背。

    顾云锦根本不认识阮馨,也从未看过他的扳指,又怎么会知道内侧有痕迹?

    杨氏只看杨昔豫的神色,就知顾云锦说到了点子上。

    她的心跟坠落一般,脑袋有一瞬的空白,而后迅速规划起了要如何解决眼前的麻烦。

    “昔豫,是这么一回事。”杨氏赶忙开口,说了石瑛监守自盗的事儿。

    她担心杨昔豫在前院,不晓得这一桩,说出些不合适的话来,那就圆不回来了。

    杨昔豫听得直皱眉。

    石瑛平素在仙鹤堂,他们往来不方便,多是趁着石瑛回家时才在外头见一回。

    近来风波,他只知石瑛犯错被杨氏拘了,却不晓得玉扳指的事情。

    听罢,再看手上那玉扳指,直觉得是烫手山芋了。

    可杨昔豫也不知道,为何阮馨给他的,会和石瑛当了的那枚一样。

    这中间,到底是哪儿出错了?

    在盯着玉扳指看的还有画梅,神色骇然,她竟不知,她的情郎与石瑛那贱蹄子有往来。

    她突又想起前回那平安符,莫不是杨昔豫替石瑛求的?

    画梅自知身份,也晓得杨氏想要顾云锦嫁入杨家,她不敢也不会与顾云锦比高下,却不能接受输给同样丫鬟出身的石瑛。

    她对杨昔豫是千般万般的讨好,怎么在石瑛那儿,他竟愿意替她辛劳一日去求平安符?

    画梅越想越委屈,眼睛渐渐红了,咬着牙想学前回顾云锦对付石瑛的法子,伸手去撸玉扳指,拿来看看是否真有痕迹,可她只是想,却没有那胆子。

    突然间,眼前快速身出了一只白玉一般的手,迅雷不及掩耳般,把画梅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情给办了。

    她只当自己泪水花了眼,再仔细一看,才明白是真真的。

    顾云锦故技重施,趁着杨昔豫走神,直接扣着他的手,褪了玉扳指。

    杨氏瞪大了眼睛,急道:“我的儿!你对个丫鬟不讲究也就算了,怎么对上你表兄也……”

    顾云锦看玉扳指,果真如蒋慕渊所说有两道痕迹。

    她转身把玉扳指丢给杨氏:“舅娘,表兄都收了石瑛的玉扳指,您这时候还教我‘授受不亲’?”

    杨氏下意识抬手接住,看了一眼,脑门子一阵发晕。

    这下,可不能用物有相似给圆过去了。

    且不说顾云锦和吴氏信不信,徐令意还在这儿呢,转头就会传回听风苑去。

    杨氏不怕仙鹤堂里知道,杨昔豫和石瑛有往来,她和闵老太太各肿半张脸,谁也别笑话谁了,但还有个魏氏……

    一旦风声传到外头去,魏氏为了徐令意,怕是要扑上来了。

    杨氏反手把玉扳指拍在几子上,瞪着杨昔豫,道:“从哪儿得来的扳指,说说明白!今日不给我和云锦一个交代,就滚回杨家祠堂去跪着!”

    顾云锦撇嘴,这个当口上了,杨氏还不忘给她挖个坑?

    她跟杨昔豫是什么关系?需要给她交代吗?前世正儿八经的嫡妻,杨昔豫像样的不像样的交代都没给过。

    虽然她也不稀罕。

    “舅娘,”顾云锦插了一嘴,“表兄是该给我们太太一个交代。”

    被拆穿了,杨氏也没恼,她这会儿顾不上跟顾云锦长篇大论什么,只盼着杨昔豫警醒些,编故事也要编圆了。

    先糊弄过去了,再慢慢周旋吧。

    杨昔豫垂下了眼帘,没料到,竟会在一枚玉扳指上露了马脚。

    玉质普通,他平日里也不爱戴着,只今日去自华书社,想让阮馨看到才戴上的,回府后直直来了清雨堂,压根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等着他。

    现在纠结为何两枚玉扳指一样,已经来不及了。

    他总不能转头去找阮馨,让她来给杨氏一个交代吧?

    杨昔豫知道杨氏的意思,不论真假,但要说“明白”。

    “这扳指是从当铺里买的,”杨昔豫很快理顺了思路,一如提笔写文章,洋洋洒洒就把事情说通了,“前回陪兄长一道去,正巧就看见了。

    本来这么普通的扳指,只看一眼,却叫司理瞧见了,以为我喜欢,就拿出来特特给我仔细看……”

    杨昔豫说得特别坦诚,司理说出来的故事比话本里的还要感人,他半信半疑,却还是叫故事感动,扳指也不贵,就买下来了。

    “今日听姑母一说,应该是石瑛当了那铺子,司理为了出手,编了这么个故事,”杨昔豫苦笑,“既然这是石氏老太太留下来的,那就物归原主,交还给表妹。”

    杨氏松了一口气,甭管真假,好歹像是那么一回事。

    顾云锦被那感天动地的故事酸得牙都要倒了,捂着腮帮子直抽气。

    “上回昔知说你几句话被司理诓着买东西,原来就是这一桩,”徐令峥抚掌笑了,“你呀,就是心软好说话,才叫人骗了。”

    徐令峥说得煞有其事,杨昔豫忙摆手求饶:“别笑话我了。”

    杨氏亦跟着训了杨昔豫几句。

    三人顷刻间,就把事情给圆完了。

    顾云锦和吴氏交换了一个眼神,她知杨氏不好对付,事已至此,就算把石瑛提了来也没有用。

    “表兄花了多少银子,赎当的票据在哪儿?”顾云锦问道,“不敢让表兄破费,玉扳指我送还给太太,银子不会少了表兄的。”

    杨氏一点也不想知道票据在哪里,更不会问当铺是哪家,问多了,漏洞越多。

    她忙道:“能花多少银子,叫他出钱买教训,省的以后有被人轻易诓了。

    再说了,真要掏银子,也该舅娘来掏的。

    昔豫,你一会儿亲自把扳指给你顾家姑母送去,老太太的东西无端让你戴了这么久,去赔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