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944章 去废品站买到破木头。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944章 去废品站买到破木头。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从赵家出来已经过去了二个多小时,要不是还得去拜访其他长辈们,张国庆估摸着赵大山可以聊到天明。

    左家、人口不比赵家少,更关键的一点,乘凉的左邻右舍们太多……

    返程路过叶叔与其他几位那,再出门时今晚任务已完成。久别的长辈依然安康,这已经足以令张国庆心安。

    “心情很好?”

    张国庆见到老二在家里,一点也不意外,“呵呵,跟长辈们聊了几句。”

    “那我该不该扫兴呢?”张老二摸了摸下巴胡茬,盯着老弟。

    张国庆挑了挑眉,眼神疑惑地看着他。

    “小五,哥告诉你一件事,有人盯上你了。”

    张国庆瞧了眼身边周娇,瞪了他一眼,有什么话不能避开他媳妇说。盯上他?这样的人,不管恶意还是善意,多了去了。

    “嘿嘿,咱们队里前几天不是有弃婴嘛,找到人了,据说那家人原本是打算送给你当儿子……”

    张国庆闻言笑了笑,推着周娇踏入院子。

    张老二见状一怔,“小五,先别走啊,你还没说要不要咋办呢。等进去爹娘听到咋办?”

    “想当我儿子不就是想当你侄子?”

    张国庆停止脚步,扭过身子,“别搭理就是了,尽是些脑子进水的玩意。二哥,替我转一句话,就说我张国庆说了,往死里整。”

    张老二惊讶地看着他,“你就不先问问是谁家?”

    张国庆摇了摇头,“没兴趣。你也不用告诉我是谁,要是有人出面向你求情让你为难,我自己回头跟乡里打声招呼。”

    张老二闻言就知道他误会了,气得瞪了他一眼,看向周娇,“娇娇,据这孩子娘说她家儿子是被偷,你看……”

    周娇好笑地瞥了他一眼,“是在查到前,还是之后?”

    “……”张老二顿时明白她话里意思。要是之后等警察找上门改口说这话,那真是死有余辜,根本不值得同情。

    周娇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二哥,小五是我家当家人,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敢算计我家,还真胆儿够肥。”

    张老二听完,立即看向老弟,见他得瑟的点点头,终究暗自摇了摇头,“行了,我明白了。”

    张国庆调侃地看着他,“不为难了?”

    “为难个屁,他家亲戚都算计我亲弟了,我傻了才会帮着求情。”

    张国庆拍了拍他肩膀,拥着周娇往大门进去。

    张老二摸了摸脑袋,皱了皱眉头。这是已经知道是谁家,还是觉得是小事不想理会?或许索性不管是谁,一刀切?

    算了算了,既然连弟妹都这么说了,他就没必要再废话,免得自家弟弟小两口以为自己为了啥好处。

    进了里面的周娇轻声问道:“你不好奇到底是谁?”

    张国庆捏了捏她手心,“有必要吗?无非是那些自作聪明的蠢货。明儿我给林子他爹打声招呼。”

    “老二不敢。”

    张国庆当然相信他二哥不敢私自做主,可随着哥哥们在各自岗位有所成就,他是该让他二哥懂一个道理。

    在他张国庆这里,其实已经不需要多说废话,有时一句暗示、一个态度,有的是人替自己出手。

    “爸妈,你们回来了?快来帮我们想想办法。”

    张国庆难得遇上自己大儿子有求助,饶有兴致地加快脚步往他们那疾走。到了近处,看着空空如也的鸡圈,他为难地看向周娇。

    “奶奶想养鸡,可城里不允许,有办法吗?”

    张国庆暗自腹议:你这不是为难人吗?别说如今在城里,就是在农村,那条条框框可多了。

    做生意是不允许的,倒腾粮食是投机倒把被打击的对象;饲养家畜家禽也不能太多,多了是走“资/本/主义”道路……

    一般的农家也就饲养三两头猪和按照家庭几口人数量养点少量的鸡、鸭、鹅,多了半只多不行,何况城里?

    周娇蹙了蹙眉。当着孩子的面她不会嫌弃脏,要知道这些家畜家禽是农家换取油、盐,买个针头线脑和日常开支的主要经济来源,也是节省的婆婆命根子。

    她换了一个思路,“哥哥姐姐们大了,奶奶要是养鸡每天要去城外摘野菜,还要一大早喂鸡,过不了多久天气冷了,不合适。”

    平安看了看五一,“听到了没?连妈妈也这么说。”

    “可怜的奶奶,没鸡蛋吃了。”

    六一翻了个白眼,嘟囔一声“傻子”投到周娇怀里。别以为他不懂,奶奶就是养了鸡蛋都是那些哥哥姐姐们吃。

    周娇笑着拍拍孩子**,抱起他:“不用担心,我们每个月有给奶奶汇钱,她可以上村里换。”

    张国庆看了看周围,只见厨房还有灯光,以他娘这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的劲儿,准时准备宵夜要不然也不会亮着灯……这大热天,唉……

    “奶奶说我们都吃了宵夜睡,我们拦不住。她说可惜家里鸡蛋不多,要是有母鸡就好了,能给我们打糖水蛋。”

    “妈妈,这要是我们家院子,我们家村里还能种菜,为何这里不准?”

    “自己想,想不出问你爸。”

    周娇抱着六一先行一步,再待下去她家五一这话痨有十万个为什么等着她来回答,还是交给她男人得了。

    过日子从简到奢易,从奢到简难,她又想她家煤气罐了,还有陈婶……回了老家她好像又成小媳妇。

    入睡前,张国庆挨个将赵大山他们今晚说过的县城局势向周娇说了个遍,过后眨了眨眼睛,“怎么?引不起你兴趣?”

    这些破事与她何干?

    有些枷锁,是自己套的,如他;有些不幸,是命中注定的,如那些人。

    周娇斜了他一眼,“不要用你那老百姓的调调,和我讲述黑//社/会的故事。哥们,人生苦短,别太过于情绪化。”

    张国庆好笑地摸了摸她脑袋,“烦了?明天带你出门玩。”

    “去哪?就我?你已经累了几天,不在家好好休息?”

    “就这点事情还累不到我。”至于带孩子上山?欲速则不达,太过于急切,只会物极必反,凡事都是沉淀积累,急不来。

    “娘这里没多少柴,我们去废品站买到破木头。”

    周娇双眼一亮,这个可以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