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943章 叔,最近过得咋样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943章 叔,最近过得咋样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去拜访赵大山不是说说这么简单,既然去了县城自然不能忘了左林和叶叔他们。这么一路串门,次日的计划就要改变。

    周娇正好也想让丈夫儿子们好好歇一天。

    难得一致的,张国庆也想带媳妇去外面逛一天。

    于是,用罢晚餐,这对夫妻很有默契的开始加快收拾。如一家人换洗衣物,上门总要手礼吧。

    回了县城,各自先分开,各找各妈。

    小院内正无聊的考虑要不要抛下上班的老伴的张母一见老儿子一家人进来,顿时笑容满面迎上。

    “你个坏小子,这么晚了咋还带孩子们走夜路,明天不行啊。吃饭了没?娘给你们做好吃的。”

    看着张母,赵建国心里一阵温暖,这就是母爱啊。娘亲永远只会第一时间问自己的儿子饿不饿,冷不冷,是胖了,还是瘦了。

    “娘,吃过了,你别忙,你儿子还能饿着了。”

    他正要凑上去跟老娘多说几句,没等他上前几步,张母已经与他擦肩而过,弯着腰抱着一对小儿子。

    得了,他又失宠了。

    有了张母照顾孩子们,张国庆放心很多,见天色不早,带着周娇,提着两瓶酒去往不远处赵家。

    赵大山家的院子在这两年又添盖了厢房,看来两个儿子成家,不管有没有在身边,当父母的还是不忘给他们留房间。

    “你小子还知道过来?”赵大山正在院子玩孙子,一见他们夫妻进来打趣了一句立即拉响嗓门,“媳妇,娇娇来了,开个西瓜。”

    “叔,你这么客气干嘛?来杯水就行。”

    赵大山好笑地瞪了他一眼,“美得你,我招待娇娇用的,给你吃瓜皮还差不多。有两年多没见,又壮了。”

    张国庆放下酒,举起胳膊比了比,“每天锻炼,瞧瞧,都是肌肉。”

    “嗯,四肢更发达了。”

    程红丽出来刚好听到,“噗呲”一声轻笑,“都当爷爷了,还跟小孩似的。小五,快跟娇娇吃西瓜。”

    赵大山被媳妇这么一说,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指着身边长板凳示意他们入座,“正哥怎么样?”

    “我们过来前我爸刚出差,最近不是那边又闹上了嘛,有点忙。”张国庆接过一块西瓜递给周娇。

    赵大山怀里的孩子啊啊的伸手要抢,乐得张国庆直笑,“这是红兵的儿子吧?”

    “呀,这也看得出来?”

    张国庆朝程红丽笑道:“随他爸好吃。”

    程红丽闻言哈哈大笑。还真没猜错,这真是赵红兵大儿子。这几天她休假刚好就让孙子过来玩。

    “叔,最近过得咋样?”

    赵大山摇了摇头,“来了一位军代表,天天组织思想学习,现在满街都是胳膊上绑个红布头的小崽子,狂的满世界都盛不下了。”

    程红丽不赞同地喊了一声老赵。

    赵大山摆了摆手,“他们两口子不是外人。在外我会小心。”

    程红丽朝周娇苦笑两声,抱着孙子站起身,“咱们娘俩进屋。你叔这心里憋得慌,让小五劝劝他。”

    周娇担忧地看了看赵大山,随着她一起进屋。

    “本来你叔还想让平安他们待在城里,后来听说你们要过来,他一琢磨还是让他们在乡下合适。你别听他乱说什么不早点过来看他。”

    周娇笑着点点头。

    “过来时瞧到一队队年轻人了没有?”

    周娇还真看到了,四处检查可疑人员,顺便挑些软柿子捏搞点油水。那些都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也不知为何没下乡。

    “他们有没有为难你们?县里有个稽查办,这些年轻人都是属于里面。”

    “有两个好像认识小五和云涛。对了,媛媛他们一家三口跟我们一起过来,她说急着赶车,下次回来看你和叔。”

    这些稽查办的年轻人是怎么回事,周娇也没再打听。无非不是身后有人就是前期站稳了脚跟。

    什么县城稽查办,这些都是自封的组织,可偏偏他们还真得有权力插手。如今连警/察局很多事情都给这么自封组织让路。

    “哦,那应该认出小五是谁。现在下面生产队社员来城里走亲戚,东西带多了都要检查。本来我去年还想买些棉花寄给你家,可惜全被割尾巴了。”

    周娇笑道:“还没谢你呢,我妈可喜欢你寄过去的棉布。”

    “每年你妈都寄了不知多少东西过来,客气什么。那土布是附近屯里换的,回头我再去问问。”

    周娇连忙拒绝:“家里还有呢,够用了。我听我婆婆说有了革委会,现在查得很紧,小心无大错。”

    程红丽见状笑笑,转移话题谈起其他事情。她就知道不管过去多久,江山易改禀性难移,这丫头还是做事非常谨慎。

    屋外赵大山则在跟张国庆提起这几年县城变化,尤其最近一年内。

    “刘老爷子的两个儿子还是没逃过,前年夏天第一批就被打倒。听说老爷子省城的故友都保不下。”

    “刚开始打砸的东西一车一车从咱们这边开过去拉到东郊废品站,卡车还是咱们单位提供,我这心揪的……”

    “革委会一成立,李爱国这人很有能力,他立即稳住,其他那些人就下放的下放,走的走。唯一幸存的两个单位,就咱们单位和左林局里。要是没真家伙,估计也差不多被冲到里面。”

    张国庆不用看他表情,从话里也知道当时的凶险程度。他虽然在部队,可听了不少传言,据说有些地方子弹乱飞。

    连四九城都能出现武力决战胜负,更何况这里山高水远。他都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安慰赵大山。

    “不止咱们这,省城北郊外的那片河边的芦苇荡,还记得吗?”赵大山紧皱眉头,“就芦苇荡那一片野河地打得最严重时,五条人命,伤了多少人也没法统计。”

    张国庆如何不知?那一片大野河地不止野鸭子、河鱼最多,芦苇丛中的蛇虫更多,当初可是埋了不少小表子。

    在那边开架,还真是无视封建迷信,无视人命。他都不知该说那些人年幼无知还是勇气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