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926章 北上之旅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926章 北上之旅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这事也确实如周娇所料,次日一上班在对方殷殷期盼的目光下,她将难处说了一遍,再暗示那些单位与他们部门关系比较融洽。

    事后,她也就置身事外。有一点对方那天说对了,都怪他们当父母的没办事。可要是找到原因了,还解决不了,那就是命!

    外人与命运如何作斗争,周娇没兴趣多于关注。不久之后却是令她感兴趣的事情来了……

    俗话说,“小暑大暑,上蒸下煮”,七月二十三日的“大暑”节气前后是北京一年中最热的日子,也是蚊子最多的季节。特别是连着几场大雨之后,天气潮湿闷热,蚊子更加猖獗。

    而这个时候,她干爸赵传光因有任务来京城出差。他是来了,忙着与兄弟们欢聚,忙着开会,忙着回去……

    同样的,也忙着带上平安三兄弟回老家。

    于是,商量很久未果的出行,终于在儿子们离家,父母出差的空档期间,她跟上了张国庆行程踏上北上之旅。

    这次夫妻俩人可没打算一路直达老家,有钱有闲、正好还有一部闲置许久的小车呢,他们这俩人正兴高采烈地想沿途四处溜达的同时,刚好回程与在老家玩痛快了的儿子们汇合。

    火车刚跑了没几个小时,一座城市的停靠点就留下他们的身影。陌生么?这地方他们还真没来过,可这不就是他们的目标么。

    出发前,张国庆与周娇先约法三章首先他们这次一路不玩“打劫”,人生地不熟的费时间不说还不安全;第二他们要闲事莫管,以旅游收垃圾为主;再其次,一切行动由他说了算。

    周娇听了笑而不语地连连点头,这也是她所担心顾忌的,只不过对象不同而已。当然为了下次福利,她会很乖巧的不反驳。

    俩人走走逛逛,听了不少传闻,据说从由于前两年武*斗,工厂停工、交通中断,好多日用工业品的供应严重短缺,特别是烟、酒和火柴、肥皂等几乎断绝。

    去年嘛,革委会成立,各种食品的供应又发生了很大变化,烟酒恢复供应,但一律凭票或证购买,而且数量也少,按户每个月供应10包香烟(各等级混合共10包)、一斤山芋酒,过年时供应一斤高粱酒。

    现在嘛,农村割尾巴,城镇也不许开荒种地、养鸡养鸭。人们日常生活必须品只能使用各种票证进行购买。

    因而眼前大街上出现了“排长队、必拥挤、必打架”的现象在当地人眼里已经习以为常,很是鄙视这对外地小两口。

    用一位老奶奶的话来说,你们幸好是军人,这瞎溜达瞎打听,要不然非得请你们去革委会好好查查底子不可。

    看这情况,大城市不好混啊!

    见状,夫妻俩人也没多在当地停留,连买东西都要排半天队,只能遗憾去往下面小县城。

    可问题是,你以为小县城就好混?一旦陌生人出现,早就有热心群众打探跟踪,要不是有军官证和介绍信,估计要周孝正亲自来领人了。

    这次么,与邻近的大城市相比而言,排队购物现象好了点,总算能买点当地土特产,过程么,一声军装也颇受欢迎。

    就这么走走停停,这对夫妻两人挺好玩的,还一直摸到农村,顺便瞧瞧那些知青和牛棚犯人。

    借口都是张国庆胡说八道瞎扯,同样的很遗憾,为了安全,他们身边时刻缺不了外人,想奉献爱心是彻底没折了。

    一路过来,见各处都是人防人都到了这么严重地步,夫妻俩人也不愿意再扫兴而重新踏上旅途,尤其张国庆他的目的是让他家小泵娘高高兴兴一路溜达回老家,可不是来被人当成二百五的!

    第二站,他们选择了刘三元的故乡,这里除了离他们老家近,附近还有大草原,更大的好处有当地户。

    有熟人确实方便很多。

    这么多年下来,刘三元与周孝正、张国庆翁婿俩都有书信来往。在六五年这家伙替单位跑到京城开会,还与他们相聚畅饮。

    对于他们夫妻两人的到来,这位吃货可是一点也不手软、很舍得花钱,一见面高兴地连班也不上了,立即拉上他们先去饭馆搓一顿。

    这家伙一如既往地热情好客,还不忘拍胸口保证他们这几天天天能吃到美食。也就是也就是他这样的性情一直让周孝正乐意交往。

    张国庆再三保证自己不会与他客气,才打消了去他家住的盛情。

    怎么说呢?以周娇来说,陌生人过于热情,她很不习惯,有了一种迫不及待想撤离的谷欠望。

    等次日拜访过刘三元父母与妻子,她先率先提出告辞。何谓盛情难却,这滋味她终于体会到了。

    离开这座城市时,刘三元一家人的热情让张国庆的一句感叹出言,也让她动了心思,这次夫妻两人义无反顾地决定去最北端兵团看兄弟姐妹们。

    这世上有一面之缘的朋友,更有年轻时一起疯过一起闹过的朋友,不拒哪一种,这份感情都来之不易。

    也许某一天某一时刻,他们会消失人海,趁着年轻时,趁着有机会是,趁着心随意动时,他们想多留些记忆。

    列车飞快地奔驰,向北!向北!一直向北!数不清的树木和线杆滑窗而过,一个个陌生的站名扑面而来……

    列车停在了国境线边上一个小站。第一个迎接他们的是蚊子。那蚊子大而黑,叮人像针扎一样,就连咔叽布的衣服都能叮透。

    他们夫妻俩人过来正是麦收时节。广阔无垠的麦田里有两种人群在忙碌,一是开康拜因(后来才听说这是收获机械的俄罗斯译音)的师傅们。

    另一种是农场普通职工和知青们,他们配合那些会开半自动康拜因的师傅们打通收割通道。

    他们来了,地头上的小伙伴们还来不及重逢欢聚拥抱片刻,为了在好天气抢收,先匆匆忙忙投入农活。

    据说这几天要凌晨3点半上工,晚上更是看不见收工,在炎炎烈日下要工作15、16个小时,周娇突然后悔来了这一趟。

    她回去后该如何与他们的家人述说所见所闻?这天下有多少如同金丽娟那样守候在家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