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927章 有一种爱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927章 有一种爱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我们应该带孩子们来这片黑土地……”

    启程返回的张国庆看着车窗外,久久不语,许久之后对着妻子吐了这半句话。

    与他相同,周娇也无法诉说内心的震撼。在这短短三天的时间,出了四九城,她才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何谓爱国。

    她亲眼看出那些年轻人对回归故里的渴望,可也见到了他们义无反顾地投身到这片黑土地时的那种赤子之心。

    这次的心灵之旅让夫妻俩人再也无暇去别的地方闲逛,多一点无所事事的瞎溜达似乎都受到来自良心的谴责。

    与同一代人相比,他们,到底还是太自以为是了。

    这种说出来的感受一直到了老家,他们心情才慢慢恢复,尤其看到三个儿子顶着烈火娇阳在地头上忙碌……

    “爸爸妈妈,我们帮忙了。”

    “爸爸妈妈,我们都干了好几天了,厉害吧?”

    张国庆扔下行李,伸出胳膊一手抱住跑来的三个儿子,心疼地看着晒得脱皮的三张小脸蛋。

    人活在世上,谁都有他的价值,不是吗?

    他的路该如何走还得继续往前。

    周娇朝孩子们竖起大拇指,笑了笑,与一起涌来的父老乡亲们打着招呼。

    “回来了?好好好,三个孩子教得不错,是咱们老张家的种,一点也没城里人的娇气。你们一家人先回去。”

    老队长笑成一朵花,夸完催着大家伙开始麻溜地去干活。

    张国庆见他娘在一边,将身上的背包一扔,拿了一条毛巾就走,“娇娇,你跟娘她们先回家,我先干点活。”

    周娇就知道他闲不下来,笑着点点头,见儿子们还小眼神一直往他爸那瞧,她也没阻止,摆了摆手让他们去。

    不一会儿,人都走了,周娇才埋怨道:“娘,你怎么也上地里干活,中暑了咋办?孩子们都大了,你随他们就好了。”

    张母一直拽着小儿媳妇的手,依依不舍地看着跑走的老儿子与孙子们,闻言笑道:“没事,娘就在一边看着。”

    “你瞧了没有,咱们家平安他们小手都有水泡了,你说他们咋这么随小五实诚?我都跟他们说了稍微干点就行,哎哟,不盯着点不行。”

    刚才周娇就紧盯三个儿子打量,如何不知?可既然孩子们有了开头,她就不愿意孩子们做事半途而废,这也是她在人前没露出心疼神色原因。

    在外面,她希望她的儿子们学会凡事有始有终,懂得什么是量力而行,更明白何谓是真正农活。

    平时带他们上京郊体验的那点农活算什么?与北大荒那片一望无际的黑土地相比,这也不是真正的农活。

    “怎么瘦了这么多,饿坏了吧?娘给你们拌冷面,多添点黄瓜丝,这个你喜欢吃。五一随你,每次能吃一大碗。”

    “我就喜欢娘的手艺。”

    周娇没分辨自己其实还长肉了。有一种爱,就是你再如何圆滚滚,在心疼你的人眼中,你就是瘦了。

    张母乐得眉开眼笑,“平安三兄弟也这么说。娇娇啊,你是不知道他们有多好玩,刚来那会,在县城与那些红小兵一起溜语录,那个厉害哟。要不是你爹担心孩子们小苞着那些野小子跑远了,我们还得在城里。”

    “还是爹看得远,厉害!”

    “厉害啥啊,来这我小孙子可不得又干上活了。我瞧着你爹就是想上村里帮忙,刚好找借口。”

    “哈哈哈,那说明我爹多会教育孩子啊。你可别心疼平安他们,他们机灵着呢,干累了自然会跑回来。”

    张母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心里却异常高兴。她家娇娇就是跟那么小媳妇不同,啥孩子娘见了,不得说你们委屈孙子们。

    小院还是异常干净,前后院的果树也真的被处理了,倒是有些可惜,不过菜园子的硕果累累也弥补了这点遗憾。

    屋里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艾草香味,看炕席和铺盖也知道这段时间一定是孩子爷奶在这边陪着孩子们。

    “你先洗一把,等吃了再去睡一会,之前有去过城里了没?”

    周娇摇了摇头,接过脸盆,“没,到了县城刚好有附近生产队牛车,我们就直接回来了,哥说你们应该是在村里。”

    “还是我老儿子聪明。在城里说句话都得掂量,猫冬那会还好点,大热天的,咱们家门口每天有不少人乘凉,还是村里人实诚。”

    听着话意思,之前一定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周娇也没细问,回头找平安就行,小家伙应该打听得**不离十。

    “娘,刚才我们回来,咋瞧着大家伙比往年还热情?”

    张母伸长脖子望了望外面,悄声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今年村里出了五个当兵的,他们不知道是咱们村里条件好,孩子们长得壮实被挑中,还以为上面看在小五面子上呢。我跟你爹都解释了,他们还不信。”

    “哦,是这样啊,我就说奇怪了。”

    “奇怪啥,你还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你爹不好在信里写,这要是信没到你们手上,给外人瞧见了还不得说咱们家臭显摆、回头找事。”

    “前年那会不止城里,村里人也是吓坏了。就隔个几百里的红心生产队有一个小伙子,只是说错了一句话,就被pi斗,后来他上吊死了;

    还有隔壁队里一家,家里小媳妇做完针线活后,随手把针插在墙上,正好插在贴的画上的人的眼睛里,被来她家玩的小孩给举报了,要不是贫农,后来又有你爹他们帮忙,估摸着也完了。”

    周娇还真没想到老家居然也发生这么多事情,不过在仔细想想也就不奇怪了。如今以阶级斗争为主,农村也是有红小兵组织。

    “咱们队里啊,倒是太太平平的,没啥事情。可你知道为啥不?你三爷爷多精的人啊,他一瞧城里不对劲,就将你那副锦旗,还有你跟小五和主席的照片全挂在队里那个办公室,连那些红小兵过来都得先客气三分。”

    周娇哑然失笑,不愧是她认识的老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