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798章 张爹所思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798章 张爹所思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这边易家举杯共庆,那边周家也不输于此。

    从大院进入家门口,周娇还有些好奇,她男人怎么没上门口接她?就是一个缪志成来临还拖累不了他的脚步啊。

    “铛铛……欢迎我们女英雄回家。”张国庆从门口窜出,“儿子,可以撒花儿了。”

    被剪碎的彩纸从这对活宝父子俩的手中洒向进来的周娇身上,乐得围观的一家子人哈哈大笑。

    “妈妈,开心吧?”

    周娇弯腰抱起孩子,接过他手上的小竹篮,“谢谢儿子,太隆重了。”

    “本来我还想放鞭炮,可惜了……”

    一脸笑意的周孝正见他们闹完,招了招手,“先吃饭。”

    “妈妈,今天陈奶奶烧了很多你喜欢的菜。她说你胆子太大了,连敌特也敢抓,说要给你补补小心肝。”

    周娇听着儿子的碎碎念,连连点头,看向前面缪志成,笑道:“志成哥,抱歉,没法去车站接你。”

    “我这么大个人接什么接什么。”缪志成笑道,“恭喜表妹,不过以后还是需要小心。”

    “好,谢谢志成哥。”

    周娇将东西递给她爸,洗了手先跑去看双胞胎。

    “大易乐傻了吧?”

    “刚才我已经跟他说了,明天他会找你。”

    张国庆点点头,“前段时间他就差点憋不住,我估计也就开学前会开口问起。”说着他指着五一,“你看老幺。”

    孩子很好啊!白白胖胖,眼珠子黑黝黝的,一看就机灵。周娇疑惑地看向他。

    “我们天天看不觉得。今天志成过来一看就喊,怎么这么像表妹?你看,是不是?他现在一天天长大,真的也来越像你。”

    周娇左右看了看两个白包子,还是看不出。肥嘟嘟的,哪里像自己?笑起来一对梨涡倒是遗传了。

    饭桌上,周娇边听大家讲话,边时不时地看向她爸。她三个儿子将要继承他们姥爷的成长烦恼,想想就偷乐。

    “小五啊,下午把这些奖状和勋章拍下来,多洗几份照片,给你娘、你干妈她们寄过去,让她们也跟着高兴。”

    张国庆真有此意,听了丈母娘的话,乐呵呵地点头。

    一旁缪志成感叹道:“前几年我们公社那边有人在部队里得了二等功,那可是敲锣打鼓地去了很多人,可惜了这次在城里。”

    老实人嘴里说的可惜是什么?大家心知肚明,乐得呵呵直笑。谁在意这些形式上的东西?

    不过还别说,真让缪志成料准了一半。

    东北县城,一早张爹推完太极,与几位老伙计唠嗑几句,慢悠悠地跟着前院老头一起结伴回家。

    一进家门口,只见老伴抬头望天,他好奇地抬头看了看,“孩子他娘,干啥?”

    “你说这会我们小五在干啥?这开学了,也不知道在学校吃得咋样?也不知道双胞胎咋样?交给旁人也不知会不会精心?”

    “唉,我一大早还梦到娇娇喊着娘快来。你说他们忙得过来吗?周老弟两口子一天也就晚上在家,能顾得上孩子?还有我们平安呢?”

    张爹被老伴念叨着心里一顿。开学好几天了,可不是顾不上孩子们?他还比老伴知道多点,周老弟他们两口子可不是单单晚上在家,有时候还得突然出差,那真是顾不上孩子们。

    他犹豫地问道:“要不,我看家,明儿你去京城?”

    张母白了他一眼,“老二家挺着大肚子,我能走开?快过冬了,还得多备些东西猫冬。咱们小五和平安喜欢干豆角,我得给多晒些。还有菜干蘑菇还得多晒些寄给他们。孩子爹,你看能不能从谁家办喜事那分些猪肉?”

    张爹好笑地看着老伴。他还以为说了这么多是打算要出发,现在到好,勾起自己担心,她话题又绕到肉上了。

    “真不去?”

    “唉,走不开。咱们小五应该会安排好吧?”张母也不是很确定,“娇娇师父家还有哑婶,还有程老太太,应该没事吧?”

    张爹看着老伴担忧的眼神,还能怎么说?他安慰地笑了笑:“小五跟我说过,真忙不过来就拍电报。”

    “你看你分家那会还老担心他们小孩带小孩,这不,我们家平安养得多好。安心吧!等老二家生了,我陪你过去看孙子。”

    “不一样,那会娇娇都在家。”张母说到这里,摆了摆手,“算了,先这么着。我今儿想回村,你去不去?”

    “那还用说?”张爹说完,想了想,“跟老二说了没?这次回去没这么快回来,几个后院都得收拾。”

    “老二让我想干嘛就干嘛,他媳妇又不是没生过孩子。我一听也是,以前还得下地呢。还是早点回村备些东西。”

    张爹听了点点头。与老伴喝过玉米粥,吃了三个二合面馒头,张罗着回村。

    随着这两年张家村日子好过不少,分家北山脚下又多了大大小小的院子。张爹老俩口进村时,队里已经上工,四下寂静,倒是少了人上前打招呼。

    张母看了看周围,感叹道:“还没三十年呢,这里就多了这么多院子。以前站在家门口都可以瞧着路口,现在啊……”

    “这说明风水好。”

    说着话,老俩口经过老院也没进家门,直接绕过张老二院子,站在张国庆小院,开了锁进入里面。

    由于他们时常回来,院子内倒是一点也没荒凉。经过数年,前院的葡萄架已经成了老藤,上面挂着密密麻麻的紫葡萄。

    后院内张国庆移栽的果树也粗壮成长,红彤彤的沙果与红枣在地上绿油油的蔬菜、豆角下,显得更是光泽诱人。

    张爹每次进来,都觉得自己老儿子真是命中注定有福气。当初一片荒地,谁能料到会有这么大丰收。

    没看他家老二移栽的果树不是死了,就是树上也挂不上几颗果子?要是论起精心照顾,张爹都要替老儿子脸红。

    “还是打算卖?”

    张爹点点头。蚊子腿再小,也是肉!他打听过了,多攒几年,有个三千块就能替平安在京城买个小院。

    他不担心双胞胎。那五进大院子和程老太太给的胡同院子,以后一定是他们两兄弟。可他家平安能不能接收儿媳妇手上的那套院子还不一定。

    有些话,他不好跟老伴说得太明白。

    被老儿子这几年这么折腾,估计小两口手上也没多少钱。要不然他老儿子也不会收下那一千块钱。

    儿媳妇是好,可太不懂得治家,手头还是太松。就算明年上班,靠着两个人的工资,估计也就够花。

    周老弟说是说以后三个孩子平分,可将来的事情谁知道?他啊,还得按照自己心思,多替孙子攒钱。

    张爹心里暗戳戳地打着自己小算盘,连枕边人张母也不知,更别说张国庆与周娇夫妻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