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799章 敲锣打鼓报喜来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799章 敲锣打鼓报喜来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一支敲锣打鼓的队伍格外吸引路人注意,坐牛车的人把头探出追望,走路的人停下来细看,连不远处下地的社员们也多看了几眼。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前进队伍最前面的红色展板上,有路人边看边念出来,“热烈祝贺周娇同志荣立一等功……”

    一行人走到张家村村口,没有犹豫直接往左进入。

    这让路旁闻讯赶来的周姓队员们苦吧着脸。周娇是他们周家村的孩子!可这话没人敢说出口。

    老队长正带领队里的社员们忙得热火朝天,看着黄灿灿的麦穗,正高兴呢。看到隐隐约约地锣鼓声,他也没在意。

    快要农忙了,一年的收获就在眼前,还有什么比大丰收让他张家村填饱肚子更重要的事情?

    “三太爷爷,快来啊,往咱们村来了……”

    老队长闻言看着侄子家的小娃子气喘咻咻地弯腰撑着双膝,皱了皱眉,这娃子体力太差了,连句话都说不了。

    “三爷爷,快来啊,大喜事,往咱们村敲锣打鼓了。”

    “哎呀,我来。”一个小娃子跳着小脚,高声呐喊,“小五婶立功,公社里来了一群人敲锣打鼓报喜。”

    这一下子,不用再问,老队长听了撒腿就跑,还高声吩咐,“接着干活,别乱跑。”

    可谁听啊?

    张大伯一听自家侄媳妇立功,哪怕他心有怀疑,也跟着老队长一起跑,“咋回事?咋事先没点动静?”

    “你问我,我问谁?”

    距离近的社员们见两个队长全跑了,全放下手上活都看向一旁会计萧大石。

    还有些搞不清楚的问着身边人:“小五婶是谁啊?”

    “对了,等等……”

    “这死娃子也不说清楚。”

    “是不是小五他婆娘?这些孩子都有喊她小五婶。”

    “……”

    萧大石见连前面旱地干活的村里人也全放下活跑过来,哭笑不得。他也想过去看怎么回事,好不好?

    “是张老二家吧?”人家说的可不是张国强,而是他爹。

    “应该是小五他媳妇,不会错。”

    “走走走,这可是咱们村大喜事。”

    “对,去看看到底啥事?”

    “石头啊,我们过去看了回头就补上活。”

    “对,不能扣工分。”

    萧大石看着跑远还扭头吩咐的乡亲们,无奈地挥了挥手。得了,全跑了,他也去瞧瞧热闹。

    那边张爹还真后院摘果子,打算挑些品相好的给赵传光赵老弟送点过去。上回托自己带给老儿子的礼可不少。

    今年除了长得孬的,该腌的该晒的,多出来的应该能卖不少钱。张爹暗戳戳地琢磨是不是以后几个院子全种上野果子?

    他老儿子就是聪明,果然长得好的果子比菜值钱!放在地窖过个一两个月卖出去可是不少钱。

    这会他还不知他老儿子已经决定要砍树了。

    陷入票子里的张爹听到自家老二在院子鬼叫,诧异地抬头看了看天边。太阳没有从西边出来啊!

    “娘,大喜事。我们家娇娇立大功了。”

    “可不是立功?双胞胎呢。”

    张老二哭笑不得:“娘,你不懂。外面闹翻天了,娇娇真的立大功了。我爹呢,快喊我爹回来。”

    “胡说八道啥?我咋不懂?别闹了,你爹干活呢。”

    “我真没骗你,人家已经敲锣打鼓往这来。”张老二赶紧往后院跑,“爹,快点,人马上到了。”

    “多大了还毛毛躁躁。说吧,到底咋回事?”

    张老二狠狠地喘了口气:“说娇娇击毙敌特,还有为科技创新做了重大贡献。是一等功!爹,是一等功啊。”

    张爹没听到后面,他就听到击毙敌特,吓得手上的竹竿掉在地上也没发觉。

    他惊疑地问道:“你弟妹可是连杀鸡都没杀过,不会搞错吧?你说小五那傻小子我还能相信,问清楚了没?”

    张老二还真没详细问,一等到消息,他都顾不上通知大哥就往村里跑。

    他不是很肯定地说道:“爹,应该不会!人家说的是周娇,这能搞错?去年娇娇可不就是上南方实习?”

    张母一拍大腿:“是我们娇娇没错!有一次易家小子在那吹他们几个人抓住敌特,后来看到我就岔开话。我还为了这事问过小五,他说他没去南方实习。现在想想,他没去,可咱们娇娇去了啊。”

    张爹顾不得笑话老伴被老儿子忽悠。事到如今,得先一手一手来,低头打量了眼身上打le 补丁衣服,正想抬脚去换,突然机灵一动。

    他也不拍拍身上灰尘,边用布擦干净双手,边说道:“孩子他娘,别换衣服,咱们就这样去接人。”

    一辈子夫妻,张母哪有不懂老伴意思?她心疼地说道:“可惜了,我那条补了两个洞的裤子送给大嫂了。”

    是的!为了方便收拾厨房,张母一到村里就换了见旧衣裳,裤子可是没换,一个补丁都没呢。

    敲锣打鼓的声音渐渐地靠近,张爹走出门口,就看到老队长和自家大哥他们拥着县里几位干部、公社书记,还有位陌生的中年干部往家走来。

    你问他如何知道那是干部?开玩笑,没看人家四个兜,还插着一支钢笔。以张爹的眼光,这一准是省城下来。

    县里干部他没几个不认识!

    “这就是张国庆他爹张大友,周娇同志她公爹。”李青林他爹林爱国替双方介绍,“张哥,这是省里薛建设同志。”

    听了李县长的话,张云涛他爹张志峰与左林相互看了一眼,低头闷笑。这介绍还真就李县长会玩!

    除了薛建设,其余人都相互认识,寒暄几句,围绕着周娇立的一等功,各种赞美之词听得张母笑得嘴里合不拢。

    送走这些领导干部,一时间张家门楣闪耀!

    喜庆的氛围让村里显得格外热闹,村民齐聚绕着一等功的红色展板与锦旗,至于那搪瓷杯那些小件没人在意。

    老队长站在最前面,犹豫了一下,他看着张爹,“老二啊,这个摆着祠堂怎么样?”

    张爹闻言一愣,随后想到奖状勋章还在自家,他笑着点点头。

    “你看是不是给小五去封信,让他给奖状和奖章拍张相片寄过来?我给摆着祠堂,给我们老张家子子孙孙当榜样。”

    幸好是照片,否则张爹宁愿出族也不愿意。他看了看大家,笑道:“这些都没问题,就是会不会有些夸张?”

    “你问问大伙有没有夸张?这可是大喜事。以前临县得了二等功吧?他们那个村里可是摆了三天流水席。”

    张爹见大家纷纷嚷着占喜气,只能无奈地接受。从老儿子跟主席老人家的合影开始摆上祠堂,好像老队长就盯上自家。

    早知道今天有这么大喜气,他和老伴还不如待在县城院子。他也想在家里摆上锦旗,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