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500章 教室闹事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500章 教室闹事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从图书馆出来,周娇怀里抱着几步书,悠闲地走在校园小道。偶尔跟熟悉的校园点头打个招呼。

    “周娇同志,你们班上出事了,快过去看看。”

    周娇正要往宿舍方向走,突然跑过来一个女孩子朝她大声呼喊。

    “怎么回事?”

    对方挥着手,“先别问,你快去看看。是你们班上那个陆巧英搞破鞋,人家媳妇找上门了。”

    哦,那个女人……

    周娇听到是她,心里倒是没什么着急。这两年谁的日子也不好过,初次见面对方还是一身补丁,如今倒是面色红润,崭新毛呢料,隔个三五天就上城里。相处久了谁都知道里面猫腻,被抓奸没什么好意外。

    不过,自己男人会不会在现场?

    想到这周娇加快脚步……

    还没到教室,路口围着一堆人。

    得……又有娱乐话题。

    “周娇,陆巧英完了。”

    周娇看了眼顾秀文,“里面怎么到现在还没散开?”

    “对方来了五个女人,问了谁是陆巧英?一上来就扯着她头发倒地,旁边四个女人看到谁要上来拦住。”

    “我家小五呢?”

    “还在里面,被一个女的抓了几把,脖子都流血了……”

    周娇一听,立即将书扔在对方怀里,推开人群就往里冲。

    仗着灵巧,她很快就进到里面,来不及看地上纠缠一起的几个人,只见张国庆真得脖子被抓破了。

    周娇气得一声不吭的举起凳子就往地上三个身上砸。

    围观的同学们被吓了一跳,张国庆刚要伸手拉她。

    周娇狠狠瞪了他一眼,朝停止的几个人喊道:“我男人的伤是哪个贱人动的手?不说谁都别想出门。”

    一下子地上除了被打得光着衣片的陆巧英,其他两个女人加上站在的这五个女人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全往周娇冲。

    周娇这会火气大的很,打自己男人了还敢嚣张,“谁都别动。今天老娘让她们来撒野,让她们看看这是什么地盘?”

    一脚直接往冲在最前面的女人腹部用力踢过去。一个旋转,又是一脚踢向一个女人的下巴。

    倒下两个女人,另外三个一起上前,被几个男同学给拦住。

    “怎么?你们一伙人想杀人灭口……”

    周娇暴喝一声,“全散开。老娘今天一人单挑。打了人不认错还这么嚣张。好,好,你们别后悔就行。”

    大家看向张国庆,见他微摇摇头,全部一下子退后。

    周娇这次不等人冲向前,又抓起一张凳子甩过去,看她们马上避开,她冲上去就是踢过去,发现腿踢得好疼,最后直接一个背包,狠狠地摔在地上。

    剩下一个女人,哆哆嗦嗦地举起手,“你可别打我,我可没打你男人。不能怪我们,谁让你男人他们上来拦?我妹妹跟四个孩子都活不下去了,这个贱人逼着那个畜生闹离婚,是你会不会气?”

    说完,地上几个女人不知是被打疼还是捅到伤心事,一下子五个女人坐在地上大哭大吼。

    周娇见状,还真不能再打了,可这心里更是火大。她才开张,那边歇火了,有这么办事的嘛?

    “没男人会死啊?怎么不宰了那个野男人,留着过年啊?抓破鞋抓到有什么用,狗改不了吃屎,你抓得完天下破鞋吗?”

    几个女人被训孙子似的训的不敢抬头。

    其中事主凄惨地哭道:“孩子没爹怎么办?”

    周娇那个气啊,脱口而出,“世上那么多男人还怕孩子没爹?”

    一时教室内一片寂静,大家皆是一怔,还有这样的说法?

    周娇看了看傻怔的女人,挥挥手,“算了,算我倒霉,自个男人被白打了。你说你们这叫什么事?野男人不打,气倒出在我男人身上。”

    众人绝倒,还有这么理直气壮的。你可是大发雌威,单挑成功。

    “媳妇,咱们走吧。家务事让她们自己解决。”张国庆见她消气,总算逮到机会拉了拉她。

    周娇看了一圈,没发现易解放,“大易去找老师了?”

    张国庆咧嘴笑道:“大易脸上都被抓出血了。”

    周娇斜了这傻子一眼。这么多人怎么能这么幸灾乐祸,有些话不会迟点再说,刚好自己也不用忍笑。

    夫妻两人听到外面老师的声音,赶紧藏好被截肢的凳子。

    小吴辅导员很头疼。他容易吗?什么不好,非得搞个风流韵事闹得沸沸扬扬。

    进来瞄了眼地上拍腿大嚎地女人们,再看了眼不远处的陆巧英,“哪个女同学拿点东西帮她遮一下。”

    可惜女同学们没有一个上前,真是太丢人了。

    小吴辅导员也没再去劝,他头疼地看向地上的几人,“各位,你们打了我好几个学生,我要是报上去,你们罪名可不小。

    差不多就算了吧。对于陆巧英的处理,很快就会下达。想想家里的孩子们,还是回去好好过日子。事情闹大了,连你男人的工作都得丢,何必呢?”

    “没用了,我男人不要我们娘五人,卷了家里的钱全给这贱女人。我也不想打人,可我们活不下去了。”

    “领导,你能不能送这贱人去远些。要不然你们前脚赶走人,后脚他们又好上,还是会回家打媳妇。”

    周娇听了直捶胸口。这些愚昧的人,怎么还想要回那个野男人?她好想过去抓着她们使劲摇醒。

    妇女解放?这就是解放?

    易解放在一旁问道:“你们怎么不去找妇联?”

    小吴辅导员拍了拍他,微摇摇头,“好了,这里还要上课,我们去办公室再谈。几个受伤的同学先去包扎一下。”

    周娇拉了拉张国庆,赶紧往外走。地上还躺着一个破鞋,不走就要帮忙了。

    很快,几个受伤地赶紧撤离这事还是交给学校为好。

    发生这样的事情,没人会心情好。不管如何他们班级名誉都被添上不光彩的一笔。

    去往校卫生室的路上,后面易解放听了同学的解说,乐得捧腹直笑。亏大了,他怎么好死不死地离开了。

    他赶紧跑到前面,一边笑,一边抽空问道:“娇娇,你知道那个野男人是谁吗?说出来你一定知道。”

    周娇朝他翻了个白眼。笑,笑,笑死算了。二傻子!

    易解放看了看四周,朝夫妻俩低声说道:“林定胜二舅娘的亲小扮,陆巧英的调干生还是他帮了一手。”

    说完,三个人相互讽刺笑了笑这世界真小。不过,这事挺好,闹开够那野男人喝一壶了。

    果然,过了不到一个月,周娇就得到消息。野男人被撤职下放农场,当然不可能将风流韵事摆在明面上。

    而陆巧英也从此消失在周娇眼前。

    整件事情唯一让周娇憋屈的是那天闹事的傻女人还是带着孩子们,跟着她那个野男人一起去了农场。

    女人有时就会一时意气行事。那个女人这样的决定无疑是毁了孩子们的前程,跟着一个破鞋男人,有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