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501章 水深火热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501章 水深火热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张国庆最近日子过得水深火热。每次被自家媳妇嫌弃的眼神打击得心碎了一地。这还不算,连喝肉汤的福利也被剥夺了。

    他觉得好冤,他又不能跟他媳妇一样,一脚踢过去。不过,他还没有胆子说实话,否则到年底都不一定能不能吃回肉。

    易解放听到哥们叹了口气,双手高举,“求你行行好,别老朝我叹气好不好?你这几天怎么了?说出来,哥们使出吃奶的力也帮你搞定。”

    张国庆朝他摇摇头,抬头望着天空。自己是有苦无处说。怎么好告诉哥们,自己被媳妇罚了。

    “行,不说算了。夏天整天傻乐,秋天一到蔫吧了,就是不知道冬天会怎么样?呃,我知道了,是不是想出去走走?”

    张国庆摇摇头。他能说夏天每天有大餐,他是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能不乐坏了?可惜这会在学校宿舍,有点动静就让人听得清楚,否则他早压服他媳妇。回家又有儿子挤在中间捣乱,他无对策啊。

    “小五,你说村里食堂都解散了,往后是不是不缺肉和鸡蛋?你说我们寒假去乡下住几天怎么样?”

    “行啊,你看京郊哪里靠谱。不过这一时半会猪也没这么快长大,到了明年这个时候乡下有自留地又养上鸡鸭,只有风调雨顺,那会好日子该来了。”

    易解放拍了拍手,高兴的笑道:“英雄所见略同。明后年你跟我去躺老家,我们那里风景好,水果多,什么多好。”

    张国庆笑着点点头,看到远处丁大头贼头贼脑,站起身朝他挥挥手。

    看他过来,奇怪地问道:“你找谁?不会又换了姑娘?”

    “怎么可能,这个刚拿下,怎么也得吃够了再说。”

    易解放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小心肚子搞大,那会你再换都来不及了。女人有什么好?各个变坏。”

    丁大头瞄着他下身,“青瓜蛋子。哥哥当年也是这么想的,等你尝到味,有种也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女人有什么好。”

    张国庆懒得理会他那些破事。你情我愿的男女情事,谁吃亏还不一定。这次丁大头的勾到的女人一看就是久经床事,他就不信大头不知道,否则谁会将自己喜欢的女人床事说给大家听。

    这不,俩人又挤在一起嘀嘀咕咕。这些单纯的孩子就是被这些野孩子带坏的。

    “……真的。这个比上个还厉害,每次发大水,老子一夜下来都下不来床。”

    “你就掰吧。”

    “哥哥说的都是金玉良言。勇哥那个妞看到吧?这次俩人掰了,那妞找你的话,千万别上套。那妞不行,比我这个还骚。上回明知我睡在屋外,故意大声鬼叫。这种女人要不得,没脸没皮甩不掉。”

    “目前我没打算找妞。等毕业了找个喜欢的姑娘一起干那事也痛快。这些野外的,谁知道干不干净。只要想到被人上了无数次我犯恶心。”

    “这是两码事好不好?就比如我,找媳妇一定要干净的。现在没成家前,那一定要好好玩,往后娶了媳妇也不可能跑去找刺激。可如今哪家正经姑娘跟我一起找刺激?我又不喜欢强逼,刚好找这些女人给点钱物,管她干不干净,只要跟我在一起不能找人,服侍的我舒坦就行。”

    易解放鄙视地说道,“反正我有妹子一定不让她嫁给你。”

    “老子哪天带你去开次洋荤,要不然你往后受不了诱惑可会出大事。勇哥以前也不玩,可现在呢?”

    张国庆赶紧打断,好好的一个孩子又要拐进骚窝了,“说正事!你刚才猴急什么?”

    丁大头嘿嘿地朝他笑道:“哥们,你可不能对不起我妹子。别怪哥哥不带你玩。”

    张国庆被他气得笑出声,“老子稀罕?小心玩过头了,掏空身子骨闹笑话。”

    “老子身体杠杠的。你有没有门路帮哥们找两口大锅?”

    张国庆也没问他要锅有什么用,朝他点头,“过两三天给你,学校里不方便。”说到这里,他眼睛一亮,有了。他怎么忘了这事。

    “我有急事,先走一步。”

    易解放张着大嘴,看着他跑远,“大头,你说他发什么疯?”

    丁大头笑道:“小五除了他媳妇还有什么事值得他激动?这会一定找他媳妇玩大人的事。”

    这边张国庆急忙跑到宿舍,开了门进去,见周娇躺在床上闭目休息。他也不喊醒她,锁好门脱了衣服往床上摸去。

    “干嘛?”

    “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好困。”张国庆说完,看了看媳妇,果然还是爱自己的。忍着笑意,将她抱着怀里。

    他组织着话语,该怎么让她高兴地好说话,“娇娇,大头刚才说买锅,你看机会来了,连他都缺,一定能换不少东西,过两天我们去趟黑市怎么样?”

    周娇摇了摇头,“我就几十口锅,留着也没关系。”

    张国庆急啊,怎么行不通了呢?

    “卖了空出地方才好放东西。这个秋收,每家有了自留地,一定不会少了蔬菜瓜果,我们可以多收集些。”

    周娇睁开眼,斜了他一眼:“好吧,听你的。”

    “我们晚上不下去打饭行不行?我想好好睡一觉。”

    “我去打,你只管睡。”

    张国庆浑身发出哀怨,紧紧地搂着她,下身往她挺了挺。

    “臭流氓。”

    “嘘,小声点。隔壁会听到。”

    周娇立即吓地缩了缩脑袋。

    张国庆见了捧着她脑袋就朝小嘴啃过去。不管了,不强逼吃不到肉,他就不信自家媳妇能抵得住。

    走廊走动交谈、脚步声音,公共卫生间水声,隔壁移动凳子的声音……

    一切让张国庆不敢立即上阵,就担心床上会发出床撞击墙壁的声音,那他媳妇还不得发飙。

    趁着周娇迷迷糊糊,他飞快将她剥光。还是夏天好,真怀念那随时上阵的日子。

    慢慢地从头啃到脚,啃得周娇紧紧抵住他,再也无力反抗,瘫软在床上,随着他四处摆弄。

    直到周娇感到一丝凉意,回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双腿架在他腰上,被他抱着站在地上,吓得一个激灵,连忙看向窗户。

    “宝贝,都拉好关紧了。你可不能半路下车。”

    边说着,张国庆顺势快速将她腰身往下一压,包围的湿热抽搐让他吸了口气。

    周娇紧张地抱着他的脑袋,“轻点……”

    “好,宝贝放松,别咬着我。”

    周娇听着外面走廊走动的声音,气得狠狠地扯了扯他耳朵。现在还是大白天,真够心急。

    不到一会,张国庆听着妻子嘴里呢喃着要死了要死了,暗自得意。再抬头看着她眼神迷离,一头秀发随着动作起伏飘荡在空中。

    “宝贝你真美。”

    怀里娇柔无骨的小女人闭着双眼,无意识的迎合,哼哼着破碎细语,意乱情迷中退却人前一身冷清,却透露着窒息的美。

    这样的周娇让他着迷。

    前世不是没有极品绝色赤着身勾引自己,可他就是兴不起一丝性致,毫无反应。

    这样的周娇是天生为降自己而来。

    周娇再次清醒过来,发现室内一片黑暗,自己还被他挂在身上,交汇处的水声让她羞红了脸。

    听着楼上和隔壁走动谈话的声音,周娇也不敢发出声音,伸出手抱着他的脑袋,用气声含糊的说道:“被人听到的。”

    “不会。这会刚好,等会大家睡着不方便。”

    张国庆见她这么快恢复过来,哪里还去顾忌什么听到听不到,他都拔木仓了,先过了今晚再说。

    他马上加快动作,拍了拍她,“别紧张,你一紧张咬得我疼。宝贝,哥哥马上带你坐飞机。”

    “别说话。”周娇被他厚脸皮给气得无语。

    张国庆秒懂别说就多干。

    又是一次生死缠绵,张国庆这次被接连而来的一股股温泉冲击洗涤,彻底阵地失守,一败涂地。

    黑暗中,张国庆将周娇放在床上,拉亮电灯,屁颠屁颠地倒了杯温水,抱起她,口对口的喂着她。

    周娇无力地白了他一眼,“辣眼睛。”

    “嘿嘿,哥哥这身材一般人都不给看。怎么样?哥哥伺候得你舒服吧,今晚你可是发了三次洪水。你乖乖的,哥哥每天给你吃大餐。”

    “……”

    “你一羞红脸,我这眼前就会自动出现一幕幕。”

    “……”

    “哥哥帮宝贝洗干净,让宝贝先吃饭。”

    周娇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肉麻死了,恶心坏了。

    再次被他吃了一把豆腐,周娇终于吃上饭,激动地抓起筷子埋头苦干。

    张国庆高兴坏了……吃多点,吃多了晚上才有力气再接再厉。

    收拾残局后,夫妻俩人躺在床上,张国庆玩着她的秀发,轻声说道:“宝贝,我们去旁边租个院子怎么样?”

    “这里住的好好的,麻烦。”

    “不麻烦,什么都有我来收拾。学校晚上有活动我们就住这,没了我们要是没回大院就住那。有些事情在这不方便。”

    周娇狠狠地给他倒了一盘冷水,“快冬天没烧炕会冻死人。”

    “冻死人总比熬死人好。”

    “你说什么?”

    “没。我就是想让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在这不方便。”

    周娇可算知道他打得什么鬼主意,“租了也没机会让你干坏事。大易他们会天天上门赖着不走。”

    张国庆一想到还真是如此,打了激灵,埋怨道:“什么哥们?一点也不懂我一片苦心。我们夫妻俩容易吗?”

    周娇拍了拍他,“妇联快要搬走,这套院子就别出租,留着万一老家来了人住。平时没事我们可以过去住一两晚。”

    张国庆高兴地抱着她啃了好几口……还是媳妇最好,好多肉可以吃了。想到这,他觉得必须找好哥们问问他娘,先确定时间。

    不过,你确定你媳妇不是拖延你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