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末世来了最新章节 - 40.孩子?(捉虫)

末世来了 40.孩子?(捉虫)

作者:暴雨城书名:末世来了类别:玄幻小说
    天空上还是零落细密的雨滴,地上的小水洼溅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高高堆起的干柴垛已经被洪叔用一块塑料布遮住了,虽然塑料布不大,只够遮住一角,还是能从中间挑一些没有被雨淋湿的干柴,安然把干柴抱进屋子放在灶门口。

    天空依旧阴沉,黑压压的云盘旋在这片天空上,沉重的仿佛要落下来似的。

    安然挑了一间较远的屋子,现在已经是早上了,然而和晚上也没什么区别,安然在农家的大锅旁边点上几根蜡烛,左右看了看又把离他最近的一扇窗子打开,萍姨细心的把这边的厨具都收拾好了,他只要做就行了。

    当初买的猪肉空间里还有很多,猪里脊,黑木耳,鸡蛋,三种东西可以做个鱼香肉丝。

    里脊肉切片,放水里漂白,这样做是把肉里的血丝泡出来,沥干水分加少许盐和料酒腌制,再放蛋清抓匀,最后放干淀粉用少许油封住,保证肉丝不会脱浆,泡红椒去籽剁碎,冬笋木耳切成丝,开水焯一下,放在一边沥干备用。

    安然低头添了一把柴,把锅里的水清干,洗洗手接着调味汁,当油下锅烧至五成熟,下泡椒和浆好的肉丝,溅起的油点打在安然的手上,疼的他忍不住“嘶”了一声,忍住不断溅出的油点,马上放入葱姜蒜炒香,一边用铲子翻炒着,一边还要不时的添一把火,手忙脚乱的放入东笋和木耳丝,倒入味汁,迅速翻炒几下出锅。

    一道菜用盘子盛好放在一边,安然连忙跑到外面,仿若得救般的呼吸着外面沉闷的空气,稍顷,安然终于觉得自己活过来了,看看手上的黑色,沉默的一会儿,转身就要再进去,一道菜够谁吃的。

    空间中有动静,安然快走两步到了厨房的里面,一个大活人突然出现在他身边,安池御甫一出空间就闻到一股不可言说的味道,面前的是烧着火的锅,一盘看不清颜色的菜还在一边散发着热气,安池御侧过头刚要说些什么,话还未出口,整个人就沉默了。

    半响一声压抑的轻笑声在柴火的噼啪声中响起,安然洗着手,不明所以,“大哥你笑什么呢?”至于之前的暧昧早就被这阵烟熏火燎给熏道外太空了。

    手上突然多出一条干净的白毛巾,擦完手安然正要把它扔回空间,就被安池御拽走,安然仰头看着面前人的脸,这幅帅气的长相真是多看多久都不会腻啊。

    特别是现在,常年深邃猜不透的眼神中此刻映满了笑意,眉目柔和的给人一种温暖的错觉,看起来倒是有种邻家大哥的感觉了。

    安池御看着面前的小弟,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瓷白的皮肤和黑色形成鲜明的对比,偏偏洗个手也不知道顺便洗脸,看着着实搞笑。

    当安池御用毛巾在安然脸上抹了一把,安然看着毛巾上的黑色沉默两秒钟,抢过毛巾,洗过脸后,屋子中的呛人空气也差不多没了,可以准备第二道菜了。

    农家用的锅安然很是不习惯,能点着火他已经很佩服自己了,只不过他自己一个人做菜,必须有人给他添火,而这个人,安然扭头,看向身边那位还在闲逛的某人。

    想吃饭,还是应该要自己亲手体验一下不是?

    “大哥。”

    安池御转身,用眼神询问。

    “会添火吗?”

    安池御沉默,诧异的望着他。

    安然用脚踢了一把快要烧出来的木枝,一脸无辜可怜,隐隐还有泪光在眼角闪现,那双蔚蓝的眼睛被泪珠洗涤的更加清晰,满眼映着的都是他的身影。

    安池御的心突然就软了下来,“多大了还学会哭鼻子了?”

    难得一见他如此温柔的说话,然而安然却没领会到这话的真意,他什么时候哭了??揉了一把眼睛,还真是呛啊。

    有人替他添火,安然只需要切菜炒菜,顿时轻松了很多,本想今天给大家做点好吃的,然而现在看来,他能把菜做出来就不错了。

    安然边做菜边用眼神光看着身旁添火的安池御,被火光映的红彤彤的脸,眼神专注的看着火光。

    农家院子里最不缺的就是土豆白菜这些常见的农作物,所以安然打算一切从简,切土豆成片,盐水浸泡,锅内倒油,土豆片沥干水分,白糖老抽盐鸡精花椒粉用开水冲泡倒入锅中没过食材。

    “大哥,小火,我要收汁了。”

    安池御手上顿了一下,把手上的树枝放下,整个人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

    安然眼看着大火把汁水都要烧干,连忙挤开安池御,把火中的柴分开到两边,起身拿起盘子准备盛菜。

    安池御被挤到一边,站起身默默的离火源远了些才停下脚步。

    又一盘看不出形状的菜出锅,安然很想说这不是他的水平,门口一直趴着的卡尔突然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外面,安然顺着它看过去,是安十一和安北,他们两个怎么才回来?

    安池御站在门口,两人刚要踏进屋子的脚步一愣,走了过来,“先生,那些村民已经把受伤的人带了回来,都安排在一间屋子了,而且脚腕上海绑上了绳子,门口也有人守着。”

    在灭火的时候先生就交代过他们两人,注意受伤的村民,按照这些人抓住丧尸不杀死的态度对待那些本就是乡亲邻居的人或者即将异变的丧失更难下手,他们两个就一直密切注意村长会怎么安排这些受伤的村民。

    但是令他们很是诧异的是村长做出的决断竟然也是把受伤的人关在房间中,而那些受伤的人表现的很拒绝,即使有家人表示不同意,最后还是听了村长的,最让安北觉得意外的是,看起来他们很熟练似的,没有任何的慌张。

    回来的路上,仿佛受伤的人知道自己会有什么下场似的,一路哭个不停,吵个不停,再加上村外和那些躲避起来后又回来的老人女性和小孩一汇合。

    场面一时乱七八糟,之后还是村长不知道对那些死缠乱打的家属说了什么,场面才控制住,他们两个也忙到现在才赶回来。

    安池御点点头,两人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恩,我知道了。”

    “北哥你们俩快洗个澡睡觉吧,锅里面有热水。”

    安北的鼻子已经被烤臭肉的味道堵住了,什么也闻不到,两人的衣服被雨水粘在身上,看起来异常狼狈。

    等两人离开,安然摸了一把卡尔的脑袋,看着院门口行走匆匆的人,对着安池御问道:“受伤的人若是异变大哥,那些村民会不会找我们麻烦。”

    虽然提出烧掉后山丧尸是为大家好,但是现在看到别的人没有受伤,反而是他们的家人变成行尸,难免不会起怨恨的心理。

    这个地方本就偏僻,人数不多,凝聚力很高,万一恨上他们这几个外来者,他们没准就要做好面对整个村庄的村民了。

    安池御看了他一眼,“不会,那位村长不会会管理好他的村民,更何况我们人人有枪,即使那群人想做什么,那位识时务的村长也不会允许。”

    安然点点头,有大哥在他也不用想那么多,天空的乌云越来越多,大块沉甸甸的灰黑色遮挡的天空看不到一丝空隙。

    哒哒点点的雨声敲打在玻璃上,声音越来越密集,安然拉着大哥后退倒屋子内,看到屋内放空气的窗户有雨滴飘进来,连忙关上,屋内莹莹的蜡烛光闪烁飘摇。

    下雨也阻止不了人吃饭,所以,还得接着做,安然挑拣着蔬菜,站在锅边,看着安池御。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安池御眼中的拒绝太明显,安然想视而不见都不行,想想他也不适合做这个,放弃般的说道;“我自己来。”

    任命的敲开鸡蛋壳,透明的蛋液包裹着蛋黄流到碗里,头一次发现做菜原来是这么受折磨的事情,希望不会给他留下阴影。

    “先生小少爷。”

    萍姨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安然转头,就看见头顶披着衣服,顶着雨进来的萍姨。

    “萍姨这么大的雨你怎么过来了,万一生病怎么办?”安然放下手中的蛋壳连忙走过去。

    而安池御则是走过去关上了房门,阻挡了外面钻进来的冷风凉雨。

    萍姨在安家的地位虽然表面看只是个女佣,但是只要是安家的内部人员或是在安家待久了人都会知道萍姨的地位,即使安池御这个家主也是很敬重的,若是按辈分算起来,他们都应该叫萍姨为姑姑,但是萍姨一直自己过不去心里的坎,这么多年完全不接受。

    不过萍姨确是看着安池御和安唯风长大的,两人的母亲去世多年,一直都是萍姨照顾他们俩,所以关系更亲近。

    “小少爷这是在做饭?”

    安然看了看狼藉的屋子,很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这锅我不会用,做出来的菜完全没发看。萍姨你不多睡会儿吗?”

    萍姨看了看满地散乱的干柴,零乱的土豆皮到处都是,快要灭了的火只余半根枝丫还在外面,锅还没刷大概是菜的汤汁被黏在了锅上又被火煲干,看起来异常像是战场。先生的手上还残有黑色的底灰,她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先生略狼狈的样子。

    安然只听萍姨轻笑,脸上的鱼尾纹更加清晰了,“小少爷,厨房里有煤气炉。”

    安然沉默一会儿,不自觉看向安池御,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嫌弃的眼神。

    他还有空间,为什么不到空间去做是因为没有开火的痕迹很容易被怀疑,但是也完全不需要这么蠢的非要用农家的大锅去做饭,安然扶额,一定是早上的事让他智商减半,罪魁祸首就是站在他眼前的这位。

    剩下的菜萍姨说她来做,安然要帮忙却被赶出去,一起被赶出来的还有洗了一半手的安池御。

    外面依旧在下雨,雨滴顺着房檐串成珠的往下滑落,脸上突然传来冰凉的触感,安池御未收回的手停在他的脸颊,他抬头看着他,而对方也低头,两人的目光又再次交织在一起,蔚蓝对上漆黑,互相的眼神中没有其他,只余对方。

    远处传来轰隆隆的雷声,很远,声音沉闷,再之后安然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亮光,闪电追着雷声,紧接着又一声轰隆而作的雷音。

    安然拔出沉溺在那片漆黑中的目光,哑声说道,“打雷了,我们回去吧。”雨滴打在身上,洗涤着心上包裹着的伤感,既然不可能就不要用这种态度对待我,万一我当真了怎么办。

    快速跑回房间,这家人的房子结构是一层一层的。

    从外面看是一排的房子,从正门进,第一间是客厅的样子,只有一套桌椅板凳,穿过客厅就是一间卧室,穿过卧室还是卧室,而从房间的摆设来看房子的主人应该是一大家子,有点四世同堂的意思,后面还有看起来是锅炉房的房间,所以两人进了客厅发现除了刚去睡觉的安北和安十一,剩下的几人几乎都醒了。

    “安然你这是上哪挖煤去了?”

    安池御从茶几上拿起毛巾擦了擦手,淡定的坐在椅子上,很快就有有眼力价的端着茶杯过来。

    安然也找了个地方坐,“谁挖煤去了?二哥你梦游呢?”

    安唯风点点头,“没错我梦游呢。”

    闪光灯的亮光闪过,安六啪啪啪敲着手机,几秒后递到了安九眼前,只见上面一张小少爷说话时的定格照,上面被p上了几个字,安九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旁边的几位好奇看了一眼,接二连三的笑了起来,安唯风更是,边吵着让安六传给他,手机通讯依旧不能用,所以现在手机电脑也只剩下了拍照玩个单机游戏这些小宝能。

    最后的手机被上交了安池御的手上,安然眼见大哥的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内心更是好奇,凑上去一看,只见整个手机屏幕都是他。

    雨水顺着脸颊向下滑,头发最上层被湿漉漉的压趴,脸上一大块黑色,手上也是,照片的最上面还有几个字,“同志们!我挖煤回来啦!”.

    安然:“”

    沉默几秒后,安然嗷的一声就去抢手机却被预先知道的安池御躲过,关掉手机塞进裤兜,对着安六说道:“图不错。”

    安然怨念的看这次他,他的帅气形象,毁了,抓过毛巾狠狠的在脸上抹了一把,他就说为什么之前在门口原来是因为这个,难得大哥突然而来的童心,安然咽下口中的苦涩,酸涩的血液和之前的汇聚在一起,碰撞,迸发,溅起的点滴撞击在心脏壁部,一阵阵的疼痛,最后又归为平静。

    怒气没地儿发,当然要找个替死鬼,没错就是哪个截图p表情包的那位。

    满脸狞笑的看向安六,却发现他也是一脸委屈加上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你委屈什么?”安然诧异的问道。

    安六一张娃娃脸上满是委屈的盯着安池御,安然内心警铃大作,难道要多出个情敌?

    只见安六吸了吸鼻子小声嘟囔:“我的手机,我唯一的手机。”

    安然:…活该,让你拿我的照片做表情包。

    下雨天他们也出不了门,索性就子屋子内做运动,时刻锻炼自己,保持完美的身体状态,安九和安十三还在屋子中切磋了起来,好在安北和安十一屋子够远,不然么绝对会被吵醒一脸懵逼的被拉来切磋,毕竟安北的武力值在这些人中绝对是第一第二的,至于为什么不确定,那是因为还有一个安池御在。

    要是以前觉得是分不清胜负的那种,但是现在有空间水的改良,安然可以保证绝对分分钟ko掉安北。

    很快就吃饭了,萍姨的手艺一向没的说,而且用那种大锅做的饭也是比用煤气做的好吃,这其中只有两盘菜略被嫌弃。

    没错就是他做的那两盘,在一众菜色中是动筷最少的。

    安然对这群人鄙视到极点,没人吃他吃,吃一口就想起了当时他做菜时的不容易,顿时觉得这盘有的地方不够火候,有的火候又大了的菜也不是很难吃,而且。

    “萍姨你今天不舒服吗?”

    “没有啊?怎么了?”

    安六指着两盘既不香也没色的菜,“味道差距好大,但是小少爷却吃的津津有味。”

    没等萍姨说话,“没人吃这个吗?”安然咬了一口土豆突然说道。

    安六夹了一筷子,“小少爷那么好吃吗?”说完放进嘴里,表情有点扭曲,但还是咽了下去。

    “都什么时候的你们还在嫌弃饭菜不好吃,在未知的某天也许你们连饭都吃不上。”

    安池御平缓的声音在空气中突然响起,气氛突然凝重起来,安池御夹了一筷子土豆放在安然碗里,平淡的声音继续说道:“即使是现在,有多少人是饿着肚子躲在垃圾桶,啃着干涩的面包还要防备身旁人的抢夺,而你们”

    安池御在每个人脸上看了一圈,“吃着熟的食物,还能一脸嫌弃的挑剔着哪个好吃,哪个不好吃,是不是内心也在想着末世也不过就这样而已,食物是无限的,干净的水是无限的,一切和末世前也没什么不一样?”

    安池御每说一句,众人的头就低下去,沉默在桌子上飘荡,不知道谁开头,众人的筷子都向着那两道难吃的菜伸来,安然又啃掉了一片土豆,再向盘子伸手,却发现已经空了。

    “先生教训的是,我们还没从末世前的生活中脱离出来,以后不会了。”

    安然可惜的看着眼前的空盘子,这可是大哥和他一起做的菜,就这么没了。

    “大哥说那么多真的不是因为那盘菜是你自己动手做的吗?”

    众人一脸惊恐,wtf?先生亲手做的?

    安池御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只是个安然夹了一筷子他最“爱’吃的萝卜。

    安唯风幸灾乐祸,“别挑食啊,小弟。”说着又夹了两筷子送到安然碗里。

    看着白嫩嫩的萝卜,安然很是淡定的吃了下去,然后回报的就是每个人碗里都多出来一小堆他们不喜欢的食物,包括安池御,看着碗里多出来的木耳,很是无奈的轻笑了一声,吃了下去。

    一顿饭吃的大家异常艰辛,苦中作乐的是有这么多人陪着。

    吃完饭,安北两人也起来了,萍姨从锅里端出一直热着的饭菜,准备好两双碗筷。

    “萍姨真是贴心啊。”安北大口嚼着饭边说道。

    “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不会照顾自己。”萍姨摇摇头,端起空盘子回到厨房。

    安北安十一两人迅速解决完饭菜,吃饱喝足,安十一帮助萍姨收拾完碗筷就被洪叔从厨房踢了出来,美名其曰不让他添乱,其实就是不让他打扰对方的二人世界。

    哗啦啦的雨水泼在玻璃上房顶上,雷声不甘寂寞的cha进来形成独特的音调。

    安九拉着安十一切磋,屋子内地方不大,既要躲着人又要注意不要摔破了东西,对两个人来说都有些束手束脚,最后远距离拉不成改成贴身肉搏,躲开对方的一个勾拳,安十一眼角瞟到了一个木娃娃的玩偶,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沉闷的一声后,安九笑着收回手打趣道;

    “切磋中愣神,十一你退步了。”

    安十一捂着肚子,脸上扭曲了一瞬,“你还真是手下留情。”

    “这么快?十一你要不要补补?”

    安南也过来一脸揶揄,“对啊十一,以后找老婆更难了,你要是还这么快,啧啧。”

    安十一捂着肚子挪到凳子上,缓了口气,捡起地上一个落了灰的东西。

    “我是刚才想到,之前回来的时候,村里人好像在说谁家的孩子丢了,我刚才看到那个木娃娃才想起来。”

    “孩子?”

    安然听到孩子这个词就不免想起之前他在村长那偷听看到的那个小孩,想想又摇了摇头,哪那么巧。

    安池御注意到他的动作,“怎么了”

    安然看着窗外的雨,说道;“没什么。”

    正巧说着这个,门就被急促的拍打起来,“砰砰砰!”

    安池御示意门口的安威风开门,门一打开,雨水携带者冷风钻了进来,冻的安唯风一个激灵,门口站着一个女人,浑身被雨水浇湿,衣服紧紧贴在身上。

    “你们有孩子?有有?”女人抓住安唯风的手一脸焦急的说着。

    雷声霹雳作响,间或打着刺眼的闪电,把女人苍白的脸色映的像个女鬼。

    至于她说了什么,安唯风一句也没听清,手腕一用力,把女人拖进屋,连忙关上门。

    “你们有没有见过我的女儿?她这么高,叫冬冬,扎着两个小辫子,穿着一身红色的小裙子,有没有见到啊?有没有?”

    屋子内的人沉默的看着女人茫然的比划着,不停的哭着叫着冬冬,这个女人的眼神已经空洞了,仿佛自己也是行尸走肉。

    安然去厨房给她倒了一杯热水,“你别急,大姐你坐下,别着急,你要是自己倒下了谁去找孩子?”

    安然强制的按着她坐下,一杯温热的茶水递到她手上,有些烫的水杯灼红了手心,也让女人冷静了下来。

    屋子内的温暖才让她知道自己有多冷,然而她的女儿还在外面生死不知。

    安然坐在安池御身边,打量着面前的女人,二十□□的样子,面容清秀,此刻却浑身散发着水鬼的气息,脚下不停的淌着水,水流一直顺着水泥的地面向门口流去,这屋子原来是门口低越往里越高的设计。

    等女人恢复了理智,局促的方才手中的水杯,满屋子的男人让她有些瑟缩,害怕,可还是开口问道:“你们有没见过一个小女孩,大.大约四五岁,一身小红裙子,脑袋上扎着两个小辫子,她说话的时候喜欢带着冬冬两个字,一说起话就“冬冬最喜欢吃水果,冬冬最讨厌吃香菜。”她总是想让大家都关注她,他觉得自己的名字好听,就连冬冬这名字也是她看着电视自己起的。”

    安然不知道该不该打断她,这女人明显有些精神崩溃,不过那个孩子……

    “很抱歉,我们没看到你的孩子。”

    安唯风不忍的看着女人的样子,那个孩子明显就是凶多吉少,他不懂失去孩子的母亲的心情,但他能理解失去母亲的孩子的心情。

    当安唯风说完后,安然可以感觉到她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绝望,那种抓住的救命稻草突然折断,整个人跌入万丈悬崖的感觉。

    即使是她内心早已经有所感,但是听到答案,还是忍不住了,眼泪再一次落下,有时候无声的落泪比嚎啕大哭更难过。

    “整个村子都找过了?”安然忍不住问了句。

    “凡是她能去的地方我都去了。”

    女人站起身回到了安然的问题,安然突然开口说道;“我最后一次见到那个孩子在村长家。”

    女人刷的转过头,腿软了一下,才磕磕绊绊走到安然面前,抓住他的衣服一脸激动的问道;“你见过她?什么时候?她在哪?”

    “傍晚的时候我见到她在村长家睡着了,之后就不知道了。”

    其实这么一说就代表他偷听的事被发现了,但是那毕竟是一个孩纸的安全与否,他不能因为自己的一点私心就可以假装不知道。

    说完安然看向安池御,安池御的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在安然看过去后,只是看了看他什么也没说。

    安然的心沉到了谷底,大哥是不是觉得他做的不对?万一没找到孩子反而怀疑他们怎么办?这些他都没有想过,他是不是给大家添麻烦了。

    孩子的母亲一脸激动,什么也顾不上了,推开门就往外跑,连安唯风准备给她的衣服都没拿。

    安唯风关上门回来问道;“安然你真看到那个孩子了?”

    “嗯。”

    内心认定安池御是不悦自己刚才的自作主张,安然的情绪也低沉下来。

    空气中的气氛突然沉默,安九几人插科打诨好像也没调节起来,明明每天也都是这样,先生很少说话,而小少爷今天却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少言寡语起来。

    安唯风以为是安然受了那个女人影响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也就没多说什么。

    那个孩子的命运怎么样都不是他们能左右的,若是村子里的人都找不到,他们这些外来者也无能为力。

    安然虽然紧靠着安池御,却感觉不到身边人的一丁点想法,这个认知让他觉得挫败,心慌,拳头紧紧攥着,有白色的光芒在安然手中闪烁,却因为主人心不在焉根本没感觉出来。

    安然唰的站起来,拿过门口的衣服跑了开门走了出去。

    “小少爷你去哪?”

    “我去外面看看,你们不用担心,一会儿就回来。”

    说着人已经跑远,安九看着小少爷的身影消失在雨中,转头问道;“先生小少爷?”

    安池御看着那个杯子,深邃的眼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后烦躁的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眼神已经没有波动。

    和刚才安然离开时一个动作,突然起身,“先生?”

    “你们去帮忙找找那个孩子。”

    说完开门走出去,外面还下着雨,却比刚才稍微小了点,雷声阵阵。

    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什么情况?

    安然不知道之后发生的事,他只是在半路把衣服换成了雨伞,幸好之前穿的不少,不然这天气,他还得回去换衣服。

    打着伞安然向村长家走去,路上有村民穿着雨衣来往得出身影,口中还念叨着孩子的事。

    到了村长家的门口,顺着门向里看去,那女人果然已经在了,村长也在,还有几个村民。

    “村长你看到了吗!我的冬冬!我只剩下冬冬了,村长你帮我找找她,我求你了村长”

    那个女人跪坐在地上,哭的好不伤心,安然打着伞走了进去,看见安然的到来,村长明显有些诧异,“你来这做什么?”

    态度不算好也不算太坏,看来之前的偷听这精明的老头也猜出来了。

    “我来帮忙找找孩子。”

    村长更加诧异,屋子里另外几个人呢也都很吃惊,毕竟这事跟安然也没什么关系。

    沉默一会儿后村长开口了,这老头烟枪一直不离手,这会儿点上烟枪却不抽反而任它着着。

    “你说你最后一次看见冬冬是在我家?”

    安然点头,“对,当时那孩子在椅子上睡着了,我还把她抱到了上面睡。

    屋子中的火炕上,一个枕头和被子还孤零零的躺在上面,村长看起来回来后也未合眼。

    这一会而,屋子里又进来几个人,见到安然也没理会,搓着手进门就说道;“村长没找到。南边树林也没有。”

    一个小孩子能跑到哪去呢?

    女人的哭声又响起,吵的安然心烦意乱,被雨水打湿的手冰凉的抓着伞柄。

    “小孩子特别是小女孩,一般不会跑到陌生的地方,若是没有家人在身边她的第一反应绝对会是找妈妈,第二反映是找爸爸,若是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的话就会是邻居,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小孩子的思想都是简单的,亲人在身边是给他们最大的安全感。”

    从村长家的情况来看,那孩子像是自己走出去的,一个小孩子睡醒过后发下家人都不在家,肯定是去找,但也会是在熟悉的地方找,这样范围就会缩小。

    屋子中的人听了安然的一番分析,觉得有道理,女人停下哭声,低头想了想,今天她跟着自家男人上了山,孩子就交给邻居照顾,可是邻居说没找到孩子又急着撤离村子,之后忙忘了,他的男人也在山上受了伤,回来就被单独放在一个房间养伤,而这时她才想起她的孩子,却是怎么也找不到了。

    “能找的地方我都找了,都没有。”大概是安然之前的安慰让女人很是信任他,即使只是个少年。

    安然皱眉,这个地方他不熟悉,而这些土生土长的村民也找不到的话,甚至连尸体都没有,那孩子到底能去哪呢。

    “你们家长有没有在她耳边提过一些地点恰好又是以前带她去过的地方?”

    小孩子的记忆有时是很好的,你提过他就能记住,这也算是小孩子的天赋。

    女人这次很久没说话,反倒是屋子中的另一个大汉,想起了什么似的,却在看到村长的脸色后把话又憋了回去。

    安然不动声色的看着,不过伞尖却仿佛不小心似的戳到了女人的腿,力道不容忽视。

    在女人抬头后,安然把眼神看向了她身后的那个男人。

    或许是丢失了孩子,整个人敏感起来,小心翼翼,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吓到,女人顺着安然的目光看向了身后的男人,是她邻居的丈夫,此刻整个男人看着她眼神闪躲,就像她质问他的妻子孩子去哪了的时候,那个女人也是这样不敢看她的目光。

    “你知道我孩子去哪对不对?你告诉我,我求你你告诉我她去哪了,冬冬才4岁啊,和你家的亮亮一样大,我不能让她出事,没有她我怎么活啊。”

    女人狼狈的哭声在屋子中回荡,甚至盖过了外面的雷声,她的丈夫受了伤,孩子又丢了,但凡有点人性的都不会忍心看着一个四岁的孩子在外面受伤甚至死亡……

    “那孩子不会是跑到后山竹楼那边”

    大概是那句两家孩子一样大打动了他的心,那汉子终于顶着村长的压力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