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七十八章  各异的心思

君九龄 第七十八章  各异的心思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方云绣忙追着喊,方锦绣却一溜烟的跑远了。

    二门外早有一个小厮牵着马等着,方锦绣利索的上马疾驰而去,方云绣只能无奈的停下。

    方锦绣从小就学会了骑马,说姐妹几个既然要挑起家中的生意,不能都在家中坐,总有一个要在外行走。

    在外行走最是辛苦,抛头露面风霜雨雪,一个女孩子就要养的如同男孩子一样,方锦绣抢着去学了骑马,那时候不过才七八岁,男孩子们那时候还不一定开始学呢,她就摔摔打打的学下来了。

    方云绣站在二门外神情又是焦急又是忧伤。

    就如同当初抢着选择在外行走一样,就好像敢不顾脸面声誉跟君蓁蓁打架那样,有什么难事损名声的不好处理的事,方锦绣总是第一个站出来。

    “大姐。”方玉绣的声音从后传来。

    方云绣转过身接住急匆匆过来方玉绣的手。

    “没拦住?”方玉绣问道。

    方云绣叹息一声点点头。

    “备车马我也去。”她说道。

    方玉绣拉着她的手没放,神情若有所思。

    “大姐,不用担心,我觉得不会有事的。”她说道。

    方云绣想到她说的祖母的安排。

    “既然祖母有准备,那就稍微安心些,但愿她不要不识好人心,赶走祖母的人。”她忐忑不安的说道。

    方玉绣动了动嘴唇没有说话。

    其实她倒不是因为祖母的安排,她觉得君蓁蓁既然要出门就肯定不会出事。至少不会出对她或者方家不利的事。

    ……………………………………………

    今早阳城下了第一场春雨,街道上满是湿意,马蹄打在青石板上更为清脆。

    方锦绣纵马在街道上疾驰。

    她知道有祖母的安排不会出事。但是她之所以要跟来可不是为了担心那女人会不会出事的。

    而实际上她就是为了出事的。

    如今这情形,那女人怎么虐待承宇,就算她把承宇害死了,因为承宇是人人都知道的将死之人,也没人会和能把她怎么样。

    于情于理祖母和母亲也不得不把她供在方家。

    但凭什么!

    比如现在她闹着非要跟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出门,祖母却还要尽心尽力被她埋怨着派人护着她。

    干脆让她出事好了,出越大的事越好。哪怕方家遭了秧受了牵连,只要能毁了她的名声,有借口把她赶出方家的门。一切都是值得的。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东山也可以再起,但有这个祸害在,方家就别想安宁。

    所以。她之所以跟出来。不是为了阻止君蓁蓁出事,而是为了阻止那些护着君蓁蓁的人。

    她要让君蓁蓁出事。

    她方锦绣就是这样一个恶人。

    方锦绣一勒缰绳夹住马腹。

    马儿一声嘶鸣,从陡然出现在街口的两个人中间穿了过去。

    街上响起一片惊呼,伴着赞叹的叫好声。

    “真是青春如花,娇艳似火啊。”

    两个年轻人抚掌赞叹。

    “这小姐马术极好,真是英姿飒爽。”

    “在这三月三出来踏青果然是赏心悦目啊。”另一个说道,回头看身后的人,“云钊。你觉得怎么样?”

    因为细雨蒙蒙,宁云钊手里还举着一把伞。闻言将伞上移,露出面容。

    比起冬日的花灯节,春日的大街上多了更多的年轻男女,他们穿着春装,带着娇艳羞涩的笑,让春雨也增添了几分萌动。

    “很好很好。”宁云钊笑道,眼中闪过一丝怅然又一丝期盼。

    这般春日好时节,那个女子,也会出现吧。

    他有些记不清她的样子了,只记得那双眼明亮如同星辰。

    但她不会也像有些星辰那样一闪而过,从此再也见不到吧。

    那真是令人有些遗憾的事。

    毕竟棋局还没解出来,他还想问问她的想法。

    春雨带着寒意打在车窗上,雨丝如雾隔不绝街上的行人。

    君小姐饶有兴趣的看着窗外。

    其实这里还看不出春天的景致,入目还是一片灰蒙蒙,比不上江南此时的花红柳绿,不过街上多了很多年轻的男女,穿着鲜艳的春装,或者骑马或者坐车或者步行,说着笑着洋溢着青春欢快的气息。

    君小姐眼里就露出几分羡慕。

    她年轻的时候跟在师父身边到处跑,不是钻山就是入林,总之都是人迹罕见的地方,除了跟着师父,她没有跟别人来往。

    所以她连下棋都是一个人。

    一年回一次家,因为间隔太久,姐妹们也变的有些生疏,再加上身份地位更没有可相交来往的。

    年轻就是有同伴们一起哭一起笑一起玩闹,以及有关情意的悸动。

    就像现在走在街上的年轻男女,眉眼交错,含羞带笑,情意闪闪。

    这些事她都没有做过,所以她觉得自己没有年轻过,没有年轻就死了,就像花儿没有开就枯死了。

    “蓁蓁,冷不冷?关上窗吧。”

    林小姐说道,看到君小姐脸上的哀伤,她心里了然。

    以前君蓁蓁一来到人多的地方就迫不及待的展示自己,仗着自己长了一张好面容,打着宁家未过门媳妇的旗号大出风头,唯恐别人不认得自己,但现在她却安静的坐在车里,当然是因为觉得丢人。

    曾经的官家小姐,如今成了商人妇,而且很快就要当寡妇,这种落差对于君蓁蓁这种人来说肯定痛不欲生。

    君小姐收回视线,也了然林瑾儿的了然,顺着她的话垂目。

    “关上吧。”她低声说道。

    林瑾儿体贴的关上窗户。

    “蓁蓁,要不咱们去城外走走吧。”她想了想说道,“城里人多,宁云燕她们都在缙云楼。”

    好。

    君小姐心里有些顽皮的说道。

    如果她这样回答,这件事是不是到此就结束了。

    也蛮有意思的。

    但她也知道如果自己这样答,林瑾儿还会做出别的安排,罢了,没时间跟她耍这个花枪,还是速战速决吧。

    她猛地抬起头,眼神闪烁。

    “缙云楼。”她说道,似乎只重复这个名字,并没有在意别的,“对啊,我也早听缙云楼缙云楼的,说多好多好的地方,偏偏女子们只能三月三这日才能去那里玩。”

    说到这里抬手掀起车帘。

    “去缙云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