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七十七章   暗下的决定

君九龄 第七十七章   暗下的决定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他已经很久没有穿着衣服被扔下来了。

    方承宇笑了起来。

    如今这药水中的刺痛对方承宇来说已经算是挠痒痒了,他笑着随着水的波动起伏,看着站在浴池边的女孩子。

    气死你啊。

    “可是那又如何?”女孩子也笑了笑,“你心里不想要,身子还不是乖乖躺着?”

    方承宇的笑顿时凝结。

    他张口要骂,就见君小姐端起了一个铜盆,将其内的黑色的水哗啦倒下来。

    这是什么?

    方承宇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然后就觉得整个浴池就如同油锅里被倒进来一桶水,噼里啪啦的炸开了。

    痛….

    方承宇连喊都没来得及喊一声,人就晕了过去。

    这些孩子们真是很烦人。

    君小姐看着在水中起伏的少年人想到。

    不像她小时候,她小时候很乖的,一点也不惹人烦。

    ……………………………………………….

    方承宇醒来的时候,初春的日光透过帘帐照进来。

    日光有些刺眼,他翻个身面前内,同时竖着耳朵听外边。

    外边寂然无声。

    方承宇再次翻过身,确认自己腰身以下的确还不那么灵活,但却不是以前那种僵死。

    他伸手撑住慢慢的坐起来,一点点的挪动着腿,酥酥麻麻,额头上有汗水,心跳也加快令人一阵阵发慌。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有一眨眼,他将自己的腿垂在了床边。

    他今年刚十四岁,这年龄不算小也不算大。算男孩子也算少年,虽然因为身体的缘故,比同龄人显得瘦小,但坐在床边脚也能碰到脚踏。

    脚踏上没有鞋子。

    他不能自己穿鞋子,都是丫头们服侍,所以鞋子不会摆在他方便的地方,而是丫头们方便拿到的地方。

    方承宇坐在床边没有动。神情有些恍惚。

    已经多久没有这样坐着了。

    当然以前也坐着,但那都是小厮丫头们把他扶起来摆成坐着的姿势,靠自己坐起来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

    他能坐着了。他的腿脚能动了。

    他的脚不由踩了踩脚踏。

    虽然已经是初春,但阳城还有些寒意,所以屋子里还摆着炭盆。

    脚踏硬硬的却有暖意传来。

    这种触感。

    方承宇像个顽皮的孩子,一下一下的用脚踩着脚踏。

    现在能动了。是不是过些日子就能走了?

    能走吗?自己走?健步如飞。

    方承宇的心又乱乱的跳起来。但下一刻他就让自己冷静下来。

    无可否认他的身子能有现在的改变是那女人的功劳。

    每晚的令人痛苦的浴池水,或者还有自己昏迷后其他的事。

    方承宇抬起手,里衣的滑下露出瘦瘦的手腕,对着日光旋转可以看到其上小小的针眼。

    金针细,但日日不断的在身上固定的地方刺入,也会留下痕迹。

    她真会治病?

    这是不可能的,如果真会治病,早就在进方家门时候拿出来用作要挟了。

    她那么一心想要嫁入宁家。而自己又是祖母和母亲的心头宝,如果她能以此做要挟。别说嫁给宁家了,就是要进宫选秀当妃子祖母也能把她送进去。

    何苦还用上吊这种小儿把戏作要挟。

    祖母和母亲是病急乱投医忘了这一点,他虽然是受益的却也是旁观的。

    不过是为了…

    方承宇的手不由伸向下身,待察觉时面色不由一红。

    他看了眼枕头下露出的一角书,神情再次恍惚。

    脚底的凉意传来。

    炭盆已经有些凉了,只穿着袜子的脚边挡不住寒意。

    方承宇的心也渐渐的凉下来。

    她要的什么,祖母和母亲要的什么,他都知道。

    既然如此他会给她们,但怎么给这一次他却要自己做主。

    方承宇的脚猛的重重的踩在脚踏上,但提起的力气却不足以让他站起来。

    是不是再过些日子就能走路了?

    但他不认为那是永久的,那种药不过是让人燃烧最后的血肉,很快就会耗尽灯枯。

    不过能走啊。

    方承宇伸手掀起帐帘,看着明媚的日光,透过窗玻璃可以看到院子里已经泛青的枝叶。

    哪怕有一天也行啊。

    能走了的话他要做些什么呢?

    记得小时候去过一次城外的山,风景很好。

    近处的话家后有个巷子,记得好像说有个卖糖人的,做的特别好。

    方承宇的脸上不由浮现笑意,院子里有丫头们走动,似乎在低低的说些什么,还指着一个方向面露愤愤。

    那个方向是那个女人白日所在。

    家里的丫头们对她都是愤愤不屑。

    方承宇沉默一刻。

    自己这具身子早晚都是个死,自己这个人也就是个废物,一个废物早死晚死何必争这口气。

    就看在她这样费心费力的份上,就看在自己最后能做一次人的份上,不再对她嘲讽了。

    不过,她没在家吗?

    方承宇突然想到,虽然家里的下人对她都怨愤不屑,但没有人敢当着她的面或者那个虎视眈眈的丫头的面子做出不敬。

    适才院子里两个丫头敢窃窃私语,可见她是没在家了。

    她去哪里了?

    …………………………………………………………………

    “你要去哪里?”

    方云绣抓住方锦绣的手急道。

    方锦绣裹着斗篷带着帽子一副不以为然。

    “我去花房啊。”她说道,“我的那些花快要抽枝了,我这几日忙着照看呢。”

    方云绣抓着她的手不放。

    “你少哄我,你去花房穿成这样子。”她说道,“你是不是要出门?”

    她说着去掀方锦绣的斗篷。

    方锦绣忙躲避,另一只手露了出来,手里赫然是一根马鞭。

    “大姐,你就别管了,我就是想要出门走走,今天可是三月三。”她说道,“我天天被禁足,都快憋死了,我要去外边骑马。”

    “你胡说,你要出门,昨日不去,明日不去,偏偏她才跟人出门你就要去,你当我是傻啊?”方云绣急道。

    方锦绣面色淡淡。

    “这么大的门,这么大的阳城,难道我还要避开她。”她说道。

    “锦绣,我知道你怕她惹事,被那个林小姐骗去,不过你放心,玉绣方才已经让人传话回来,祖母派了可靠的人陪着她去的,而且还暗地里安排了人。”方云绣说道。

    方锦绣的脸上闪过一丝冷笑。

    “是啊,祖母都安排的这么妥当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她说道。

    说罢猛地收回手,转身向外跑去。

    “我自己玩我自己的,大姐你不要担心了。”

    ********************************

    上班了…

    努力调整节奏,准备加更。

    感谢109515997、扒皮豆、蔚真打赏和氏璧,感谢大家投月票和推荐票,对于新书来说,名次我很满意,谢谢大家,让大家费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