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七十章  多想是没用的事

君九龄 第七十章  多想是没用的事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这种念头是不对的,是太苛刻了。

    方大太太沉默一刻。

    “蓁蓁,是我唐突了,我不是质疑你,你不要多心。”她说道,“还有锦绣她们,她们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对你言语不敬,让你受委屈了。”

    “我不多心,也不委屈,这些事原本就是计划中的,让她们知道真相,对事情半点好处也没有。”君小姐说道,“让她们知道真相也没有必要,只要外祖母和舅母知道,就能决定整件事的进行,至于她们的误会,等将来事情真相大白,她们就会清楚的。”

    要是换做以前,不用自己说出这话,君小姐早就跟方家的姐妹以及下人们闹在一起,就算自己来道歉宽慰,也会甩袖子赶出去。

    如今真是通情达理多了。

    看来人死一死还是不错的….

    方大太太心里想到。

    “还有,我想就算这样,你们的仇人也还是有些怀疑了。”君小姐又说道,“所以表弟更不能让人一下子看出好起来,否则…”

    她随手抽出桌案上摆着的一花枝,轻轻一掐断了。

    否则他们绝对不会给她治好他的机会。

    方大太太神情凝重。

    这个害的承宇人不人鬼不鬼仇人

    “我真想亲眼看一看他。”她咬牙说道。

    ……………………………….

    夜色降临时,屋子里的丫头不用柳儿呵斥就主动退下了。

    时间是个无情的东西。这才过了半个月丫头们的愤慨不满也被磨去。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丫头们说话君小姐主仆理都不理,方锦绣带着人要来照顾方承宇,却被丫头柳儿骂不要脸。管弟弟房里的事。

    而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对这边发生的事视而不见。

    沉默就是支持,当家人都表示支持了,其他人还能说什么做什么。

    丫头们走到门口时君小姐也过来了,白日里她很少出现在方承宇面前,晚上才会过来。

    这就是所谓的少爷以后由少奶奶照顾了。

    她们白天再怎么精心的照顾,也抵不过这少奶奶晚上的折磨。

    少爷身上有针眼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少爷如今连坐着的力气都没有了。

    丫头们低下头看着君小姐迈进门,门随之被关上。

    哗啦的水声响起。随着被水围裹,熟悉的刺痛也袭来,方承宇闭上眼。

    “感觉怎么样啊?”

    君小姐看着有趣笑问道。

    自从那次自己说他上吊也不行后。再被扔进浴池这孩子就不怎么说话了,至少不说那种故意挑衅的话了。

    “很好啊。”方承宇和气的答道,“我觉得身体好多了。”

    君小姐在浴池边坐下,看着这个做出一副享受神情的少年人。

    实际上有多痛看着的人都想象不出来。

    “你这些年难过吗?”。她问道。

    方承宇睁开眼。

    “难过好过是有对比才知道的。表姐。我从记事起就这样子,所以不觉得难过。”他含笑说道,带着几分歉意,“所以很抱歉我答的让你失望了。”

    这孩子看起来温和礼貌,说出的话句句带刺。

    君小姐笑了。

    “你想过病好以后做什么吗?”。她问道。

    方承宇再次摇头。

    “表姐,没有以后的人是不能想以后的,要不然活不下去的。”他说道,叹口气。“这一点我不如表姐啊。”

    君小姐再次笑了。

    “你这孩子。”她说道,说完又有些怅然。

    这孩子生在苦难中。看似透彻其实悲愤,身体上心灵上都备受折磨,那弟弟呢?他也是错就错在生在那种身份。

    他还小,什么都不懂,姐姐也被从身边剔除,不知道会被教成什么样子。

    君小姐只觉得心刺痛,她深吸一口气。

    方承宇说得对。

    “以后真不能多想。”她感叹道,再看浴池中方承宇已经闭上眼向下沉去。

    很不错了,现在坚持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君小姐伸手将他从浴池中拉上来,脱下湿衣擦干身子,取饼金针全神贯注的开始施针。

    方承宇醒来的时候,又是午间,屋子里站着两个小丫头,看到他醒来高兴的抹眼泪。

    “少爷,你要吃点东西吗?”。丫头们忙问道。

    方承宇心里叹口气。

    “少爷,你吃点吧,你多少吃一点吧。”两个丫头忍不住哽咽劝道。

    方承宇没有说话,忽的神情一怔,他似乎觉得有个地方不对….

    “少爷?”丫头紧张不安的唤道,又想到什么,“你是要方便吗?奴婢伺候”

    方承宇虽然手能动,但基本上是不能自理的。

    按照以往的习惯,一觉醒来是该方便一下。

    丫头们忙去取夜壶来,一个就要伸手掀起方承宇的被子。

    “不用。”方承宇却说道,并且伸出手按住被子。

    丫头们愣了下。

    “我自己来。”方承宇说道。

    自己来?少爷只是手和上半身能动,自己来做这个不方便吧?

    丫头们迟疑。

    方承宇已经撑起身子伸出手。

    “给我。”他声音里有些不耐烦。

    少爷虽然病身却很少发脾气,丫头们不敢再反驳忙将夜壶递过去。

    弄脏了就重新换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丫头们心里想到,最多被那个柳儿捏着鼻子嘲笑几句,反正君小姐本就不喜欢少爷,要是因此更嫌弃少爷,晚上不再折腾少爷反而是好事。

    胡思乱想间方承宇已经将夜壶拿了出来。

    竟然没有弄脏衣服和被褥?

    “下去吧。”方承宇说道,声音有些干涩。

    两个丫头对视一眼,不敢也不愿意违背少爷应声退下去了。

    室内恢复了安静。

    方承宇躺在床上脸上才浮现复杂的神情,有激动也有惊喜更有了然的嘲笑。

    这个女人果然是这种目的,或者说祖母和母亲也是这个目的。

    “承宇,你有没有觉得有哪里感觉不同了?”

    方承宇想到祖母和母亲前日曾紧张又期盼的问的话。

    哪里?

    作为方家的唯一男丁,唯一有用的不就是那里而已。

    方承宇笑了,笑容又慢慢的沉寂。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也算还了这一世血亲情分。

    二月末,阳城的天气依旧阴寒,但很多女孩子还是换上了春装,当然是有钱能够配备手炉厚斗篷暖袖,以及进出都是炭火烧的温暖如春的地方,连马车上都如此的人家的女孩子。

    伴着一阵女孩子们的笑声,屋门被拉开,走进来一群花枝招展的小泵娘们。

    屋子里本就坐着的女孩子们也都站起来接过去。

    “燕燕,真是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

    大家围住走进来的正中的宁云燕,纷纷感叹道。

    *************************

    今天初四了,没有特定的走亲戚要求,我打算去姑姑家转转哈哈。

    假期快要结束了哦,迫不及待要给大家加更。

    求月票和推荐票啦(*^_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