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七十一章   女孩子们的闲谈

君九龄 第七十一章   女孩子们的闲谈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她也是好久没见到了。

    “那有没有想我啊?”宁云燕对她们笑道,“还是想我家做的点心?”

    跟在她身后的丫头们手里拎着食盒。

    宁家的厨娘是宁炎从京城送来的,学的还是御膳的手艺,宁家宴在阳城是有名的。

    女孩子们都笑了。

    “当然是想点心了。”大家凑趣说道。

    屋子里笑声一片其乐融融。

    “怎么这次你能出来了?能多住几天吗?”。女孩子们问宁云燕。

    “这次是我哥哥来阳城,母亲才让我出门的,哥哥说要等三月三过了才回去,所以我能在这里多呆两日了。”宁云燕笑道。

    哥哥二字让屋子里的女孩子们顿时眼睛都亮了,不自觉的向宁云燕身边更挤过来。

    “十公子也来了吗?`”

    “十公子也来这里喝茶了吗?”。

    宁云燕撇撇嘴,对女孩子们的激动视而不见。

    “他才不陪我呢,说是要去拜访一个什么老秀才,那老秀才下棋下的好。”她说道,做出嫌弃实则得意的神态,“你们不知道,我哥哥如今对下棋很是着迷。”

    “十公子棋艺那么好,还要更进一步啊。”女孩子们纷纷称赞。

    “我知道的,何家十五小姐说了,见到你哥哥呢。”一个女孩子忽的说道。

    竟然有女孩子能见到十公子,而且还是她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屋子里的女孩子们顿时都看过来。

    虽然自己不是这个何家小姐,说话的女孩子还是被这些虎视眈眈的视线吓了后退一步。

    “何家小姐说,十公子去拜访她父亲。一起下棋来着。”她忙说道。

    “东街桥头三道巷子的何家吗?”。宁云燕显然也不知道这回事,皱眉说道,“何家老爷棋艺高超,我哥哥去拜访也不奇怪,只是怎么会见到何小姐?”

    宁十公子因为知道自己很有名,所以很注意回避女孩子,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她是偷看的吧。”一个女孩子喊道。

    宁十公子所在的地方。虽然不能当面相对或者说话,但大家肯定是要找机会看两眼的。

    “那算什么见到了。”女孩子们纷纷嗤鼻。

    先前说话的女孩子忙摆手。

    “不是,不是。是真的见到了。”她说道,“何家小姐说,十公子说何老爷棋艺好,虎父无犬子。所以要见见何家的孩子们。”

    这话让女孩子们顿时哗然。

    “见孩子们。那她出来干什么?她是女孩子啊!真讨厌!”

    “肯定会出来啊,难得十公子开口,何夫人肯定要把小姐们都带出来的,她才不会错过这机会呢。”

    “怪不得何小姐这些日子没出门,说什么研习棋艺,我看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宁云燕被屋子里的声音吵的皱眉,她当然不相信哥哥愿意见那何家的什么小姐,肯定是不过客气的说一句见见何家的少爷们。那一心要攀高枝的何夫人才厚着脸皮将女儿们也推出来的。

    那些妇人们脸皮有多厚她可是清楚的很。

    不过哥哥也是,干嘛要给别人这个机会。

    阳城的这些小姐们没有一个能有资格当她宁云燕嫂嫂的。

    虽然很喜欢这些女孩子们看到听到哥哥时的激动。但看到了又会觉得烦。

    “这些事没什么,我不说了嘛,我哥哥最近要破解一个古棋局,过了这阵子就没兴趣了。”宁云燕说道,不想要继续这个话题。

    女孩子们立刻领会,虽然很想再多谈谈宁十公子,但没人想要惹宁云燕不高兴,便笑着转开话题。

    “说真的,伯母真是太严于律己了。”

    女孩子们坐下来之后,宁云燕旁边的一个女孩子说道。

    “拘了你这么长时间,明明错的又不是你。”

    旁边的女孩子们纷纷点头。

    “何止燕燕啊,我们谁好过,不都被罚了。”还有人说道。

    宁云燕用银勺子挑着蜜饯。

    “过去的事就不说了,以前大家都是女孩子,阳城这么点地方总难免遇上,现在不同了,我们是女孩子。”她说着看着大家一笑,“人家是少奶奶了。”

    说道少奶奶三字,如今是阳城最有名的称号。

    “赌坊里的赌注可是越来越大了。”一个女孩子掩嘴笑道。

    “是赌他们什么时候同房吗?”。又一个女孩子问道。

    这话让室内喧闹的气氛一凝。

    坐在那女孩子旁边的女孩子伸手掩住她的嘴,脸涨得通红。

    “你胡说什么呢。”她嗔怪道。

    同房这种事是女孩子们能说的话吗?

    屋子里顿时又响起压抑的笑声,红着脸的女孩子们挤在一起如同暖房里盛开的花摇曳,画面煞是美丽。

    “不是啦,现在是赌君小姐什么时候当寡妇。”有女孩子说道。

    “那瘫子要死了?”好几人忙好奇的问道。

    女孩子点点头。

    “听说差不多了,连床都下不了。”她一脸害怕的说道,又扁扁嘴,“你们也知道君蓁蓁她是什么人,怎么可能看得上那瘫子,不过是要霸占方家少奶奶的位置。”

    “她要谋杀亲夫啊?”女孩子们咬着手指紧张的问道。

    “别瞎说了,方家又不是人死绝了,还有方老太太呢。”宁云燕说道,手里的蜜饯已经被翻来覆去拨弄好几遍了,跟她的声音一样懒洋洋,“那方少爷本来就活不了多久,这是阳城人都知道的事,方家的人知道,君小姐也知道,所以就算是死了也不能怪人家君蓁蓁啊。”

    的确是这个道理。

    “那方少奶奶以后可就有好日子过了。”有人笑道。

    屋子里的女孩子们都笑起来,宁云燕没有笑。

    是啊,这君蓁蓁以后的日子还真就好过的很,挂着一个寡妇的名头,谁也不能奈何她,方家又有钱,就比如这次阳城灯会,方家出了大风头了,可想而知以后逢年过节君蓁蓁肯定要做出各种花样。

    这个人这个名字她一点也不想看到听到。

    “你们不要这样说,她怪可怜的。”

    在一片笑声中,一个声音怯怯的响起。

    这声音略有些柔弱,似乎说出来也没有底气,但还是说出来不是吗?

    室内顿时安静下来,所有的视线都看向声音的所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