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六十一章   这个结果很圆满

君九龄 第六十一章   这个结果很圆满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昨晚花灯节,为了方便阳城人赏灯,城门不关闭,所以夜里可以出城。

    对于这个乞丐闲汉田三来说,赢了那么多钱,他又无权无势,曾经熟悉的地方已经不是安全的地方,趁着消息还没传开,离开阳城到另外一个地方去改头换面重新生活,也是很合情合理的做法。

    但是,君小姐皱皱眉。

    “你跟踪他了?”她问道。

    看灯人摇头。

    “高管事并没有吩咐我做这个。”他说道。

    “是啊,我也没有吩咐高管事做这个。”君小姐眉头抚平,点点头也说道。

    看灯人眼中闪过一丝意外,将头更低几分掩饰过去。

    小姐说的啥意思?问错话了吧?

    “那你怎么知道他是跟别人串通的?你看到吗?”。柳儿忍不住问道。

    看灯人再次摇头。

    “他是一个人。”他说道,略停顿,“但他只穿了一只鞋。”

    一只鞋?

    这怎么了?柳儿更加糊涂。

    君小姐没有说话看着看灯人若有所思。

    “我听到车夫问他是不是丢了一只鞋,田三说不是,说这是别人的鞋。”看灯人说道,“车夫问他怎么穿别人一只鞋,田三说别小看这一只鞋,换来一辈子富贵路走。”

    他的话音落屋子里沉默下来。

    柳儿瞪着眼等了半天不见这看灯人说话。

    “完了?”她这才反应过来问道。

    看灯人点点头。

    “说完了。”他说道。

    柳儿瞪眼。

    “这就怎么了?”她问道。

    “这就可以猜测,田三与某个人遇到。那个人就是他穿的这只鞋子的主人,至于为什么只有一只鞋,就不清楚了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田三说有了这只鞋,才换来一辈子的富贵,什么叫一辈子的富贵呢,自然就是田三从咱们花灯这里拿到的那么多银子。”高管事说道,“而这富贵是靠这只鞋,也就是鞋的主人带来的。”

    柳儿哦了声。

    “你们生意人想的可真多。”她撇撇嘴说道。

    高管事不会跟这小丫头一般见识,闻言含笑不语。

    君小姐放下手里的茶杯点点头。

    “我知道了。那这么说解开这个棋局并不是靠运气,而是靠真本事。”她含笑说道,“多谢高管事。这对我来说是个安慰。”

    高管事眼神微闪。

    “我也觉得是,这要说运气也太巧合了。”他含笑说道,“那么多人解不开,既然是另有高人。那也不辜负小姐你的棋局了。”

    君小姐笑着点点头。

    柳儿在一旁想要说话。被君小姐一眼扫到又不敢说。

    “虽然被民众误会是一场把戏,但其实到底不负英雄相惜,也不枉小姐做花灯,这件事真是圆满了。”高管事接着笑道。

    至于是不是真的圆满,这正是高管事想要问君小姐的。

    如果知道五千两彩头点花灯是真的话,满城都要掀翻了,君小姐的身份肯定瞒不住,这种既豪爽又雅致的轶事县志上也肯定要记上一笔。

    按照他的理解。这君小姐费心思做出这样的花灯又拿出这么大的彩头,肯定是为了扬名。就跟千金买马骨一般,到时候既能显示她的本事大,又能显示出手阔绰。

    这样做虽然不能立刻得到好名声,但至少能消弱先前的烂名声,为以后打造更好的名声铺路。

    但现在却因为这个不露面的人推出什么都不是的田三出头,而被民众认为这五千两彩头是骗人的,误会是一场戏,只是用来捞钱。

    毕竟受骗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所以也就不会被人当趣事来宣扬,最多私下骂几句,如果有心人再打听出是君小姐做的,那就更没好话了。

    这个结果说白了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对于君小姐此时还能坐着含笑,高管事心里忍不住赞叹。

    就说了她是个很沉稳的,虽然心里可能已经气的吐血。

    当然这件事也不是无解,只要找到那个背后主使的人,让他出来作证,事情就能挽回。

    只不过当时君小姐并没有下令让看灯人对田三进行盘问,且也转头跑了。

    好吧,小孩子年纪轻没经过事,不知道该怎么办去方家找人去了吧。

    但左等右等都不见有人来,一打听竟然是回家歇息了。

    这不靠谱的孩子!

    幸好当时自己在一旁看着,高管事只得自己亲自安排,让人守住四个城门,知道这田三肯定要连夜跑,虽然并没有见到幕后主使,但也多少确认了猜测有了眉目。

    一直等到天亮也等不了君小姐的询问指使,方老太太也没有安排,想到这个君小姐行事不靠谱,高管事干脆送佛送到西,亲自来请示了。

    他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就看君小姐怎么说了。

    高管事看着君小姐。

    君小姐点点头。

    “是,很圆满。”她说道。

    似乎眼里还闪过一丝小庆幸。

    小庆幸?庆幸什么?

    高管蔿uo读讼拢庖馑际钦娴脑猜烤驼庋耍渴遣皇亲约夯八档幕共还幻靼住


    “君小姐,要不要找一找这位高人,再谈论切磋下棋艺?”他问道。

    君小姐摇摇头,没有一丝犹豫。

    “不用了。”她说道,“我是为花灯节做的花灯,不是为了什么棋艺,花灯节过了也就结束了。”

    她说到这里又停顿下想了想。

    “这样挺好的。”她说道点点头。

    她说的是真的。

    高管事张张口又合上。

    那好吧。

    在君小姐拿出五千两做彩头的时候,他已经请示过方老太太了,方老太太说那是她的钱,随她去。

    既然如此,那就随她去吧,反正该说的该提醒的他都说了,路怎么走都是人自己选择的。

    “那我就告退了,君小姐有什么吩咐的话,让老太太叫我便是。”高管事笑眯眯的施礼告退。

    这话说的高明,既显得热情又提醒其实真要有什么吩咐她说了不算,还得让老太太开口。

    君小姐也笑了笑起身,视线落在看灯人身上。

    “这位叫什么?在哪里做事?”她忽的问道。

    看灯人愣了下。

    “他叫雷中莲。”高管事说道,“在票号看车,是个老人了。”

    不知道这君小姐对票号生意有多少了解,但看车一听起来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位置,所以他又特意点出一句他是个老人。

    意思是虽然地位不高,但是个经验丰富的,并不是自己随便给她找的人。

    高管事说完这句话,就见君小姐嘴边浮现一丝笑意。

    这笑意让人有些不自在,就好像大人看穿小孩子把戏却不说破的似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