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六十二章   不喜欢他

君九龄 第六十二章   不喜欢他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高管事一瞬间的不自在,君小姐已经开口了。

    “他做事很好,柳儿,赏他一些钱。”她含笑说道。

    竟然是赏钱啊。

    君小姐不是最厌恶方家这些生意人,对方家的这些下人更是不屑一顾。

    果然是要准备做方家少奶奶了,也知道要笼络施恩了。

    高管事笑着道谢。

    柳儿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给这下人钱,但对小姐的话她一向听从,既然小姐说要赏,就意味着不能吝啬。

    柳儿拿出一两银子赏给了雷中莲。

    雷中莲接过叩头谢礼,看到君小姐没有再有吩咐,高管事便带着他告退出去了。

    走出君小姐的院子,雷中莲就将银子在手里捏了捏,对着高管事哼了声。

    一个看车的对高管事如此不敬,高管事并没有沉脸,也只是哼了声。

    “还说我办的差事不好,这位小姐可是觉得好呢。”雷中莲说道。

    “这小姐是个孩子不懂事,你也不懂事。”高管事说道,“说让你看灯,你还真只看灯了,谁让你灯亮了就去喝酒的?为什么不跟着田三?”

    “你吩咐我看灯,并没有吩咐我看人。”雷中莲说道。

    高管事抬手想打他肩头,举起来又放下。

    “你他娘的还真是傻,那么多钱被田三拿走,明显就是有问题。”他咬牙骂道。

    雷中莲神情木然。

    “灯亮了,棋走对了。有什么问题?”他说道。

    高管事伸手指着他眉头直跳。

    “这位小姐适才说了,她并没有吩咐你去跟踪。”雷中莲先开口说道,“也就是说她并没有打算要知道这人是谁。”

    君小姐适才还真是说了这一句话。

    高管事张张嘴。她是有意还是随口说的?

    “君小姐这样做才是对的。”雷中莲说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得到做得到,拿得起放得下。”

    高管事瞪着他一刻呸了声。

    “你懂个屁,你夸的这么好,没人知道她是这样的人,有个屁用。”他没好气的说道。

    “别人知不知道。她都是这样的人,难道因为别人不知道,她就不这样做了吗?别人不知道。她就不是这种人了吗?”。雷中莲说道。

    高管事又是气又是好笑,看着雷中莲。

    “你知道的还真多。”他说道。

    雷中莲看了看手里的银子。

    “这位小姐不是说了,我做事做的好,所以赏我银子。如果她是和你一般的心思。听到我说完了工就去喝酒,肯定不会觉得我做的事好,更别提赏我银子了。”他说道。

    高管事看着他笑容变淡,忽的伸手拍了拍雷中莲的右手。

    “老雷,你说的很好,很有道理。”他说道,“但这世上的事光靠说是没用的,还要看怎么做。以及做的结果。”

    雷中莲面色微白,被高管事轻轻拍着的右手一僵。看着高管事动了动嘴唇却没有说出话。

    “我知道,这么多年你心里不平,也知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高管事神情和蔼的说道,“可是这个人首先要记着自己的短,这个短不是靠着说那么多道理就能弥补的。”

    他说罢再次拍了拍雷中莲的右手先一步走开了。

    雷中莲站在原地僵着身子,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右手,将手掌翻过来,从虎口到手腕一道深深的伤疤狰狞。

    他放下手垂下头继续迈步,干瘦的身形变得佝偻几分,慢慢的走出去了。

    而此时的柳儿正抓耳挠腮的在君小姐面前转。

    “小姐小姐,难道真的就这么算了?真不找那个赢了咱们钱的人了?”她急急的问道,“高管事适才的意思是不是要找那个人啊?”

    君小姐笑了。

    “柳儿真聪明。”她夸赞道。

    柳儿带着几分得意。

    “这生意人都是满嘴油滑,但我也听得出来他的意思。”

    是啊,她也听得出来高管事的意思,也知道高管事想错了。

    高管事以为她做这次的事是为了求名,所以那个赢了的人很重要。

    但高管事真是想多了,她做这件事真不是求名,而只是为了求财。

    君蓁蓁可能需要名,但她不需要,至少目前还不需要。

    结果求财落空,虽然她能放下,但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还好那个人搞出这把戏把这件事变成一个不值一提的骗局,民众不会再议论这件事,这件事就此了结。

    这样挺好的,真的挺好的,很圆满。

    柳儿对小姐的话没有质疑,既然小姐不在意,她也就不在意,丢开这些心思高高兴兴的坐下来,开始摆弄皮影。

    小姐说话算话,昨晚在花灯节上带着她看了皮影戏了。

    昨晚的皮影戏讲的是一个书生和一个村姑的故事,书生骑着驴遇到了村姑,被村姑的美貌所吸引,便故意责怪村姑惊了他的驴而搭讪。

    柳儿摆弄着皮影哼唱。

    “井子里绞水桶桶里倒,我的心事妹妹可知道…”她唱出一句,忽的停下来,有个问题特别想问。

    她转过头看着坐在几案前提笔写字的君小姐。

    “小姐,那个赢了钱的人是阳城人吗?你真不想见见这个人吗?”。说到这里小丫头又有些感叹,“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年纪多大?长得什么样?家里做什么的?

    大概是因为昨晚听得皮影戏词,脑子里就不自主的冒出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不想。”君小姐专注的写着小楷,记忆里师父的医论医案流畅而出。

    对于那个人,她是真的不想,不是因为他赢了自己的钱,让她竹篮打水一场空而赌气或者不满。

    君小姐停下笔看了眼柳儿,小丫头的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小姐委屈的意思。

    “那个人,我不喜欢。”君小姐笑了笑说道。

    当然,当然,肯定不喜欢,柳儿连连点头。

    “不是因为他赢了这些钱,而是因为他的做法。”君小姐说道,相比于跟方老太太高管事等人,她最喜欢的还是跟这个小丫头说话。

    大概是当自己在黑暗中醒来,第一眼看到便是这个哭的几乎死去的小丫头的缘故吧。

    人很奇怪,往往对第一次很执拗。

    第一次哭,第一次笑,见到某个人的第一眼。

    一眼的欢喜甚至一辈子只有一次,所以才有那句一眼一生一世的话。

    “他的做法怎么了?”柳儿歪着头问道。

    “他的做法太小人心。”君小姐说道。

    她设置花灯是为了敛财,但她只让高管事找来一个看灯的人,毕竟那么多银子摆着,也仅此而已。

    她敛的坦然,如果没人赢,这钱她就敛了,如果有人赢,那钱她就舍了,赢了钱的人她不会阻拦也不会去追踪查看。

    但这个赢钱的人却如此的藏头露尾,还搞出让别人来搅局的把戏。

    她都能玩的敞亮,他却玩的这般心虚着猜忌着,真是以小人心度君子之腹。

    “这个人我不喜欢。”君小姐再次说道。

    当然那个人的做法也无可厚非,毕竟高管事真的让人追查他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个人机敏又谨慎。

    但那又怎么样?她就是不喜欢。

    喜欢和不喜欢这种事就跟老天爷的公正公道无关了吧。

    更何况,她是个女子,女子在喜欢和不喜欢这件事上任性些又怎么样。

    “不过,雷中莲这个人我倒是很喜欢。”君小姐想到什么又说道,“是个可靠的人。”

    这次的花灯节也不算没有收获,没了钱却认识一个可靠的人,有时候人比钱要贵重些,以后有事可以用这个人。

    所以说老天爷还是公平公道的。

    君小姐又高兴起来,看,喜欢和不喜欢,高兴和不高兴是很简单的,她低下头继续写字,还小声的哼唱。

    “小奴家今年一十七…”

    昨晚的皮影戏小姐也喜欢看呢,柳儿忍不住咧嘴笑了,她转过身将俊俏的小书生摆出施礼的动作。

    “土疙瘩瘩开花扑来来,小扮哥你看过来…”

    ***************************

    除夕快乐,早上看更新,晚上看春晚。

    谢谢嗨*小猴子打赏仙葩缘,谢谢你成为君九龄第二个盟主。

    现在欠两个盟主加更,过了年加更大家集中看呢,还是现在就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