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五十五章  看看我的灯

君九龄 第五十五章  看看我的灯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那倒是,不喜欢的事有再多的好处也没必要去。

    柳儿也有自己的理解,释然点头。

    “小姐你看这么多花灯”她高兴的说道,视线落在君小姐身上,咦了声,“小姐,你的那盏花灯呢?”

    就是小姐闯过第一关得到的那盏灯,小姐拿着出去说在外边等的。

    怎么现在两手空空了?

    “送人了。”君小姐说道。

    送人?柳儿瞪大眼。

    “小姐你遇到谁了?是林小姐吗?”。她问道。

    林小姐是和小姐最要好的,不过好像很久没有见到她了。

    “干嘛送给别人啊。”

    “送给他,你家小姐会很高兴。”君小姐含笑说道。

    君小姐一开始的确是直奔宁家门庭,但当在八月十五看到宁十公子的那一刻,满心满意念的都是这个人了。

    只可惜到死都没有被那人看一眼。

    适才她随意走到树下歇歇脚顺便看对弈,街上的人多,树下也不是没有人,这没什么在意,然后就是随意的走棋,旁边的人竟然给出了应对,就这样一来一往的走盲棋。

    她跟随师父学的第一个就是下棋,她原本就会下棋,学的还不错,但还是跟着师父足足学了一年,这一年什么都没有做,就是下棋下棋下棋。

    师父说这是磨性子。

    她当时觉得很委屈,她的性子一直是很好的。

    前几年她跟师父下棋。后来师父不跟她玩了,她的身边没有别人,所以只能自己跟自己下棋。

    她原本也是打算依旧自己跟自己下棋的。只是没想到旁边的人竟然跟她自己做出了一样的应对。

    这很好玩,也很轻松,也更畅快。

    她并不在意旁边的人是谁,当然一局结束也可以认识一下,只是没想到摘下兜帽转过来的竟然是记忆里最熟悉的那个人。

    宁云钊宁十公子。

    所以她将那个花灯送给他,他也接受了,对于君蓁蓁来说。这一刻是梦寐以求最开心的吧。

    柳儿虽然听出她说的话奇怪,但只要听到小姐说高兴,那就足够了。

    “小姐小姐我们接下来去看什么?”她高高兴兴的问道。

    “去看看我做的花灯”君小姐笑道。

    这个才是她高兴的事。

    “对对。小姐也做了花灯。”柳儿忙点头,“小姐的花灯摆在哪里?家门口还是火神庙?”

    方家人做的花灯都摆在家门口的那条街上,为了给方承宇看。

    “火神庙啊。”君小姐说道。

    柳儿再次点头。

    “对,小姐的花灯又不是为了给那瘫子看。”她说道。

    “那倒不是。”君小姐笑着说道。“摆在那边的话没人顾得上看我的灯。”

    这当然不是因为小姐做的灯不好。而是因为那边的人都只想看那个将要死的瘫子,柳儿坚信这一点,她跟随君小姐前行来到火神庙前。

    这里是这条街最热闹的地方,摆着的花灯也更精美,更有很多精巧的花灯引得围观的人发出惊叹。

    柳儿也被一盏能发出叮当响声闪闪发亮的走马灯吸引的移不开眼。

    “小姐你做的花灯也在这里吗?”。她问道。

    君小姐点点头。

    小姐是在工坊做的花灯,不像方锦绣姐妹们等人是自己在家里做,那小姐的花灯一定很漂亮。

    “在哪里?”柳儿迫不及待满脸期盼的问道。

    她已经准备好了,当小姐指给她看的那一刻。一定发出盖过这里所有人的最大惊叹声,让大家都知道她的小姐多么厉害。

    “就是这个。”君小姐停下脚。看着前方说道。

    柳儿激动的看过去。

    “哇,好…”她立刻大声的喊道,声音出口的同时也看清了眼前的花灯,顿时瞪大眼,神情愕然,已经到了嘴边的漂亮二字也陡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黑啊!”

    好黑啊。

    花灯只有花,没有灯,而且这个花灯还做的很大。

    方方正正的占据了很大一片地方,只是黑漆漆的没有半点光亮,在前后左右皆是晶莹璀璨的花灯中,就如同珍珠帘子上被砸上一块污泥,显得蠢笨丑陋令人感觉很不舒服。

    柳儿想过各种夸赞的词语,此时一个也用不上。

    她是个诚实的孩子,更重要的是相信自己和小姐的审美是一样的。

    她才不会违心的说那些夸张的赞叹,小姐又不是傻子。

    “花灯没点着。”她忙说道,又愤怒的竖眉看向花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把花灯点亮?”

    花灯街上自然有人照看花灯,防止引发火灾或者别的突发状况。

    此时就在这黑漆漆的花灯旁就站着一个人,在其他花灯映照下他显得有些寒酸,因为脸上神情也不好看。

    “小泵娘,不懂不要瞎说。”他也带着几分脾气说道,“这个花灯就是不亮的。”

    不用柳儿气愤的开口,一旁的人听到了已经先询问。

    “不亮的花灯算什么花灯?”他说道,“摆在这里干什么?”

    看灯的人哼了声,伸手一指。

    “没看到这里写的什么吗?”。他说道。

    写的什么?

    四周的人都随着他所指看过去,这才看到黑漆漆的花灯上挂着一面旗子,上面写着烫金大字。

    棋开得胜。

    “什么意思?写错字了?”有人问道。

    “意思就是说,这花灯要亮是有条件的,这是一个棋盘,点缀其上的花灯就是棋子,现在黑子就差一步棋局就能赢了这局,谁要是能走对这一步,这花灯就亮了。”看灯人揣着手说道。

    这个有趣。

    围观的人顿时都涌过来,要仔细看这棋局,还有人伸出手。

    “慢着。”看灯人用手里的木棍挡住伸到花灯前的人,“这可不是谁都能试试的。”

    “那要怎么样?”被拦住的人问道。

    看灯人手里的木棍敲了敲一旁。

    “掏钱。”他说道。

    大家这才看到旗子下方摆着两个琉璃盏,其中一个碎银子已经铺了碗底,而另一个则放着一张银票。

    银票。

    围过来的人顿时眼睛一亮,待看清银票上的数额,嘴巴也张大了。

    “五千两。”

    声音喊出来,让更多人围过来。

    柳儿也张大了嘴不可置信的看着君小姐。

    她现在已经不怀疑是小姐认错了灯。

    “小姐,这是做什么?”她忍不住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