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五十六章   这事很为难

君九龄 第五十六章   这事很为难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每天七点那更是不是都没看啊,订阅比第二更少很多呢,两更是连在一起的哦,大家记得看全。

    ************************

    发出疑问的不止柳儿一个,四周几乎同时响起询问。

    为什么要把这么一大笔钱摆在这里?

    想要干什么?

    炫富吗?

    “这是彩头。”看灯人握着木棍说道,“能让这盏灯亮,五千两银子就归你。”

    围观的人哗然。

    五千两。

    要知道今年方家给花灯魁首的彩头也不过一千两。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德盛昌的银票,难道还有假。”看灯人伸手指了指放着银票的琉璃盏,“再看看这琉璃盏,这可是五十两银子一个的。”

    “赢了真的能拿走?”询问的人呼吸已经变粗了,身子也在发抖。

    五千两啊。

    “当然。”看灯人说道。

    话音落那人就猛地扑过去。

    “慢着。”看灯人再次用木棍挡住。

    他看起来很瘦弱,手里的木棍也细弱无力,但当木棍放在冲过来的人肩头时,那人竟然不得不停下脚步。

    能够被雇佣来一个人看守五千两银票的自然有些本事。

    君小姐点点头,高管事这个人果然很可靠。

    “我不是说过了吗?要试一试能不能点亮这花灯得先掏钱。”看灯人说道,手指了指另一个琉璃盏。其中散落着碎银子,“试一次,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什么概念。一个三口之家一年的嚼头。

    “这太贵了!”围观人顿时纷纷喊道。

    “贵?”看灯人嗤声说道,“当然贵,相当于阳城最好的脂粉店里最好的一盒脂粉,相当于定窑一套粉彩茶具,相当于鲁阳楼一桌上等席面,相当于一根北狼豪笔。”

    这话让围观的人顿时安静下来。

    对于贫苦普通人家来说,十两银子是生活的保障。但这看灯人列举出的却是富贵人家生活的点缀。

    这十两银子说贵也贵,说不贵也不贵,就看对什么人来说。

    再说难听点就是有钱你就玩。没钱就闭嘴,就跟你用不起胡粉狼豪吃不起上等席面一样,那是你的问题,不是胡粉狼豪和席面的问题。

    君小姐看着这看灯人再次点点头。

    “再说了。”看灯人看着后退的人们又笑了笑。将手中的木棍又敲了敲放着银票的琉璃盏。“十两银子就可以赚五千两,这种买卖难道不划算吗?一辈子也就遇到这一次了。”

    没错,十两银子就可以换五千两,这买卖简直太划算了。

    原本退开的人们再次呼吸急促眼睛发亮起来。

    “我来。”有人说道,一面一挥衣袖走过来。

    这是一个穿着绸缎胖乎乎的富贵人。

    “我是个买卖人,我要做这笔买卖。”他说道,将手里的十两银子扔进琉璃盏中,“做买卖嘛。有时候也就是赌。”

    看灯人确认银子落入琉璃盏中。

    “没错,你要是赢了。这两个琉璃盏里的银子都归你。”他说道,用木棍向花灯棋盘上一指,“请。”

    胖乎乎的买卖人便站定在棋盘前,认真的看起来,就在等不耐烦的时候,他终于伸手拿起一个黑子放到棋盘上。

    棋盘上是已经刻好的恰好能放下棋子的空隙。

    子落有声,但花灯依旧不亮。

    四周响起叹息声。

    买卖人摇摇头甩袖子走开了。

    “还有谁,还有谁?”看灯人将那黑子取出来,继续挥舞着木棍说道,“十两一次,十两一次。”

    围观的人面带不甘又犹豫议论纷纷,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十两银子太奢侈了,能舍得用十两银子换一次渺茫机会的人不多。

    但又有五千两彩头,能抵住这么大诱惑的人也不多。

    很快有有人站出来,往琉璃盏中扔下十两银子,这一次他比先前的买卖人动作要快,似乎想都没想就落下棋子。

    这难道是个高手?

    围观的人不由屏住呼吸,期待灯亮的那一刻。

    不过可惜的是,灯依旧没亮。

    “切。”那人一甩袖子,“真的假的?到底能不能亮?不是骗人的吧?”

    围观的人群顿时也切了声。

    原来是个来蒙的。

    “怎么了怎么了?不能啊。”那人哼声说道,“这不就是赌嘛。”

    没错,这就是赌。

    只不过赌的文雅,赌资也大,当然赢的数额也大。

    围观的人视线落在那花灯上,黑漆漆的犹如无底的山洞,让人畏惧但又让人想要抓住其内藏着的宝藏。

    ………………………………………….

    “快快去看看。”

    街上的人又开始跑动,将正穿行其中的年轻人们又撞的东倒西歪,有人的花灯还被撞落。

    “干什么?难道那个瘫子还没回家吗?”。一个年轻人不悦的说道。

    “快去看看吧,那边有个很厉害的花灯,谁能点着它就能拿到很多钱。”从身边跑过去的人热情的回答道。

    点花灯能得到很多钱?花灯很难点吗?倒是有意思。

    几个年轻人对视一眼。

    “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回去吧。”宁云钊说道。

    这话太扫兴了,立刻被同伴们否决。

    “现在正是最好的时候,怎么能回去。”他们说道,不由分说拥着他跟随人群而去。

    对于花灯节来说,此时正是最好的时候,但对于宁云钊来说却有些不好,因为适才遇上那样的事。

    他低头看着手里,那个女孩子塞给他的灯笼还一直被他拎着,看到这盏灯笼他就有点莫名的紧张。

    这当然不是因为他一个年轻男子像女子们一般拎着灯笼会被当做娘娘腔,看看他的同伴们,不仅手里连肩上都搭着灯笼,摇摇晃晃的招摇饼市。

    今天是花灯节,每个人都可以这样,尤其是他们还是意气风发的少年人,正是该风流的年纪。

    宁云钊紧张的原因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置这盏灯笼。

    这盏灯笼他想过随手扔掉,或者转送他人。

    但是又觉得这样不好,有些舍不得。

    那局盲棋对战实在是太精彩了,他甚至觉得这辈子也不一定能再遇到一次。

    不过如果跟那女孩子结识的话,这样对战应该还能有。

    想到这里他的脸不由微微一热。

    可是如果那个女子要用那种方法与他结识的话,又会让他很失望。

    不管是跟叔父谈论官场的事,还是跟同窗好友们人际交往,宁云钊都能游刃有余,但没想到此时会被一盏花灯为难。

    *******************************************

    谢谢嗨*小猴子、青鱼~的和氏璧。

    谢谢大家的投票和打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