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四十一章 高兴了就笑

君九龄 第四十一章 高兴了就笑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果然今日有麻烦。

    方玉绣虽然低着头,也一直观察着四周,这女孩子因君小姐的不避让而心生怯意后退,这怯意惹恼了宁云燕,宁云燕给了这女孩子一个难堪,这女孩子为了弥补肯定要把场子找回来。

    君小姐毕竟是官宦家的小姐,而且父亲又是为国为民的忠善,虽然是蠢,但并不是个随便能捏的软柿子。

    那么就只有自己这个倒霉蛋了。

    还好是自己来了,要是大姐来了,只能老老实实的挨着一巴掌,要是小妹来了,耐不住脾气肯定要打起来,吃亏又受罪。

    至于君蓁蓁,就不用指望了,看到自己受欺负她只会幸灾乐祸。

    方玉绣眼角的余光往旁边一溜,身子也顺势歪过去。

    待那女孩子的巴掌打来,自己正好避开,然后拿女孩子的手最多落在自己的肩头。

    这样拍一下,她不算太丢面子,那女孩子也不至于再抬手打人。

    但她如预想那般歪了过去,那女孩子的手却没有打到面前,而是伴着一声哎呦噗通一声整个人跌爬在地上。

    这一下在场的人都愣住,有笑声也随之响起。

    方玉绣带着几分讶然看过去。

    君小姐站在她旁边,看着地上的女孩子哈哈大笑,她笑起来,接过来的丫头柳儿自然不甘落后,跟着大笑起来。

    “摔个大马趴。”柳儿还喊道。

    这笑声让街上的人都看过来,顿时有更多的人笑起来。

    毕竟一个年轻女孩子摔倒的场面不常见。

    虽然不是自己摔在地上,四周的女孩子们也都红了脸,慌忙的避开。

    地上的女孩子不知道是摔的还是羞恼气的几乎晕厥,站也站不起来,跟着的丫头仆妇忙上前搀扶。

    君小姐和柳儿还在笑。

    宁云燕只觉得刺耳。

    “你笑什么笑?”她喝道。

    君小姐含笑看向她。

    “我高兴啊,高兴了就要笑,难道你们还不许我笑吗?”。她说道,说着看了眼被搀扶起来的女孩子,再次笑起来。

    这一眼落在宁云燕等人眼里分明就是挑衅了。

    宁云燕的脸色红了又白。

    “不许笑。”她说道,“就是不许笑。”

    “你笑什么笑!”

    “闭上你的嘴!”

    其他的女孩子们也立刻说道。

    茶楼的伙计们都躲在门里看着这些女孩子们吵架,不敢阻拦也不敢劝。

    别看是女孩子们,闹起来比那些少爷公子们也不差什么。

    君小姐看着这些怒目而视的小姐们,脸上依旧带着笑意。

    “你们竟然不许我笑?你们是什么人啊?还管这个别人笑不笑?我笑怎么了?碍着你们什么事了?莫非看到我笑,你们心里不舒服?”她说道。

    这不废话吗?

    几个女孩子们气的瞪眼。

    “你笑就是让人心里不舒服。”一个女孩子说道,“君蓁蓁,你太过分了。”

    君小姐翻了白眼。

    “原来笑让你们心里不舒服啊。”她说道,“不过那没办法,我就是想要笑,我就是高兴。”

    她的话音落,柳儿立刻哈哈的干笑两声,冲那些小姐们得意的扬起头。

    这个无赖。

    宁云燕将手里的手帕狠狠的绞着,但却没有再开口,而是对身旁的女孩子使个眼色。

    身旁的女孩子立刻领会。

    “你还真应该笑,你讹诈了别人家那么多银子,足够你笑一辈子了。”那女孩子冷笑说道。

    君小姐脸上的笑嗖的没了。

    正如这些小姐们所料,大家顿时带着几分出气后的畅快。

    不要脸的东西,还有脸出来丢人显眼,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家小姐,且不说她父亲那点名声算什么,就算有那点名声,也早被她糟践光了。

    “你说什么?”君小姐看着那女孩子问道。

    毫不掩饰的生气神情。

    女孩子哪里怕她。

    “难道不是吗?你做了别说不得吗?你难道不是从宁家讹诈了银子吗?”。她哼声说道,看着四周围过来的竖起耳朵的民众。

    这件事已经遮遮掩掩的在阳城传开了,听到说这件事,四周的响起低低的议论声,视线也都看向君小姐。

    原来这就是那位君小姐。

    方玉绣已经退开了,她的丫头看着四周的视线很是不安,忍不住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袖。

    咱们快走吧,别吵了,太丢人了。

    方玉绣自然知道丫头的意思,但依旧站着不动。

    丢人?君小姐知道什么叫丢人吗?这时候去劝她,只会被她当做驴肝肺,说不定会顺手被抽一巴掌出气呢。

    丢人就丢人吧,也不在乎多一次少一次。

    “胡说八道!”

    君小姐带着怒气的声音猛地响起。

    “我没有讹诈宁家的银子。”

    对面的女孩子们皆不屑的哼了声。

    “算了,不要说这件事了。”宁云燕则淡淡说道,“我们去喝茶吧。”

    这种懒得理会君小姐的态度反而更印证了一切。

    君小姐上前一步。

    “不许走。”她拔高声音说道。

    就会恼羞成怒的蠢货。

    女孩子们撇撇嘴。

    “怎么啊,说不得啊?”

    “你还想打人啊?”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道。

    气氛变的有些紧张,茶楼的伙计们有些焦虑,这些小姐们真要在这里打起来,他们也不好看啊。

    四周的民众却都兴奋起来。

    但站过来的君小姐却又恢复了平静。

    “你们是因为我笑不高兴,是不是要我道歉?”她说道,声音轻柔,但有力。

    宁云燕不屑的一笑,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你笑不对,该道歉,你讹诈也不对,也该道歉。”一个女孩子笑吟吟说道。

    君小姐看着她。

    “想让我道歉就直说,不用说这些莫须有的事来污蔑羞辱我。”她说道,“羞辱我,还羞辱我的先人,你们太过分了。”

    女孩子们哈的一声。

    “羞辱?君蓁蓁,说的这些事你没做似的。”一个女孩子撇嘴说道,“你敢说你没从宁家拿钱吗?”。

    君小姐点点头。

    “我拿了。”她说道,神情平静,不似先前的激动,“我拿了五千两银子。”

    此言一出四周响起惊讶的声音,嗡嗡声更大。

    五千两银子啊。

    这可是你自己承认的,宁云燕笑了笑。

    “因为那是当初我祖父给宁老太爷治病懊拿的报酬。”君小姐说道。

    什么病能值得要五千两,还是隔了这么多年以后才来要。

    女孩子们根本不在意,这种话也就是她自己说说罢了,再看在场的人果然也都带着了然的笑意。

    “当时不知何故没有付清诊费,宁老太爷给我祖父留下一纸婚书。”君小姐似乎并没有因为众人的神情而焦急,依旧平静的接着说道,“所以我拿着婚书才来找宁家,不过既然宁家不想结亲,我也不强求。”

    不强求,这三个字真好笑。

    整个阳城的人谁不知道君蓁蓁对这门亲事有多强求啊。

    女孩子们都嘻嘻哈哈的笑起来。

    方玉绣还好,依旧安静的站着,她的丫头仆妇都忍不住把头埋下。

    “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宁家可以不以亲事抵债,但债是一定要还,是,没有说宁老太爷到底欠了我家多少诊费,这五千两是我自己估摸的。”君小姐继续说道,“既然宁老太爷愿意拿自己的孙子来结亲还债,可见对这个孙子的看重。”

    宁云燕微微皱眉,四周的女孩们还在嘻嘻哈哈的笑,但她觉得这话听起来有些别扭,心里也有些不安。

    “…所以我就估摸了一下宁十公子的身价,少了不尊重宁老太爷的心意,多了有违我们君家行医为善的,听说京城里红牌姑娘吴潇潇身价三千两,宁十公子才貌出众,怎么也得值个五千两吧。”君小姐说道。

    话音一落,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宁云燕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脸上像是被人抽了一巴掌,火辣辣的感觉瞬时冲到头和脚。

    **************************************

    o(≥v≤)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