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四十章 看那热闹

君九龄 第四十章 看那热闹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太子故后,其二女由郡主晋封公主,其子封怀王。

    九黎公主和九龄公主就是两位晋封郡主。

    九黎出生的时候,先帝锻造兵器大成,所以给小郡主赐名上古之名。

    隔了两年后九龄出生,并没有什么激动人心的大事,也没什么吉兆,她的出生反而让大家有些失望。

    太子和太子妃已经成亲四年了,有了长女,该有一个儿子了,这关系着皇嗣传承,更何况太子身子还一直不好,如果能生下儿子,也算是后继有人。

    结果又生了一个郡主,先帝年老,又担心太子病弱,心情郁郁,就给她起了一个寄托着愿望的名字。

    九龄,武王梦帝与九龄,长寿之兆。

    但可惜的是,太子没能长寿,先帝也没能长寿,九龄郡主也没有。

    台上说书先生当然不敢说这话,只是感叹九龄公主红颜易逝。

    “…九龄公主病笔后,陆千户悲伤不已…”

    呵。

    君小姐拉下衣袖盖住了手,衣袖下的手扶住了桌角。

    因为涉及到先太子一脉,大厅里的气氛变的有些凝滞,由楼上那群锦衣卫虎视眈眈,大家不知道该叫好还是感叹,一个个神情扭曲的坐着。

    “…皇帝亦是难过,皇后便建议给陆千户再赐婚…九黎公主长姐为母,专心抚育怀王,一直未婚嫁…”

    呵。

    君小姐的手紧紧的抠住桌角。

    “….皇帝问了九黎公主,九黎公主愿意下嫁陆千户,说感念当初陆千户维护太子和太子妃声名…”

    呵。

    君小姐觉得手指一弯,想必是一根指甲被抠断了,断指甲或者还刺破指头了吧,或许吧,也感觉不到疼。

    “…这真是亲上亲…”

    说书先生口沫四溅,激动不已的挥舞着扇子。

    “…原本陆千户要为九龄公主守孝三年,但皇帝认为不能耽搁了九黎公主,这样九龄公主泉下也不安,所以让陆千户为九龄公主守半年,婚期就定在了明年六月….”

    “这就是我要告诉大家的京城的大喜事…”

    说书先生话音落,大厅里一片静谧。

    “这是不是大喜事啊?”

    二楼上锦衣卫们的声音落下来,伴着说话声,还有有意无意刀鞘撞击栏杆的咔咔声,听的人头皮发麻。

    “是大喜事。”

    楼下便有人反应过来忙喊道。

    有人开了口,大家便都回过神忙忙的喊着大喜事。

    反正这也跟他们无关的事,陆千户娶谁,谁嫁了陆千户,对他们来说都是无所谓的,这些锦衣卫们不过是要为他们的上司造势讨好。

    就是跟着喊几句好凑个热闹,也没什么损失。

    想明白这个,大厅里的气氛便热闹起来。

    在这种氛围下,不说话的人反而很突兀,方玉绣也不得不跟着开口,却见君小姐还在出神,她忙伸手杵了一下。

    君小姐看向她。

    “这真是大喜事。”方玉绣说道。

    这是示意她跟着说。

    这真是大喜事。

    这真是大喜事。

    这真是大喜事。

    一个不够糟践,再送一个去。

    让她们对仇人感恩戴德,让她们在仇人身下承欢。

    君小姐只觉得心内翻江倒海,只想干呕。

    她的手紧紧的抠住桌角。

    “这真是大喜事。”她慢慢说道。

    楼下的热闹让锦衣卫们很高兴,收起刀走下来,其中两个人走到说书先生跟前,将一袋银子扔过来。

    “说的好。”他们说道,“这几天记得多说些,陆千户能两次尚公主,这是圣恩浩荡,让阳城的民众都跟着高兴高兴。”

    说书先生连声应是。

    锦衣卫们转过身,看着厅内的诸人。

    “都高兴,高兴就笑,笑一笑。”为首的男人叉腰说道。

    在场的人便忙都笑起来。

    锦衣卫们在人群中穿行向外,一面跟着大笑,一面恶狠狠的扫过人群。

    方玉绣抬袖掩嘴侧头,脸上也挤出笑,坐在一旁的君小姐神情木然,方玉绣再次伸手捅了捅她。

    君小姐这才看着渐渐走近的锦衣卫,慢慢的绽开笑。

    锦衣卫们从她们身边越过径直走出去了。

    大厅里依旧喧哗热闹,人们虽然眼神闪烁但还在大声的说笑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人说了句走远了,人们才如同被抽干了力气一般瘫软下来,顾不得再感叹什么,纷纷的起身向外跑去,转眼间热闹的茶楼里就空荡荡。

    方玉绣也面色发白松口气站起身来。

    “我们快走吧。”她说道。

    君小姐却依旧坐着不动,脸上还带着笑。

    是吓掉魂了吧?

    这么说也不是没脑子,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

    方玉绣伸手推了推她的肩头。

    “好了,不用笑了,结束了。”她说道,“走吧。”

    结束了?

    还没结束,一切刚开始而已。

    君小姐深吸一口气撑住桌角站起来。

    方玉绣下意识的伸手扶住她,察觉到她微微发抖的身子,似乎迈步也有些困难。

    真是没出息。

    她心里说道,面上自然不显。

    “我去叫丫头们进来。”她说道。

    适才君小姐突然转来茶楼,丫头们都没反应过来,她走到门口听到其内说的是不能听的事,便立刻让跟来的丫头们都在外等着。

    柳儿虽然对于这个方家小姐不屑,但想到小姐都能对她低声下气,自己当然也能,可不能坏了小姐的安排,于是也就听话站住了。

    君小姐拉住了方玉绣的手腕。

    “不用,我自己能走。”她说道。

    也是怕太丢人吧,方玉绣没有再劝,任凭她拉着自己的手腕,但君小姐很快就放开了。

    二人一前一后向外走去。

    茶楼里的伙计们也开始收拾散乱的桌椅,锦衣卫虽然可怕,但知道他们的目的也就不那么害怕了,生意还是要照做的。

    适才的惊恐已经随着跑开的人四散了,新的客人也来上门。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以及女子们的低笑从门边传来,与正走到门口的方玉绣和君小姐相对,看到对方,两边都安静下来。

    宁云燕伸手摘下风帽,似笑非笑的看过来。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再迈步,似乎等着君小姐主动让路,这也是君小姐以前会做的事。

    双方就隔着门槛僵持在门边。

    但这一次君小姐只是垂下视线,不避不让依旧抬脚迈步,方玉绣迟疑一下跟了上去。

    看着她竟然这样走过来,门外的女孩子们都皱眉。

    “君小姐,让个路呗。”一个女孩子淡淡说道。

    “这门过的下。”君小姐说道,已经到了她们面前。

    那女孩子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这让宁云燕很着恼。

    “不长眼啊,往哪儿撞!”她没好气的喝道,伸手狠狠推了那女孩子一下。

    那女孩子便只得向前,被宁云燕当众骂的一肚子恼火,看着已经跨过门槛的君小姐不由恨恨。

    但对君小姐动手不好看,不如…

    女孩子的视线便落在紧跟着君小姐一只脚跨过门槛的方玉绣身上。

    就让方家这条狗来受个教训吧,你们可怨不得我,这都是因为君蓁蓁的拖累。

    敢娶君蓁蓁过门,那以后被牵连拖累的日子还多得是。

    女孩子扬起手,冲着还低着头的方玉绣就打了过去。

    “不长眼,你乱撞什么?”她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