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二十二章 骗人的话

君九龄 第二十二章 骗人的话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君小姐说出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愣了下。

    能治好病,能死不了,这简直是方家上下做梦都想的事,谁要是能做到这一点,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激动的连命都可以给他。

    不过听到从这女孩子口中说出来,在场的人没有震惊也没有狂喜。

    方小少爷更是噗嗤一声笑了。

    “君小姐这威胁真吓人。”他说道。

    君小姐笑了笑,伸手按住了他放在轮椅上的手腕。

    因为身子瘫痪,方小少爷的手脚都是冰凉的,陡然温热的手碰触,这手还是女子特有的温软,让他不由一僵。

    君小姐已经将他的手翻过来,手指按在他的脉搏上。

    方小少爷觉得温热沿着他的血脉传遍了全身,他的脸上浮现羞恼。

    他竟然被这个女人碰到了。

    他知道别人面上口中都不敢显露,心里也都是厌弃他这具身子的,可是他们厌弃他,他也厌弃他们。

    他们觉得自己这具身子脏,他却觉得他们才是脏臭的。

    方小少爷要甩开手,君小姐已经先站直身子收回了手。

    “你这个不是病。”她说道,“是中毒了。”

    方小少爷嗤声。

    “胡说八道。”他说道。

    人人都知道他这是胎里带来的病,当初母亲怀他时因为父亲去世过度悲伤,先是几乎流产,好容易保住,到底是早产,虽然五岁之前平安无事,但到底是有隐疾。

    中毒,这女人真当他是小孩子来骗了。

    君小姐却没有再说,后退几步。

    “我回去想想,也许能想到办法解毒。”她说道,不待方小少爷说话转身就走开了。

    她走的干净利索,倒让方小少爷有些缓不过神,坐在轮椅上神情复杂。

    真是可笑。

    他今天是怎么了?不仅主动跟那个女人说话,还竟然听那女人说话。

    他的病,十年来祖母母亲踏遍河山遍寻名医,始终没有人能说出能治好这句话,而此时此刻,这个无知的废物女人竟然说能治好他?

    而更可笑的是那一瞬间他竟然惊喜。

    惊喜,为了能被治好而惊喜吗?他竟然信了。

    随着生命倒计时的越来越近,他以为他已经不怕,他以为已经做了将近十年的准备已经能够淡然接受,却原来并非如此。

    随着终点的临近,他的内心里已经怕到这种地步,竟然对这么一个女人说的话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看着走远的女孩子,方小少爷想要大笑,却最终发出咳咳两声。

    “走吧。”他淡淡说道。

    两个小厮掩下眼中的惊讶忙推起轮椅,在冬日寂寥的花园里咯吱咯吱的走开了。

    “小姐小姐,你这办法真好。”柳儿兴高采烈的说道。

    君小姐似乎有些不解看她。

    “骗那小瘫子啊。”柳儿一脸崇拜的说道。

    君小姐笑了,没有说话,走了一段看到一处阔地停了下来。

    这里像是一个练武场。

    大户人家都备有练武场,读书人家要有君子六艺,而泽州这边走票的人家多,子弟们自然也要长练手艺。

    只不过方家已经没有男子,这练武场看起来还是常常被使用。

    “小姐小姐,你看你看,这个就是老太太在木桩上拍出的手印。”柳儿站到一个木桩前指着说道。

    君小姐走过去看到这个练拳用的木桩,并没有看到柳儿夸张的描述,她笑了笑伸手拍在柳儿所指的地方。

    “哎呀小姐仔细手被磨粗。”柳儿忙说道。

    君小姐笑着收回手。

    “这地方不错。”她说道,审视四周,“再立个箭靶子吧。”

    柳儿不解。

    “要立箭靶子做什么?”她问道。

    “强身健体啊。”君小姐说道,再次轻轻的拍了下木桩。

    要乘坐一艘破船可不是容易的,至少要准备好经受颠簸。

    柳儿虽然对于强身健体不感兴趣,但对于小姐的话言听计从,立刻找方家的仆妇丫头来安置草靶子并找来弓箭。

    方家的仆妇丫头没料到主仆二人会提出这般要求,她们接到传来的命令,不许再跟着这主仆二人议论是非,也不许这主仆二人出门。

    但现在这君小姐既没有再找她们问方家的隐私,也没有再迈出二门,那她们对于君小姐的命令是听从还是不听从?

    仆妇们只得一面假做听从去准备,一面忙报去方大太太跟前。

    “她这是要做什么?”元氏皱眉,“怎么想起强身健体了?她还需要强身健体吗?”。

    元氏这话是有暗指的,当初方锦绣和君小姐因为手帕的事打架,方锦绣虽然凶,但君小姐也没有吃亏,揪下了方锦绣一绺头发。

    “这是好事,总好过懒洋洋的不动胡思乱想。”方大太太说道,“按君小姐吩咐的去吧。”

    仆妇应声是,却没有走。

    “太太,君小姐在花园里遇到了小少爷。”她迟疑一下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才要这样做的。”

    听到涉及到方小少爷,方大太太一下子坐正了身子。

    “怎么让她跑到少爷身前了?”元氏已经急道,“她是个不着调的,见了少爷不知道说出什么话呢。”

    能说出什么话,就是那些里里外外对这个瘫子少爷嘲笑不屑的话。

    方大太太深吸一口气又坐回去。

    “承宇也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不会在意的。”她说道,“我一会儿去和他说,君小姐到底是客,他这些日子就先别去花园了。”

    元氏有些无奈的叹口气。

    “真是造孽,姑奶奶怎么就生养出这样一个东西来。”她说道,一面冲仆妇摆摆手。

    仆妇这才忙退了出去。

    方大太太依旧如常慢慢的翻看着账册,元氏却知道她此时的心情肯定不好,果然待看完一本账册方大太太便站起来。

    “赵州的那件事我去跟老太太说。”她说道,看了眼元氏,“你去跟那秀才说,年前要成亲。”

    年前?元氏忍不住几分惊讶。

    这距离年前不到一个月了,可见这亲事会多么仓促。

    “有什么仓促的,别说一个月内成亲,就是三天后,咱们方家难道还置办不起吗?”。方大太太说道。

    这意思是一定要让她立刻马上消失在眼前。

    元氏没有再说话,伺候着大太太换了衣裳,送大太太出了门,她在门口站了一刻,招手叫过一个小丫头。

    “去跟三小姐说,君小姐在花园把少爷骂了。”她低声吩咐道。

    小丫头应声是蹬蹬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