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二十三章 被说中的秘密

君九龄 第二十三章 被说中的秘密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三小姐方锦绣没有在自己房里,而是和二小姐方玉绣一起学写各种票号单据。

    这就是方家小姐们的日常,不是做女红或者琴棋书画,而是学习票号的各种生意。

    小丫头们在窗下叽叽咯咯的议论以后不许大家进花园的事,君小姐在花园里把少爷骂了事自然传进了方锦绣的耳内。

    方锦绣将手里的本子扔在桌子上,赶着下床,方玉绣忙拉住她。

    “母亲自有论断,你别去多嘴。”她说道,看了眼窗外,“那小丫头是元姨娘的人。”

    有些话她就不便深说,毕竟元氏一心要维护的是她的生母。

    方锦绣随着她看了眼窗外。

    “我知道,我性子火爆,她喜欢把我当枪使。”她说道,“那是因为有些事母亲不能说,她是为了母亲好,我也是为了母亲好,只要是为了母亲好,——为了咱们这个家好,我就是当枪又怎么样。”

    方玉绣笑了。

    “那你快去快回。”她说道,重新拿起手里的账册,“今日的功课还没做完呢。”

    方锦绣来到方老太太屋子里的时候,方大太太正给老太太说赵州的秀才。

    “…年纪大了些,又是个鳏夫,我觉得不好。”她说道,“只是年前人不好选,等过了年再让媒人找。”

    方老太太冷笑一声。

    “她还能找到什么好的。”她说道,“人就别挑了。”

    说到这里停顿下。

    “赵州…”

    赵州还是太远了,而且又是北地。

    方大太太垂头要开口,方锦绣走进来。

    当着年轻女孩子的面,婚事的事自然不能说,二人的话题便打住了。

    “祖母,能不能让我们姐弟们都搬到别院去住。”她径直开口说道,“也好让君蓁蓁在家自在,免得我们碍她的眼。”

    “她又怎么了?”方老太太问道。

    方大太太对方锦绣使个眼色。

    “没事,她就是想要用花园的练武场,要学射箭。”她拦住话含笑说道,“这挺好的,总比自己闷在屋子里胡思乱想好。”

    “母亲,你就把她供着吧,她哪里是要学射箭,她就是要惹事,在花园里追着承宇骂瘫子,不许承宇来花园,这花园只能她自己用。”方锦绣气呼呼的说道。

    方老太太皱眉看向方大太太。

    “就是恰好遇上了,说了两句话,我问了,没有吵架。”方大太太忙解释。

    “母亲,小弟好脾气不吵架,就活该被追着骂。”苏锦绣说道,眼圈都红了,“她一口一个瘫子,到底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瘫子,瘫子,这两个字听在方老太太耳内何尝不是耳光甩。

    她伸手端起茶杯,抑制住手的微抖。

    “就这样吧,赵州的人家挺好的。”她看着方大太太,“你尽快去办。”

    方大太太应声是。

    “那秀才就要启程回去,等过了年赵州那边就会派人来。”她低声说道。

    方老太太举起茶送到嘴边又放下。

    “既然赶着过年回去,那就别等年后了,年前把事情办了,也好夫妻一同归家。”她淡淡说道。

    方大太太面色几分为难,但还是应声是。

    方锦绣却不知道她们说的赵州秀才什么的是什么意思,以为是说家里的买卖生意,只急着要自己问题的答复。

    “祖母。”她急道,“你听到我说了吗?你让我们去别院吧,我可不想再跟她碰面,这家虽然大,没有她不能去的,她现在缠着小弟,以作弄小弟为乐,逗弄小弟说什么要给他治病,她要是真喂小弟吃药,你们拦还是不拦?”

    “她不会那样胡闹的。”方大太太说道。

    “母亲,她怎么不会,她都说小弟不是病,是中毒了。”方锦绣说道,想起适才从小厮口中打听的话就生气。

    这天下最恶毒的玩笑就是对一个将死的人说我能治好你。

    “她真是一点人性都没….”

    她的声音未落,就听得一声脆响,地面上茶杯碎裂,茶水溅了一片,方锦绣的裙面上也未能避免。

    祖母是生气了?

    她忙看去,却见方老太太并非满面怒容,而是神情愕然,手还空握着。

    显然不是生气砸了茶杯,而好像是脱落了。

    “她说什么?”方老太太问道,“承宇是中毒?”

    方锦绣皱眉。

    “祖母,难道你也信她说的鬼话了?”她说道。

    方老太太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看向方大太太,方大太太也正看着她,二人的神情变的古怪复杂。

    不是她们信了,而是君蓁蓁说的真不是鬼话。

    别人不知道,但她们两个知道方承宇的病还真是因为中毒。

    因为事情复杂,这件事被掩下成为一个秘密,知道这个秘密的人没有几个,君蓁蓁更不是这几个人之中。

    她怎么知道的?

    ……………………………………………………………….

    夜灯沉沉的时候,在方大太太屋子里等候的元氏揉了揉眼,放下手里的账册。

    “太太今晚不回来了吗?”。她问道。

    方老太太这几年身子不好,有时候方大太太会留在她身边伺候。

    屋子里侍立的丫头走出去问了句回来摇头。

    “太太没有说。”她说道。

    元氏皱眉,那就是还在说事情。

    “三小姐去过老太太那边吗?”。她又问道。

    丫头点点头。

    “下午的时候就去过了。”她说道。

    那是怎么回事?君小姐的亲事老太太是同意了,挑选的人家家世也说得过去,按理说老太太不是那种舍不得的人,而且都已经惹到方承宇了,说服她让君小姐年前出嫁那么难吗?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方老太太的院子里的人已经都走动起来。

    方老太太是个很自律的人,自从十五年前方老爷遇袭去世后,她就早起早睡,一日两餐,三日去花园走步打桩,寒暑不改风雨无阻。

    只不过今日早起的方老太太精神有些不济,大概是因为昨日晚睡的缘故。

    方大太太的精神更加不好,昨晚她根本就没有睡。

    “这就是个玩笑,随口说的话。”

    坐在饭桌上的时候,方老太太对方大太太说道,经过一夜的考虑给昨日的事下了最终的定论。

    方大太太握着筷子。

    “可是,她诊脉了。”她忍不住说道。

    “那是她为了逗弄承宇。”方老太太断然说道,“就跟她拿着绳子在北留客栈上吊一样。”

    方大太太神情几分颓然。

    “是我们想太多了,如果她真是有意说的这句话,那现在就该找过来,跟我们谈条件了。”方老太太放缓语气说道,“关心则乱,因为她这一句话随口的话,我们就乱了心智,这简直太可笑了。”

    这件事的确是太可笑了,方大太太苦笑一下点点头。

    “吃饭吧。”方老太太说道,“吃过饭就去安排君小姐的亲事,我去票号,这才是我们该做的事。”

    方大太太应声是,起身给方老太太布菜,然后自己坐下来,婆媳二人对坐安静的吃饭。

    吃过饭方老太太便坐上车去票号,方大太太也走向自己的院落,在行走的过程中就先将家里的事吩咐完,同时也安排好了车,这样等她回到院子里跟元氏交代清楚后,元氏就能即刻出门,而她则会亲自督导三个女儿的功课。

    这才是她们婆媳的日常。

    但在经过一处院子的时候,方大太太还是忍不住看了眼。

    “君小姐在做什么?”她问道。

    对于君小姐行踪有专人负责监视,方大太太问的时候,片刻之后就有人回话。

    “君小姐起床后先去花园走步,打了木桩,然后射箭,回屋子刚吃过饭。”仆妇说道。

    方大太太原本平复的神情再次变得古怪。

    “现在呢?”她鬼使神差的又问了句。

    “现在君小姐在看书。”仆妇说道,停顿下又补充一句,“还让找一套金针来。”

    金针。

    只有治病才会用上的金针。

    就像有金针扎在了她的心上,方大太太原本已经凝固的心思顿时坍塌。

    她转过身大步向回走去,在一众仆妇丫头愕然的注视下迈进了君小姐所在的院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