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十三章 这不是讹诈

君九龄 第十三章 这不是讹诈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君小姐醒来起身的时候,几层院落外的方老太太的所在已经在用早饭了。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伴着丫头们给大太太请安的声音。

    方老太太接过丫头递来的勺子神情安然的送到嘴边咽了下去。

    “这豆腐做的不错。”她说道。

    伺候的丫头忙含笑将盛放豆腐的碟子端过来。

    方大太太疾步进来了,身后跟着昨日留在北留的那个仆妇。

    “母亲,问清了。”方太太急急说道。

    方老太太看了她一眼。

    “你吃过饭了吗?”。她说道。

    方大太太愣了下,知道是自己失态让老太太不满了。

    “吃过了。”她忙答道,稳了稳心神,“母亲,问清了,真的是退亲了。”

    方老太太再次接过丫头递来的勺子,看向那仆妇。

    “是,真的有婚书,宁家也接了婚书,当时宁家的三个夫人都在场,也禀明了宁老夫人。”仆妇忙说道。

    果然退了,事情总算是安稳了。

    方老太太吐口气将豆腐送进口中。

    “只是。”仆妇迟疑一下,“君小姐讹了宁家五千两银子。”

    方老太太一口豆腐呛住剧烈的咳嗽起来。

    “母亲!”

    “老太太!”

    屋子里顿时乱起来。

    …………………………………………………………………

    “这怎么能叫讹呢?”

    看着站在面前询问的方老太太,正吃饭的君小姐放下碗筷,擦了擦嘴角,柔声细语说道。

    “他们宁家应诺的事不能应验,欠债还钱是理所应当的,要真说讹,那也是他们宁家先讹了君家。”

    “没错,那个宁老太爷用婚事哄着我们老太爷给他治病,花了我们家好多钱…还用了我们家珍藏的药材,是药材吧小姐?”柳儿在一旁鼓着腮帮子说道,“总之价值千金,价值连城,然后又翻脸不认,他才是讹诈我们家呢。”

    方老太太哼了声。

    其实宁家说不知道这门亲事她也不奇怪,作为君家的姻亲,又是跟宁家同属一地,这十几年来方家从来都不知道外孙女蓁蓁跟宁家有亲事。

    女婿女儿都没说过,可想而知当接来外孙女,外孙女突然说自己和宁家有婚约时方家的惊吓。

    再问君蓁蓁详情,她也说不上一二三,只说父亲临终前告诉她的,因为君应文病来的急去的也急,话没交代完就去了。

    连详情都不知道,现在却说什么治病花了好多钱,什么珍藏的药材,这是她现编出来的吧。

    “少胡说八道,那时候发生什么事你们怎么知道。”她说道。

    “那时候发生的事大家都不知道,怎么能说只是我们胡说八道呢?”君小姐平静的说道。

    她这意思是说宁家也在胡说八道。

    两个老太爷都已经不在了,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这两人定下婚约,两家老太爷又在余生里半点不提,如今详情的确是谁都不知道。

    “宁家说是酒后胡言,还甚至说这婚书是君家逼迫才写的,难道他们这不就是胡说八道了?”

    宁家一心不承认这门婚事,自然要推脱,推脱的话都是对自己有利的,至于真假谁又在乎,所以宁家能推脱,君家自然也能找对自己有利的话来解说。

    这样做,倒也无可厚非。

    方老太太沉默,站在方老太太身后的方大太太眼中浮现忧虑。

    “蓁蓁,他们这样说你祖父的确是太过分了。”她柔声说道,“只是先前一心为了结亲,如今虽然结亲不成,还是也不要结怨的好。”

    她这一提醒,方老太太也想到了,先前宁家给过冷脸也私下传过对君家和方家的不堪之言,但君小姐一心讨好夫家,百般不顾,甚至怨恨外祖家是商户拖累自己,以至于在大庭广众之下羞辱自己的表姐。

    现在却因为宁家说了句婚书是被君家逼迫写的,就反说当年宁家老太爷救命用了君家价值连城的药材是欠了钱不还,这是摆明了要跟宁家撕破脸。

    不再结亲,那就结仇,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

    这种不管不顾颇有些孤注一掷同归于尽的做派。

    君小姐无牵无挂可以跟宁家同归于尽,方家不能啊,要知道她惹出这些事,都是要方家背的。

    说到底,还是要挟裹方家为她出气。

    方老太太的脸上重新浮现漠然,君小姐笑了笑。

    “舅母,如今说不结怨已经晚了。”她说道,“从宁家说不结亲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结怨了。”

    方大太太叹口气。

    “蓁蓁,这世上很多事是无奈的,就算没了宁家,我们还能给你另一找一门好亲事,你何必非要宁家,你是个好女孩子,没必要去受那等被人瞧不起的待遇。”她说道,“只要你放下了,就没有怨了。”

    “舅母,我肯还婚书的时候,就已经放下了,但是,宁家放不下。”君小姐曼声细语说道。

    宁家放不下?

    方大太太微微一怔。

    “半年前我上门说亲事的那一刻起,在他们眼里就已经成了他们的仇人。”君小姐说道,“是一个要毁了他们家儿子前程,毁了他们宁家清誉的仇人,就算最终我退了亲,这门亲事不再作数,我这个人只要活着一天,就提醒他们这件事的存在,除非我们真结亲,否则就无法化解。”

    就君小姐这种闹腾性子,宁家的确会防着,谁知道她什么时候会跳出来闹。

    方大太太自然也知道,所以她才想好了让宁家安心的办法。

    “蓁蓁,你想多了。”她和蔼说道,“既然你已经放下了,先前的事好好跟宁家说说,就能化解,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亲结不了,仇也结不了,只要…”

    “只要我低声下气卑微恭敬是吧。”君小姐接过她的话说道。

    她的声音轻轻柔柔,听起来温婉柔美。

    方大太太这才注意到,说话这么久君小姐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看到她们就急躁,拔高了声音尖细,让人听得烦躁。

    她一直保持这样的语速,不管她们说了劝的话还是反对的话,都不急不恼心平气和,直到此时才微微变化。

    但也不是变得焦躁,而是更加沉稳。

    不过这低声下气卑微几个字还是表明她要恼了,也要闹了。

    方大太太抿抿嘴。

    “蓁蓁,不结仇也并非就是低声下气。”她说道,声音里有些无奈,“这世上很多事不是那么简单….”

    君小姐再次打断她。

    “舅母,我知道很多事不是简单的对错黑白,但这件事很简单。”她说道,声音依旧轻柔,“这件事不是我的错,也不是我君家的错,而是宁家的错。”

    她说到这里笑了笑。

    “大家大概是都忘了这一点了,但我没有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