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十四章 这是公正不可欺

君九龄 第十四章 这是公正不可欺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既然有婚书就说明君家和宁家的婚事是真的,不管怎么说,宁家不认这门亲事就是背信弃义。

    大家似乎的确是忘了这一点,都在笑或者责怪君小姐的取闹,其实说起来君小姐这取闹的确是有理的。

    只不过君小姐和宁家十公子相差太大,这不般配就造成了君小姐在大家眼里的无理。

    君小姐说这话的时候视线看着她们二人,这大家自然也包括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

    看来对外祖家的不帮忙还是满满的怨气。

    方大太太叹口气。

    “蓁蓁,不是我们不帮忙,这件事的确是宁家先不对,但蓁蓁你如果一味的闹,对你很不利,对的也要变成错的了。”她说道。

    君小姐摇摇头。

    “不,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我不信对的会变成错的,错的能变成对的。”她说道,“我相信老天爷是有公正的。”

    要不然为什么她没有死?为什么她还能活着,那就是老天爷知道不公正,要让她活,要让她来得到公正。

    听到这句话,一直沉默不语的方老太太嗤声笑了。

    “老天爷公正?那你就等着看老天爷怎么公正吧。”她说道,带着浓浓的嘲讽。

    说出的话嘲讽,她的眼神却是悲戚,嘴唇抖了抖还要继续说什么,最终却又停下。

    方大太太的手已经抚上她的肩头。

    “母亲,时候不早了,该回去用药了。”她低声说道,眼中亦是几分悲戚。

    君小姐掠过她们的神情。

    “我知道有时候老天爷的公正看到不容易。”她说道,“但我自己首先要相信,如果连我自己都不信,老天爷的公正又有什么意义。”

    方老太太再次笑,什么话也没说站起身来,君小姐也站起来。

    “宁家的婚事我退了,但这不表明宁家是对的,我是错的,我更不会为了和宁家和解而低头讨好。”她接着说道,“我说放下的是宁家的婚事,而不是宁家和我祖父的恩义,要拿走婚书没问题,但要拿钱来换,那是我祖父该得的恩义,不是我这个晚辈可以做主舍弃的,我也不会让他们污蔑到我祖父。”

    她这话什么意思?为了她的祖父?

    那这么说一直以来,她闹的这些事并不是为了自己嫁入宁家过上好日子,而是为了她的祖父的恩义?

    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悲戚的神情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惊愕。

    胡说八道的吧?

    方老太太到底年长先平复了情绪,过去的事就过去了,说的天花乱坠正义凌然也没用,这些小把戏别想迷惑她。

    “那你想怎么样?还要和宁家闹下去吗?”。她直接问道。

    “外祖母,我说过了,我肯还婚书的时候,就已经放下了,现在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宁家。”君小姐柔声说道。

    “你到底什么意思?”方大太太忍不住问道。

    以前君小姐尖声哭闹吵的人听不懂她的话,现在君小姐自始至终说话都轻声细语不吵不闹,但怎么她还是听不懂了?

    “我家小姐的意思你怎么还听不明白?意思就是宁家不惹我家小姐,我家小姐就不会理会他们。”柳儿哼声说道,“他们要是惹了我家小姐,那就别怪我家小姐不客气。”

    哎呦嗬。

    方大太太几乎失笑。

    真是好大的口气,她想怎么对宁家不客气啊?

    不过这话方大太太当然不会问出口,她怎么能跟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般见识。

    “是,蓁蓁你能这样想,也就好了。”她抿嘴带着几分欣慰,“就是这样,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以后各走各路。”

    君小姐没有说话点点头,方大太太搀扶着方老太太。

    “母亲,已经问清楚了,也放心了。”她说道,“蓁蓁还没吃饭呢,您也该吃药了。”

    方老太太看了眼君小姐,神情复杂,但什么也没有再说转身走了。

    君小姐施礼相送,看着她们走出了院门。

    方老太太疾步而行,走了片刻又放慢了脚步,转头看方大太太。

    “母亲。”方大太太忙上前几步聆听。

    方老太太神情有些古怪,欲言又止。

    “你找个大夫来给她看看。”她压低声音说道,指了指身后。

    那是君小姐所在的方向。

    人好好的看什么?

    方大太太有些不解,但神情不露半分,毫不犹豫的点头应声是。

    “虽然说是上吊玩闹,但小孩子到底没轻重,是该好好看看。”她低声说道。

    方老太太摇摇头,又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头。

    “别的也罢了,主要是让大夫看看。”她说道,“看看这里是不是伤到了。”

    方大太太失笑。

    “母亲,你想什么呢。”她说道。

    方老太太皱眉。

    “你不觉得她现在变得古怪?”她问道。

    “母亲,蓁蓁她总是出人意料。”方大太太委婉说道。

    是啊,这也不是第一次被这女孩子惊到了。

    念着盼着接来了外孙女,还没从见到酷似女儿般的欣喜悲伤中缓过来,就被这女孩子粗俗无礼以及没心没肺无情无义吓呆了。

    她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外孙女是怎么长成这样的,只有脑子坏掉才能长成这样吧。

    方老太太默然。

    脑子坏掉的人做一些古怪的事又有什么奇怪的,谁知道又打什么主意。

    “请个大夫给她看看,我们仁至义尽就是了。”她说道,“宁家那边你还要多费些心思。”

    不再提君蓁蓁。

    方大太太应声是,低声说着安排扶着老太太而去。

    ……………………………………………

    “耽误了小姐吃饭,饭菜都凉了,还得重新做。”

    柳儿抱怨着让丫头们撤下饭菜。

    君小姐坐在书房里翻看书架上的书,这些书都是新的,很显然是方家给君小姐添置的,而且都已经许久没有翻过。

    “小姐,你找什么?”柳儿进来问道。

    “我没找东西,我在想事情。”君小姐说道,放下手里的书。

    “小姐还在想宁十公子吗?”。柳儿一脸担忧的问道。

    宁十公子。

    君小姐的眼前浮现清晰的少年人的形容。

    年纪十八九岁,身材高瘦,相貌出众,穿着一件白袍子,袖口上绣着兰草。

    这个记忆是在八月十五阳城灯节上惊鸿一瞥所留,竟然连衣裳上的刺绣都记的这么清楚。

    这个孩子啊,对一个外男这样的细节都深深的印在心里,但对自己的外祖家却一片空白。

    “没有,以后不想他了。”君小姐说道,“我在想外祖父和舅舅的事。”

    柳儿哦了声。

    “那有什么可想的,都是死了的。”她浑不在意说道。

    “怎么死的呢?”君小姐问道。

    柳儿揉了揉鼻头。

    “不知道,反正就是死了嘛。”她说道。

    死可是有很多种死法的,君小姐有些无奈。

    “小姐,你想知道这些啊?”柳儿看出来忙问道。

    “是啊,你去打听打听。”君小姐说道。

    柳儿笑了。

    “还去打听什么。”她说道,转身对着外边喊了声来人,又冲君小姐嘻嘻一笑,“小姐,你想知道什么问就是了。”

    君小姐失笑,看着门外闻声进来的两个丫头。

    是啊,君小姐在方家可不需要谨小慎微,想要知道什么问就是了,这还是看得起她们。

    ******************

    加更的话到下半月了,我周末顺一顺情节再设定好更新,不急不急,字数太少,只是开胃小菜。*^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