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84】宗卷奇案

帝医醉妃 【084】宗卷奇案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白雪皑皑的皇宫,一片纯净无暇,然而,在这美丽的白雪覆盖下,藏着的是鲜红如血的一面面宫墙……

    韶音出了茉雪宫之后,没有乘坐轿子,而是脚踏着长靴,踩在雪地里面。最新更新:苦丁香书屋冷冷的风,吹拂而来,让她感觉脑袋也清晰了许多。

    花眠忧安静地跟随在她的身边,与她一同步于长长的宫道之上。宫道之上的积雪一大早就被宫女清扫开来,天端的阳光照耀在雪地上,温暖得化开了一地的雪水。

    “帝医大人,请留步。”

    习秋姑姑的声音,从茉雪宫中传出,她快步跑上前来,将一份宗卷交给了韶音。

    “这是陛下让奴婢给大人的宗卷,还请大人过目。”

    “有劳姑姑了。”

    韶音接过宗卷,淡淡的说了一句,红唇微微一抿,神情云淡风轻。

    “奴婢先告退了。”

    习秋姑姑行了个礼,就朝着茉雪宫赶去。

    韶音手握宗卷,走到了一旁的僻静处,坐在已经已经清扫干净的石椅之上。纤纤玉手探出襟口,打开了被明黄色绸带系紧的宗卷。

    入目是不算工整,却活泼随意的字迹,写得有些潦草,但勉强还是看得懂。

    看得出这字应该出自皇后唐柒柒之手,看她寝殿的摆设就知道她不喜欢诗书这些东西,喜欢的是捣鼓那些毒物。她的出生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字迹写得潦草也很正常。

    “忧儿,你可知道皇后娘娘的家族是什么来头?”

    她转头看向花眠忧,她跟随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几乎没有什么感觉,给人一种非常虚无的感觉。让她觉得花眠忧似乎比她想象的要厉害不少,故而开口问了一句。

    “皇后是唐家中人,自是出于魔宫唐门。原本对于立唐柒柒为后,大臣非议众多,不过有蝶后在背后撑腰,自是无人敢说什么。天曜之中,尊称太上皇后为蝶后,她才是这皇宫之中最有权威的人。”

    花眠忧作为樱落楼的王牌杀手,自然掌握着第一手情报。对于宫里的一些重要人物,她也是了如指掌。

    “原来是这样!”

    韶音点了点头,明白了为何皇后的宫里有那么多的毒物了。想起世外桃源醉尘竹苑里那对神仙眷侣,谁也料不到,他们曾经是这皇朝之中最尊贵的帝后。哪怕是如今,他们归隐多年,依然是臣民心中宛若神明的人。

    “我先回去换一身衣裳,穿着这身朝服太惹眼了,不好查案。”

    她合上手中的宗卷,对于案件的情况有了一些了解,她打算亲自去察看一下案发现场,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她总觉得有一双暗地里的眼睛,在不怀好意的看着她。她不动声色四下回顾了一番,却没有见到什么人。看花眠忧的神色有些凝重,好像也发现了什么端倪,但却找不到任何可疑的人影。

    两人回到槿岚苑,就见到屋里多了一些精巧的小物件。

    “凉凉,这些是?”

    韶音看着桌上摆放着精致的小木屋,门是敞开的,屋子里面有着柔软温暖的绵垫,刚好覆盖了小木屋的底下。桌上还有一些小巧的碗和喝水的小杯。

    “音小姐,这些都是武尊王命人送来的东西。先前王爷过来,不过小姐不在,他便留下这些东西离开了,许是去找您了。”

    西凉恭敬地回答道,看着桌上这些小东西,当真是漂亮得很。

    “他有心了。”

    韶音让人把这些小玩意儿放到她的床边,想到平日在屋子里,就可以让小萌萌住在它的新窝了。

    他当真是细心,连这点都想到了。

    “凉凉,你去给我找些布料和绒线团回来,我稍后回来有用处。”

    韶音吩咐了一声,西凉就立刻去准备了。

    她打算给小萌萌和小胧胧做一些小衣裳,它们都太小了,这大冷天容易冻着。给它们穿点小衣裳,也可以保暖防寒。

    她自己则拿出了秀女的衣裳换上,上官玮受伤了,如今换了教习姑姑。这宫里秀女还在受训,她穿着秀女的衣裳也不会太引人瞩目。

    脸上蒙上一层薄纱,遮掩了她美丽的容颜。

    做好了准备,她便带着花眠忧朝着第一个案发现场走去。那个地方距离这里不算远,就在御花园的湖边。

    根据宗卷上的记载,她得知这些宫女都是在夜里遇害。在宫中经常有人不知原因的死亡,之所以说是奇案,是因为死者皆是面若桃花,仿佛醉于春梦之中的醉美人。

    而且,据验尸之人所说,这些宫女都已经并非完璧之身。巡逻的侍卫,未曾听到任何的呼救声,甚至在尸体上没有见到挣扎的痕迹。

    凶手是何人?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要杀人?

    这一切都是巨大的谜团!

    绕过一片馥郁的花木,走过假山石桥,她就见到了宗卷上所说的案发地点。

    那一汪积雪冰封的湖岸旁,就是尸体被发现的地方。

    她走上前,就见到有几个宫女结伴,正站在湖边,一脸的哀凄与惶然。

    “你们怎么在这里?听说这里前几天死过人呢!”

    韶音假装是不经意路过此处,让这些宫女心下放松警惕,不会因为害怕招徕杀身之祸,隐瞒一些事情真相。

    “奴婢见过小主!”

    宫女们见韶音是秀女打扮,行了个礼。

    “你们几个胆子还真大,这个地方都敢来,快点回去吧。”

    韶音脸上露出了几分畏惧之色,好像很怕这个不祥之地。

    “小主莫怕,白日里出来不会出事的,几个姐妹都是夜里出来才发生了意外。”

    一个宫女开口安抚道,脸上满是伤心之色。

    “当天绿儿姐姐说要来找找掉落的荷包,没想到竟然一去不回!”

    宫女说着就哭了起来,她们是同时入宫来的宫女,彼此相互扶持,如今绿儿就这么去了,让她们感觉格外悲凉。

    听说昨夜又有宫女出事,她们心中伤感,故而结伴过来缅怀绿儿。

    “那日还是绿儿的生辰,我们还等着为她庆祝!等到天亮才听侍卫说发现了绿儿的尸体!”

    另外一名宫女也是一脸伤心,绿儿平日待人很好,如今她突然死了,她们一时间还无法相信。

    “那还真是太可惜了!大好年华的姑娘就这么被害了,现在还没查出是什么人做的,都没有人见到那凶手的模样,叫他逍遥法外。”

    韶音闻言就与她们攀谈起来,态度平易近人,让她们一下子就放松了戒备。

    几人谈论了一会儿,她巧妙地问出了一些需要的信息。

    虽然没有表明身份和来意,但却有意外的收获。这些宫人都已经接受过询问,有关案情的答复也一一写在宗卷之上,但很多关键的细节却被人忽视了。

    她陆续查探了其他几个案发地方,也查看了与这些受害者相关的记录,终于发现了重要的线索。

    这些凶案看上去毫无规律,实际上却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受害者全部都是女子,年纪大约是十六岁左右,而且她们的生辰全部都在这个月。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这连续的凶案,并不是单纯的采花贼,而是有预谋的杀人案件。凶手也许是要从这些人的身上得到些什么,至于到底是何原因,她现在不得而知,唯有继续查下去发现更多的线索,才能抓拿到真凶。

    似乎这些人都是湖边被发现的,虽然不是溺水,但也引起了韶音的重视。

    “咦?那湖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她见到湖中一点光芒闪烁了一下,便独自走到湖边。

    突然,一双手从湖边高高的草丛里面伸出来,朝着她的后背推去。

    因为事出突然,就连花眠忧也不曾注意到那里何时藏着一个人,无声无息地伺机而动。

    那人推了韶音,就立刻跑开。

    这冰湖被冻结住,距离湖边还有老高的距离,要是摔下去铁定会受伤。

    “小姐小心!”

    花眠忧连忙朝着韶音的方向飞来,但韶音下落的速度更快。

    就在韶音快掉到冰湖之上的时候,没有感觉到坚硬冰冷,反而被温暖包裹起来。

    她抬眸看去,就见到陌紫皇那张冷酷的面容,就出现在她的面前。

    “找了一大圈,总算找到你了。”

    陌紫皇抱着怀里轻盈如燕的韶音,好似捧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

    “还好你找到我了!”

    韶音微微一笑,美得嫣然,好似玉树琼雪,让陌紫皇也微微一怔。

    “好了,我们也该回去做点正经事了。”

    陌紫皇朝着花眠忧示意了一下,她便朝着之前那个人的方向追去。

    “正经事?”

    韶音好奇的眨了眨眼,不明白何为正经事。

    “你武功这么差,还不抓紧练习!”

    陌紫皇没好气的说道,要是她武功好一些,遇到这样的事情也能应变,不至于差点受伤了。只是想到方才背后的那双黑手,他的眼底就滑过一缕森冷的寒意,看来有人是按捺不住了。

    “是,师傅大人!”

    韶音听着他那严肃的话,吐了吐舌头,笑着回答了一句。

    “师傅——我要当的可不是你师傅!”

    陌紫皇黑着俊颜,伸手敲了敲她的脑袋。

    “那你要当什么?”

    韶音被他带到地面之上,侧颜看向他。长裙被风吹起,宛如一汪晶莹的湖水泛起涟漪。

    “当然是夫君。”

    陌紫皇认真的回答,让韶音差点再度掉下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