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85】案情发展

帝医醉妃 【085】案情发展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你确定没发烧?我帮你看看!”

    韶音伸手探了探陌紫皇的额头,灵动的眼眸中柔光熠熠,映着他的俊颜,似乎要将他映入瞳仁之内,纳入心尖……

    她纤细冰凉的指尖,触碰在他温热的肌肤之上,一片夹带着雪水的花瓣飘落而下,盈盈地落在她的手背上。好似一瓣白玉,沾染着几分雪的薄寒。

    “我是发烧了!你摸摸看!它为你而燃烧!”

    陌紫皇宽大厚实的手掌,握着她的手,朝着他的胸口移去。定定的眼眸,充满了深情。

    “你不正经!”

    韶音犹如触碰到火焰般,慌忙将手自他滚烫的手掌心抽了出来。面对他的时候,她总是会失了冷静,那种陌生的悸动感觉,让她又欢喜又担忧。

    “有么?”

    陌紫皇长睫洇染着阳光金芒,性感的唇微微上扬,勾挑出一抹狡黠如狐的线条。

    “哼,懒得理你这个无赖。”

    韶音嗔怒地瞪了他一眼,转过身来,朝着湖中看去。她在空气中闻到了一股脂粉的味道,推她下去的人,应该是女的。尖锐的指甲触碰到她后背的时候,尖锐的感觉,她记得很清楚。

    花眠忧已经追过去了,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

    “哪里有本王这么英俊潇洒的无赖?”

    陌紫皇清越的嗓音,好似天籁,带着几分无辜,落了下来。

    “谁说长得英俊潇洒的就不是无赖了?衣冠禽兽听过没有?”

    韶音没好气的说道,看他一副万年冰山的模样,哪里知道他其实能言善道,脑袋瓜不知道有多灵活。

    “听是听过了,只是没有把衣冠禽兽跟我联想到一起。拜你所赐,我也当了一回禽兽。”

    陌紫皇走在她的身边,俊颜上神采飞扬。

    “你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韶音长发轻扬,一袭素雅的宫装,在堆雪飞烟的御花园之中,成为一抹靓丽的风景线。她瞥见了湖中冻结的东西,便是一个荷包,如果没有仔细观察,还真是不容易发现。

    “既然是禽兽,我觉得不做点什么,似乎有愧你给了我这么个称号。”

    陌紫皇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娇艳欲滴的惹火红唇,真叫人想要尝一尝那**蚀骨的滋味。她的身上就像是有磁力一般,不断地吸引着他。轻易就可以将他点燃,由冰化作熊熊烈焰。

    他伸手扶了扶眉间的烈焰莲珠,宛如朱砂般的一点红色珍珠,是他出生时候就拥有的东西。每当他情绪激动的时候,烈焰莲珠都会格外滚烫。

    “你不知道禽兽也讲究低调吗?”

    韶音听到他的话,感觉自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看到他炽热的目光,她的脸颊就忍不住宾烫了起来。

    “我很低调,我只是想告诉全天下,我是非常低调的!”

    陌紫皇脚步一移,宛如一阵风吹过韶音的身边。

    下一刻,她就感觉脸颊被亲了一口,然而那个登徒子却是踩着仙踪云步,站得老远,脸上还满是正经的严肃神情,好似什么都没有做过。

    “阿音,你别发呆了,快回去换一身衣裳,你不是还要在镜雪楼开酒楼吗?不去准备一下?”

    陌紫皇心里在偷笑,看着她那羞怒的模样,当真是可爱极了。

    “你有本事就不要跑那么远。”

    韶音气呼呼的说道,脸颊被他吻过的地方,滚烫灼人。

    “能跑这么远,就是我的本事。”

    陌紫皇知道韶音的脾气,自然是保持安全距离为妙。

    韶音被他的话噎得说不出话来,心中暗暗决定,要将仙踪云步学好,到时候看他还怎么逃!

    她走回槿岚苑,换了一身寻常人家穿的紫色彩云绣锦裙裳,打扮得很素净,脸上未着粉黛,看上去却是肌肤胜雪,美丽无比。

    她刚刚换好衣裳,花眠忧就已经回来了,同时还压着一个被点穴的女子。

    “你们凭什么把我抓这里来?我是宫里的秀女!”

    秦竹桃尖叫起来,尖锐的嗓音,歇斯底里地响彻而起,似一根针要扎破人的耳膜。

    韶音微微眯着眼,闻了闻空气中熟悉的脂粉味道,心下已经了然是什么人推了她。

    “见到正一品帝医大人,还不下跪行礼!”

    西凉见到秦竹桃仗着自己是秀女就一副嚣张的模样,立刻开口说道。

    “对朝廷命官不敬,就算是秀女也要受罚。”

    海莲脆生生的说道,看到秦竹桃的脸还是红肿的模样,就知道那日她出言不逊得罪武尊王受罚还没恢复。

    “你伤疤还没好,怎么就忘了疼呢?企图谋杀朝廷一品命官,可是杀头的罪名,是谁指使你的?”

    韶音冷冷的嗓音,犹如寒风刮过秦竹桃的耳畔。

    当初在秀女训练的时候,就是她推了自己一把,让她险些被丽妃责罚。如今她又胆大包天,再度要害她!

    她凌厉的眼眸,比寒冬的冷风还要冻人,让秦竹桃浑身忍不住打起颤。

    “我什么也没有做,大人莫要污蔑好人。”

    秦竹桃跪在地上,看着韶音那冷静凌厉的眼眸,心里格外没底。

    “你莫非忘记了本官的照妖镜?”

    韶音手中拿出一块小巧的镜子,让秦竹桃负隅顽抗的心一下子宛如死灰。

    她的照妖镜,就是秦竹桃心中最可怕的噩梦。因为那一个小小的照妖镜,她承受了千针穿指之痛。如今看到那照妖镜,她就条件反射般的畏惧起来。

    她自然不知道,韶音这次衣裳并未洒上药粉,只是吓唬她罢了。

    “我招!我招!是青蕖小姐叫我做的!我不知道她怎么知道大人会经过那里,但她一早就吩咐我在那里等着,见到有人过去的话,就把人推下去。”

    秦竹桃对韶音有着很大的心理阴影,几次受罚都是因为韶音,她刚才就在想为何没有摔死韶音。

    她掩藏起眼底的仇恨,立刻将夜青蕖招了出来。

    “她如今在牢中,哪里还能指使得动秦大小姐?”

    韶音记得夜青蕖一早就被上官玮关到刑部大牢去了,如今还没满时间,自然是出不了。

    “我有证据!”

    秦竹桃见到韶音不相信,立刻掏出了怀里的纸条。

    西凉拿过纸条,递到了韶音的面前。

    韶音打开纸条,就见到上面写着一行字,内容与秦竹桃所说无二,最下方的署名正是夜青蕖。但看这字迹不像是女子所写,加上夜青蕖如今被关在刑部大牢,没有机会给秦竹桃下这样的命令。

    由此看来,秦竹桃是被人利用了,而那个人很可能就是这连环案的凶手。

    让韶音感到有些心惊的是那人对皇宫熟悉至极,就像是无处不在一般。纸张上的墨迹都没有干透,明显是刚刚写不久。

    幕后黑手一直躲藏在暗处,犹如嗜血的恶鬼,伺机而动。韶音心中也生起了危机感,对手比她想象中的要强大。

    “大人,我只是奉命行事,现在可以放了我吗?”

    秦竹桃努力让自己表现得无辜一些,开口乞求道。

    “如今罪证确凿,把罪犯压入天牢,等候发落。”

    韶音淡淡的说道,一句话就判了秦竹桃死刑。她谋杀朝廷命官,如此大罪,经过审案之后,不可能还有活路。

    “我是冤枉的——”

    秦竹桃被拖了下去,一路上还在含冤。她虽然只是爪牙,但三番两次对韶音下毒手的人就是她,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绝对不能留下,否则必定是个大祸患。

    韶音沉思了片刻,如今秦竹桃被擒获,案情也有了新的变化。她可以确定幕后黑手时刻盯着她,也关注着宫中的一举一动。

    她脑海中灵光一闪,唇角勾起了一抹自信的笑容,已然有了办法破这个疑案。

    “莲儿,凉凉,你们两个过来,我有事情要你们去办。”

    韶音挥了挥手,让西凉和海莲走上前来,在她们的耳畔低语了起来。

    吩咐完她们之后,韶音也叫来了禁卫军统领风七里,做好了一切的安排,这才出了皇宫。

    这一次她没有与陌紫皇共乘赤影,她现在还生着他的气,自然没有理会她。她让人安排了一辆马车,一路直抵镜雪楼。

    见到韶音和陌紫皇到来,侍卫们立刻去通知纳兰双儿。

    “师傅已经吩咐过双儿一切听从音姐姐的安排,快快请进吧!”

    纳兰双儿微微一笑,素手一引,便带着韶音和陌紫皇走进镜雪楼。不过她却看到韶音站得远远的,刻意不与陌紫皇靠近。

    陌紫皇则是一脸苦笑,看她避如蛇蝎的模样,心中颇为无奈。看来豆腐不是那么好吃的,这小女人生起气来,不用骂他打他,只要不理他就够他受的了。

    花眠忧见到有陌紫皇亲自陪在韶音的身边,就没有跟过去,而是留在了马车上等待韶音。

    “我带了设计图过来,镜雪楼的三楼都作为陈列美酒的地方,需要放一些酒柜摆放美酒。”

    韶音将自己画好的设计图打开,上面是用炭笔画好的图案,简明的线条,勾勒出需要改造的地方,让人一看就会明白。

    “音姐姐,这图画得好精致,不过似乎并非用毛笔画的!”

    纳兰双儿好奇的问道,眼睛里写满了惊讶。

    陌紫皇探头看了一眼那设计图,也露出了惊讶之色。

    “娘亲用炭笔画画,好像也是这种样子。”

    他喃喃自语的说道,只是站得比较远,所以韶音没听到。

    这时,一道温柔动听的嗓音,从镜雪楼之外飘了进来,比丝竹弦乐还要迷人。

    “纳兰,听皇儿说你们镜雪楼要开酒馆了,我特地来看看。”

    凤魅雪站在镜雪楼门口,浅浅的嗓音方才落下,一道谪仙般的身影,就以神鬼莫测的速度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谁也不知道纳兰风吟到底是打哪里来的,明明方才还不在这里,但在凤魅雪来的时候,他就出现了。

    “好快的速度!太可怕了!”

    韶音目瞪口呆的看着纳兰风吟的身影,那鬼魅般的速度,证明他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师傅是从顶楼飞下来的,当然快了!”

    陌紫皇对于纳兰风吟的速度一点也不意外,他今天才跟娘亲提了一句镜雪楼要开酒馆,没想到娘亲就过来了。在他看来,娘亲来看酒馆是假,想找借口看看未来儿媳妇才是真的。

    “什么时候我才能飞檐走壁呢?有武功真是方便啊!”

    韶音格外羡慕他们这些武功好的人,以前在现代的时候,武功好的人不算多,但在这里随便遇到一个都会武功,让她情何以堪啊!

    “你别想太多了,老实的练好仙踪云步就可以了。”

    陌紫皇看到她那羡慕的目光,好笑的说道。她这身子骨那么弱,其他的武功也不适合她,就练练逃跑的本事还行。

    “你不用提醒我这个事实!”

    韶音白了他一眼,对于自己不适合练武的体质也颇为无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