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71】至高无上

帝医醉妃 【071】至高无上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踏踏踏——”

    马车飞驰而过,韶音伸手掀开车帘,焦急的看着外面,希望这马车可以跑得更快一些。爱睍莼璩

    “泽,停车!”

    武尊王陌紫皇眉头微蹙,冷声开口说道。

    “吁——”

    马车停了下来,让韶音分外不解,不明白他为何在这时候停车。

    “跟我来!”

    武尊王陌紫皇伸手拉着韶音走出马车,吹了吹悬挂在腰间的一个精美的红玉短笛,笛声清脆地响彻而起。

    还没等韶音看清楚眼前的事物,她就感觉脚下一空,整个人被陌紫皇横抱了起来,随着他一同跳上了马背。

    “驾——”

    他双腿一夹,神驹赤影就化作火云飞窜而去,留下一串残影。

    韶音刚刚坐稳,就感觉到狂风迎面扑来,周遭的景物像是放电影一般不断地闪过。

    陌紫皇的坐骑赤影速度奇快无比,让韶音感觉随时有掉下去的危险。然而,她身旁坚实的臂弯却将她牢牢地保护起来,没有让她从马背之上坠下。

    韶音这才打量起身下的这匹神驹,那火红的颜色,让她误以为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

    原本需要走上小半日的行程,在赤影的脚程之下,硬生生缩短了许多。没有多久,韶音就见到了韶府的大门,在她的视线尽头敞开。

    “到了!好快的速度!”

    韶音惊喜的说道,刚抵达韶府,她就迫不及待地跳下了马背,跑向了浮梦苑。

    陌紫皇也跟上她的步伐,俊颜之上神情淡若,好像刚才的事情很平常。他的坐骑速度有多快,他自然是很清楚。若非韶音急着赶回来,他也不会叫来赤影,毕竟一般的女孩子骑这么快的马,肯定会被吓坏的。

    韶音倒是很喜欢赤影的速度,如果不是情况危及,她还想要好好地骑着这神驹兜兜风。

    一路上的婢仆见到韶音和陌紫皇同行,都纷纷行礼,却不曾认出韶音就是他们的九小姐,只以为她是老太君请来的贵客。

    韶音也没有功夫去解释什么,小跑到了浮梦苑。她走进屋里,就见到了许多人围在屋子里面,就连老太君也在。

    原本以木芙的地位,根本不会有这么多人关注,但如今她母凭女贵,身价百倍,自然备受关注。

    尤其是听闻韶音居然成为了正一品帝医,整个韶府都沸腾了,谁也没有想到那只丑小鸭会有展翅高飞的一天!

    “普儿,怎么样了?”

    老太君看向韶普,脸上也有几分担忧之色。她看木芙身上的箭伤非常严重,对方肯定是要置她于死地。幸好韶乐来看望木芙,身边随行的侍卫众多,才叫木芙逃过了一劫。

    听到木芙中箭受了重伤,韶府后院的妻妾们都吓坏了。她们哪里有遇到过那么可怕的事情,歹徒如此凶残,竟然都杀入了府邸之内,太可怕了。

    “没救了,这箭头拔与不拔,她都活不了。”

    韶普摇了摇头,对于木芙并没有什么感情,如果不是老太君下令让他医治,他也不会动手。

    老太君闻言也露出了几分惋惜之色,老脸上还有深深的担忧。她还记得与木芙第一次见面,那是一个大雪天,木芙抱着刚出生不久的昏倒在了树林旁,正好被路过的她救下。

    听木芙所言,她的丈夫被强盗所杀,如今剩下了孤儿寡母无依无靠。老太君因为怜悯她们母女,这才将她们带回韶府。

    为了给她们母女安身立命之处,她便让韶普给了她一个妾侍的名分,但只是一个虚名而已。所以韶普早就知道韶音不是他的女儿,对于木芙也没有一丝感情。

    “这命苦的人!”

    老太君摇了摇头,准备让人去准备木芙的后事,转头就看到身着朝服的韶音和陌紫皇走了进来。

    一时间,她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的两人端的是耀眼至极,男的俊美,女的俏丽,让她看得目瞪口呆。

    整个房间里的人,也都转头看了过去。天地间的光芒,似乎都聚集在了这对男女身上,黑衣红衣相撞出的视觉冲击,让他们惊艳得说不出话来。

    “九妹,你回来了!”

    一袭蓝衣宁静如海的韶乐,腰间系着晶莹珠链和环佩,优雅至极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白皙得几乎透明的肤色,让人看着都忍不住心疼。

    他虽然看不到世人所看的实物,但却看得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众人只见到韶音的外貌,所以没能认出韶音。但韶乐却记得韶音身上的气息,甚至细微到她的脚步声。

    “哥!”

    韶音在所有人震惊到石化的时候,轻轻唤了韶乐一声,便走到了木芙的床边。

    此刻的木芙面无血色,气息微弱,好像随时都会死去一样。她的胸口上洇染了鲜红的血迹,上面还有一根箭头。

    “你们都出去吧!”

    她淡淡的说道,话音却是不容任何人拒绝。

    众人听她说得坚定,来不及消化心中的震惊,就被叫了出去,屋子内只剩下了韶音一人。

    他们想韶音应该是有些话要对木芙说,因此才让他们出去。

    虽然大家都不知道为何韶音的模样会变得那么漂亮,但他们却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所有人都出去之后,韶音用剪刀将木芙胸口箭头附近的衣裳剪开,检查了一下箭头,没有倒刺,她才将箭头拔了出来。在箭头拔出的瞬间,她就将准备好的药粉洒到伤口上,手中银针快速地落下,将木芙伤口的血止住。

    其他人不敢拔出箭头就是怕她会失血过多而死,毕竟这箭头是扎入了非常脆弱的地方,一个不慎都会让木芙丢了性命。

    韶音镇定地替木芙包扎处理伤口,冷静到了极点。

    没有多久,她就将木芙的伤势控制住,只是叫她着急的是木芙的脸上浮起了一层黑色。

    那是中毒的迹象!

    那箭最致命的是上面涂抹了毒液,箭羽平凡无奇,但那毒却是霸道至极。韶音判断出那是黄泉毒,与奈何毒同名的毒药,融入血液之后,中毒之人便就会在夜里步入黄泉。

    黄泉毒不像奈何毒无药可救,但她手中没有解毒的药材,如果再去取,怕是要耽误了救治的绝佳时间。

    “吱吱——”

    就在韶音在想办法的时候,火月雪貂小萌萌从她的怀里爬了出来,水灵灵的眼睛,眨动了几下。

    “对了,还有这个小家伙!”

    韶音见到小萌萌的时候,眼前一亮,想起了火月雪貂可是万毒克星。上回遇到风云华的时候,小萌萌睡得正香,她也忘记了这回事,如今也是见到它出来,她才记起火月雪貂可以解百毒的神奇能力。

    “小萌萌,你可以解开我娘亲身上的毒吗?”

    她开口对小萌萌说道,以它的聪明,可以听得懂她的意思。

    “吱!”

    小萌萌点了点头,跳到了木芙的身上,毛茸茸的雪绒,就发出了柔和的光芒。它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吸引毒素的巨大磁石,随着它眼睛开始变成紫色,木芙体内的毒素就一丝丝的逸散出来,融入了它的体内。

    它原本有些疲惫的精神,一下子就饱满了起来。这些对于其他人而言是剧毒的东西,对于它而言就是大补药。

    不过它的年纪还是太小了,将木芙体内的毒素吸出来之后,它就因为吸收太多毒素,所以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是韶音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火月雪貂解毒的情景,感觉好像是做梦一样,让她几乎以为是出现了幻觉。不过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火月雪貂以毒为食,又是至毒的貂皇,能有这样吸收毒素的力量,她也可以理解。

    早知道小萌萌这么逆天,她那夜就不必辛辛苦苦地去替风云华解毒了。

    “萌萌做得真棒!”

    韶音将小萌萌放进怀里,看着它睡得香甜,脸上浮起了温柔的笑容。看来她还真是捡到了一个大宝贝!这可是万金都买不到的!

    木芙身上的毒被清除之后,她才悠悠转醒,见到韶音的时候她也没有及时认出来。

    “你?”

    “娘,是我!韶音!”

    韶音伸手握着木芙的手,将脖子上挂的长生玉锁给她看了看。

    “音儿,你的脸已经——好了!”

    木芙虚弱的说道,看着如今韶音那美丽的脸,眉眼间的神韵特别像是那个人。她握着韶音的手,轻轻地颤动了一下,似乎是非常害怕。

    “娘,告诉我,是谁对你下杀手?你一定知道对不对?”

    韶音握着她的手,感觉到她心中的恐惧,开口询问道。

    “音儿——别叫我娘——我不是——”

    木芙听到她的话,眼眶不由红润了起来,虚弱的话音,断断续续的说道。

    她不知道是什么人对她下毒手,但是她却隐约猜到了对方为何要杀她,一定是为了灭口。

    望着韶音那清丽的玉容,她知道韶音的身份可能已经暴露了,那一定会引来杀身之祸,所以她不能再隐瞒她了。

    “娘——你说什么?”

    韶音张大了灵眸,睫羽轻颤,瞳眸凝锁在木芙的面容上。

    “那是关于——你——真正的身世——你必需躲起来——不能——不能让他们找到你!”

    木芙想要坐起身来,但是心口传来的剧痛,让她完全动弹不得。她此刻的身体很虚弱,但她怕自己再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音儿,你——其实是——”

    她顿了顿,咳嗽了几声,又继续的说了起来。

    “云梦皇朝——至高无上的朝音公主!真正的名字——是梦音!”

    韶音听到她的话,心中掀起了惊天狂澜。她觉得木芙所言太过荒唐,但却又有无数的蛛丝马迹可循。

    她喂木芙喝了一点药,让她的脸色恢复了几分血色,说话的声音也流畅了几分。

    “我是朝音公主?为何会沦落到这里,任人欺凌?为何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找过我们?”

    她心中有着很多的疑问,有很多不明白的事情。

    “音儿,你别急——听我慢慢说。”

    木芙恢复了一些力气,便开始缓缓地说起了韶音的身世。

    原本木芙是木棉村中无忧无虑的少女,豆蔻年华天真烂漫,在宁静的木棉村过着幸福的生活。她有一个闺蜜,名为木棉,长得特别好看,是木棉村里最美的一枝花。

    那一年,木棉救了一名受伤的少年,她的美丽与善良深深打动了那个少年。少年伤势好后,就离开了木棉村,但木棉却在那段时间爱上了少年。木芙一直见证着他们的恋情,心中也很遗憾那少年一去不回。

    直到那一日,少年一身皇袍加身,声势浩大地前来向木棉提亲,她们才知道,那个少年竟然是云梦皇朝的年轻帝君梦夕雾。

    梦夕雾未曾嫌弃木棉的出生,对她宠爱有加,并且册封为后,尊荣无限。木芙与木棉姐妹情深,便跟她一同进宫,当了一个小爆女,在她的身边陪伴她。

    云梦皇宫中那遍植的木棉树,就代表着帝君梦夕雾对木棉皇后的宠爱。

    然而,年轻的帝君却敌不过大臣与祖制的压力,陆续册封了一些妃嫔。从那之后,木棉纯真无邪的脸上都时常挂着愁容,梦夕雾宠爱她,却让她陷入众矢之的,无数的陷害接踵而至。

    天真的木棉,哪里是这些人的对手,一次次死里逃生,被侮辱,被欺凌,被刁难,那可怕的漩涡,让原本柔弱的女子,不得不坚强起来,狠辣起来。当木芙为当时救身怀六甲的木棉,挡下了致命一刀毁了整张脸倒在血泊的时候,那单纯可欺的木棉就彻彻底底的死了。

    木芙被安排在清静的地方养伤,没有再随身伺候木棉皇后。

    直到木棉皇后快要临盆的时候,她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脸上虽然留下了丑陋的疤痕,但是木芙从来没有后悔过。为了姐妹挡下那一刀,毁掉的是一个人的脸,但救下的却是另一个人的命。

    只是分别了这么久,木芙再次回到木棉皇后的身边,却发现她与以前不一样了。冰冷的眼眸,充满了狠辣的光芒,让她觉得格外陌生。这样的木棉,让她很害怕。

    在木棉诞下韶音的那一夜,是一个暴风雪肆虐的夜,冷得彻骨,让木芙在屋子里都浑身发抖。她记得非常清楚,那夜特别特别冷。然而,比冬夜更冷的是木棉皇后在生下韶音的那一刻,得知是公主,而且这孩子也活不了多久的时候,她那双冰冷阴戾的眼睛。

    直到现在,木芙每次想起木棉皇后那双冷血无情的眼睛,充满了算计与狠毒,她就会不寒而栗,吓得做噩梦。

    那一夜,木棉皇后就下令,将公主丢掉。而,做这件事情的人,必需是她最信赖的人,也就是愿意为她而死的木芙。

    木芙颤巍巍地接下了刚刚出世的韶音,看到她脖子上戴着的长命锁,但这锁却没有锁住她的命,而是要索了她的命。木芙连夜持着宫中令牌出了宫,当夜,也有一名刚刚出世的男婴被送进了皇宫,取而代之!

    木芙站在冰冷的湖水旁边,想要把怀里的婴孩丢下冰湖,但却下不了手。

    一直老实本分,对木棉皇后忠心耿耿的木芙,在那夜做了一个最疯狂的决定,当夜就带着朝音公主逃了。哪怕她可能会短命,但至少也曾经活过。她无法亲手扼杀这个她盼望已久的小生命,早在木棉村的时候,她们姐妹二人就说过,如果日后对方有了孩子,那她们就一定要做孩子的干娘。

    她早就应允了做这小生命的干娘,又怎么忍心把她活生生的弄死掉?

    她拼命地逃,但是却有人一路追杀,她一直躲躲藏藏,在宝宝快要冻死掉的时候,她得到了好心人的帮助,渡过了一劫。她还很幸运的遇到了纳兰神医,那位神医似乎是因为见到了小鲍主脖子上的长生玉锁,才出手救了她一命,给她留下了一张药方。

    木芙不断地逃,朝着远离云梦皇朝的地方逃去,但却失足滚下了山林,以为她们必死无疑的时候,被韶府老太君所救。

    后来的事情,韶音就大体知道了,木芙成了韶府名义上的九姨娘,带着小鲍主蜗居在一隅,苟延残喘卑贱的活着。当年的小鲍主在木棉皇后肚子里的时候,就已经中了奈何毒,因为被下过剧毒,所以阿九脸上有着可怕的毒斑,长得可怕至极。

    弄清楚了这一切的来龙去脉,韶音才明白之前的种种不解。原来,竟然是自己的亲娘要对她下毒手,所以木芙才不敢回到云梦皇朝,甚至连木棉村都不敢回。

    “音儿,他们已经知道你在这里了——你快躲起来!一定要躲起来啊!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木芙听说云梦皇朝如今已经有了太子,那太子的年纪和韶音一模一样,肯定就是木棉皇后瞒天过海之计。倘若韶音被找到的话,必死无疑!

    木棉早就已经不是当年的木棉了,她已经变成了魔鬼,任何阻挡她拥有大权的人,无论是谁,都会被无情地除掉。如果韶音的存在被发现,那她当年换皇子的事情就会被揭露出来,她怎么可能留韶音活口?

    这一次她被人袭击,很可能就是有人要杀她灭口,让她不能说出当年的这桩皇族秘事!

    “娘,你是养育我长大的娘,无论是过去,还是将来,你都是我的娘亲!知道吗?”

    韶音没有惊慌失措的逃走,而且握紧了木芙的手,真诚的说道。

    “音儿——是娘没有用!让你——堂堂一个公主——沦落到那样的地步——”

    木芙泪如雨下,看着韶音那温暖的眸子,原本害怕的心也平静了下来。她不怕死,只是怕女儿恨她!

    这么多年,她一直把这孩子当作亲生女儿对待,哪怕是为她死也不会犹豫。

    “娘,如果不是你,音儿早就没命了!至少,我们现在苦尽笆来了,绝不能让人破坏我们的平静生活。”

    韶音的嗓音中透着一股霸气,如果谁要破坏她的生活,伤害她的娘亲,那她绝对不会放过他们。就算那个人是木棉皇后,她也不会有一丝迟疑。

    “他们已经发现我,肯定会知道你就是朝音公主!”

    木芙忧色浓浓,就怕韶音会有危险。

    “娘亲,我现在住在天曜皇宫里面,那边守卫森严,不会有事的。倒是娘亲这边我不放心,想必娘亲也不愿意再留在这里,女儿有一个办法,就是要委屈娘亲了。”

    韶音附耳对木芙说起了自己的计划,让她可以脱离危险,又能够重新以不同的身份,过一次新的生活。

    “这样真的可以吗?”

    木芙听了韶音的话,眼底泛起了激动的光芒,她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心中却充满了期待。

    “可以的!娘亲不信我?”

    韶音温柔的话音,让木芙也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这个世界上,她最相信的人,就是她的女儿韶音了。

    “那娘亲好好睡一觉,再次醒来,就是新的人生了。”

    韶音伸手抚过木芙的面容,她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之后,传出韶府的九姨娘木芙因为不名歹徒的袭击重伤而死,于是韶府再也没有了九姨娘这个人,她的名字也被一笔抹去。原本老太君是主张看在韶音的份上,把木芙的丧事大办,也顺便给她一个像样的名分。但韶音却一口拒绝了,让木芙彻彻底底地从韶府消失与韶府再无干系。

    另外,她还提出搬出韶府,入住帝医府邸。韶老太君早就知道韶音不是她的亲孙女,如今木芙已经过世了,韶音与他们韶家就更没有什么关系了,只是名义上是韶家的人罢了,所以也没有强留下韶音。

    倒是韶乐对她依依不舍,但听到韶音让他以后搬到帝医府邸来住,他就欣然应允下来了。

    住在哪里都一样,只要有她在就好。

    这世界上,他最牵挂的人,便是她了。

    韶音命管家先行把她和木芙的东西送到帝医府邸,因为她们娘俩的东西不多,所以一辆马车就足够装下了。

    当日,木芙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没有人再看到她,也不知道她葬在何地。

    只是此后在城北奈何巷旁边的老屋里,时不时会有浓浓的酒香飘逸而出,叫人忍不住停下步伐。

    处理完所有的事情,韶音站在了韶府门口,抬眸望了一眼韶府那烫金的匾额。哪怕到现在,她都觉得这个地方给她的感觉就是冰冷陌生,如今她终于光明正大的摒弃了这个地方,踏出了韶府的大门。

    在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之后,她对于韶普的那丝怨怒也消失了。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把她和木芙当作家人,自然不会在乎她们的死活。

    这也是为什么木芙从来不争什么,只想好好的守着女儿,让她们有一叶栖身。

    此刻已经日暮时分,天边血色的残阳印在她的玉容之上,也让她的身姿看上去恍若仙女。火红的朝服,被夕阳染得更加耀眼,她就那样霸气地站在原地,倔强到了极点。

    临风玉立,墨发飞扬。

    陌紫皇并没有催促她,而是安静地看着她柔弱的身影,那般坚强地站在那里,他不由觉得分外心疼。

    若这世上没有人疼他,那便叫他来疼好了!

    他看穿了她的脆弱,想要保护她,让她不必凡事逞强的一个人扛。

    天塌下来也罢!他为她顶!

    一路上他都在她身边默默地陪着她,没有多余的言语,但却有一股无声的力量,支撑她!

    “我们走吧,让王爷久等了,真是抱歉!”

    韶音朝着他点了点头,粉嫩如樱的唇,朝着两侧扬起了一缕极浅极浅的弧度。她的笑容,比那夕阳更美好,只可惜稍纵即逝。

    “时间不早了,我们就骑赤影过去,阿音,你怕不怕?”

    武尊王陌紫皇招了招手,俊美无比的赤影神驹就踏着夕阳而来,出现在韶音的面前。

    如果说要有什么马可以媲美赤影,那就是墨烟神驹了!

    赤影有一双红玉般的眼眸,炯炯有神,看上去同样是灵气逼人。

    韶音走上前,伸手试探地摸了摸赤影的头,它倒也没有反抗,而是垂下了头,让韶音摸,神态颇为享受。

    “怎么可能?”

    武尊王陌紫皇诧异的看着赤影那温顺的模样,这匹马可是非常难驯服的野马之首,哪怕他驯服之后,赤影也只让他一个人碰。

    如今看赤影那享受的样子,好像很喜欢韶音的样子。

    “色马!”

    陌紫皇没好气的说道,对于赤影这家伙,实在是无语得很。

    “好乖的马儿!你叫赤影哦,比你主人可爱多了!”

    韶音伸手摸了摸赤影的头,清脆的笑声,让陌紫皇的俊颜又黑了一层。她自己并不曾发现一件事,就是她对于这些动物有着非常强大的亲和力,无论是她在现代的时候,还是在这里的时候,她身边都有许多小动物环绕左右。

    她身上有一股很纯净灵魂的气息,好像大自然的味道,让这些动物都想要亲近。

    “走咯!我载你一程,王爷,你怕不怕?”

    韶音动作帅气利落地跃上马背,朝着陌紫皇勾了勾手指,那动作让他猛地感觉一阵电流穿梭过全身。

    那在马背上自信飞扬的神彩,叫他看得目眩神迷。红色朝服配上红色的骏马,趁着灿烂无双的夕阳映画,真是美到了极限,让人无法用言语形容。

    “小丫头很狂嘛!等会儿不要吓得哭鼻子!”

    陌紫皇听到她说出来的话,不客气的回应了一句。他跳到她的身后,她手握缰绳,策马飞奔起来。

    只是他之前一时激动,体内萌生的欲火还没有消退,乍然与她身体相贴,双臂圈揽在她的腰际,他感觉那股欲望又熊熊燃烧起来。

    他身上的滚烫火热,让韶音的背猛地僵硬了一下。

    “你——你再耍流氓!我就把你踢下去!”

    韶音的玉颜红到了极点,好像是可爱的苹果,在阳光下闪着光彩。

    “我不是故意的!”

    陌紫皇感觉全身都要烧起来似的,感觉她那软腻的娇躯,纤细的腰身,以及身上天然的香味,都撩拨着他的心弦。

    这甜蜜而折磨的煎熬,真叫他难受得要死。

    “不是故意的就可以了吗?把手放开!”

    韶音气得浑身发颤,赤影跑得飞快,让她又必需小心看着前方。陌紫皇环绕在她腰际的手,火热得好似要烫伤她的肌肤。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就依你!”

    陌紫皇将手从她的腰间移开,转而握在了缰绳上面,与她共骑。他粗大的手掌,将她玲珑的小手包裹在中央,掌心的热度,直抵她的心坎。

    “别乱动!要是不小心掉下去,我还要抱你回去。”

    他在她晶莹圆润的耳珠旁吹了一口热气,坏坏的说道。那腹黑的话语,叫韶音气得跳脚。

    还好紫衣侯府邸不算远,加上赤影的脚程快,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紫衣侯府前面。韶音在停下马儿的时候,就逃命似的跳下来,差点摔倒,被陌紫皇给抱了个正着。

    “下马都不会,你以后可要多练习了!”

    陌紫皇充满磁性的天籁嗓音,还透着几分无赖味道。

    “下马威我倒是会!”

    韶音狠狠踩了他一脚,看着他手上还有着上次被她咬的伤痕,红着脸走向紫衣侯府邸。

    “这彪悍的小女人!”

    陌紫皇看到她活力四射的样子,看来自己是白担心了。

    韶音出示了令牌之后,就与陌紫皇一同被带入了紫衣侯府邸。这里原本是丞相府,前丞相兰梦柯所住之处,后来才改为了紫衣侯府。

    这里到处都种着兰花,看上去倒是雅致得很。

    “主子,帝医大人和武尊王殿下来了。”

    管家在紫衣侯卧房的门口通报了一声,态度格外恭敬。

    “请帝医大人进来吧!”

    紫衣侯紫阡陌的声音从屋内传出,落到了两人的耳畔。

    “帝医大人请——”

    管家将房门打开,让韶音一个人进去。

    韶音点了点头,就迈步走进了紫阡陌的卧房。清一色的紫色纱曼,充满了神秘的气息。

    空气中有着熏香的味道,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韶音伸手掀开纱曼,就见到紫阡陌披着美丽的长发,仅仅穿了一身的紫色寝衣,坐在床铺上。背后靠着枕头,手中正握着一本书籍在看。

    夜色已经渐渐昏暗下来,韶音走上前,将灯盏点亮。

    “把手给我。”

    韶音没有去理会什么虚礼,直接开口说道。

    紫阡陌伸出手,那白皙的手,特别纤细,看上去不像是男子的手。

    韶音为紫衣侯诊脉,脸色变化了数次。抬眸与紫阡陌那微笑的眸子对上,突然觉得自己真是有些迟钝,竟然没有看出来,紫衣侯是个女子。

    她身体不适,应该是来葵水了。

    此刻的紫阡陌没有打扮成男子的模样,披散着头发,倒是有几分柔弱的气息。

    “你知道了?”

    紫阡陌似乎不意外韶音会看出她的女子,因为她也没打算瞒着韶音这件事情。

    堂堂丞相大人,其实是女儿身,这要是说出去,肯定会让整个神都的人都目瞪口呆。

    “你是葵水到了,注意保暖,不要吹风熬夜,平时饮食方面也要忌讳生冷刺激的食物。”

    韶音走到一旁,写了一张药膳的方子,让她好好调理一下身子。

    “今日你肚子痛得厉害,应该是昨夜碰了冷水。女子在这个时候,最不能碰冷水了。”

    她开口说出了原因,看紫阡陌似乎都不懂得照顾自己。

    “我不知道有什么忌讳,我是个孤儿,从小都是我义父带大我的,他一直把我当男孩子一样教养。”

    紫阡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平日人前威严的丞相,现在看上去却像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以后你有什么不解就来问我,不必担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韶音听到她的话,也有些心酸。

    “嗯,我相信你不会说出去的。”

    紫阡陌露出了一抹笑容,好像蔷薇花绽放在暖暖的灯光之中,一瓣瓣沾染了丝丝蜜色,格外甜美。

    “为何相信我?”

    韶音写完药方,交给紫阡陌,还写了一些平时忌讳的事情,让她多加注意。

    “我说是直觉!你信不信?”

    紫阡陌拢了拢衣裳,窗外的冷风吹得她有些冷。

    “信。”

    韶音走过去,把窗户关了起来,拿起一旁的披风,给她披上。

    两人相视一笑,屋子里有股温馨的气氛在流动。韶音本就对紫阡陌颇为佩服,如今更觉得她可亲。

    “你先在这里歇着,我去给你熬一碗红糖姜汤驱驱寒!”

    韶音走出屋子,吩咐候府管家带她去厨房熬药。

    很快她就熬制了热热的红糖姜汤,还命人备了暖炉和厚实的被子,让紫阡陌一下子就感觉舒服了不少。

    见到她已经没有大碍,她这才起身告辞要离开。

    她刚刚出温暖的房间,打开房门的时候,就觉得冷风灌入房间之内,让她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夜里的神都,当真是冷得彻骨。

    但令她感到意外的是,陌紫皇竟然还在门外等着,见到她出来哆嗦了一下,他立刻解下了自己身上带着体温的厚实披风。

    他的手指不小心滑过她脸颊时候,那冰冷的温度,证明他在外面的冷风中已经站了很久了。

    一念及此,韶音感觉鼻子微酸,心底涌起了一股感动。

    “夜冷,莫要着凉了!”

    他开口说了一声,便让人取来一个暖炉,让她随身带着。

    走廊上橘红色的纱灯,透出的柔软光晕,让他的俊颜看着特别温柔。那冷硬的线条,似乎一下子软了下来。

    韶音觉得他真的很好看,让她的心也有一种莫名的悸动。

    这时,月夜之中,一阵箫声飘来。

    两人并肩朝着紫衣侯府大门方向走去,再转过一道洞月门的时候,意外瞥见了一抹身影。

    那是一个坐在轮椅之上的男子,飘逸的银蓝色长发,披散在他的身后,手握一柄白玉通透的长萧在吹奏。

    韶音没有看清楚他的面容,但她却猜到这个人很可能就是紫阡陌的义父!

    “他是前丞相兰梦柯!虽然不良于行,但却是世人望尘莫及的经天纬地之才。紫阡陌也是他一手栽培出来的,如今小小年纪,就执掌大权了,是我朝的栋梁。”

    陌紫皇开口向韶音解释道,以前他父皇在位的时候,当朝丞相便是兰梦柯。这个男子看上去温润如玉,实则骨子里透着一股冷血淡然,对于紫阡陌也是非常严厉。

    “听上去好厉害!”

    韶音可以想象能教出紫阡陌这样人才的高人,一定是特别厉害。就是不知道这人长得什么模样?

    似乎是听到有人议论的声音,兰梦柯转过头来,望了过去。

    韶音见到兰梦柯的模样,还是微微吃惊。原本以为是老头子,没想到那么年轻。

    兰梦柯面容如玉,银色瞳孔流光溢彩,绚丽夺目,高挺的鼻梁,如罂粟般绝艳诱人的丹唇。少许的断碎发斜斜的横盖在光滑的额头上,眉宇中有着淡淡的哀愁。这等美丽高华的男子此时却坐在轮椅上,着实叫人叹惋不已。

    他见到陌紫皇和韶音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然后兀自吹着长萧。

    “感觉好冷啊!紫阡陌天天对着他,肯定更冷了!难怪都冻病了!”

    韶音不由想起紫阡陌的话,这样的一个男子,想必真的不会关系紫阡陌的身体情况。

    “你给我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就好了,少操心别人。这次去帝医府邸,是你载我一程?还是我载你一程?”

    陌紫皇充满磁性的嗓音,颇为暧昧的说道,让韶音恢复的脸色,再度涨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