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70】蜂拥而至

帝医醉妃 【070】蜂拥而至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贱人,还不快叫人放了本宫!你过来把这些脏老鼠从本宫身上弄下去!”

    夜丽水惊恐的惨叫道,脸上充满了怒色,颐指气使的语气,分外得瑟。

    “你要我亲自帮你弄掉这些老鼠吗?”

    皇后唐柒柒开口问道,声音中透着一丝兴奋。

    “不叫你,难道还叫这些卑贱的狱卒的脏手碰本宫的千金之躯吗?”

    夜丽水怒声道,一刻也等不及了。

    “既然你这么要求,那我就自己动手了。”

    皇后唐柒柒无奈的说道,挥了挥手,身后的人就搬了一个黑色的大缸过来。

    夜丽水见到她磨磨蹭蹭,不由有些焦急。

    “抓老鼠就利落一点,还杵在那里做什么?”

    夜丽水小腿上被老鼠啃了一口,便大声的嚎叫起来。

    不过她的嚎叫声在见到皇后唐柒柒淡定地打开大缸,放出一条手臂般粗大的毒蛇。整个水缸就只装得下这一条毒蛇,可想而知那是有多长。

    “刷——”

    大毒蛇见到夜丽水身上的老鼠,猛地飞射过去,张开血盆大口,一口一只,将这些硕鼠吞吃入腹。

    吃完这么多的大老鼠,毒蛇还没有消停下来,而是在夜丽水惊恐的视线中,卷上了她的身体。巨大的脑袋,正对这她煞白的脸,吐着芯子。

    “咕咚——”

    夜丽水吓得咽了咽口水,根本就不敢吭声。生怕一说话,那毒蛇就会扑过来,一口咬断她的脖子。

    “把解药交出来!”

    皇后唐柒柒看到夜丽水胆子这么小,冷笑着说道。

    夜丽水摇了摇头,被吓得浑身发抖。她没想到皇后竟然这么毒,使出如此卑鄙的招术。

    “不交也没有用,本宫已经派人去你宫里找了,你留着也没有用了,就叫这毒蛇咬死你。”

    皇后唐柒柒见到她不说话,就冷声威胁道。

    她提解药的事情,只是为了降低夜丽水的警惕,让她误以为风云华情况危机,免得她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什么都不肯说。

    “你不能杀我!这个解药除了我,没有人知道在哪里!”

    夜丽水听到她的话,忍住恐惧开口说道。见到身上让她毛骨悚然的大毒蛇没有反应,这才大胆继续说下去。

    “没了我的解药,风帝必死无疑。”

    “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解药本宫自己去找!”

    皇后唐柒柒一脸的焦急,让夜丽水感觉她急需这解药,底气就足了几分。

    “解药不在我的宫中,你就算找几遍都没有用。”

    夜丽水嘴硬的说道,解药现在还没送进来,她也不担心唐柒柒能找出什么东西来。

    “解药在哪里?你没的选择,如果这一次我得不到解药,你就等着被毒蛇一口一口吃掉。”

    皇后唐柒柒开口威胁道,让夜丽水忌惮不已。

    “解药只有我去,才能拿到,明晚会有人送到我宫中。如果见不到我,那人就会把解药毁掉。”

    夜丽水仗着解药作为筹码,相信她也敢冒险,就会放她出去。

    “既然如此,那本宫明日就去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是假的,你就呆在这天牢一辈子吧!”

    皇后唐柒柒吹了吹小哨子,毒蛇恋恋不舍地从夜丽水的身上爬下来,然后进了大缸里面。

    夜丽水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被吓得差点魂飞魄散了。她哪里知道唐柒柒根本没有打算把她放出去,只是把她当作一个诱饵,引出背后的幕后黑手。夜丽水不过是一个小角色,背后的人才是真正危险的存在。

    夜色正浓,一道白光掠过窗台,飞窜了几下,就跳到了御花园之中。

    火月雪貂小萌萌在月光下飞闪而过,粉嫩的鼻子在空气中闻了闻,圆溜溜的眼睛分外闪亮。不多时,它就在一个非常不显眼的角落,找到了一株千年人参。它小爪子朝着泥土挖去,快速地将人参挖出来,叼着千年人参,就飞回槿岚苑。

    一晚上来来回回好几次,穿梭在许多人们没有注意的小角落里,勤快地忙碌着,没有惊动任何人。

    清晨的天空还是淡墨色,韶音在睡梦中闻到了一阵浓烈的药香,她连忙起身寻找起来。走下八宝罗帐床,穿起新制的棉鞋,她就见到外面书房的地面上,竟然堆了小山一般高的奇花异草,全部都是上好的珍稀药材。

    甚至有些药材,她不曾亲眼见过,只在古医书上看到过。但如今却真实的出现在她的眼前,叫她这个精通医理的神医,如何能不激动!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以前有很多方子都没办法尝试,看着地面上的药材还带着泥土的芬芳,她就知道这是新拔出来的。

    她的目光从下面移到上面,就见到火月雪貂小萌萌缩成一团,正窝在药材堆积的小山上头。那憨态可掬的样子,真是让她的心坎都软了下来。

    看到它的爪子上都是泥土,因为它的爪子太过稚嫩,挖硬土的时候还伤到了它娇嫩的爪子,上面还沾了几点血丝,让她心疼不已。

    “这个小淘气!真是叫人又气又爱!”

    韶音看到小萌萌累得没有一点力气,听到她的声音,努力地抬起小脑袋,清澈如玉琉璃的大眼睛,可怜楚楚地看着她。马上要爬起来扑进韶音怀里,但没有力气动,又趴了下来。

    “呜呜——”

    软嫩的清脆呜咽声,从小萌萌的口中传来。它还不忘向主人展示一下它的劳动成果,伸出受伤的小爪子,俏皮地戳了戳压在粉红肚皮下的药材。

    昨晚韶音告诉它没有药材了,它听懂了她的话,忙活了一整晚,把它能找到的天材地宝全给搬回来了。

    “乖萌萌,辛苦你了!”

    韶音听它哭得可怜,伸手把它抱了起来,它才停止了呜咽。

    “等会儿就给你做好吃的!”

    她伸手摸了摸小萌萌蓬松的绒毛,它极其享受地眯着眼睛,一脸的宁静神色。它从小就没有了娘亲,韶音就像是它的娘亲一样,让它依赖至极。

    “不过现在要先把你洗干净才行!”

    她看着这小泥娃娃,要是让它扑进怀里,身上肯定一身泥巴了!

    “音小姐,热水已经准备好了,需要凉凉端进来吗?”

    小爆女西凉一大早就起来烧水,听到房间里有声音,便在门口问了一声。

    “凉凉,把水端进来吧!”

    韶音清泉般的嗓音,淡淡地落了下来。

    西凉把脸盆端进来之后,就见到了一地的药材,不由张了张嘴巴。她没有说什么,而是把脸盆放到了架子上。

    “凉凉你再去拿一些热水过来,不要太烫,温度合适就可以了。”

    韶音伸手试了试水温,温度刚刚好,便将伸手替小萌萌洗起爪子来。她没有给它全身清洗,这个天气太冷了,这里没有什么吹风机,小萌萌太小了,很容易生病。小兽生病什么的最麻烦,很可能会因为生病丢了小命。

    火月雪貂血脉高贵,但这才两三月的小貂儿,并没有什么抵抗力。

    “吱吱——”

    小萌萌很怕水,感觉到爪子上有水,吓得炸毛想要跑走,但是被韶音抓着,它也跑不了。

    “不要乱动哦!洗干净了才能上床,不然就呆在地上睡觉。”

    韶音淡淡的开口说道,不轻不重的威胁了一下。

    “呜呜——”

    小萌萌闻言圆溜溜的大眼睛,腾起了一抹水雾之色,好似要落泪一般。

    “卖萌装可怜没有用!痹乖洗干净!”

    韶音纤纤玉指点了一下火月雪貂小萌萌嫩嫩的鼻尖,然后细心地帮它把爪子洗干净,身上也擦拭了一下,然后用干布擦拭干,抱到火炉旁边烘干湿透的绒毛。

    她坐在软塌上,让小萌萌呆在她的双腿上,将它翻了个身,露出了没有长齐毛的肚皮。

    “吱吱——”

    小萌萌的肚皮是它最脆弱的地方,它不想要露出来,总是想转身。

    “不许动!”

    韶音抓住了它的爪子,声音中透着几分严肃,小萌萌一愣,眨巴着大眼睛,就可怜兮兮地躺在她腿上。

    见到它不乱动,韶音立刻拿出了清凉的药膏,抹上它粉嫩柔软的爪子肉垫。那小肉垫粉嫩嫩的,捏上去也格外的柔软,像是草莓果冻一样。只是如今那粉嫩的小爪子上面有些开裂,叫韶音看着越发心疼。

    她动作很轻柔,细心地把药膏涂抹好,这才把它抱起来。

    “以后不许一个人——不对,是不许一只貂跑出去摘药材,你可以告诉我药材的位置,我和你一起去采摘。不然摘回来,我也不帮你弄好吃的!”

    韶音开口叮嘱了一句,要抱它到床上休息,它说什么也不肯,最后还是躲在了她的怀里。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由着这小家伙任性。她穿上外衣,披上了厚实的棉袄,然后用西凉重新打来的热水梳洗了一番。

    海莲准备好了早膳,她用过早膳之后,就开始把这些药材处理了一遍。西凉在一旁打下手,按照韶音的吩咐,把药材搬到了隔壁一间空置的房间。

    韶音打算把隔壁空置的房间作为药房,这样她要研究起东西就方便多了。

    西凉跟着韶音学了不少的东西,以前不明白的医理在韶音言简意赅的讲解下也恍然大悟。

    时间过得很快,韶音喂小萌萌吃一点东西和露水,天就大亮了。

    “音小姐,您今天第一天上朝,别去迟了!外面天冷,里头穿件夹袄,再披上朝服。”

    海莲把韶音的朝服拿出来,还给她找出了适合的夹袄和小暖炉,可以随身携带。

    “嗯,我自己换就好了,你们在外面等着吧!”

    韶音走进屋中,将崭新的朝服换上,她的脖子上还挂着长命锁,贴身佩戴,没有叫人看到。

    换上朝服之后,她也把靴子换上。打开门扉让她们两人进来,免得等久了冻到。

    “音小姐,我给你梳一个轻云柳雪含香髻吧!”

    西凉让韶音坐在梳妆台前面,手中握着桃木梳,给韶音梳起发髻来。韶音平日都不梳发髻,青丝随意挽起。不过今日要上朝,自然要庄重几分比较合适。

    西凉的手很巧,很快就为韶音梳起一个端庄大气的轻云柳雪含香髻,远远望去像是轻云飘于脑袋上,几缕柳枝垂泻而下。点缀上一排珠玉流苏,几朵玉簪花,倒是清雅无双。

    “时间不早了,音小姐可知道金銮殿怎么走?”

    “我们隔壁不是住着上官大人吗?我和她一块儿走就不会迷路了。”

    韶音站起身来,让她们两人呆在屋子里收拾一下,自己跨步出去。槿岚苑的木槿花沉寂了一夜,迎着如火的骄阳,簌簌绽放,那美丽的花树,充满了热情。

    木槿花的颜色是鲜艳的红色,与她一身绣着繁复雪莲花的红色朝服相互辉映,绚烂至极。

    “帝医大人,起得真是早!”

    上官玮也已经换好了朝服,正朝她这边走来,想必是想与她同程。

    “上官大人也起得早!”

    韶音朝着上官玮点了点头,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官职,她也有些意外,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她好歹也是华夏军部的灵魂军师,什么样的大场面没有见过!

    “我们一起走吧,今日帝医大人是第一次上朝,凡事要小心一些,少言多察。”

    上官玮微笑着叮嘱道,对韶音的态度倒是和善。

    她们走过闭月苑的时候,就被晨光雾霭中一幕绝美的画面所吸引。

    只见,大片的紫薇花丛中,一道身着蓝紫色望月水裙的清丽身影,婷婷玉立地站在药圃之中,手握花锄,俯身拾捡被风吹落的紫色花朵。清晨淡淡的曦光,衬着她身后大片紫光滢滢的花海,美不胜收。

    那是一个年纪和韶音相近的女子,白色的内袄间绽放着色彩浓烈的紫薇花瓣。耳际一串紫色的水晶耳坠,折射出美丽的霞光。

    一张脱俗的秀气容颜上,柳眉下一双宝蓝色的灵瞳雪亮干净。玫瑰花般不点而丹的唇瓣,辗转流溢着滢粉色的桃晕,仿若清晨朝阳初开时染上玫瑰色的云霞。

    “那是太医院的医女,月浅薇!”

    上官玮开口介绍道,以后她们还会经常相见,现在认识一番,自然是比较好的!

    “月色清浅绕紫薇,举袖凝眸暗生辉。好有气质的一个姑娘!”

    韶音见到月浅薇,就感觉到了她身上那股很温柔的气息,让人觉得特别亲切。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但她却挺喜欢这个女子的。

    “咦?薇儿好像没见过你呢?你是新来的吗?”

    月浅薇捡起地上的花瓣,提着花篮朝着韶音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嗯,我是昨天才搬进来的!我叫韶音!”

    韶音朝着她点了点头,淡若流云的嗓音,叫人百听不厌。

    “音音,很高兴认识你哦!我是月浅薇,你以后叫我小薇,或者薇薇,随你喜欢怎么叫都成!”

    月浅薇热络的说道,看上去特别活泼可爱。

    “玮玮,音音,你们进来喝杯茶呀,我新研制出一种花茶呢!你们来喝喝看!”

    “不了,我们还要去上朝,再迟点就要耽误了。”

    上官玮摇了摇头,朝着月浅薇说道。

    “音音也是女官吗?好厉害啊!”

    月浅薇羡慕的张大眼睛,看着韶音,没想到她也和上官玮一样是女官呢!她这才注意韶音身上的朝服,那辉煌大气的正红色,配上银色雪莲花,端的是好看至极。

    这样精致美丽的朝服,想必她的官位还很高!

    “音音是什么官员呢?”

    “她可是正一品的帝医哦!以后你可要多向她学习一下医术!”

    上官玮笑着说道,看到月浅薇目瞪口呆的样子,不由露出了几分自豪的神色。那是同样身为女儿身的自豪,韶音是女子,但却是一品帝医,为女子争了一口气。

    “太棒了!薇薇也要努力,成为一名可以上朝的女官!”

    月浅薇握了握小拳头,非常有志气的说道。

    “你们快去吧,你们有时间再来玩哦!”

    她虽然想和她们多聊聊,不过也知道分寸,没有耽误她们的行程。

    韶音刚刚出了紫菱宫,就见到有两台软轿在宫门外候着了。她这才知道原来女官是有专人接送去金銮殿的,之前她还怕找不到路,看来是白担心了。

    上官玮早就知道会有轿子来接,她只是担心韶音会害怕,所以才与她同行。

    抵达金銮殿之外,百官络绎不绝,暗色系的朝服上面有着各种飞禽走兽的图案。

    这些官员都来得很早,毕竟入宫要一段距离,如果不起早一些,必定是要错过时间的。

    “听说多了一个女官?还是正一品女官!”

    “是啊!昨日的宫宴上,皇后娘娘亲自传达了风帝陛下的旨意。”

    “一个女人为官,能有什么作为?”

    “可不是吗?也不是谁都能有蝶后那样的雄才伟略!”

    “这个女官据说是帝医,一个大夫上朝,那不是笑话吗?”

    “真是太荒唐了!”

    众官员议论纷纷,对于女官格外排斥,毕竟如今在这朝上,还是他们这些男人的天下。纵然有一个上官玮,但他们也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停轿!”

    随着一声轻灵的嗓音淡淡落下,轿帘被一只细腻如白瓷的玉手掀开,韶音那火红的身影,就霸气地闯入了所有官员的眼中。

    绝丽的清纯玉容,宛如洛神降世,当当是这一份美丽与那镇定自若的神态,就将这一干老老小小的官员震慑住。

    上官玮也走出轿子,看到韶音面对百官,没有一丝畏惧,反而犹如闲庭信步那般轻松自若,不由觉得自己是白担心了。看来紫衣侯所言非虚,这个女子真的是非常与众不同!

    韶音灵眸淡扫过百官,众人不敢开口说一句话。她那透着上位者威严的目光,让他们恍惚间记起了当年蝶后垂帘听政的时候,那珠帘之后透出的目光,让他们心都凉了半截。

    “上官大人我们进去吧!”

    轻盈慵懒的嗓音,缓缓地落下,她拖曳着凤凰长翼的火红长袍,踏着黑底红纹的长靴,昂首挺胸霸气地走进金碧辉煌的金銮殿之内。

    见到她们离去,百官群臣才感觉松了一口气。明明是一个纤弱的女子,却带给他们连风帝陛下都没有的威压,让他们心中大为震撼。

    “这便是天曜皇朝臣子朝见帝君的地方金銮大殿了!”

    韶音在心中喃喃自语道,脚下踩着金銮大殿五彩丝线编织成的地毯上,第一次来到古代的金銮殿,她也看得很认真。

    金銮大殿重檐九脊顶异常宏伟,斗拱交错,九根高大的蟠龙金柱支撑着横梁。殿顶中央藻井上,盘踞着一条黄金蟠龙,龙口衔着一颗巨大的珠子,泛着明亮的光芒。中央摆放着金漆雕龙宝座,那是风帝风云华所坐的地方。

    此刻已经有不少官员进来了,看到韶音和上官玮,他们的神色各异。有人惊艳,有人不屑,有人敌视,目光复杂地交织成一道网络,覆盖在韶音的身上。

    她,是今日的焦点!

    “等紫衣侯到了,你站在紫衣侯身边就可以了。”

    上官玮叮嘱了一句,就站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这群臣百官的站位也有讲究,韶音是第一次上朝,所以并不清楚,幸好有上官玮提醒。

    她站在原地等了许久,官员们都到齐了,但紫衣侯却迟迟未来。

    上官玮有心要再提醒她一下,但此时一声尖长的通报声音响彻而起,群臣都连忙跪地行礼。

    “风帝陛下驾到——”

    “参见陛下!”

    排山倒海的山呼声,此起彼伏地响彻而起。

    风帝风云华在小顺子的搀扶下,虚弱地坐到了金漆雕龙宝座之上。

    当看清楚他的面容,韶音的嘴角狂抽,整个人也被雷电劈了一记,愣在了原地,完全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这丫的不就是那晚拉着她不放的流氓吗?她把他狠狠折腾了一番,貌似最后听到有人靠近,就把他丢下自生自灭了!

    看到他还活着,就说明她成功解掉他身上的毒,他也努力熬下来了。

    但关键,他是风帝陛下,那自己这个帝医的位置,十有八九是当日她意外救活他所得了。

    这下子,所有的疑惑都解开了!

    不过,这个时候,所有官员都跪下行礼,唯有韶音还站得笔直,于是成为了所有人目光的中心。

    “大胆!你好大的胆子,朝见陛下竟然不下跪行礼!”

    虎背熊腰的将军熊悍见到韶音没有下跪行礼,粗声粗气的怒喝道。

    金漆雕龙宝座上的风云华一手枕着脑袋,头发披泻而下,似笑非笑地看了韶音一眼。知道她自然是见到他的模样,所以大吃了一惊,他也是故意要吓吓她的,谁让她那晚上如此粗暴对待他!那银针扎得他现在还觉得隐隐作痛,也该让她怕一怕!

    不过他没有见到她惊恐的神情,她依旧是一脸淡定,好似这样的阵仗没有吓到她分毫。

    “朕的帝医,为何见到朕不行礼?”

    “本王的未婚妻,自然不用理会这些繁文缛节!”

    没给风云华戏弄韶音的机会,武尊王陌紫皇就已经踏着五彩地毯霸气走来,金色的阳光,自穹顶上洒落下来,仿佛战甲一般披在他的身上,让他看上去尊贵至极。

    “武尊王所言不错,帝医既然是武尊王的未婚妻,那宫中的这些繁文缛节就免了。”

    风云华心中把陌紫皇给骂了一遍,叫他出现得这么刚好,一点机会都不给他。而且,这家伙还是那么不给他面子,实在是让他内伤。

    武尊王有着不行礼的特权,如今连带着他未婚妻都沾光了,不得不说让官员们眼红不已。

    如今他们也才记起来,这位帝医还有一个更为显赫的身份,那就是武尊王的未来侧妃。他们自然不知道那侧妃早就改为正妃了,但单单是一个侧妃,那是也皇族中人了。

    当然也有人对韶音颇为不屑,觉得她是靠着裙带关系上位。哪里知道她的本事,大得足以踩死他们无数遍!

    “谢陛下!”

    韶音没想到陌紫皇会出现的这么及时,还为她解了围,让她心中感觉一阵甜蜜。

    “别愣在这里挡路了,跟我过来!”

    武尊王陌紫皇来得比风帝还晚,但没有人敢说什么。谁都知道武尊王才是这里掌握着实权的人,处理的公务和奏折比风帝要多多了,熬夜都不知道熬到什么时候,起得晚一点也无可厚非。

    何况武尊王是出了名的冷酷无情,他们谁敢惹这尊煞星啊?

    “哦!”

    韶音的柔荑被他粗糙的大手骤然握住,她玉颜一红,被他带到了最前面的位置。

    在这个不起眼的位置,居然还有一把偌大的黄金座椅,上面镶嵌着红宝石,看上去不比龙椅差多少。

    “坐!”

    武尊王陌紫皇将她拉下来,让她和自己一同坐在这椅子上。

    韶音一个没留神,就被他拉到了座位上,这个座位原本是挺大的,不过是一个人坐的。加上她一个,就显得有些挤了,两个人紧紧挨着,看上去分外暧昧。

    她的大腿都靠在了他的腿边,可以感觉到他薄薄衣料下的体温。

    此时陌紫皇已经松开了韶音的手,所以没发现她手心已经出了汗水。那不是因为害怕的缘故,而是和他这么近距离,她的心跳不断加快,不知道为何有些莫名的紧张。

    “爱卿有事——启奏!无事便退朝吧——”

    风云华的声音很虚弱,看上去随时有晕倒的可能性,也让陌紫皇想把奏折丢回他宫里的念头打消了不少。

    他皇叔一副随时要挂掉的模样,他要是把奏折丢回去,肯定会被皇婶再丢回来。

    那他还是不要做无用功了,免得白忙一场,最后还得处理奏折。

    金銮大殿之中百官云集,清一色的朝服,看上去分外壮观。在武尊王的下位本来站着丞相紫阡陌,但今日却不见其人。

    “今日丞相为何没来?”

    风云华看了一眼百官,见到从未缺席的丞相紫阡陌竟然未来,不由疑惑的问道。

    “启禀陛下,紫衣侯生病了,故而告假未来。”

    回答风云华的是武尊王陌紫皇,紫衣侯一早就派人去跟他说了,免得他有政事找不到自己。

    对于风云华,紫阡陌也没有特地去打扰,只让他好好静养。若非没有合适的人继承帝位,风云华这样的身体情况,早就要退位了。

    在风云华的心中,最合适的储君不是太子风惊滟,而是武尊王陌紫皇。

    只可惜陌紫皇说什么也不肯继承帝位,他也总不能逼迫他。他可不是大哥陌烟华,直接丢下一道圣旨,就携着娇妻跑个没影。

    不是他不想这么做,而是他跑不到哪里去啊!

    武尊王陌紫皇手中的云上,就够把他从天涯海角抓回来了,他要是敢这么做,溜得无影无踪的人,肯定是陌紫皇。

    好不容易逮到一个苦力,他可不能让这家伙跑了。

    “原来如此!丞相大人劳苦功高,等退朝之后,就请帝医替朕去紫衣侯府邸走一遭!若是治好了紫衣侯,朕自有重赏!”

    风帝风云华点了点头,开口对韶音说道。他知道这小泵娘绝对不是那种会做白工的人,那日如果不是他苦苦哀求,死拉着她不放,估计早就被见死不救地踹开了。现在想来都是一把辛酸泪啊!

    “是,臣领命。”

    韶音想想可以借此机会出一趟宫看看娘亲,倒也是不错的。况且风帝也说了,这不是白工,做好了有报酬的!她很缺钱,手头上的钱还不够她做想做的事情,所以果断的应了下来!

    “帝医如今身为朝廷命官,宫训就免了。你也可以出去看看帝医府邸,让武尊王带你去看看。”

    风云华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让韶音有些不解。

    去帝医府邸为什么要让武尊王带她去看看?她自己不能去吗?

    武尊王陌紫皇挑了挑眉毛,脸上有一抹淡淡的戏谑神色,好似狡猾的狐狸。

    韶音若是去帝医府邸看过,一定会惊讶至极的。

    交代完这件事情,风云华就精神不振地躺在龙椅上,听着大臣们上表奏事。韶音没有发表什么意见,而是观察着这些大小辟员。

    上奏的事情,无外乎就是国泰民安,各种阿谀奉承,让她听得都犯困。

    这样只一味上报太平,背地里有多少的贫苦,身处于深宫中的风帝如何会知晓。

    她似乎看到这个表面繁华的皇朝,内部已经开始分崩离析,奢华与和平都只是一层华丽的外衣罢了!

    一直议论到中午,风云华快撑不住的时候,才散了朝。

    韶音走出金銮大殿,看着外面天空广阔,整个皇宫似乎在她的眼底蔓延开来,一直抵达外面的世界。

    “走吧,我带你出宫!”

    武尊王陌紫皇站在韶音的身边,看她有些犯困,不禁露出了好笑之色。

    “这朝堂之事是不是很枯燥乏味?”

    他觉得她一个平凡的深闺女子,想来对国事政务也听不懂,让她呆了一早上,也真是委屈她了。

    “你若是不想来,可以不来的。”

    “陛下说了,每日都按时上朝,有月俸!正一品官员的月俸,很多耶!”

    韶音理直气壮的说道,白皙无暇的玉颜,在阳光下眉飞色舞,看得陌紫皇有些发呆。

    “你这个小财迷!”

    陌紫皇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动作充满了宠溺,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

    “小财迷又怎么了?你不知道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吗?”

    韶音嘟了嘟红唇,义正言辞的回答道。

    “好!好!你有理!你若是缺钱,就跟我说,我有!也愿意给你花!”

    陌紫皇妖孽般完美的俊颜上,一双深邃的眼眸,温柔如水的凝视着韶音,几乎让她的灵魂都要飞进他的眼中。

    “我自己赚钱自己花!才不要你施舍!”

    韶音红着脸,看着他靠近的俊颜,连忙推开他的身子。

    “哈哈哈——”

    陌紫皇看到她那害羞的模样,朗声笑了出来,天籁般动听的笑声,醉人心弦。

    那些走出来的官员们,第一次见到武尊王的笑容,那天神般的笑容,真是让人甘堕地狱。美若黄泉两岸的彼岸花,生生照亮了整个灵魂。

    两人并肩走向九重宫门,就像是一对小情侣在散步,那神仙眷侣般的模样,叫人看着都羡慕。

    他们刚刚抵达九重宫门,就见到在飞雪琼华台等待宫训的秀女们蜂拥而至,一个个眼睛发着光看着韶音那火红霸气的朝服。

    “帝医大人,可否把美容秘药卖给我一份呢?我愿意出一千紫石币!”

    一位秀女激动的说道,看着韶音那美丽的模样,恨不得马上就用了美容秘药,然后变得和她一样漂亮!

    “一千紫石币也想买,你是穷疯了吧!我出两千!”

    “我出三千!”

    “一万!”

    “......”

    秀女们疯狂的抬价,一个个争先恐后,生怕迟了一步就没有了。

    “让开!”

    武尊王陌紫皇见到她们这样围着韶音,不由冷声喝道。他身上煞气十足,吓得这么秀女们连忙退后。

    “大家有意愿购买美容秘药的话,等我回宫再说吧!秘药稀少!价高者得!”

    韶音淡淡的说道,没有在这里逗留,留下了一群扼腕叹息的女子。

    看着韶音和武尊王陌紫皇一起离去的背影,所有的秀女都是一阵失落,没有买到秘药,她们如何求得美貌,赢得风帝的欢心呢?

    “我要赶紧去把东西卖掉,换些钱来,免得被别人抢走了秘药!”

    “马上托人从家族里把钱弄进宫。”

    “必需要筹钱了!”

    “......”

    趁着韶音出宫的这会儿功夫,这些世家小姐们各个摩拳擦掌,想方设法把钱筹起来。多一分美貌,就多一分胜算,这笔钱花得绝对值了!

    想到这里,秀女们都疯狂了,一个个想办法去凑钱拍卖韶音手中的美容秘药。

    原本还和和睦睦的秀女们,一下子都仿佛是对阵杀敌,一个个严阵以待。

    韶音不知道这些,而是坐上华丽的马车,出了宫门。

    “帝医大人,恭喜高升!”

    赶车的还是凤曦泽,他朝着韶音拱了拱手恭喜道,脸上有着灿烂的笑容。

    没想到才进宫数日,韶音就成为了帝医,这件事情已经公告天下,也传到了韶府之中。

    那些曾经瞧不起韶音,欺负韶音的人,现在恐怕是追悔莫及了。

    他也已经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韶乐,他也是非常高兴。

    “谢谢!”

    韶音对着凤曦泽点了点头,看他明明身份不低,穿得也是一身锦绣华服,不知道怎么就天天给陌紫皇赶车了?

    她不知道凤曦泽其实很忙,也就陌紫皇叫他把马车赶过来,他才会百忙之中抽空过来的。原本陌紫皇都是骑马,为了她才特地坐马车,他也就赶了那么两回车,每次都是这小泵奶奶亲临马车!

    “泽,去紫衣侯府!”

    武尊王陌紫皇冷冽的嗓音,淡淡的落了下来。

    “好的!”

    凤曦泽拉起缰绳,驾着华丽的大马车,朝着紫衣侯府邸奔去。

    不过两人还没有抵达紫衣侯府邸,就有一只灵动的雀儿飞进了马车之内,落到了陌紫皇的手中。

    他没有避讳韶音,直接打开了字条。

    见到上面的内容,他的面色不由一沉,转头看向了韶音。

    “你娘亲受伤了!老太君已经命人救治了,但情况很不妙!”

    “什么?我们快回韶府!”

    韶音听到这个消息,连忙开口叫凤曦泽调头。

    “我知道了!”

    凤曦泽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马车调转了一个方向,快速朝着韶府奔去。

    韶音则是一脸的焦急,希望娘亲不要出事,一定要等她回去。

    她下意识伸手按住了衣裳下面的长生玉锁,心中暗暗地祈祷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