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53】真相大白

帝医醉妃 【053】真相大白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那道身影没有进入屋子,而是躲在浮梦苑的一个角落,埋起了东西来,并且用一个盆栽,遮掩住了埋在这里的东西。

    不多时,那人埋完东西,便再度悄悄地离开了浮梦苑。

    两道身影坐在浮梦苑的屋顶上,看着那鬼祟的身影,低声议论了起来。

    “师姐,你觉得这人是想做什么?”

    身着一袭青白色雾雪罗裳的花郁夏,甩了甩飘逸的刘海,发髻上点缀着金色小花和一枝金步摇。耳畔著着湖蓝色玉珠耳坠,在暗夜里泛着淡淡的光辉。

    “看她那样子,就知道来者不善。看来爷这一次让我们保护的人,似乎是个大麻烦。”

    花眠忧姣好的面庞上,一双冷静的眼,扫过那道从围墙上爬出去的身影。她的头上挽着简单的发髻,缀着一排圆润的红色玉珠,与她的红色耳环相互映衬。娇柔淡雅的紫丁香色云锦绸裳,在风中衣袂飞扬。

    “呵呵,如果不是大麻烦,那怎么会请我们出手?越麻烦,才越有意思!”

    花郁夏笑着说道,最近她在樱落楼呆得无聊死了,终于可以出来透透气,希望这次接的任务有挑战性一点。

    “我倒是希望简简单单就好!那人要走了,夏夏,你跟上去!九姑娘这里我守着,免得出什么意外,丢了我们师傅花冷醉的脸面!”

    花眠忧冰冷的小脸,透着几分冷美人的味道。她的性子透着几分冷傲,比起花郁夏惟恐天下不乱的性子,她更喜欢安静。

    “知道了,大师姐!”

    花郁夏吐了吐香舌,灵巧的身影,犹如燕子般掠过天际,追上了那个人,没有叫人发现。

    韶音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她已经闭上眸子休息。

    跟在她身边的火月雪貂,飞快地蹿上她的床头,缩在一旁睡了起来。毛茸茸的一团雪球,窝在枕头一角,半眯着眸子,看上去可爱至极。

    怯生生的瞅了韶音一眼,见到她没有睁眼,又悄悄朝着她挪了挪,靠着她睡觉。

    翌日清晨,韶音刚刚起来,就听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仙云居的匾额被偷了!”

    九姨娘木芙把这个传得沸沸扬扬的消息告知韶音,脸上也是充满了疑惑,不知道是什么人胆大包天,居然把老太君最重视的仙云居匾额盗走。

    那匾额是蝶后亲赐的东西,如果在后日老太君的寿辰上被发现匾额不见了,可是藐视蝶后的大罪。

    现在整座韶府都快被翻过来了,所有的侍卫都在寻找仙云居的匾额。

    “小偷为什么要偷仙云居的匾额?这东西挂着虽然威风,但是挂在其他人那里,可是杀身之祸。”

    韶音得知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分析起了小偷的作案动机。仙云居的匾额对于老太君而言,是光宗耀祖的东西,但是到了其他地方,那可是掉脑袋的东西。

    火月雪貂乖巧的趴在她的肩头,好奇的张望着四周。

    “不知道啊!不管是什么原因,老太君现在可是气坏了。要是在老太君寿辰之前,这仙云居的匾额找不回来,那韶府上下都要获罪的。”

    九姨娘木芙说出了事情的严重性,别小看这一个匾额,那可是攸关众人身家性命的东西。

    “我们等会儿去仙云居看看,说不定会发现什么线索。对方能够悄无声息的把御赐匾额偷走,很可能是熟悉韶府守卫巡逻时间的人。”

    韶音开口说道,没有因为发生这样的大事而感到惊慌失措,而是冷静的分析起来。

    “眼看就要到老太君的寿辰了,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触霉头。”

    九姨娘木芙感慨了一声,脸上的一条疤痕,看上去依旧是清晰至极。

    “娘,我给你配了一种药膏,你每天梳洗之后,就把这药膏涂抹在脸上,可以除去脸上的疤痕。”

    韶音拿出了一个瓷瓶,看着娘亲脸上的刀疤,她不知道娘亲究竟经历过怎样的过往。但是她却知道,那一定是娘不愿意触及的过去。

    “好的。”

    木芙点了点头,每次见到脸上的疤痕,都会让她想起过去的回忆。那段阴暗的日子,是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记起的回忆,如果可以让这道疤消失,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管这道疤痕能不能抹去,对于女儿的心意,她都真切的感受到了。

    这些年,她拥有的最大财富,就是她这个女儿!

    “小姐,早膳已经准备好了,你要在哪里用膳?”

    花眠忧站在门口,娇软的嗓音,充满了温柔。她的雇主既然要她们秘密保护九姑娘,她自然要扮演好她的角色。

    “今日天气很好,就在院子里吃饭吧!以后你们不用做这些活,一起过去吃吧!”

    韶音淡淡的说道,对于她们很客气,没有自以为是的使唤她们做这做那。要是她连这点眼力都没有,那还当什么军师,军师最重要的一个本事就是知人善用,而不是盲目用人。

    “多谢小姐!”

    花眠忧不知道自己和师妹哪里露出马脚了,为何这个九姑娘好像知道她们身份一样?

    她如何也想不明白,便不去纠结这个问题。

    “我去端菜过来,音儿,你擦下院子里的桌子。”

    九姨娘木芙也没有被人服侍的习惯,便去厨房帮忙端菜。

    韶音找了一条抹布,将院子里的石桌和椅子擦干净。在擦椅子的时候,她的目光朝着地面落去,余光见到了一旁摆放得很整齐的花盆,竟然有些许凌乱。

    “这几盆秋海棠怎么会放成这样?”

    木芙做事一向是井井有条,不会出现这样的错漏。她擦完椅子,就放下抹布,动手把花盆搬放整齐,不然等会儿又要劳累木芙去搬了。

    就在她搬动花盆的时候,她注意到这地面的土壤明显被翻动过。

    “这下面有东西!”

    她连忙把花盆移开,拿了一个花锄挖起土来,这个东西埋得不深。她挖了一会儿,就见到那一角的金漆。

    “仙云居的匾额!居然被埋在这里了!”

    韶音见到这金漆就知道下面埋了什么,她的玉颜不由一寒。看来是有人要陷害她们母女,才会在这里埋下这样的东西。

    她立刻加快速度,将土壤翻起来,然后把不算太重的匾额搬了起来。

    就在她想着如何处置这个东西的时候,木芙和花家双姝已经来来到了院子里,见到她手里的匾额,木芙吓得差点把手中的汤碗打翻。

    “这——这个怎么会在我们浮梦苑?”

    木芙声音发颤,面色一下就白了。

    “一大早就有人送了我们这么一份大礼,看来是用心良苦啊!”

    韶音没有失了分寸,而是拿出抹布,把匾额上的泥土擦掉,然后用花锄将土填平,接着把几个花盆搬回到原处。

    “到底是什么人要如此陷害我们母女?”

    木芙的眼里充满了怒意,她一直以来都与世无争,可是她不争,别人却也不愿意放过她。她忍气吞声的过日子,不过是为了求得一叶栖身之地,有错吗?

    眼看女儿就要出嫁了,她还以为自己的愿望实现了,但现实还是残酷的把她的幻想打破。

    “我知道是谁把这个东西埋在这里的,昨晚我跟过去了。”

    花郁夏把碗筷摆放在桌上,脆生生的说道。

    “那可以拜托你帮我把这东西物归原主吗?”

    韶音眼前一亮,想到自己身边还有两个有武功的帮手,就是不知道她们的功夫怎么样,能不能胜任此事。

    “没问题,这点小事,就交给我吧!”

    花郁夏自信满满的说道,抱起匾额轻轻松松的一跳,就跃上了围墙,几个弹跳就消失在韶音的眼前。

    韶音见到她那轻松的模样,不由张了张红唇,看来自己还是小看韶乐给她安排的人了。这样的轻功,绝对是个高手。

    “夏夏一会儿就回来了,我们先吃饭吧!”

    花眠忧见到花郁夏的本事一点也不惊讶,如果没有这些本事,她们都不知道要在死神之旅中死多少遍了。爷花重金让她们贴身保护九姑娘,那钱也不是白花的。

    原本这种帮忙跑腿的事情,不在她们双姝的任务范围之内。但是韶音对她们两人的态度,让她们颇为满意,就免费跑一次腿了。

    “坐吧!”

    韶音只是惊讶片刻,就恢复了镇定神情,揭开面纱一角,开始吃起早膳。

    “这次多谢两位帮忙了。”

    木芙没想到和韶音一起回来的小泵娘是个武功高手,对花眠忧的态度也客气了起来。

    花眠忧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安静的吃饭。她的眼睛瞥了在韶音手上,吃着药丸的小萌宠,莫名的感觉到危险。

    “这是?”

    “它是我在外面捡来的小宠物!”

    韶音将药丸喂给火月雪貂吃,它的个头很小,抱起来也特别轻盈,绒毛雪白晶莹。一般人认不出它是什么品种,她也没有打算告诉其他人。

    “吱吱——”

    火月雪貂伸出了粉嫩的舌头,圆溜溜的眼睛,充满了无辜与依赖。

    “对了,还没给你起名字呢!你这么可爱,就叫萌萌怎么样?”

    韶音很喜欢这只小貂儿,听说火月雪貂非常聪明,极通人性,如果与人相处久了,甚至可以听得懂人话,忠心护主,一生只认一个主人。唯一的缺点,就是貂儿太过黏人,非常缺乏安全感。

    “吱——”

    火月雪貂似乎听懂了她的话,脆生生的回应了一声,尾巴动了动。

    “小萌萌真乖!”

    韶音伸手摸了摸小萌萌,看着它粉嫩的鼻尖,蹭了蹭她的手背,她的目光瞬间就柔和了下来。

    “我是不是多心了?”

    花眠忧看到小萌萌可爱无害的模样,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太过敏感,才会以为这小可爱会有危险。

    “事情搞定了!”

    花郁夏坐到了椅子上,拿起调羹,舀起汤大口喝下。这汤还热乎着,可见她来去的时间非常短暂。

    “对了,我见到那女人屋子里有个好玩的东西,就顺了出来。”

    她拿出了一个金色的发簪,做工非常精巧,上面有着点翠的凤凰羽翼,望上去栩栩如生。

    “夏夏!你怎么把人家的东西拿过来了?真是胡闹!”

    花眠忧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的说道。

    “我昨夜跟着那人追过去,在窗户外就见到有个女人打开了重重机关,然后拿出了这个东西,接着又放了回去,所以才好奇拿出来嘛!”

    花郁夏将凤凰金簪拿出来晃了晃,也没有看出什么特别的,所以马上就失了兴致。

    “可以把簪子给我看看吗?”

    韶音见到这凤凰簪子的构造很特别,便开口说道。

    “给你!这东西一点都不好玩,送你好了!害得我还费尽了千辛万苦拿出来,真是亏死了!”

    花郁夏撇了撇嘴,大口吃起东西,来发泄自己的不满。她还以为自己找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没想到居然一点用都没有。

    “谢谢郁夏了!”

    韶音接过这根凤凰簪子,看着那火红的凤眼,脑袋不由有些疼。

    一张非常陌生的零碎画面,在她的眼底一闪而过。

    她一定在哪里见过这根簪子!

    “音儿,你怎么了?”

    见到她脸色有些难看,木芙顿时紧张的问道。

    “我头有些疼,先回房间休息一下。”

    韶音扶了扶额头,开口告辞道。

    “唉,那你可要多休息一下,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你就不要出来吹冷风了。”

    木芙关心的叮嘱道,知道韶音的身体一直都不好,脸上充满了忧心之色。

    这孩子从出生的时候就是九死一生,如今好不容易长这么大,但身子骨一直都很弱,都是自娘胎里面落下的病谤。

    韶音回到房间里,握着凤凰金簪,忍着脑袋的剧痛,将一个个破碎的画面努力拼接起来。

    她相信那应该是留在这原主身体里的记忆碎片,因为这根凤凰金簪的刺激,才会让她见到那本该随着原主灵魂消散的画面。

    那是一个昏暗的房间,画面中的两人身影非常模糊。

    其中一个人手中正是握着这根凤凰金簪,那是一个女人的手,她的手握住了凤凰金簪的眼睛,然后开始旋转起来。

    韶音的手也不自觉握住了凤凰金簪的凤眼,凭着脑海中残存的记忆,开始转动这眼珠子。

    “动了!”

    火红的凤凰眼珠在她的转动下,当真可以动。她再度根据脑海中模糊的画面,开始下意识的转动整个凤凰金簪的身子。

    “咔——”

    伴随着清脆的声响,凤凰金簪竟然打开了。

    她眼前的画面,化为极致的黑暗,窒息的冰冷与绝望也让她感同身受。

    “没有人会来救你的,你这身贱骨头将永远醉死在这里!谁叫你千不该万不该,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大夫人尖锐狠毒的话音,就在她的耳畔不断地回荡。

    “啊!”

    韶音猛地惊醒,背后已经是一身的冷汗。

    她忽然明白了阿九的死因,似乎是撞破了大夫人和什么人在秘密进行什么事情,所以才会被残忍的杀人灭口!

    她马上打开凤凰金簪里面藏着的东西,那是一张非常纤薄的纸张。但是什么都没有,看上去完全是空白的。

    “不可能什么都没有!”

    韶音将这张纤薄的纸张来回翻动了一遍,凑近鼻子闻了闻上面的味道。

    那是一股淡淡的酒精味道,虽然味道已经很淡了,但是以她对酒味特别敏锐的嗅觉,她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用酒浸泡!”

    她连忙拿出放在床下的一坛刚刚酿出来的浓酒,为了保险起见,她像是沾了一小点酒水,小心翼翼地擦拭这纸张。

    等了片刻,见到那纸张上有图案和文字浮现出来,她就像是吃了定心丸,知道自己的做法没有错。

    她当机立断,把一勺酒水泼在纸张上。

    一张完整的地图,就在她的眼前浮现出来。她全神贯注的记住这地图的每一条线路,把这张地图印入脑海中之后,她才翻过这纸张看上面的字。

    “原来一切的真相竟然是这样!”

    她看完这纸张背后的字,一下子就知道了所有的来龙去脉。

    这场杀局背后的真相,竟然是一场惊天阴谋。

    她将这张纸收了起来,同时也将那根凤凰金簪藏了起来。

    据这纸张上的说法,这根凤凰金簪竟然是一个堪比国库的宝藏的钥匙。那笔宝藏是天曜皇朝一位叛乱的王爷留下来的,那位王爷名为陌长歌,筹谋了一生,只为了夺得帝位。

    但是最终却以失败告终,落得个凄惨的下场。

    那位王爷虽然死了,却留下了一个后招,谁也不知道的后招。他在世上留有一个私生子,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这根凤凰金簪可以打开旷世宝藏的大门,让陌长歌的后人拥有东山再起的力量。

    韶音猜测大夫人夜氏,就是那个人的手下,而那日与她在一起的人,就是和她密谋造反的人。阿九正好撞见了那一幕,自然被大夫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哪怕阿九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也没有逃过大夫人的魔掌。

    想必这些日子,看着韶音活着,大夫人始终是如坐针毡。

    “处心积虑的想弄死我好安心么?”

    韶音想通了一切,唇角勾起一抹冷冷的弧度。

    “那看这一次,是谁玩死谁!”

    “吱——”

    小萌萌见到韶音那透着几分冷冽的目光,伸起爪子,表示站在她这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