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52】梦想成真

帝医醉妃 【052】梦想成真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这是开什么玩笑?”

    韶音面纱下的玉颜,变化了色彩,只是她没有一时冲动跑过去抗旨。她有着自知之明,如今的她还没有办法公然与皇族作对,否则只会连累娘亲和哥哥。

    忍得一时之气,才不会闯下大祸。至于是正妃还是侧妃,她可是一点也无所谓。要取消婚约还得从武尊王入手,只要他不愿意娶,那她也不需要嫁了。

    想必这道圣旨,是因为当日芙蓉宴选妃的结果。依她看来,不出意外是皇后唐柒柒的意思,与武尊王陌紫皇无关。

    “公公,我们家九姑娘为何会被选为武尊王侧妃?这真是让老身想不通。”

    老太君也不是没有见过韶音,那丑颜怕是会吓到武尊王。

    “此婚约是皇后娘娘一手促成的,娘娘对韶九小姐很是满意!芙蓉宴上九小姐更是风采出众!”

    小顺子与老太君是旧识,故而开口说了一些内幕。

    “原来如此!”

    老太君这才记起当日芙蓉宴韶音也去参加了,没想到却得到了皇后娘娘的中意。一个小小的庶女,可以嫁给武尊王,哪怕是侧妃,那也是天大的造化了。

    “云姑,这时辰不早了,我也该回去复命了!就不打搅了!”小顺子开口告辞道。

    “恭送公公!”

    老太君点了点头,对于这件天降的喜事,心中也很高兴。

    送走了宫中的来人,韶府上下顿时犹如煮沸的开水。

    “木芙,韶音要嫁入武尊王府,你好生准备,有什么需要,便让总管去置办。”

    老太君叮嘱了一声,便在婢女的搀扶下进了屋子。留下一大片议论不绝于耳,有惊奇、有疑惑、有嫉妒、有羡慕,唯一相同的是议论的中心都是韶音。

    “皇后娘娘怎么会看中她?”

    八小姐韶绣痛心疾首的说道,芙蓉宴上那么多的大家闺秀,韶音不过是一个丑女而已,竟然会得到皇后的青睐,叫她心里如何能够平衡。

    “为什么要成为侧妃的人不是我?”

    六小姐韶娜酸溜溜的说道,恨不得取代韶音成为武尊王的侧妃。哪怕是做一个妾,她都愿意去,只要能进武尊王府就好!

    “这下子要恭喜木芙妹妹了!”

    几位姨娘开口说道,羡慕的看着九姨娘木芙。

    九姨娘木芙平日都不受人待见,如今听得众人的恭喜,也有些受宠若惊。尴尬的回应了几声,就告辞回浮梦苑。

    韶音没有立刻过去,而是等到他们散去之后,才牵着墨烟回府。

    大夫人夜丽藻回到房中,气得直摔花瓶,上好的瓷器碎了一地。

    “那个贱人真是好命!”

    “夫人别生气!那个贱蹄子长得那么丑,武尊王怎么会看上她?到时候就算嫁入王府,也会被赶出来的。”

    侍女花烛开口说道,见到大夫人正在气头上,她也不敢靠近。

    “哼,那个贱蹄子她也配进王府?我要她不能活着离开这韶府!”

    大夫人夜丽藻狠狠地握着拳头,阴狠的说道,那神情恨不得把韶音撕成碎片。

    “那夫人打算怎么做?”

    花烛低声问道,对于这种事情,她们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本夫人早有计划!饼两天是老太君的寿辰,会有许多宾客过来道贺,听说那两个仙云谷的使者就是来为老太君祝寿的。我们在这段期间,行事要格外小心。”

    大夫人夜丽藻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让花烛到她身边来,低声说出她的计划。

    花烛在一旁点头,认真的听她说完计划。

    表面看似风平浪静的韶府,实际上却是暗流汹涌。韶音回府之后,一路上见到她的人,眼神都不一样了。平日连扫地的小厮都不想搭理她,但现在却过来殷情巴结,就想跟她攀上几分交情。

    韶音拎着水果篮子朝着韶乐的住处走去,远远的就听到了一阵悦儿的声音。

    那声音是从韶乐的房里传出来的,好像是某一种乐器。

    韶音快步走上前,就见到那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沐浴在阳光中。手指拨动月琴的弦丝,在怡然自得的弹奏着乐曲。

    韶乐,最喜的不是医术,而是音律。

    “九儿,你回来了?”

    闻到空气中那股属于韶音的味道,韶乐手中的动作没有停下来,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看上去明媚至极。

    “哥,你弹得真好听!”

    韶音走到屋子里坐在他身边,将水果篮子放下,开口夸赞道。

    “若要说起弹琴,我的技艺无法登大雅之堂。不过,我倒是听过一人的琴声,当真是世间顶好听的天籁之音。”

    韶乐面带微笑的说道,想起那个挚友,他的神情更加温和了起来。

    “是谁啊?能够得到哥这么大的赞誉,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吧!”

    韶音闻言也心生好奇之意,对于哥哥所说的人也有几分兴趣。

    “那个人你也见过!就是云!”

    韶乐说起这个名字,俊颜上也有几分敬畏之色。

    那是他听过最美的琴声,可以让他感觉到整个灵魂都被深深震撼。

    “他会弹琴?”

    韶音张了张嘴巴,实在是不敢相信,武尊王那冷冰冰的家伙也会弹琴!

    “你若是有机会听上一曲,那可真是天大的幸事!”

    韶乐不吝惜的夸赞起来,对于挚友的琴艺,他是万分佩服的。只不过没有那个耳福,可以听上一曲。

    “能听哥弹奏一曲,也是我的耳福。对了,我给你带了新鲜的瓜果回来,已经洗干净了,就放在你手边的桌上,你等会儿尝尝看。”

    韶音呆在他身边,就感觉特别的放松,他总是努力保护她,让她感觉特别温暖。

    “九儿以后不用破费,我这里不缺这些。”

    韶乐知道韶音的钱不多,所以开口说道。

    “哥,你还跟我客气什么,咱们是兄妹,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韶音不悦的说道,一直都是韶乐照顾她,也该是她回报他了。虽然她现在不算大富大贵,但还是买得起这些水果的。

    “好,哥就不跟你客气了。不过你要照顾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韶乐听出她不高兴,连忙开口说道。

    “哥,你有没有什么梦想呢?”

    韶音一手撑着脑袋,转过头,轻声问道。清凉的风吹拂过来,也吹起了她脸上的面纱,只可惜没有人有幸看到她的真容。

    “有啊!”

    韶乐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

    “是什么梦想呢?说出来听听!”

    韶音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如果有可能,她会努力帮助他完成心愿。

    “我想看一次雪!听爹爹说过,下雪的时候非常美丽,天地间银装素裹,白茫茫的一片,世界看上去特别纯净。”

    韶乐温柔的俊颜上,写满了向往的神彩,一个很简单的梦想,对于他而言,却是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

    “下雪的时候真的很美,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入冬之后应该就会下雪了。到时候,我当你的眼睛,可好?”

    韶音听着他这简单的梦想,没来由的一阵心酸。决心要治好哥哥的眼睛,让他见到光明,梦想成真。

    他的世界只有一片黑暗,从来不知道白雪究竟是什么样的颜色。

    “好啊,下雪的时候,你可要告诉我哦!”

    韶乐听着她的话,心中就已经很满足了。他知道自己的眼睛,不可能看得见。所以这个梦想,也只能是想想罢了。

    “嗯,我们一言为定!”

    韶音重重点了点头,开口许诺道。

    “对了,哥给你安排了两位侍女,她们会照顾你的起居饮食,不管喜不喜欢,你先试用一个月。”

    韶乐叫出了两个年纪和韶音相似的姑娘,这两个姑娘模样秀气,看上去颇为养眼。

    “小姐,我叫花眠忧!”

    “小姐,我叫花郁夏!”

    花眠忧和花郁夏朝着韶音笑着说道,看她们那无害的邻家女孩模样,没有谁会把她们与绝杀双姝联系在一起。

    “好吧,既然是哥哥的美意,那我就收下了。”

    韶音一眼就看出这两个小泵娘像是有武功的人,看来是哥哥要安排在她身边保护她的,看样子期限应该是一个月。

    “我也差不多该回浮梦苑了,不然娘要担心了。”

    “路上担心点!”

    韶乐细心的叮嘱了一声,对于这个妹妹,他格外的关心。

    “嗯!”

    韶音望着他的笑容,回应了一声,便带着花眠忧和花郁夏回了浮梦苑。

    因为韶乐身体大好,所以老太君的寿辰宴会也开始准备起来,韶府上上下下格外忙碌。与此同时,韶府九小姐要嫁入武尊王府邸为侧妃的消息,不胫而走,轰动了整个神都。

    同样被轰动的还有武尊王府,武尊王陌紫皇看着那圣旨上的字,脸上的神色分外难看。

    当下就策马,进了皇宫之中。见到武尊王大驾,一路上无人敢拦下他,纷纷行礼放行。

    金碧辉煌的御书房,一道病怏怏的身影正趴在书案上小憩,紫衣侯端坐在一旁,协助处理朝政大小事务。

    突然,宛如一道狂风卷入御书房内,空气骤然间就下降了好几度。

    “是谁的主意?”

    陌紫皇那绝美的俊颜,此刻宛如案台上的墨砚,黑到了极点。铿锵有力的嗓音,回荡在御书房之中,来回好几遍,才消失无踪。

    “小皇皇,你这么火大做什么?这不是皇嫂的意思吗?她可是下了死命令,让我一定要尽早给你找个媳妇,皇叔我多不容易?”

    病怏怏的脸庞迎向了陌紫皇,那张脸长得与陌烟华非常神似,让陌紫皇几乎要以为是自己的爹爹在眼前了。

    听到陌紫皇火冒三丈,紫衣侯则是非常淡定的继续处理政务,免得不知道要何时才能回府。

    “你少拿我娘当挡箭牌,我说的是,谁写上侧妃的?要写也是写正妃!”

    陌紫皇把圣旨一丢,修长的手指,戳着那个侧字,气呼呼的说道。

    “我说过多少次,这辈子要娶也只娶一人,你写个册妃是要闹哪样?”

    “呃——”

    风帝风云华听到他的话,张大的嘴巴几乎可以塞得下一个鸡蛋了。

    就连原本在一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紫衣侯紫阡陌,也是被雷得外焦里嫩。

    “小皇皇,你气呼呼的过来,就为了这事?”

    风云华没有介意陌紫皇的无礼,而是开始跟他纠结起了这圣旨的字眼问题。

    “废话!谁让你写侧妃的,她怎么能当侧妃!”

    陌紫皇对于这件事耿耿于怀,坚决不同意韶音当侧妃。

    “那——你的意思是?”

    风云华弱弱的瞅了他一眼,对于这个脾气火爆起来就非常可怕的皇侄,他可不敢惹火了,不然这个御书房很可能被一把火给烧了。

    “快给我改过来!喏,就是这个侧字!”

    陌紫皇又用力戳了几下这个刺眼的字,差点没忍住自己动手改一遍。不过怎么说风云华也是他皇叔,他还是给他点面子好了。

    “还有人在这里看着呢!傍我留点面子成不?”

    风云华没好气的说道,他的身子骨本来就不好,再被刺激几下直接挂掉,那可怎么办?

    “没事,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就好!”

    紫阡陌很直觉的说道,耸了耸肩膀,表示他们不必在意。

    “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快点改!我等会回去还要去批奏折,你说你天天借故养病,不管奏折,尽是往武尊王府丢,像话吗?”

    陌紫皇冷冷的说道,对于这个无良的皇叔,他已经完全没有话说了。

    “还不是跟你爹娘学的!他们以前都是那么干的!”

    风帝理直气壮的说道,想起以前皇兄成天撂担子走人,把他和前丞相兰梦柯留在宫里操劳,他就格外幽怨。

    “父债子偿,天经地义啊!你不能怪皇叔哦!”

    “”

    陌紫皇闻言嘴角抽搐了几下,对于无良爹娘的认识又加深了不少。听说他们每次撂担子,一走都是好几年的。

    “少罗嗦,有本事找他们抱怨去!圣旨改好了没有?”

    “好了,好了,年轻人,这么心急做什么?”

    风帝将圣旨交给他,让他爱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对了,你们婚期定在什么时候,我也好通知你那对无良爹娘一声!”

    “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接下来你们就不必操心了,我会自己处理好。”

    陌紫皇意味深长的说道,如果没有等到韶音自愿嫁给他,那他也不会强迫她。虽然他觉得若是有她陪伴,走过这一生,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他却尊重她的意愿。

    “真不知道要等多久啊!”

    风帝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禁有些感慨的说道。

    不过能做的他们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看这些年轻人自己的发展了。

    他咳嗽了几声,脸色有些苍白,不知道这残躯,还能够拖多久。

    “陛下还是早些让太子学习朝政,替您分忧才是。”

    紫阡陌见到风云华的样子,开口提醒了一句。

    “惊滟年纪尚小,过些年再说吧!”

    风帝摇了摇头,手中的黄色锦帕里,有着一抹嫣红之色。

    “只有有紫皇在,天曜皇朝就会屹立不倒!”

    “陛下,瞧您这话说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武尊王才是皇位继承人呢!”

    御书房中没有外人,紫阡陌说话也没有避忌,直接打趣道。

    “呵呵!紫卿,你以为呢?”

    风帝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陛下的心思,也许只有家父能懂吧!”

    紫阡陌摇了摇头,并不知道风帝有何打算。

    “说起你父亲兰梦柯,朕倒是许久没见到他了。”

    风帝有些感慨的说道,眼里有几分怀念之色。紫阡陌的养父正是前丞相兰梦柯,也是他曾经最得力的左膀右臂。

    “岁月不饶人啊!一转眼,人事俱非!”

    他抬眸望了外面的天空一眼,语气充满了感慨。

    天色渐渐黯淡下来,韶音坐在浮梦居的房间之内,看着满屋子的嫁妆,不禁感慨木芙的办事效率还真高。一整晚,木芙都乐开了花,听到女儿不仅可以出嫁了,还是嫁给那么优秀的武尊王,她是开心到了极点。

    见到木芙那么开心,韶音也不忍拂了她的喜悦,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自己在做着筹谋,为将来的路做好打算。

    花眠忧和花郁夏两人,韶音没有把她们当作婢女使唤,而是给她们安排了住处。对于韶乐找的人,她自然是放心的,所以安排在了离她房间最近的地方。

    夜已经深了,她却没有什么睡意,今日的那道圣旨,让她感到非常心烦。

    自古民不与官斗,她要从长计议才行。

    想起陌紫皇,那个男人可以说除了脾气臭了点,其他都是完美至极。无论是家世、权势、还是样貌,无一不是上上之选。

    另外,从他们几次的接触看来,陌紫皇这个人品行也不差,救了她很多次。

    只是,她从来没有想过,永远呆在这个地方,她要回家!

    “对了,如果要拿到苍华云泪的话,这道圣旨倒是给了我一个绝佳的机会。”

    韶音原本还在郁闷,但是想到这一点,她立刻就有了缜密的计划。

    她躺到床上,开始在脑海里想着计划的可行性。

    这时候,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正悄悄潜入浮梦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