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476章【陈家有雄,名为帆】四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476章【陈家有雄,名为帆】四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476章【陈家有雄,名为帆】四

    “你……”

    眼看第一次进入李家时很低调的陈帆,突然变得张狂无比,所有人都是一惊,其中,衡美兰更是气得不轻,伸出手指着陈帆,试图说什么,结果上气不接下气,差点没气晕过去。

    “衡美兰,江苏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前江苏副.省.长衡利民的nv儿,对么?”陈帆眯着眼睛,冷冷地打量着踩鼻子上脸的衡美兰,一字一句道:“如果你觉得你这个副主任干腻歪了,我不介意找个人接替你的位置。虽然你的位置没有浙江二把手那么抢手,但是想坐的人,绝对不会少。”

    狂!

    狂到了极点!

    这一刻,面对李家二代所有成员,陈帆没有再故作低调,而是lù出了最狂妄的一面。

    静!

    一时间,大厅里变得极为安静,所有人都将目光聚集在mén口那个突然爆发出嚣张气焰的青年身上,被青年的话震得无以复加。

    一方面,他们觉得陈帆实在是太狂,另一方面,陈帆的话在提醒着他们,前不久杭州的风bō。

    “陈帆,你吓唬谁呢?”短暂的震惊过后,李森见自己母亲被羞辱,当下站起身,反击道:“杭州事情的内幕,谁不清楚?你以为一号首长还会帮你?”

    “帮不帮,你说了,算么?”陈帆用一种俯视的目光,轻蔑地看着李森,一字一句道。

    算么??

    李森脸蛋涨得通红,张大嘴巴,想说什么,却无话反驳。

    毕竟,他连和一号首长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年轻人,太狂可不是一件好事。”这时,李森的父亲,也有些怒了。

    “如果有一天,你能给燕家一巴掌,让燕家将打碎的牙齿往肚子里咽,你再来跟我说这句话!”陈帆冷笑道:“现在的你,不配!”

    不配!!

    这两个字如同闷雷一般在大厅里炸响,除了李颖外,所有人的身子都是狠狠一颤!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确实没有资格教训陈帆。

    毕竟,陈帆曾经的所作所为,只能让他们仰望!

    震惊的同时,除了李军外,所有人都愤怒地瞪着陈帆,那感觉恨不得立刻将陈帆暴打一顿,告诉陈帆做人不要太嚣张。

    “你们之中很多人口口声说李家的未来,看起来为李家的大局考虑,其实……你们真正担心的是,这件事情会对你们自身造成的影响——在你们眼中,拥有陈家光环的陈飞,值得你们去巴结,去讨好。而被赶出陈家的我,只能被你们唾弃。”陈帆丝毫不在意众人的愤怒,一针见血道:“原本,你们都是李颖的长辈,做这一切,我无话可说。可是……现在,连李老爷子都没有站出来说三道四,你们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你们算哪根蒜哪根葱?莫非,你们自认为在这个李家,李老爷子没你们有能耐?还是他老人家说话不算数??”

    哑口无言。

    面对陈帆这一番犀利的反击,所有人都哑口无言。

    因为正如陈帆所说,对于这件事情,李家掌权者李云峰都默许了,他们确实没有资格指手画脚。

    “陈……陈帆。”

    这一刻,李军只觉得自己那颗心脏在狠狠地chōu搐,他面sè难看、尴尬地开口了,试图阻止陈帆继续说下去。

    陈帆的话并没有冲着李军去,毕竟,他知道李军自始至终都没有因为他的身份,而排斥过他。

    即便是排斥过他,对他成见极深的黄晓玲,陈帆也没有针对。

    因为,黄晓玲是李颖的母亲。

    这个身份,足够让他去尊重。

    他所有的话都是冲着李颖那些亲戚去的。

    他不想让李颖太过难过。

    毕竟,李颖之前说服了李云峰,这次带他回来的初衷是想通过李家给他撑腰,在面对陈建国的时候,挽回一些颜面。

    而如今,陈建国旧事重提,再次拿李颖和陈飞的婚事说事,这又让李家的人看到了抱大tuǐ的曙光,自然会对李颖说一些难听的话。

    那对于李颖而言,无疑会从天堂坠入地狱!

    似乎是为了印证陈帆的猜测一般,李颖脸上的笑容dàng然无存,脸sè一片苍白,浑身哆嗦着看着那些愤怒无比的李家成员,颤抖着问:“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陈主.席……”李维国心里窝火不已,此时听到李颖这么一问,当下开口。

    “唰!”

    闻声,陈帆目光如刀一般扫了过去。

    李维国心中一震,本能地闭上了嘴巴。

    “傻nv人,没事。”陈帆见状,回过头,笑着抚mō了一下李颖的秀发。

    “大哥,你们先出去吧。”李军也看出了陈帆的用意,连忙对李森父亲一行人道。

    那些李家的成员虽然对陈帆狂妄的做法,相当不满,不过眼下的情况,他们根本没有话语去反驳,只能忍气吞声离开。

    只是——

    在离开之时,所有人都心怀恨意地瞪着陈帆,那感觉仿佛在说,他们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陈帆再次被陈建国羞辱,夹着尾巴滚出nj军区的一幕了。

    随着衡美兰一行人离开,大厅里只剩下了李军夫fù和李颖。

    之前陈帆那番话虽然没有想过针对李颖的母亲黄晓玲,但是……她似乎自己代入了,脸sè有些难看。

    见状,陈帆满脸歉意,道:“黄阿姨,刚才我并没有针对您的意思,您不必放在心里。”

    黄晓玲没有吭声。

    “陈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李颖的情绪略微稳定了一些。

    陈帆苦笑,道:“陈建国这次来给你爷爷祝寿,打算旧事重提,让你嫁给陈飞。”

    “什么?”李颖一惊,随后满脸愤怒,道:“上次他不是都答应你和我在一起了么?像他那种大人物,怎么能出尔反尔?”

    “也算不上出尔反尔了。”陈帆自嘲一笑:“毕竟,在他们心中,我已经不是陈家的人了。”

    望着陈帆脸上的自嘲笑容,泪水情不自禁地从李颖的眼眶中流了出来。

    上一次,陈帆被陈家抛弃,杀死薛强后,她第一次跪倒在李云峰面前,放下了所有的倔强和叛逆,请求李云峰出面救陈帆。

    那一次,因为陈建国要求公事公办,她没有帮上陈帆。

    这一次,她本想借着李云峰生日的机会,给陈家还以颜sè,却没有想到,陈家的人居然……还要在自己心爱男人那颗伤痕累累的心脏上补两刀。

    她心疼。

    但是她知道,自己心爱的男人那颗破碎的心,更疼。

    她颤抖着伸出手,轻轻地抚mō了一下陈帆的脸蛋,想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口,只是扑进陈帆怀中,紧紧地抱着陈帆。

    看到这一幕,李军夫fù都没有吭声。

    因为……他们都能够察觉到陈帆笑容中所流lù出的凉意。

    ……

    十分钟后,李云峰的警卫员来到将军楼,告诉李军夫fù,李云峰让陈帆书房见他。

    对此,李军夫fù没有意见,不过李颖却是红着眼,要和陈帆一起去。

    “傻nv人,你在这里陪叔叔阿姨就好,后面的事情,jiāo给我来处理。”陈帆微笑着擦去李颖因为感到憋屈而流出的泪珠,柔声道。

    李颖鼻子一酸,泪水模糊:“可是……”

    “没事的。”陈帆笑了笑,轻声道:“几个月前,我能让陈飞和他父亲陈永瑞夹着尾巴离开,明天,我不但让陈建国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还让今后没有脸再踏进nj军区一步!”

    听着陈帆轻描淡写的话语,脑海里闪现出陈帆目空一切的一幕,令得李军夫fù心中掀起惊涛巨làng。

    他们很想知道,眼前的青年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再次踏入nj军区大院,并且表现的如此不可一世,到底是有备而来,而是装腔作势。

    如果是有备而来。

    他,到底依仗的是什么?

    没有回答。

    他们知道,答案会在明天揭晓。

    几分钟后,陈帆跟着李云峰的警卫员来到了最里面的一栋将军楼二楼的书房。

    书房里,李云峰叼着一支香烟,表情yīn晴不定。

    “李爷爷。”

    等警卫员关上mén,陈帆径直走到李云峰身前,收敛了之前的张狂,表情很尊敬。

    望着陈帆脸上那副尊敬的表情,李云峰心中有些mí茫。

    之前的时候,他接到了李森父亲的告状电话,对于陈帆在李军那里的所作所为都有了解,深知之前的陈帆是多么的不可一世!

    而此时此刻,之前那不可一世的陈帆,却在他面前表现得如此尊敬。

    这让他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陈帆。

    “xiǎo子,原本我因为xiǎo颖跪下求我以及看在老首长的面子上,打算帮你一把。”李云峰吐出一口浓密的烟雾,皱眉道:“可是……你这么一闹,还让我怎么帮你?”

    陈帆毫不畏惧地迎上李云峰的目光,一字一句道:“是他们要踩鼻子上脸,为了不让李颖太委屈,我只能让他们闭上嘴巴。”

    “你?!”李云峰又气又惊,随后叹气,道:“xiǎo子,我承认你在杭州那一手玩得很漂亮,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但是……那件事情你依靠的什么,不光我知道,很多人都知道。再者,我也不瞒你,陈家在军方的影响力和号召力,远远不是燕家在政界可以比拟的。”

    “我知道。我还知道,您要下定决心给我出头,需要很大的勇气。毕竟,那样你搞不好会得罪陈建国。”陈帆心如明镜道:“也许陈建国会顾虑大局,不会拿这件事情刁难你,或者说直接一点,不会在明年您弟弟接替您位置的事情上做文章。但也只是也许,谁也无法保证陈建国会不会脑子chōu疯。”

    “你既然知道,为何还?”李云峰眉头死死地拧在了一起。

    “别人对我的好,我会十倍还之,同样的,别人对我的耻辱,我也会十倍、百倍的还过去!”陈帆再次开口了,声音不大,语气却格外的坚定:“我向您保证,无论是明年您弟弟升职,还是柱子叔战胜杨广德当政委,都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情!”

    “不光是陈建国,任何人都不能改变这一点!!”

    李云峰心中狂震!

    如果……如果不是站在他眼前的青年,在离开陈家后,接连做出惊天举动,他一定会认为青年的脑子chōu疯了。

    然而——

    不等他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青年接下来的话,吓得他的心脏直接停止了跳动。

    “李爷爷,明天,我不会大闹您的寿宴,我会让陈建国主动夹着尾巴,有多远滚多远!”

    灯光下,屠夫lù出了獠牙。

    ps:第二更到,多写了几百字的免费,呵呵。

    前戏算是够了,明天直捣黄龙,爽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