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477章【陈家有雄,名为帆】五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477章【陈家有雄,名为帆】五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477章【陈家有雄,名为帆】五

    当清晨的当第一缕阳光从东方天际shè出的时候,躺在chuáng上一晚上没有睡着的林东来掐灭烟头,起身走到chuáng边,一把扯开了窗帘。

    失去窗帘的遮挡,阳光透过玻璃直接shè进了房间里,映照着林东来的脸庞。因为兴奋了一夜没有睡着的缘故,林东来那yīn柔面颊上方出现了两个黑眼圈,眼圈也是隐隐泛红。

    抬起手腕,林东来看了看时间,然后……打开窗户,呼吸了一口窗外的新鲜空气。

    做完这一切,他穿着kù头走进卧室里的浴室,洗澡,刮胡子。

    不同于往日和nv人滚大chuáng前三下五除二的冲澡,也不同于在最顶级的洗浴中心泡澡。

    今天的林东来洗澡洗得很慢,很仔细。

    因为……他将以一个崭新的面貌再次踏进nj军区,出现在杨家人的面前!

    七点钟,焕然一新的林东来驱车来到一家五星级酒店,在酒店的餐厅里见到了陈帆。

    昨晚,陈帆并没有住在nj军区大院——他和李云峰jiāo谈结束后,便离开了nj军区,住进了这家早已让林东来为他订好房间的五星级酒店。

    “先吃点东西,然后跟我一起去。”当神情中难以掩饰兴奋的林东来走到陈帆身旁的时候,陈帆微笑着示意林东来坐下,先吃早餐。

    林东来点了点头,坦然入座。

    很快的,餐厅服务员将jīng致的早餐端了上来,陈帆如同往常一样,不慌不忙地吃着,而林东来的虽然也陪着陈帆一起吃,可是……却没有丝毫胃口,在整个过程中,基本没怎么吃,一直在打量陈帆。

    陈帆也知道,对于林东来而言,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心情jī动,吃不下东西属于正常,为此,他没有说什么。

    七点半,两人走出酒店,林东来帮着陈帆拉开车mén,等陈帆钻进汽车,深吸一口气,暗中擦了一把手心的汗水,关上车mén,然后面sè平静地钻进汽车,坐在那辆宾利轿车的驾驶位置上,启动汽车,驶向nj军区。

    与此同时。

    一辆辆挂有nj军区牌照的汽车依次从华山酒店停车场驶出。

    除了陈建国外,所有前来给李云峰祝寿的军方大佬,全部坐在了汽车里。

    他们之中,有剩余六大军区的一把手,也有像二.炮、空军、海军不是一把手却拥有实权的大佬,还有省军区,集团军之类的掌权者。

    总.参来的一位带副的大佬和袁兵。

    如此一来,所有宾客之中,陈建国的身份地位无疑是最高的,其次是曾经当过李云峰上司的总.参大佬。

    这两人的到来,令得李云峰这次生日的含金量大大提高。

    毕竟一般七大军区的一二把手退休前的生日宴会,军.委大佬是不会来的。

    陈建国并没有坐在挂有nj军区车牌的军车里,而是坐在了陈飞那辆挂有东海市委牌照的奥迪a6里。

    似乎……他在用这个举动告诉所有人:他来南京,祝寿其次,关键是为陈飞而来!

    这让所有军方大佬都相信了陈家打算将陈飞培养成第四代接班人的传言。

    八点钟。

    载着陈建国的奥迪a6率先驶入nj军区,其他挂有nj军区牌照的汽车跟在后面,依次驶入。

    与此同时,那辆提前一分钟抵达的宾利轿车被拦在了mén口,等那些军方大佬所乘坐的汽车进入后,才能进入。

    奥迪a6与宾利再次擦肩而过。

    奥迪a6的司机得意而jī动。

    他是陈家大少。

    他给陈家家主当司机。

    宾利轿车的司机愤怒而憋屈。

    他是林家疯狗。

    他给陈家弃子当司机。

    八点十分。

    站岗的士兵放行,林东来狠狠吐出一口闷气,不急不慢地启动汽车,宾利轿车平稳地驶进军区。

    八点二十分。

    当林东来驾驶着主人的宾利来到军区内院最里面的时候,道路上停满了汽车。

    林东来无奈,只能将宾利停在最后面,然后第一时间下车,快步走到汽车后mén前,拉开车mén,鞠躬迎接陈帆下车。

    在林东来余光的注视中,陈帆面sè平静地下车,带着林东来走向不远处的将军楼。

    昨晚他和李云峰聊天得知,今天的寿宴放在将军楼的院子里举行,总共摆了六桌,李家人一桌,nj军区的大佬一桌,其他来宾四桌。

    跟在陈帆身后,林东来下意识地扭头,朝道路旁边的将军楼看了一眼。

    那是杨广德的住处。

    将军楼里,身为nj军区副政委的杨广德并不在,他早早地去了李云峰的将军楼,和所有nj军区大佬一起迎接那些军方大佬。

    清晨,阳光算不上刺眼,林东来眯起眼睛,清晰地看到,阁楼上,站着不少杨家的成员,那些人原本全部将目光投向最里面那栋二层楼,看到陈帆和他出现后,其中不少人将目光投了过来。

    在那些人之中,他没有看到曾经的妻子,杨琳的身影。

    隔着很远,他看到的是一张张挂满嘲讽笑容的脸庞。

    “嘿!那不是林东来么?”

    “没错,是他。看来爸说他去给陈家青年当狗是真事。”

    “他要和陈家青年一起去给李云峰祝寿么?”

    “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那种场合也是他能够参加的么?”

    “参加了又如何?还不是跟着他的主人一起去自找羞辱!”

    ……

    隔着老远,林东来听到了远处传来的议论声,双拳不禁紧握。

    “不管杨广德说你一直是一条弯着脊梁的狗,还是我将你当人还是当狗,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始终在心里告诉自己:我是一个人,我林东来他妈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明天,我会让你像个人一样走进nj军区,走进李云峰的将军楼,让杨广德平视甚至仰视你。至于……今后,陈家的那一巴掌,我来,杨家的,你来,如何?”

    耳畔回dàng起陈帆的话,望着陈帆那孤傲的背影和沉稳的步伐,林东来松开了拳头,tǐng直了脊梁。

    他的步伐,不再颤抖。

    ……

    李云峰所住的二层楼大院里,六张八仙桌整齐地成了一个五角星的形状。

    由于距离中午的宴席还有好几个xiǎo时,桌子上并没有摆满酒菜,摆的是香气四溢的茶水和军队特供的香烟。

    院子里,包括陈建国在内,身份显赫的大佬,全部进入了将军楼,其他人则是呆在院子里,三五成群地围在一起聊天。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便是跟随陈建国一起前来的陈飞。

    身为陈家大少的他,待陈建国一行人走进将军楼后,就成了院子里绝对的焦点。

    除了张铁柱和李颖外,所有人都主动地上前和他打招呼,其中李家人除了李军夫fù外,所有人都围在陈飞的身旁,试图通过这个机会和陈飞增进关系。

    陈飞一边享受着院子里大部分隐晦地奉承,一边用余光注视着院子mén口,等待着陈帆的到来,表情隐隐有些jī动,那感觉恨不得立刻看到陈帆悲剧的一幕。

    之前,他可是在军区mén口见到了陈帆的宾利,深知陈帆不久就要抵达。

    不光是陈飞在用余光关注mén口,除了李军一家人外,其他李家成员也都在关注。

    他们昨天被陈帆不可一世的举动羞辱得不轻,都很期待看到陈帆今天被狠狠地羞辱,然后再次如同丧家之犬滚出去的一幕。

    相比而言,曾经身为陈老太爷警卫员的张铁柱则要平静得多,他有资格跟着一起进入那栋二层楼,却没有选择进去,而是端着一杯茶,一边浅饮,一边等待那个能让陈家老人屡次破例改变原则的青年出现。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终于,身穿圆领白sè衬衣、黑sè西kù,留着平头的陈帆,带着有些jī动的林东来出现在了院子mén口。

    “唰!”

    两人的出现,第一时间吸引了院子里所有人的目光。

    所有的jiāo谈都因为两人的到来而被打断,院子里安静了下来,气氛略显诡异。

    看到这一幕,陈帆没有停下脚步,甚至连步伐的频率都没有变化。

    他直接踏进了院子。

    身后的林东来咬牙,紧跟其后。

    无论是李家人还是那些客人看到陈帆身后的林东来后,眉头都挑了起来。

    不知道林东来身份的都在猜测,林东来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有资格进入这座院子。

    知道林东来身份的大致猜到是陈帆带着林东来来的,一时显得十分恼怒!

    在他们看来,陈帆的行为是对李云峰寿宴的羞辱!

    因为,林东来在他们眼中,给李云峰tiǎn皮鞋的资格都没有!

    察觉到那一道道惊疑、鄙夷、责怪的目光,林东来的心脏有些不争气地加快了跳动,步伐也略显颤抖。

    纵然,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当一条站着的林家疯狗。

    但是有些东西,不是说改变就能改变的。

    那需要时间和经历。

    很快的,众人重新将目光投向陈帆,其中,大部分客人都在暗暗叹息,为那个曾经被陈家老太爷当成骄傲,后来被当成丧家之犬踢出陈家的年轻人而叹息。

    在他们看来,陈帆不应该来的。

    来这里的下场只有一个:被羞辱!

    客人们暗中叹息,除了李军夫fù之外的李家成员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和李家成员的幸灾乐祸不同,陈飞的目光冰冷而怨毒,那感觉仿佛就算陈帆今天被他羞辱,他都不解气,他要看到陈帆像一条哈巴狗一样跪在他面前求饶的一幕!

    面对各种异样的目光,陈帆稳如泰山,八风不动。

    陈帆不像陈飞那般众星捧月,他的到来虽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可是……那些来自天南地北的军方大佬,没有一个人和他打招呼!

    一个都没有!!

    因为……他们都知道,在今天这样一种气氛下,陈帆就是扫把星,谁搭理陈帆谁会惹上一身sāo。

    唯有一个人例外。

    张铁柱!

    看到陈帆出现,那个在给陈家老人当警卫员时期,值得所有军方大佬去巴结的憨厚男人放下手中的茶杯,迈着矫健的步伐,迎了过去。

    “柱子叔。”

    看到张铁柱朝自己走来,陈帆笑了。

    张铁柱同样也lù出了一个笑容,笑得很憨厚。

    那憨厚的笑容让青年那颗冰冷的心脏,多了一丝温度。

    今天的他,不再像当初在英国踏进克纳尔城堡广场时,被所有人孤立。

    那一天。

    所有孤立他的人,最后选择像一条乖巧的哈巴狗一样,忏悔着tiǎn他的皮鞋。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