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5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

下午六点。

巡检司下班的时间到了,李皓并非一线执法人员,自然是按点下班。

平日里,李皓早就离开了。

可今日,李皓没急着走。

室长办公室。

王杰看了一眼李皓,沉声道:“你说你想去张远的家看看?”

“是。”

“你和他是同学,现在案子有可能是凶杀案,你去查查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机要室的人员,申请枪械带回家,这倒是有些麻烦。”

是的,李皓是来申请枪械的。

必须要王杰批复,他才能携枪回家。

尽管那红影很古怪,枪械未必能有用,可红影现在未必能出来,既然如此,李皓更应该小心的反而是人。

如果是人,那枪械就具备了极大的杀伤力。

“室长,不是带回家,是办案用!”

李皓纠正了一下。

王杰笑了,带回家和办案用,那是两个概念,这小子不愧是银城古院的学员,一句话就换了性质。

“咱们机要室,可不是执法队。”

王杰摇摇头,李皓有些失望。

对付红影,他暂时还没想到好办法,因为了解不多,可若是手中拿着一把枪,多少会增加一些安全感的。

“张远的案子,现在只是和执法队沟通了一下,还没正式立案,你是没办法按照这个来申请配枪的。”

说着,王杰考虑了一下,很快道:“这样,最近银城古院那边,很快会有一次对外考察,巡检司这边会派一部分人进行保护工作。你填一下表,申请参加,这样你身上就有任务了,作为保护人员,是有资格携枪的。”

李皓愣了愣,很快有些无奈。

兜兜转转的,合着这任务还是挂在头上了?

上午的时候,陈娜就提过这事,李皓给拒绝了。

银城古院那边,这次听说还是自己的导师带队,这么说,若是接下这个任务,很快又得见到老师了?

王杰见他沉默,叹息一声道:“怎么了?怕被袁老揍?听说你退学的时候,和袁老闹的不太愉快,小皓啊,你既然进入了巡检司,我看你还是找机会改善一下关系,毕竟是你的老师。”

“袁老要是拉你一把,你在巡检司前途更光明,可要是大家都知道,袁老不待见你,虽说袁老管不到巡检司,可其他人也得考虑,有没有必要为了你一个三级巡检,和袁老过不去。”

王杰也算是煞费苦心了,他不知道具体的,却是听说李皓退学,和他的导师闹的不愉快。

对方是没办法参与巡检司的升降,可银城巡检司,多少要卖几分面子的。

“你想配枪,这是最好的办法,还能缓和一下和你老师的关系,一举两得……”

他正想多劝几句,因为他很看好李皓。

还没劝几句,就听李皓点头道:“好的!”

到嘴的话,忽然卡在喉咙里了!

王杰有些古怪地看了一眼李皓,不是说这小子虽然良善,可性格有点轴吗?

今天怎么答应的这么痛快?

李皓脸上露出老实而又无奈的笑容:“室长,外面说的未必就是真的。我和老师的关系,没那么夸张。退学的时候,老师是不太满意,不过已经过了一年了,早就释怀了,前些天还督促我,让我在巡检司好好干呢。”

“那就好,那就好!”

王杰点点头,表示很满意,虽然不知道真假,不过李皓人还算老实,应该也不至于太假。

“那你填一下表,过些天你还得出趟外勤,陪同执法队一起,保护银城古院的考察队。”

李皓接过表格,看了一眼,古院的考察队出行日期定在了月底。

不过具体目的地却是没有写,只是让随行人员待命。

这也是以防消息外泄,古院有崇高的地位,自然也有其价值所在,古院的考察队,还是自己老师带队考察,这次的任务恐怕不会太简单。

也不知道会不会和红影的事情有冲突。

老师出行,大概率会有巡夜人跟随,若是红影那时候发动,也许还是好事。

念头闪烁,很快,李皓将表格填写完毕。

“去装备库领取装备吧!”

王杰收起了表格。

李皓没有出去,迟疑了一下,还是小心试探道:“室长,张远的案子,有些……有些诡异,您说,会不会涉及到一些不寻常的力量?咱们巡检司真的可以解决吗?”

“嗯?”

王杰迅速看向李皓,眼神微微一动,皱眉道:“你听说什么了?”

“没,没有。”

李皓有些尴尬,好像按耐不住一般,还是干涩地说道:“我是担心执法队那边……打草惊蛇,或者出点意外,我听说……咱巡检司……好像还有另外一个机构?”

“好了!”

王杰皱眉道:“慎言!我知道你们也许听说过一些风声,不过这不是我们该讨论的事!而且还有一点,不要想这些,说句实话,真要到了那个地步,麻烦更大!那边来人,哪次不是麻烦一堆!”

他不太想多说什么,也不愿意去说巡夜人的事。

这些人的到来,不是好事。

一旦牵扯到了巡夜人,那会很麻烦,而且对方的到来,往往会带来一些大麻烦。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想和巡夜人那边有任何牵扯的。

执法队那边,恐怕也不太愿意对方掺和。

当然,真到了没办法的时候,巡夜人自然会出现,那时候就不是巡检司要不要对方出现了。

李皓点点头,最后还是提醒了一句:“室长,我观察过自焚案发生的时间,每次都是阴雨天,银城很快又要进入阴雨季节,距离上次案发,也快一年了,按照以往的时间点,我怀疑如果是人为的凶杀案,那可能就在最近发生!”

这事王杰倒是认真记了下来。

他刚接手这个案子,还没详细了解,自然没有李皓了解的多。

听闻此言,王杰沉默一会,点点头:“我会和执法队那边说,你自己也小心一些,去查看张远房屋的时候,小心一些,需要调配人手帮忙吗?”

“不用!”

李皓摇了摇头,不是自己要作死,遇到了红影,一般人看不到,没啥作用。

遇不到红影的话,自己带着枪,还有一些其他安排,那问题就不会太大。

何况,机要室这边,大部分都是文职,真遇到了麻烦,谁保护谁还是个问题。

“那自己小心一点,虽然人死了一年,我觉得也没什么危险。”

王杰摆摆手,打发李皓离开。

……

李皓很快走出了办公室,微微松了口气。

王杰还是很照顾的。

迈步朝装备库走去,拿着王杰的批文,很快,李皓领取到了一支深黑色手枪,充满了金属质感。

旋涡三代,有效射程50米,超过50米完全没有精准度可言。

据说有些大城,已经开始推广旋涡四代,有效射程能达到100米,当然,银城不算大,还没普及过来,现在包括一线的执法队,也是使用旋涡三代。

配发子弹18发,每次装填6发,可以连发,算是相当有威慑力的武器了。

李皓进入巡检司之前,虽然进入的是机要室,不过也临时培训过一个月,射击也是培训内容之一,还不至于拿到了不会用。

只是平时一直待在机要室,很久没有用过了。

身上佩戴着武器,李皓底气又足了一些。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伤害到红影,那玩意别人看不到,自己可以看到,若是朝对方射击,会有效果吗?

“看王室长的意思,现在执法队的想法,恐怕不太愿意通知巡夜人插手。可时间已经很紧迫,巡夜人不插手的话,他们能对付红影吗?”

“如果我现在说我可以看到红影……”

这个念头,在李皓脑海中闪烁。

可他又不由想起了之前的案卷,一部分可以看到红影的家伙,最终都没了声息。

死了,还是如何?

看到红影,这样的案件,巡夜人可能插手了,结果那些人却是都失踪或者死亡了。

李皓不知道,这些人是死了,还是被吸收进入了巡夜人。

这样的不确定性,让李皓有些挣扎。

如果巡夜人能解决红影,愿意解决,那自己暴露的还有价值,怕就怕……巡夜人和红影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勾结?

若是自己提前暴露,巡夜人到底是会去解决红影,还是解决了自己?

“神秘力量……巡夜人也许是如此,红影应该也是,双方是一伙的,还是敌对的?”

李皓无法判断,他缺少了解这些讯息的渠道。

要是最后两边是一伙的,那些发现红影的人都被杀人灭口了,这才是李皓最担心的结果。

头疼!

这一刻,李皓很纠结。

他渴望巡夜人出手解决红影,为张远报仇,为父母报仇,又担心最终背道而驰,反而将自己给暴露了,被巡夜人给灭口了。

“再等几天吧……”

李皓知道自己很危险,可哪怕如此,他也宁愿再等几天,等执法队那边的结果和态度。

现在的自己,只是无意中发现了自焚案异常,相信执法队的人只要认真了,很快也会发现。

那时候,若是执法队还有精明人,李皓觉得,执法队很可能会提前联系巡夜人。

就在刚刚,李皓又透露出,自焚案很可能会在最近几天发生,就是为了让执法队感受到迫切,若是通过执法队去引出巡夜人,那李皓就不需要暴露可以看到红影的事了。

“而且,老师很快会带队出去考察,如此一来,巡夜人本来就要出现,不管银城有没有巡夜人存在,最近几天,应该都会有巡夜人赶过来。”

将事情都给捋了一遍,确信巡夜人大概率会出现,李皓暂且放下了主动暴露的想法。

对方是不是一伙的,也许很快就能知晓。

阴雨天到来之前,如果巡夜人还没出现,没有主动找自己谈话了解情况……那自己就得想办法主动暴露了。

……

走出巡检司。

烈日已经落山,天空有些泛红,晚霞浮现。

外面路人不多,天气闷热,最近甚至到晚上八九点还极其闷热,出来的人很少。

李皓的家,距离巡检司不算太远,七八公里。

取出自己的自行车,李皓跨上了自行车,这一年他都是骑车上班。

一方面是为了锻炼身体,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开一些危险。

人多的地方,反而不容易察觉到危险。

张远死后,李皓一直都很谨慎。

骑上车,李皓状若无意,四处看了看,好像在看路况,在看风景,实际上是想看看,有没有人跟踪自己。

尤其是今日,确定了红影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

李皓就在思考,红影是如何定位他们这些人的?

按照李皓的判断,红影出现的时间不会太长,每次出现都会很快消失,在外面停留的时间很短暂,既然如此,如何能精准定位到他们?

那是否代表着,其实还有人在暗中提前观察,只是等待着红影来收割杀人?

这种可能,不是没有。

尽管非专业巡检出身,李皓还是具备一些基本的反侦察能力的。

“暂时没发现什么,难道红影可以直接定位我们?和我身上的星空剑有关系吗?通过这些传承下来的宝物,能追踪到我们?”

自行车缓缓移动着,旋涡三代被李皓放在了上衣内口袋,扣子解开,看似吹风,实际上是为了以最快的速度取枪射击。

一如既往,李皓并未发现什么问题。

可当李皓骑到了一段下坡路,自行车快速下滑的瞬间,李皓心中微微咯噔一跳。

快速下滑的自行车上,李皓余光一瞥,对面车道上,迎面行驶来了一辆黑色小车,很普通,很平凡,和来来往往的车辆好像没什么区别。

“银7219!”

李皓心中震动,不对。

这车他刚刚看到过,虽然满大街都是这种车,只是最基础的代步车,十辆有九辆都是这种,可是……李皓记得这车牌!

能考入银城古院的李皓,自然也有其过人之处。

记忆好,这几乎是必备的。

如果没有一点优点,他也无法被袁硕那位老教授看中,很快进入了袁硕眼线,成为他的学员。

“不对劲,这车刚刚是跟我同方向的,我骑车慢,这辆车已经超过我开走了,大概离开了7分钟!”

7分钟,按照这车的速度,一直往前开,前面都是一条直道,没有什么合适的停车点。

如果为了办事,送人,都没那么快开回来。

现在对方开回来了,和李皓迎面,说明这车之前离开李皓没多久,就调头驶回来了。

李皓依旧面不改色,心中却是震动。

“之前没有过,今天是第一次……真的有人在跟踪我?”

“为什么?”

很快,李皓想到了一个可能,他和王杰汇报的案子……可能……泄露了!

“巡检司有内鬼!”

“很可能就在执法队!”

这是李皓的第一想法,心中不由沉重起来,尽管对方可能是巧合,真的只是调头行驶,然而李皓不敢当成巧合来看。

任何巧合,都要当成有备而来。

“王室长去了执法队,告诉他们自焚案,如果执法队那边有人知道是我提出翻案的,那就可能盯上我!执法队要是有问题,可以直接问我,没必要跟踪我,因为我明面上只是因为同学的案子所以格外关注了一些……”

“还有之前,每一个报案说自己看到红影的人,很快就会被发现……其实我早就觉得巡检司有红影或者巡夜人的暗线!”

李皓看过那些案卷,报案看到红影的人,很快就死了,或者消失了。

当然,不是特意关注,其实很难发现。

很多巡检接到这种案子,都只是敷衍了事,随便记录一下,连回访都不会有,因为有些无稽之谈。

可偏偏,有人就是关注到了。

这说明什么?

说明巡检司中,一定有人格外留意这一点,但凡有人报案,很快会传到另外一批人耳中。

“现在我被盯上了吗?”

“是因为我提出了自焚案,这些人想确定,我是看到了红影还是无意中发现的吗?”

“去年小远死的时候,我没敢说看到了红影,这些人如果了解的话,大概率会觉得我是意外发现的才对,而不是因为我能看到红影,否则去年我就该报案了!”

短短刹那,李皓想到了很多,分析了很多。

他现在好歹是一位三级巡检,还是刚刚发现自焚案有问题的巡检,李皓猜测,就算有人和红影勾结,也不会这时候对付自己,杀自己,那反而坐实了自焚案有问题,甚至会引起更大的麻烦。

“越来越有意思了!”

李皓心中冷哼一声,面上依旧不显露丝毫,好像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继续骑行。

而那辆被他盯上的小车,也很快消失。

……

银7219。

刚刚迎面朝李皓行驶的小车上,此刻,除了一位中年男性司机,副驾上还有一位看起来普通的中年妇人。

如同寻常的中年夫妇,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没发现什么。”

驶离了李皓,车中沉默一会,妇人低声说了一句。

开车的司机,好像没听到。

过了一会,司机才语气平和道:“应该只是意外,他应该是因为那个张远的死,所以一直关注,张远和他是好友。”

妇人微微点头。

车中再次恢复了沉默。

又过了一阵,司机忽然道:“不排除有其他可能,先继续盯着,远远盯着就行,最近小心一些,那些烦人的家伙可能要来银城了。”

“明白!”

妇人再次点头,她知道司机说的是谁,那些家伙的确很烦人。

车中彻底沉寂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