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从室长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座位。

李皓看了一眼桌上的日历,1730年7月12日。

“快一年了!”

低声呢喃一句。

对面,陈娜好奇道:“什么快一年了?”

李皓笑了笑,解释道:“我说我加入巡检司快一年了。”

“哦,你记性真好。”

陈娜没再关注,谁记得这个,又没什么意义。

李皓也没多说。

他记得!

记得很清楚!

1729年8月1日,他加入了巡检司。

而就在几天前,7月23日,事发后第二天,李皓选择了退学,很快,李皓就加入了巡检司。

1729年7月22日,银城古院发生一起自焚案。

古院二级学员张远,在寝室外人体自焚,活活被烧死。

为了不影响银城古院的声誉,以及巡检司查验之后,的确是意外导致,此事的消息被封锁,极少有人知道银城古院死了一个学员。

当然,没闹大还有一点,张远父母双亡,家里也没什么亲戚,也没什么苦主,所以事情很快就被压下来了。

事后,李皓退学,他的导师也猜测和张远有关,据说李皓和张远关系不错。

“张远!”

心中默念一声,距离小远死亡快一年了。

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当日那一幕。

红色的血影,好像攥住了小远的灵魂,血红的火焰燃烧小远的灵魂,痛苦、挣扎、崩溃,种种情绪,其他人没看到,李皓却是仿佛看的一清二楚。

他想上前阻拦,可是,那一刻,小远嘴巴不断张合,在那样极端的痛苦下,无法发出任何声音的情况下,他嘴巴一直在动。

其他人也许觉得是哀嚎,唯独李皓知道,不是。

“逃!”

是的,那是让自己逃。

李皓太熟悉张远了!

让自己不要靠近,让自己逃走。

张远没有死在寝室,他死的时候,甚至只穿了一件内裤,看起来可笑,可李皓从不觉得可笑。

张远死的时候,应该已经准备入睡了,可他却是在痛苦无比的情况下,逃出了寝室,他迈步要走的方向,是李皓的寝室!

他无法发出声音,几乎是以最大的毅力,敲碎一块瓷砖,这才在那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动静,不少人出门查看,包括李皓。

张远是在求救吗?

外人觉得是如此,李皓觉得……不是。

他是在跟自己示警,张远从寝室逃离出来,闹出动静,引出了李皓,最后无声地说了一个“逃”,这不是向李皓求救,而是让他逃走。

“14年。”

李皓心中又喃喃一声。

他和张远认识了14年,并非其他人想象中的只是两年同窗,他们认识14年,从小到大的同学,或者说死党?

只是两人都是沉默寡言的人,男人之间的友谊,也无需总是挂在嘴边。

一如张远,死亡前的一刻,以极其强悍的意志力,挣扎逃出来,只为了向李皓传递一个信息,逃走!

张远自焚案,最终被压下,无声无息。

李皓这位知交好友,自然也没几人会去深查什么。

“小远让我逃,到底是因为他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或者单纯的恐惧害怕?又或者……小远知道,血影的下一个目标是我?”

这也是一年来,李皓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他无法想象张远承受了多大的痛苦,那一刻,却依旧向自己示警,李皓觉得并不简单,也许……血影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

“六个人,加上我,也许是七个人,我们这些人,到底有什么共同点?”

“跨度十年,时间越来越快,若是算上我,七个人,除了我和张远,都没什么相关的地方,是随机目标,还是有明确的目标性?”

李皓轻轻揉着额头,翻看了面前的文件,这是六个人的所有档案,也是他一年来通过各种渠道去收集到的一些线索。

距离第一人死亡已经十年,在这之前也许还有,也许没有,李皓无从得知。

时间跨度十年,很多东西其实很难去查询了。

“性别?年龄?职业?身份?共同的联系人?”

眼前的文件,李皓已经翻看了很多次,常规意义上的共同点,李皓一直没有发现过,这就是完全不相干的几个人。

“血影为什么要杀他们?是他们威胁到了血影,还是有其他目的?”

无数的疑惑,充斥在李皓的脑海。

当然,一直追查下去,还有一点……报仇!

张远死了,没人会在意,可李皓在意。

巡夜人那边,充满了不确定因素,若非自己无法得到有效的线索,或者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去对付一个大家看不到的血影,李皓根本不会寄希望巡夜人杀了血影,他更希望自己去宰了那家伙!

“李皓,又看那几个人的资料?”

对面,陈娜见李皓又打开了那份熟悉的文件,不由问了一句。

这一年来,她看到过很多次,李皓一直在看这份文件,而且文件越来越厚,都快被李皓看出毛边来了。

不过她每次想看看,李皓都迅速合上了。

只是隐约看到过,是几个人的一些个人资料。

李皓抬头,露出了纯净的笑容,“娜姐,随便看看。”

“切!”

陈娜不屑一顾,随便看看,你能看了快一年了?

这小子,有时候也不老实。

“都看了这么久了,李皓,你想查什么?这里这么多老巡检你不问,就自己闷头查,你一个新手,能查到什么?要不给我看看,也许我可以给你一些建议,放心,我不外泄。”

陈娜笑嘻嘻道:“怎么样,给我看看?”

真的挺好奇的!

李皓以前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在查这个,也是担心引起红影的注意,可如今,他一直查不到什么,案子也向王杰汇报了,此刻给陈娜看看也不是不可以。

不过考虑了一会,李皓还是开口道:“那你看看,不过就不要劳烦其他人了。”

他不希望太多人知道自己关注这个。

陈娜也算新人,没那么敏感和敏锐,一旦其他人看到了这几人材料,也许很快会联想到以前的那些案件,知道李皓在查自焚案。

给陈娜看,也是李皓看了太久,却是一无所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牵扯太深,当局者迷的缘故,还是因为真的没什么关联之处。

陈娜这个局外人,也许能看出点什么?

好吧,李皓其实不抱任何希望,只是长久以来的无所收获,让他有些不甘心。

“放心吧!”

陈娜顿时喜笑颜开,总算是有机会看李皓的小秘密了。

生怕李皓反悔,她急忙趴伏过来,一把抢走了李皓手中的文件,迅速翻看。

片刻后,陈娜头大道:“李皓,你到底想从这些文件中找到什么?我看了一下,也太多了,什么小事你都给记录了进去,都能当回忆录来看了,你想得到什么结果?”

李皓考虑一会开口道:“共同点!他们六个人的共同点!”

陈娜顿时无语。

她仔细翻看了一下,六个人,年纪不一样,职业、身份也不一样,男女都有,圈子也不一样。

而且死的早的,都死了10年了!

最晚的那个,死了一年。

这六个人,哪来的共同点?

合着这一年来,李皓都在看这个,还真是……够闲的。

不过看了一眼最后一人的资料,张远,银城古院学员,陈娜隐约知道了点什么,李皓的主要目的还是因为这位吧?

“张远,1729年7月22日死亡……好像距离李皓退学没多久,还是说差不多就是那时候退学的?”

陈娜仔细看了一阵,联想到李皓的退学,好像知道了点什么。

一位古院学员,放着大好前途不要退学,一直以来都有人不理解,今日看到这份档案,陈娜觉得也许有了点头绪了。

想到这,之前抱着玩闹之心看档案的陈娜,也多了几分认真。

李皓是怀疑张远被他杀吗?

六个人,难道都是他杀?

系列案件?

……

陈娜在认真看档案,李皓等了一阵,没能得到回馈,也不是太在意,没再多管,而是思考起自己的下一步该怎么走。

现在,案子交给了巡检司,巡检司应该会去查,但是李皓也没抱有太大希望。

除非很快巡夜人介入其中!

“关键是,下一个目标是我的话,也许近期我就会遭遇血影了,前几日我隐约看到的红色影子,是血影吗?它在找我?还是说,已经找到了我,只是因为我的身份,暂时没敢动手?”

巡检司,毕竟是执法机构,学员自焚死了,未必会引起太大的动静,哪怕古院学员也一样。

可一位三级巡检死了,作为自己人,巡检司一定会仔细检查追查,这比死了学员更严重。

“按照我了解的资料,这血影每一次出现,应该是有时间限制的,不会太长时间,甚至说,在某个特定的点才会出现。”

“几位死者,其实也有一点共同点,只是……有些不明确!”

一年来,李皓也并非一无所获。

起码他查到了一点,包括张远死亡,六个人死亡的那一天,天气好像都不是太好。

什么雷雨天,球形闪电,阴雨天……

这种天气情况,在意的人不多,李皓也是实在是没办法寻找到更多的线索,才会去关注。

张远死的那天,李皓清晰的记得,夜里下了小雨,不算太大。

“雨天才出现,或者说天气不好的时候才会出来作案。”

李皓不断在纸上写着什么,很快又将纸张撕碎,彻底粉碎之后,这才放下笔陷入了沉思中。

他正想着,对面,陈娜忽然低声惊呼道:“我发现了!”

李皓一怔,急忙抬头,发现了?

发现什么?

怎么可能!

他没抱希望的,陈娜才看了一会就发现了什么,李皓觉得这家伙是在忽悠自己。

李皓皱眉,很快苏展眉头,恢复了笑容:“娜姐,发现什么了?”

陈娜隐约看到了李皓之前皱眉的样子,有些尴尬,这才记起李皓很关心这事,不是开玩笑的时候,略显尴尬道:“那个……其实我没看完,资料太多了。”

李皓心中无波,猜到了。

没有什么失望,因为本来就不带希望。

不过下一刻,陈娜还是开口道:“我没看完,但是……真的好像有点关联,只是我不敢确定。”

说着,她举起了身边的纸张,“我有写写画画的习惯,刚刚看了一下文件,我把几个当事人的名字都写了下来。”

李皓看了一眼,微微点头。

六位当事人!

这几位的名字,李皓都能倒背如流,这又能发现什么?

不是同名,不是同姓,有的两个字,有的三个字,简直说毫不相干。

而陈娜见李皓关注,迅速道:“周庆,洪娇,王浩明,刘云生,赵世豪,张远,是这六个人的姓名吧?”

李皓微微点头。

陈娜又看了看纸上的名字,忽然又有些不确定了,她怕自己说了,李皓觉得自己糊弄他,反倒不好。

有些尴尬,陈娜轻咳一声道:“算了,当我没说,我再仔细看看,好像不太对劲,还差两个。”

“什么?”

李皓愣了一下:“什么还差两个?”

陈娜愈加尴尬:“要是再多一个姓郑的,一个姓李的,那就对了,现在没有……咳咳,我就那么一说,你别当真。”

她不想再说了,太尴尬了!

李皓却是心中剧震。

为什么要多两个才对?

姓李……他就姓李!

还差一个姓郑的,差一个……李皓只能查到十年前的一些案子,因为超过十年,一些没疑议的案子,都会销毁档案,因为有些意外案件太多,案子太多,机要室不会都保存的。

此刻,李皓心中震动,却是面不改色,笑了笑道:“娜姐,有什么说什么,这有什么,说说看,就当聊天了,为什么说要多两个姓才对?”

陈娜看了看李皓,好奇道:“你不是银城人?”

“是啊。”

“那……”

陈娜说着,想到了什么,点点头道:“明白了,你家是不是……没什么年纪大的老人?”

“我爷爷奶奶过世的早。”

李皓愈加好奇,为何又和老人联系上了?

陈娜见他有兴趣,这下也不尴尬了,开口道:“要是家里有老人的话,有些老年人喜欢说一些当地流传的土话,我奶奶以前在我小时候就特别喜欢说这些。”

陈娜想了想,回忆了一下才道:“以前我和我奶奶一起生活,我奶奶喜欢唱一些银城当地流传的土曲。我记得,有一首土曲是这么唱的……”

陈娜学着以前奶奶的样子,清了清嗓子,小声唱道:“李家的剑,张家的刀,赵家的拳,刘家的腿……郑家的少爷拖后腿!”

唱了一小段,陈娜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尴尬笑道:“用官话唱有些不好听,其实我奶奶以前用银城土话唱还是很好听的,当然,就是一些当地诞生的戏曲,没听过的话都觉得有些土。”

而此刻,李皓却是眼神疯狂闪烁。

土曲!

李家的剑,张家的刀……

这土曲中,有八个姓!

李、张、赵、刘、王、洪、周、郑!

他一把抢过陈娜手中的纸张,一点没有客气,瞬间落到第一个名字上面,周庆。

这是十年前死亡的那位!

也是李皓查到的第一位自焚案当事人。

接着是那个售货员洪娇,然后是王浩明……

如果,如果第一个死的不是周庆,而是一位姓郑的,那周庆就是第二个,洪娇第三个,王洪明第四个……

银城土曲当中,八大姓倒过来,顺序居然完全符合死亡时间。

最后一个死的张远,对应张家的刀。

那就是说……还有一个!

还有个人会死,对方姓李,戏曲中的第一个,李家的剑!

李皓脸色变了。

他急忙看向陈娜,压抑不住的震动和激动,声音都有些沙哑:“这曲子……什么时候开始流传的,谁传出来的……”

陈娜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很快镇定下来,“别急,李皓,这曲子不少老人应该听过,年轻人听过的少,所以你不知道,你要是感兴趣,咱们可以慢慢查,你别急!”

李皓深吸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冲动。

不能急!

他没想到,只是给陈娜看了一眼,对方居然给出了如此重要的线索,这曲子李皓从未听说过,也没人唱过,应该很多年前就不再流行了。

因为随着官话普及,这些当地乡村土曲,早就随着老一代人入土,渐渐失传了。

李皓爷爷那一辈死的早,李皓都没见过,自然也不会有人唱给他听。

“镇定!”

李皓心中喊了一声,急什么,有了线索,这才是关键,不急。

现在关键是,我要确定第一个死的,是不是姓郑。

十年前的案卷,机要室是销毁了一些,可并非完全没有地方可查,而且自己不需要细查,他只需要查出十五年前到十年前左右,有没有因为自焚而死的郑姓死者就行。

这一刻的李皓,又是激动,又是恐惧害怕。

若是真对上了,那下一个……就是自己!

小远一定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所以才让自己逃。

“李家的剑……”

“李家的剑!”

李皓心中想着,陡然眼睛睁大,李家……有剑!

PS:更新时间,下午四点左右,晚上十点左右,新书期每天暂定两更,没办法,新书期我这边大概是40天,必须要走完,上架后咱们看情况爆更吧,新书期老鹰一章也会多写点,这章就有五千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