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法空进了小亭,开始煮茶:“楚兄,还要留多久?”

“不急不急。”楚煜懒洋洋的伸个懒腰,感慨道:“还是你这里舒服啊。”

“这些精舍都是一样的。”法空道。

“不一样,不一样。”楚煜摇头:“乍看一样,其实不一样。”

法空失笑。

楚煜道:“形似而神不同,你这院子生机盎然,格外的舒服。”

法空微笑。

这院子里的植物都受了自己不少的回春咒,当然是生机盎然。

楚煜道:“你跟宁姑娘的交情不浅呐?”

“有些交情。”

“可不是一般的交情!”楚煜道。

“共过患难,算是朋友吧,楚兄你还是死心吧,别自讨苦吃。”

“我偏不信这个邪。”楚煜笑道:“况且不试过就放弃,岂不后悔一辈子?”

“放弃会后悔一辈子,不放弃会痛苦一辈子。”

“那我宁愿痛苦。”

“听不进去劝,那只能吃苦头了。”

“谁吃苦头啦?”轻笑声中,宁真真推门袅袅进来,白衣如雪,不染尘俗。

法空笑道:“准备好了?”

“可以出发啦。”宁真真嫣然一笑,迎着楚煜的炽热眼神,冷淡的轻颔首,又对法空笑道:“那我们走吧。”

法空起身。

楚煜忙道:“法空,宁仙子,你们这是要……?”

“楚公子,没什么事就请回吧。”宁真真淡淡道:“明月庵不招待闲人,尤其是男子,更不宜久留。”

楚煜笑道:“在下素来仰慕明月庵佛法精深,武学玄奇,故来拜会。”

“明月庵从不接待香客。”

“母妃虔诚佛法,每年都要向大雷音寺捐上千本秘本书籍。”

“王妃如果来了,自然欢迎,楚公子你嘛。”宁真真动人黛眉展露出不耐烦神色,淡淡道:“恕不挽留了。”

她说罢转身道:“师兄,还不走?”

法空朝楚煜笑笑:“楚兄,后会有期。”

宁真真已经扯起他袖子,如一朵白云飘起,掠过墙头消失不见。

楚煜忙推门出去。

却见法空左喧是宁真真,右边是莲雪,伴着两位绝色美人飘飘而去。

楚煜直直盯着三人的背影远去,摇摇头。

法空是一个和尚,却有如此美人相伴,暴殄天物!

“公子,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我不走!”楚煜摇头。

“明月庵已经赶人了。”赵怀山替楚煜脸红。

宁真真美则美矣,可也不至于为了她,脸都不要了,非要死皮赖脸的赖在这儿。

“……先去金刚寺。”楚煜想了想,慢慢说道。

赵怀山道:“公子再不回去,王妃会担心了。”

当初说只在大雪山呆七天的,每次都是一呆够七天就迫不及待的离开。

这一次甚至十七天还没返回,王妃一定会担心。

“不是已经送信回去了吗?”

“王妃不见到公子,总是会担心的。”

“……赵怀山,你真够恨人的!”

“嘿嘿……”赵怀山挠挠头憨笑。

他立志要做诤臣的,绝不像孟朝阳一样当佞臣。

“去金刚寺。”楚煜哼一声,转身便走。

金刚寺离明月庵很近,而且看法空与宁真真的关系不浅,法空如果回去,一定有机会再见到宁真真的。

他现在只想能有机会看到宁真真。

——

法空宁真真莲雪站在大永境内一座山峰,俯看下面的山谷。

太阳当空照。

这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

大雪山如银龙横亘天地间,这里则是连绵的碧绿海洋。

竹林层层叠叠。

风一吹,竹海此起彼伏,汹涌如碧浪。

法空抬头看向天空。

两只雪山神雕正在云层之间穿梭,时而进入云层之内,时而钻出云层之外。

法空看向宁真真。

宁真真手握一抷褐土,微阖明眸一动不动,正在施展太阴寂照诀。

这一抷褐土是沾着血的土,血是顾心弦在明月庵外喷的血。

莲雪则顾盼四周,警惕小心。

毕竟身处大永境内,一旦被发现,很可能遭遇到围杀,不能不慎。

片刻后,宁真真睁开明眸。

明眸清冽如冷泉,淡淡道:“就在下面这座山谷里。”

莲雪蹙眉道:“我们要好好想清楚喽,动手还是不动手。”

毕竟是二品神元境的高手,即使他现在受了伤,处于虚弱境界。

可毕竟还是二品神元境的高手。

比她们高一个境界。

明月庵心法玄奥,她们凭奇功能强行提升一层,勉强能打平。

可他的护体奇功厉害,最终可能还是杀不死对方。

就怕他再引来神剑峰别的高手。

到时候,即使她们两个能逃掉,法空也逃不掉的。

宁真真看向法空。

法空道:“师妹,师叔,我有脱身奇功,到时候形势不妙,你们尽管离开!”

宁真真虽知他不至于撒谎,可还是半信半疑。

法空无奈摇摇头。

他实在不想浪费信仰力的,更不想把杀手锏展示。

可不演示一遍,她们很难真正相信,心有犹疑,行事就缩手缩脚的。

“看着。”法空叹息。

他一闪消失无踪。

两女一怔,随即顾盼四周,同时心神感应四周,却杳杳渺渺,毫无踪迹。

法空好像凭空消失了。

下一刻,法空再次出现。

“你这是……?”

法空道:“可以放心了吧?”

浪费了一点信仰之力,他心疼得很。

莲雪温柔笑道:“足够了。”

她们到时候会主动引起那人,而法空不被感应到,就追不上他。

宁真真清亮的眸子上下扫视法空。

她实在好奇法空到底用的是什么轻功,金刚寺没有这般奇功。

大雷音寺也没有。

他应该是别有奇遇。

法空道:“开始行动吧。”

他先施了两道清心咒。

两女脑海里分别有一团清凉气息,仿佛一泓秋水,散发出丝丝缕缕的凉意,保持着心神宁静。

有了这两团清凉气息,就能保证她们不受层次的压制,不会陷入顾心弦施展招式时形成的幻境。

神元境的高手最根本的厉害处是精神力量。

三品与二品的差距,不仅仅是罡气的精纯程度,还有精神力量的大小。

二品很容易压制住三品,令三品陷入幻境中,稍一失神足以决定生死。

“走!”宁真真一跃而起。

莲雪跟上。

两人贴着竹梢,仿佛乘风而下。

法空紧随其后。

从山峰之巅一直俯冲至山谷。

山谷里有一小水潭,潭边有一块白石,床榻大小,正坐着顾心弦。

他盘膝而坐,奔雷神剑横于膝上。

脸色好像涂了姜汁般的腊黄。

眉头紧锁,正在对付难缠的大日如来神掌。

大日如来神掌至精至纯,它最难缠的不是罡气的精纯,而是精神的精纯,蕴含着烈日灼灼与巍然不动的纯粹意志。

中掌之人总感觉一颗太阳在头顶灼烤,要把自己烤熟。

同时掌力凝成一座大山,横亘在丹田,镇压罡气。

顾心弦的奔雷剑气灭不掉大日如来神掌的掌力。

奔雷神剑之中所蕴的雷霆之力已经被耗光,当时急着脱身,顾不得留力,无法破掉大日如来神掌。

他相信只要再撑几日,待神剑中的雷霆之力恢复一丝,便能破掉大日如来神掌。

在那之前,只能苦苦支撑,凭剑气竭力与大日如来神掌周旋。

“嗯——?”他忽有所觉,抬头看向天空,握上了奔雷神剑剑柄。

他双眼微凝,认出了宁真真与莲雪及法空。

“找死!”看到只有他们三个,他心头一松,随即涌起暴烈的杀意。

他目光落在法空身上。

宁真真与莲雪忽然加速,化为两道贯日白虹。

法空落后于她们,在空中左手结不动山印,轻轻吐出一个字:“定!”

听到这个字,顾心弦顿时暴怒,深恶痛绝的就是这个“定”字。

顿时强绝力量瞬间笼罩下来,他动作一僵,想振动奔雷神剑,却借不到奔雷神剑中的力量了。

他蓝袍慢慢鼓起,待两女双掌临身之际,终于挣开了定身咒的力量,迎向两只纤纤玉手。

法空的“定”字再吐出。

顾心弦的动作又一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