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师兄!”法宁大步流星、僧袍猎猎从山谷外奔来,带来一阵劲风。

法空把宁真真介绍给他。

宁真真笑盈盈的合什。

法宁慌忙合什还礼,胖脸涨红如醉酒,目光躲躲闪闪不敢直视宁真真,说话也细声细气。

法空跟他说了自己要去一趟明月庵,他随自己一起去。

法宁忙用力点头。

虽然明月庵与金刚寺交好,且明月庵与金刚寺便是最近的邻居,只有一百里距离,可还是不放心。

三人离开药谷。

法宁搭着法空肩膀一起狂奔如风。

法空有坐在敞蓬法拉利里的感觉,前方景物飞速冲来,呼啸而过,形成强烈冲击感。

宁真真轻盈如一朵冉冉白云,速度奇快。

夕阳西沉,暮色上涌之时,三人来到了明月庵——一座建在松林里的寺院。

大雪山终年积雪,山下却郁郁葱葱、绿意盎然,越往上越冷,绿意也越稀疏。

明月庵位于明月峰的山脚下,掩于松林中,红墙青瓦,隐约有炊烟袅袅。

山上积雪所融化的冰水形成一条两丈宽的河,从松树林前绕过,在明月庵内听得到“哗哗”流水声。

冰河对面建了数座小院,依山势而上,彼此独立,错落有致。

他们一抵达河边,两位美貌中年女尼迎上前,引着法空二人到了河对面的一座小院。

明月庵是尼庵,不能进男人,所以建了这么一片接待男子的精舍。

这两个美貌女尼一个修长一个娇小,容颜宛如少女,气质清冷。

法空暗自点头,明月庵心法果然有驻颜之效,名不虚传。

“宁师妹,既然来了,何不直接去看看宝树?”法空跨进小院,目光逡巡。

左边是花圃,六种鲜花正绽放飘香,右边是竹林,萧萧簌簌。

假山下还有一个小亭,亭中可赏竹看花。

一条小溪绕假山,从小亭下方穿过,清澈溪溪潺潺流淌过青苔鹅卵石。

院子虽小,却幽静雅致不俗。

宁真真笑道:“法空师兄你先歇一歇,养足精神才好。”

“那倒也是。”法空颔首。

他推测是大雷音寺与净业寺的高手在试着治疗太阴宝树。

自己毕竟太过年轻,份量当然不如大雷音寺与净业寺的。

宁真真笑着退去。

法宁惆怅的盯着院门口,目光久久收不回来。

法空笑着摇摇头,来到小亭里坐下。

直到有侍女端进茶来,法宁才无精打采的坐到法空身边,神思不属。

法空接过茶盏细细打量。

羊脂白玉盏,晶莹温润,精美而纯净。

他露出笑容,金刚寺可没这么讲究,都是粗陶茶盏呢。

轻啜一口茶,他却露出惋惜神色。

茶是好茶,火候不是好火候,平白糟蹋了这么好的茶叶,可惜可惜。

但身为客人,还是少说为妙。

他放下月白玉盏,双手结印。

一遍清心咒后,法宁仍旧神思不属,这让法空无可奈何。

看来清心咒的威力不够,只能排除杂念、清爽心神,对分泌的多巴胺等激素是没办法的。

他知道劝也没用。

宁真真绝美无俦,笑靥如花,哪一个男人能抗拒得了?

自己是因为见多了美人,且药师佛镇着心神,所以心如止水。

法宁一天到晚呆在金刚寺,见了宁真真这样的美人怎能扛得住?

自己要尽快提高清心咒才好。

——

夕阳染红了天空,染红了小院。

法宁在院中练拳,劲风呼啸。

法空给花圃的几株花施展回春咒。

宁真真推门进来。

白衣如雪,黛眉含愁。

法宁戛然而止,红着脸合什。

宁真真嫣然笑着合什还礼。

法空解开手印,徐徐说道:“大雷音寺与净业寺的前辈们治不好?”

宁真真苦涩的点头:“是。”

“什么病?”

“不是病,是大限已至,非人力可变。”

世间之物,除了本如,有生必有灭。

太阴宝树已经活了两千多年,现在终究还是到了灭亡之时。

“大限到了,我恐怕也没办法。”

“来一趟,总要看看吧。”宁真真道:“庵主已经答应,不管能不能治,你都可以观看《月光菩萨通慧经》。”

“西迦贝叶经所雕的《月光菩萨通慧经》。”

“正是!”

“也好,那就见识一下太阴宝树是何模样。”法空微笑。

宁真真从罗袖抽出一方素巾,递给法空。

法空蒙上自己双眼。

宁真真靠近一步,沁人清香浮动,帮忙系上了素巾,不仅蒙住眼,还遮住耳朵,最后轻轻一勒。

顿时漆黑如夜,溪水声一下变得遥远,甚至听不到青竹的簌簌声。

这布条不但隔绝视觉,还阻碍听觉。

宁真真素手搭上他肩膀,他身体浮起,流水声越来越遥远,十几次呼吸之后,双脚踏上地面。

素巾被取下。

漆黑的山洞里,一株萤光树映入他眼帘。

是一棵与他差不多高的桃树模样,散发出柔和的萤光。

十二条枝上各挂一个拳头大小、如水蜜桃的果实。

灰尘般的点点光芒飘浮着,弥散着,慢慢洒落到枝条树叶上,融入树身的萤光中。

法空凝神打量。

宝树有两条树枝黯淡无华,而且其中一树枝上还挂着一颗太阴果。

这颗太阴果也比其余十一颗黯淡。

他上前两步,仔细打量。

“我能碰触吧?”

“……可以,但要小心一些。”

法空手掌慢慢按上树身,一触便知道这不是桃树,形似而已。

湛蓝寂静之中,药师佛右手的甘露枝颤一下。

法空凝神感应,灵光闪动。

这太阴宝树刺激出了甘露枝的用法。

他慢慢松开手,惋惜的看着眼前的太阴宝树,叹口气。

“可找到问题了?”

“生的什么病?”

“……”法空摇头。

“法空师兄?”

“唉——!”法空叹气。

宁真真明眸闪了闪,淡淡道:“没办法?”

“唉——!”法空长长叹口气,摇摇头:“难!难!”

宁真真声音越发轻淡,绝美脸庞平静淡漠:“法空师兄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法空暗叹慧心通明果然厉害。

能隐隐感应到自己所想,类似于读心术了吧?

“我还有两个小小的请求,当然,我也要提前说清楚,这棵太阴宝树确实是寿数已尽,真没办法了。”

“然后呢?”

“可以用它的枝条,培养一棵新的太阴宝树。”

“庵里试过了很多次,很多年,不可能成功的。”

“别人不成,我未必不成。”

宁真真冷冷道:“法空师兄说条件罢。”

“我想取一根枝条与一颗太阴果,还有便是太阴小炼形。”

“……我去跟师父禀报。”宁真真面无表情:“稍等。”

她轻盈飘走。

法空露出笑容。

明月庵会答应这两个条件。

太阴宝树对明月庵太过重要,这两个条件只是小意思而已。

当然,圆滑一点的话,应该培养成功之后再提条件,明月庵十有八九也会答应,现在就提就有要挟与趁人之危的意思。

但他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摩人心,还是先小人后君子的好。

至于办法,他确实想到了。

甘露枝可以将寿元化为生机,瞬间灌入,再配合回春咒,当能栽活太阴宝树枝。

衣袂飘飞声中,宁真真带着淡淡幽香返回:“师父已经答应。”

“好。”

法空露出笑容,指向那条黯淡的树枝:“宁师妹,截取这段树枝吧。”

“它?”宁真真迟疑。

这一根树枝黯淡,显然是不行了,即使全好的树枝也栽不活,更何况是它。

“就它。”法空道。

宁真真不再犹豫,玉管般的右食指轻轻一划,树枝落到她左掌。

她转身递给法空。

法空指向旁边的泥土:“插进去,浇些水。”

宁真真将其插进泥里,然后飘身而去。

法空伸手轻轻点一下树枝。

湛蓝寂静的虚空内。

莲花瓣中升起一团秋水般明光,飘进药师佛右手所拈甘露枝上。

被甘露枝一碰,这团明光一下扩散开去,融入虚空。

这一团光便是一年寿元,通过甘露枝转移到他手上,传到了树枝上。

宁真真提来一壶清水。

法空接过来浇了一点儿,开始诵持回春咒。

一个时辰后,树枝开始明亮,周围光尘慢慢弥漫过来,纷纷扬扬落到它身上。

宁真真发现它竟然抽出了新的女敕芽,疑惑的看看又看向法空,以为自己看错了。

法空不由感慨甘露枝厉害。

消耗一年寿元很心疼,效果当真立竿见影。

好像把一年的生长浓缩到短短半个时辰,这女敕芽慢慢长大,在宁真真惊奇注视下,长成了三米多高的大树,比旁边那棵太阴宝树高了一米多。

宁真真从震惊变得麻木。

法空神情淡漠,心下惊异。

没想到双管齐下的威力如此之强,太惊世骇俗了,还好事关太阴宝树,宁真真不会说出去。

“太阴宝树应该是五年一结果吧?”法空问道。

“是。”

“那它还需要四年才能结果。”法空道:“这棵老树应该还有五年的寿命,下一次结完果就会归于大地。”

宁真真慢慢点头。

“宁师妹。”法空露出微笑。

宁真真轻哼一声,伸手轻轻一划,一条树枝脱落,枝上挂着一颗太阴果。

法空收入袖中:“如果还有什么问题,随时去药谷找我便是。”

“走吧。”

宁真真将素巾递给他。

法空蒙上,眼前一片漆黑中,身形飘飘而动,直到耳边再次响起哗哗流水声。

“好啦。”素巾条被抽走,法空发现自己重新回到了小院前。

一轮明月斜挂天空。

清辉悠悠洒落。

法宁正沐浴着月华等在院中央,看到他回来,松了一口气。

宁真真从罗袖取出一本薄册子递给法空:“这是太阴小炼形,离开之前还给我即可,……还有,练太阴小炼形时,先服下太阴果方能入门。”

“好。”法空笑着接过来。

宁真真道:“至于《月光菩萨通慧经》,会由莲玉师叔带过来。”

她说罢,冷着脸转身而去。

法宁直待她曼妙身影彻底消失,才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看向法空:“师兄,治好了吗?”

“嗯。”

“治好啦,那怎会得罪宁师姐?”

“没关系的。”

法空不在意的笑笑,坐到小亭石桌旁,嗅着花圃传来的香气,打开了太阴小炼形。

太阴果与太阴宝树的枝条已在时轮塔内,旁边是一堆褐黑泥土,是趁宁真真离开的时候收进来的。

时轮塔处于时间静止状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