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他抬头看向暮色笼罩的天空。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意味着,自己如果积累了一百年寿元,燃烧掉这一百年寿元,就可以在瞬间成为顶尖高手。

当然,凭这具身体的资质,即使在时轮塔的特殊状态下修炼,一百年恐怕仍成不了顶尖高手,要更多寿元才行。

得找变化体质、伐毛洗髓的奇功,提升资质。

还有就是积累的寿元速度太慢,一天增加二十四天,一年增加二十四年。

四年多,还是太慢了。

他恨不得立刻成为顶尖高手,金刚寺再安全也没自己身怀顶尖武功安全。

他回到木屋,在榻上坐了一夜,冥思苦想。

一个又一个念头涌起,又一个又一个湮灭。

整整一夜没睡,在东方启明星闪亮的那一刻,他灵光一闪,冥冥中感应到了一条路。

这一夜他知道了这佛塔的另一个妙用——储物。

可以任意将东西挪进塔内,送出塔外,不燃烧寿元,塔内的时间就是静止的。

他没太在意,寿元才是关键。

第二天他吃过早饭之后,离开药谷来到金刚寺的般若院。

般若院是金刚寺内专门研究佛法、修习佛法之院,院内汇集了寺内众长老们。

这些长老们多是一百岁以上,到了老不以为筋骨为能的阶段,不理俗务,专修佛法。

依照法空的理解,其实就是养老院。

他刚刚踏入般若院的院门,便到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吼:“滚——!”

随即一个英俊削瘦的青年和尚从正殿一溜烟跑出来,脚不沾地,经过法空时,侧身看一眼他。

“法空师兄。”

这青年和尚笑着双手合什一礼,脚下却不停,说完这一句便消失在门口。

“法悟师弟。”

法空对着空荡荡的门口合什还礼。

他因为从小就被圆智收入门下进入金刚寺,所以在法字辈中辈份极大。

除非年纪比他大很多的,否则,法字辈多数都要唤他师兄。

这位法悟师弟是法字辈修为第一人,悟性惊人,上上根器。

“哼!”

冷哼声中,一个又矮又瘦的老和尚从大殿走出,负手站在殿前台阶上冷冷瞪着法空。

灰色僧袍穿在他身上格外宽大,如小孩穿大人衣裳,把他衬得更瘦小。

他雪白的眉毛耷拉到眼角,显得脸色更红润去婴儿。

眼睛射出两道冷森森寒电让人不敢直视。

“师祖。”法空合什。

慧南和尚,圆智的师父,当然也就是他的嫡亲师祖,是在金刚寺关键最亲近的人之一。

慧南对圆智极不满,师徒关系紧张,原主也只见过慧南和尚一面,这是第二次。

“你来做甚!”慧南冷冷的。

法空道:“师祖,我想修习佛法。”

“不练武了?”

“师祖,听闻成就金刚之法有两条路,殊途同归,我想试着走另一条路。”

“嘿!”慧南冷笑。

法空平静看着他。

慧南哼道:“你呀,老老实实种药就挺好。”

“师祖,难道修佛之路也需要足够资质?”

“你说呢?”

“难道我一点儿希望没有?”

慧南撇撇嘴,招手道:“跟上。”

他下台阶,大袖飘飘负手而行,穿过月亮门来到一座小院。

三面墙下都是竹林,青竹轻轻摇动。

院内宁静祥和。

一个英俊小沙弥正在院子里洒扫,被慧南挥退。

慧南来到竹林前的小亭里,坐到石桌旁,指了指他对面的石凳。

法空合什一礼,坐到他对面的石凳上,恭敬而视。

“看来你师父什么也没跟你说。”慧南摇摇头:“这个圆智……”

“师父让我别想着修炼,专心精研药材。”

“嗯,这话倒也没错,你这资质,老老实实研究好药材比什么都强。”

“师祖……”

“谁跟你说我们金刚寺有两条路的?”

“一心专修金刚经,难道成就不了金刚?”

“唉……”

“请师祖开示。”法空郑重一礼。

“你知道现在是末法时期吧?”

“是。”法空缓缓点头。

他曾听师父圆智说过,人人迷恋于武功而不信佛法了,这便是末法时期。

“当初祖师创寺之际,确实分为般若乘与金刚乘。”

“般若乘可凭智慧参悟佛法,依禅定证得境界,一步一证,如拾阶而上,抵达金刚境证得不坏金身。”

“我们寺内的六位不坏金身,有四位是般若乘所证。”

“而末法时期,一代又一代的业力积累,人心被彻底蒙昧,如被厚茧缚住,凭智慧已经不可破开业障,金刚乘便是方便法门。”

“在盛法时期,金刚乘是远路,可到了末法时期,金刚乘反而是唯一的路了。”

“两千多年来,只有两位祖师凭金刚乘证得不坏金身,近千年再没有人能证得,远路还是远路,但毕竟是一条明路。”慧南淡淡道。

法空还是不死心。

自己有药师佛在,一直处于心静神宁之境,还有般若时轮塔,未必不行。

“唉……你还是死心吧,,般若乘法脉已断,想修也不可修。”

法空皱眉:“法脉已断?”

“般若乘不立文字,只凭一部金刚经,层层境界微妙不可言,唯有灌顶可授,如今已然断绝矣。”

法空沉默下来。

无法脉传承,恐怕还不如练武呢。

“师祖,当世之人,真能成佛?”法空问。

大雪山高手如云,只听哪一位高僧威风八面,但一百零八寺,却没听说过哪一位成佛了。

慧南摇头:“末法时期,在我们这一方世界是成不了佛的,在这世间修炼是为积累资粮而已,这一世不行下一世,世世累积,矢志不移终究能成佛!”

“那些修成不坏金身的祖师们为何没能永驻世间?”法空又问。

金刚寺讲究的是即身成就,按照境界,金刚是能永驻世间累劫不坏的。

“这些祖师不是不能永驻,是不想永驻。”慧南哼道:“到了金刚境界,便会发现世间并没什么可留恋的,一个污浊不堪的烂泥塘,怎及得西天极乐世界好?……来去自由,想来便来想走便走,也是金刚境界的妙用。”

法空若有所思。

“金刚八绝练到最后的无上部便脱离了武功范畴,踏入佛法之境,继续修持下去便可成就不坏金刚。”

“……师祖,我想试试参习佛经。”法空缓缓道。

“嘿,我白说了!”

“师祖,我想试试。”

“……那就来最简单的吧。”慧南起身进屋,很快出来,递给法空一本《金刚经》:“看你能不能有所领悟。”

法空双手接过来。

这佛经的手感很奇异,好像是树上刚刚摘下的叶子,透着盎然生机与青气,甚至还凉丝丝的。

“此乃西迦贝叶经,乃我们金刚寺的开寺祖师在听闻佛祖讲法时亲手所录。”

法空没有置疑,只是觉得奇妙:“那有多久了?”

这么久,却像是新鲜的树叶,这一方世界果然奇妙。

慧南斜睨他:“不信?”

“如此佛宝,师祖竟然示之于我……”法空露出感动神色。

慧南哼道:“此经不可毁不能灭,给你看看也无妨。”

“师祖,我能带回药谷,慢慢细品吗?”

“你说呢?!”慧南没好气的道:“此经不可带出般若院!”

“……那我便在此拜读吧。”法空点点头。

不出所料。

这般秘宝怎么可能随便带出般若院。

“读罢,参罢,不撞南墙不回头,跟你师父一模一样!”

慧南冷笑着进了屋,只留法空在小亭。

法空闭上眼。

湛蓝寂静的虚空,梵音停歇,一直微阖眼帘的药师佛缓缓睁开眼,无悲无喜,平静安详。

他抬头看向斜上方。

虚空慢慢浮现一个个金光灿灿的大字,拳头大小,流光溢彩。

正是贝叶上的金刚经文,字迹一模一样。

待金刚经文字全部呈现,药师佛缓缓阖起眼帘,嘴里喃喃。

梵音再次飘起。

法空凝神听闻,诵的正是金刚经。

金刚经诵至最后一个字时,虚空中悬浮的金灿灿大字中,有一个化为了一朵金色的花骨朵,拳头大小。

第二遍金刚经诵完,又一个金字化为含苞未放的花骨朵。

……

最后一个金字化为花骨朵之时,所有花骨朵忽然交汇融合到一起,绽放为一朵硕大金莲。

金光灿灿,照耀虚空。

这朵金莲悠悠飘落向药师佛,贴到了药师佛的莲花座下。

顿时莲花座升高,从一层变成了两层,第一层十八瓣,第二层九瓣。

药师佛宝相越发庄严,重新诵《药师经》,诵完一遍之后,虚空同时落下两滴甘露。

他心神退出,脸上绽放笑容。

从此之后,一天能得四十八天寿元!

好一部金刚经,果然妙无穷!

如果一部佛经增一层莲花,增一滴甘霖,那么多读几部佛经,岂不是能将莲花座增加无数层,一天就能增加一百多年寿元?

绝顶高手顷刻可成!

想到这里,他笑容更盛。

PS:不出意外的话,每天12点与19点更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