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大乾朝极北有一片山脉,绵延两千里,终年积雪笼罩,如一条银色巨龙横亘于天地间。

这正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大雪山宗门所在。

大雪山乃大乾三大宗之一,拥有一百零八寺院。

金刚寺便是这一百零八寺之一。

占地约百亩,红墙黄瓦,院落一进又一进,一层又一层,宛如佛家的坛城。

寺前是数棵古树,遮天蔽日,虬枝盘结。

寺后是一座座灵塔,依雪峰之势往上铺陈,供奉着历代高僧的舍利。

“当当……”

“当当当当……”

钟声在天空中悠悠扬扬飘荡。

诵经声戛然而止,很快,大雄宝殿鱼贯而出一个个灰衣和尚,光头锃亮如走出一个个灯泡。

数百个和尚离开大雄宝殿之后迅速分散开去,结束了早课便要开始履行各自的职责。

有的洒扫,有的练武,有的去斋堂,有的去挑水砍柴,安静的寺院一下变得热闹。

斋堂内尤其忙碌。

宽旷的斋堂一共摆了九张长桌,三十米长,三米宽,桌面与长凳被磨得油亮。

十二个僧人忙着将盛满饭菜的一个个海碗端上长桌,碗上扣着盖子避免凉得太快。

他们盛菜接菜都带着手法,端菜送菜都带着身法,干净利落,速度极快。

一粗犷的中年和尚一边盛饭一边大喝:“法宁!给圆智师伯……唉,给法空师弟送饭去。”

说到后来,他声音弱下去,摇摇头一脸惆怅。

“是,法明师兄。”一个白白胖胖如弥勒佛般的青年和尚答应着上前,一脸憨厚笑容。

粗犷的法明和尚声音又升高,大眼一瞪:“路上不准偷吃!”

“法明师兄!”法宁白胖大脸露出委屈,不满的道:“我怎会偷吃!”

“哼,你要是不偷吃,怎能这么胖!”法明撇撇嘴,看法宁还要辩解,不耐烦的挥挥手:“快去快回!”

“……是!”

法宁郁闷的答应一声,挺着大肚子、提着饭盒出了斋堂。

“唉……,还一直觉得圆智师叔活着。”法明摇头感慨。

“圆智师叔归寂已经七天了。”

“最可怜的还是法空师弟,相依为命的师父走了,只留自己一人在世间,哪能不难受,多给他盛了一碗饭。”法明一脸悲悯。

“圆智师叔既然走了,法空师弟应该可以换个轻松点的差使了吧?”

“难。”

“嗯——?”

“药谷是寺内赐给了圆智师叔的,法空师弟继承了圆智师叔的衣钵,当然要继承药谷接着种药。”

“药谷可不小,两人还行,法空师弟自己一人……而且他身子骨又太弱,能受得了?”

“唉……,法空师弟的资质确实……,小罗汉拳但凡能入门,也不至于这么艰难。”

“……法明师兄,圆智师叔到底犯了什么戒?”

众僧纷纷好奇的看向法明和尚。

正常情况下,金刚寺弟子犯了戒,直接废掉武功打入清心塔面壁去了。

圆智被废掉武功,却偏偏赐下一座山谷让其种药。

“应该是圆智师叔精擅药材,种植药材也是将功折罪,……少啰嗦,赶紧干活!”法明和尚烦躁的摆摆手。

——

法宁提着饭匣离开斋堂,挺着大肚子迈着粗腿,看似大象似的笨拙。

他其实如白熊一般,速度极快,肥胖的身体并不影响他的速度。

他大步流星出了金刚寺,沿着冰雪砌成的台阶往下冲。

冰雪台阶又硬又滑,他跨着大步猛冲,但双脚就像强力胶,稳稳贴住台阶绝不打滑。

灰色僧袍紧贴在身上猎猎作响,显出滚圆肚子来,声势惊人。

冲下了两百多个台阶,转到一座小山谷。

一踏入这山谷,顿时温暖如春。

他白胖脸庞也不由露出笑容。

山谷中央有一直径百十米左右的圆湖,湖水宛如一面圆镜倒映着蓝天白云。

围绕着湖边的是一块块田圃,像一个个小方格子,整整齐齐,每一块圃内栽种着不同药材。

一座松木小屋临田而建,屋前一张松木方桌,桌上摆着茶炉茶壶茶盏。

明媚的阳光中,一个削瘦的年轻和尚正挑水浇田。

他身穿灰色短僧衣,相貌是站在人群里不显眼的普通,身材削瘦,扁担挑着的两个木桶好像随时会把他压垮。

他步履蹒跚的行走于田垅间,摇摇晃晃,水不时洒出木桶,淅淅沥沥落到泥土里。

灰僧袍前胸后背都被汗渍染出一片片白霜,与他的脸色一样白。

但他神情专注而宁静,蹒跚摇晃、大汗淋漓及煞白脸色都不减他的平静,仿佛不是在受累受苦而是在享受。

“师兄!吃饭啦!”

法宁语气透着不满,上前一探手把扁担提到自己肩膀上,像拈一根草棍般轻松。

顺势又递上木匣:“法空师兄,说过多少次啦,挑水交给我就好啊!”

“法宁师弟。”法空露出微笑,接过饭匣,抹去额头汗珠:“今天够早的。”

即使这般狼狈模样,他神情举止仍旧从容不迫,透着一股悠然自得的韵味。

“师兄,何必累着自己!”法宁不满说道。

他几步把两桶水挑到地头,浇到沟垅里,然后又大步流星继续去湖边挑水。

法空摇头笑笑。

自己这是强迫症,再累也得按时浇水,不然就浑身不舒服,别扭。

他暗自感慨。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的难说,有的人相处很久仍格格不如,有的人却一见如故,寥寥几天就友情深厚。

法宁仅仅送过几天的饭,两人便已经像多年的好友。

他在前世一路打拼,从一介孤儿奋斗到数千万身家,在商海里浮沉,硬生生厮杀出一条血路。

所谓慈不掌兵、义不掌财,他一颗心已经不知不觉冰冷,跟法宁这般憨厚善良之人相处起来很舒服。

他提着饭匣来到屋前,将饭匣放到松木桌上,沏好了两盏茶,冲着法宁招招手:“师弟,可以了。”

法宁这时候已经挑水六个来回。

法空笑着摇头。

不愧是短短两年就从九品练到五品的奇才,一百多斤的两桶水在他跟前轻如羽毛一般,挑水跟玩儿似的。

“师兄。”法宁放下扁担,到他对面一坐下,压得椅子吱吱作响。

仰头将茶一饮而尽,法宁犹自不满的道:“下次一定记得招呼我挑水!”

法空笑着答应。

法宁确实能帮自己的忙,可法宁也有职责在身,忙得很,自己怎么能心安理得的让他帮忙。

他是觉得不能总麻烦法宁,而这正是法宁不满之处,觉得他太过见外。

法空打开木匣拿出三碗菜两碗饭。

三道菜有两荤一素。

不提一盘叠得高高的牛肉与一盘大肘子,即使一盘炒大白菜也油光发亮,放在他前世就是典型的高油高盐高热量,极不健康。

金刚寺弟子都要练武,不戒肉食,反而顿顿都要有肉。

一闻到肉香,法空肚子顿时咕噜噜响个不停。

强忍着把所有饭菜一下倒进肚子里的冲动,他细嚼慢咽。

这极不健康的三道菜,却正适合他现在的身体,先要让身体胖起来,血气才壮旺几分。

偏偏这具身体天生孱弱,吃再多也不胖。

“师兄,今天寺里进新人了,我们又有四位师弟,这四位师弟都是最上根器。”

“可喜可贺。”法空咀嚼一块牛肉,轻轻点头。

金刚寺越强,自己身为金刚寺弟子越受益,大树底下好乘凉。

这个世界武学繁盛,意味着极度危险,金刚寺是自己最好的庇护之所。

“圆明师叔想派个新进师弟过来帮师兄你的忙,我正想办法让圆明师叔改主意,让我过来。”

法空轻颔首,又夹一块牛肉放嘴里。

栽种在这里的都是珍贵药材,时间越久,药力越强,这里的药材最少的都有十年。

原主是从小被师父圆智收养,生长于这药谷,虽然武学资质差,但从小受圆智教导,精于药材种植。

圆智七天之前圆寂,只剩下他自己,他身体孱弱,一个人打理这药谷确实吃力。

累了他不要紧,使得药材损失,那就是金刚寺所不愿的,送一个新入寺弟子过来帮忙也是理所应当。

“唉……,圆明师叔也真够固执的,任我怎么恳求都不改主意!”法宁唉声叹气。

“你过来帮忙种药,大材小用了。”法空笑着把牛肉送进嘴里,慢慢咀嚼。

法宁是五品高手。

武林之中把武学境界四分,人元、地元、天元、神元。

人元是练精气。

精气在身体里流转,不能离体,增强体质,这个阶段拼的就是力气与速度还有招式。

这一境界的武者为三流高手。

地元是练真气。

真气以经脉为路,通过运行特殊的路线,可以暂时增强自身的力量或者速度,也能借物伤人,通过手掌或者刀剑将真气打入对方身体,挫伤对方经脉。

这一境界的高手为二流高手。

天元是练罡气。

真气为气,罡气则如水,更精更纯,其威力也不可同日而语。

最重要的是,罡气可以离体。

远可远程攻击,指力掌力直接就能脱离身体而击,钻进对方身体,伤经脉或者五脏六腑。

近可凭特殊心法凝练成护体罡气,坚韧密实如布,不但能消解临身的刀剑或手掌上的真气罡气,还能反伤对方。

这一境界的高手称为一流高手,顶尖高手。

这三境再往上的神元,涉及到了精神领域。

往往是天赋机缘皆具之辈,偶尔灵光一闪,天机妙成,那便是一代宗师。

天下之大,宗师屈指可数。

而据法空所知,大雪山宗独成体系,划为九品。

人元境界为九品八品,地元境界为七品六品,天元境界为五品四品,神元境界为三品二品,神元之上,则为一品。

而法宁年纪轻轻,仅仅练武两年便达到了五品,罡气护体,可谓是惊才绝艳,怎能让他来药谷帮忙种药?

这是暴殄天物。

“我一定会让圆明师叔答应的!”法宁给自己鼓劲儿。

他暗自思忖。

法空师兄不仅身体差,武学资质也差,而这些新来的师弟们都是资质不逊色于自己的武学奇才,难免会轻视法空师兄。

派这样的人过来,法空师兄怎能过得舒服?

自己就是把新来的师弟狠狠揍一顿,给法空师兄立威也未必管用。

所以最好还是自己过来帮忙。

法空点点头:“师弟,你的小罗汉拳到第八层就开始练金刚八绝?”

“对。”

“小罗汉拳不再练下去了?”

“师父说练到第八层已经有足够深厚的根基,再往后练没有必要,旁人都是练到第六层就不再练了的。”

“不是有一位师祖练到第十层?”

“师父说妙灵师祖把小罗汉拳练到十层是因缘际遇,是天意不是人力,不能强求。”

“如果非要练到十层,要练多久?”

“师父说如果机缘不够,练上一百年也没希望的,我们寺里有数位前辈一生苦练小罗汉拳,终究还是没能练到第十层,白白耗费了时光,委实可惜。”

法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笑道:“师弟,你该回去了,不然法明师兄又要念叨。”

“那我走啦,师兄,记得别挑水!”法宁依依不舍的起身,不放心的叮嘱。

虽然法空身体孱弱,可他偏偏觉得如见兄长,孱弱的身体在他眼里有巍然如山般的沉稳。

而且法空说话不疾不徐,从容而温和,让他很舒服,莫名生出信赖与依赖。

“好,好,快去吧。”法空笑着摆手。

法宁合什一礼之后转身大步流星离开。

法空笑着看他离开,继续吃饭,一边吃一边回想着自己的离奇经历。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七天。

虽然只过去了七天,前世的一切却好像过去了七年,恍然如一场大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