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纯洁玫瑰的船长盯着马雷克手里的航海图,整个人愣在了那里,因为对方所指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岛屿。

“先生……我做海运十年了,那片海域根本就没有小岛,您在开玩笑吗?”

马雷克没有理会对方的质疑,事实上那座小岛的信息是维克托提供给他的,而维克托之所以会知晓那座小岛,是因为他当时自己就去过。

是的,上次抢劫咆哮号商运船,阿道夫的下属正是停靠在那座小岛上与鬼珊瑚号转移货物,只是要在退潮时,小岛才会浮现出来。

见雇主坚信那里有一座岛屿,纯洁玫瑰的船长仔细计算了燃料、清点了物资,最终不得不将船驶向了那片海域。

当他们到达那处位置时,人们并没有看到岛屿,可马雷克却强行让船只下锚,停留漂浮在了海面上。

这一下,船长忍受不了了,因为对方的指示根本不像是要去另一个国度的港口装货。

他们出海快两天了,不往世界之隙行驶,就在环形内海里飘着,这太奇怪了。

“马雷克先生,我们到底是在做什么?”

马雷克举着望远镜,扫视海面,然后低头看了看罗盘。身边的船长还在喋喋不休的质问:“就这样停在海面上,很容易成为海盗们抢劫的目标。”

货船的船员们也心态不稳了起来,员工餐厅里聚集着大量的海员,在那里彼此讨论争执着。

只有马雷克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目光一直盯着海面。

直到傍晚时分,那里出现了三艘行驶而来的双桅帆船,马雷克才放下望远镜,满意的回头看向其他人。

“好了诸位!”马雷克将长筒望远镜收好,对船长和大副微微一笑,“准备装货……”

……

时间回到纯洁玫瑰刚出海时,在那天夜里,繁星被乌云遮蔽之时,三艘双桅帆船进入密特拉海港停靠,上边的人和货物都接受了海关的盘查后,就被放行进到了市区里。

这群人没有一起出发,而是分成了不同的批次来到了离“暴风雨来袭”酒馆不远的杂物仓库。

他们在仓库里掀开了灰布遮住的货物,从腐朽木箱子中取出了火器与刀具等凶器。

“今晚干一票大的!哈哈哈!”

“阿道夫船长要请大家吃肉!”

原本看起来很正常的海员们,纷纷换上了邋遢肮脏的黑色布衫,趁着夜色,沿着人烟罕至的路径,偷偷摸向了桑塔瑞服装公司藏匿棉花的厂房。

他们似乎经常做这种事情,在彼此的配合下将外围最明显的安保人员全部给偷偷干掉了,直到最后进入更深处才暴露了行踪,于是几声火枪响起,海盗们在大仓库内与安保人员火拼了起来。

但也只持续了五分钟,这间仓房的所有安保都被干掉了。

虽然对方有二十个人,但在战斗经验上远远不如视人命如草芥的海盗,况且他们还有一半的人没有枪。

事不宜迟,这帮杀人如麻的匪徒立即清点货物,顺便将所有尸体藏了起来。趁着天还没有亮,赶紧将货物转移。

他们船停靠的位置离那里本来就不远,等到仓房里的棉花都快被搬走大半时,外边才有人发现了异常,于是报了警。

海盗们大笑着放弃了还没有被搬走的货物,赶紧往船上跑去,顺手干掉了几名赶过来的警员,斩掉套索后以最快的速度将三艘船驶离了密特拉港。

警卫人员大受刺激,谁也不会料到海盗会明目张胆的跑到密特拉的码头来抢劫,于是一份份电报发出,连海军都出动了,他们准备趁着对方没有抵达斯特拉港,将其半路截获。

谁也不知道这帮海盗用了什么办法,竟然顺利的从海军的眼皮底下通过了斯特拉海港,用最快的速度驶向了鬼珊瑚号船员们熟知的“转移地点”——那座小岛。

于是就出现了现在的这一幕,先离岸的纯洁玫瑰停在海面上等待了一天,而抢劫了桑塔瑞服装公司的三艘帆船将满载的棉花货品运了过来。

双方在这片没有记录在航海图上的“岛屿”处碰了头。

顺便提一句,现在已退潮了,那座小岛终于是露了出来。

赛克瑞德的海军如果要追击他们,首先去巡航的地方一定是航海图上有记录的岛屿附近,根本就不会驶向这里。

见到三艘帆船停靠在了自己船只的附近,纯洁玫瑰的船长简直惊呆了。

重新换上海员服饰的强盗们,将一箱箱货品搬上了纯洁玫瑰,马雷克拿着纸与笔在那里清点数量。

“没有全部搬走,时间来不及了,不过也搬走了大半部分。”一名伪装成普通大副的海盗对马雷克说道。

马雷克满意的笑了笑,回应对方:“我家主人会感谢诸位的帮助的。”

那名伪装的大副裂开满嘴黄牙一笑:“那是维克托少爷欠船长的人情!”

货物装载完毕,三艘帆船驶离了小岛附近,马雷克对满脸震惊的纯洁玫瑰船长说道:“可以回密特拉了。”

那名船长望着远处的帆船,犹豫了许久后问:“这些货物究竟是……”

马雷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我们很多时候,都是听从上司的指令在行事,这是我们的工作,明白了吗?保住自己饭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节外生枝,管好自己的嘴。”

那名船长看来也有些害怕萨缪尔先生,以为是老板和对方老板之间的秘密,于是不敢多言,吩咐起航回密特拉……

马雷克则回到自己的卧室里,从床铺下取出箱子,将里面伪造好的海关文件取了出来。

上边某张纸质的文件上,清楚的写着这艘船是去往马德尼亚王国购买了棉花,然后运送回的密特拉,那签名的地方还有盖章。

伪造这样的文件,可是马雷克的强项。

“维克托少爷的妙计……”

这位财务管家嘴角挂笑,似乎已经看到了格雷格在家里暴跳如雷的模样。

事实上他猜错了,格雷格并没有暴跳如雷,但也不代表他不生气。

第二天的报纸,就将这起严重的事件报道了出来,格雷格在家里捏着新买来的报纸,拇指用力的将纸张都捏碎了。

虽然没有暴跳如雷,但他的内心却在犹如狂兽般嘶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