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31章 手烛竟是我自己

这已经是风间公子连续十五天单点理纱了。

偏偏点了之后什么都不做,每天只是抚琴为她伴舞,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从没有过过分的要求,甚至还送上一份小礼品。

这让理纱都很是不好意思。

“理纱小姐……”风间公子忽然停下了抚琴。

“风间公子什么事?”理纱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风间公子有些遗憾道。

“啊……好吧,那就再见了。”理纱挥了挥手。

“理纱小姐……我想说的是,你是否愿意跟我一起离开……这些天我已经彻底被你的美貌和才华所倾慕……”风间公子伸手抓向理纱的手。

“啊……别这样好吗……公子……你是个好人,但是我对你一点那个意思都没有啊……做朋友不好吗?”理纱往后退了两步,内心却是一松,这家伙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富江早就跟他说过了,高天原是九蛇卫的秘密据点,而风间公子极有可能就是手烛。

但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暂时不能惊动他们。

虽然理纱有点怀疑富江是不是吃醋了,故意抹黑人家,但是还是拿出了足够的警惕性来对待。

“是这样吗……难道是我不够英俊,还是不够有才华。”风间公子好像有点失落。

“不是这样的……我不太喜欢公子这样的呢……”理纱连忙摆着手。

“那理纱小姐喜欢什么样的呢?”

“大概……”理纱有些紧张不知所措,她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大概就是……风趣幽默一点的……帅不帅的天天看又不能当饭吃……主要能让我每天都很开心……说真的,我跟公子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一点点小紧张……根本没有办法放松下来……”理纱满脸都是歉意。

“这样啊,是我自作多情了……那就让我最后给理纱小姐讲一个故事吧……”风间公子自嘲般的笑了笑。

“嗯,请讲。”理纱打量了一下丝毫没有因为被拒绝而改变翩翩风度的风间公子。

越来越怀疑,富江是不是在忽悠人,手烛这种变态能有这样的风度?

怎么看,富江这种色鬼才更像是手烛吧?

“我叫手烛,就是你们要抓的人。”风间公子风度不改的微微一笑。

“???”理纱脑浆都快转出来了。

自己上一秒还在怀疑,你承认这个做什么?

“咳咳……风间公子……你在开什么玩笑呢……哪有通缉犯说自己是通缉犯的……快收回去。”理纱被他一套乱拳打的有点蒙了。

“通缉犯什么的……真的是冤枉我了,我可是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村子的事情。”手烛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真是手烛?”理纱还是有点怀疑。

“如假包换。”

“可是……富江说手烛的左手是残疾的……”理纱不好意思的指了指风间公子修长的手指。

“这个啊……是因为大蛇丸大人帮我移植了一只手臂呢。”手烛微微一笑,拉开了衣袖,露出了一截色差并不明显的皮肤。

“不是吧……那你为什么要对我说你的身份。”理纱现在真是糊涂了。

“因为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我不想临走之时,让一个喜欢的姑娘,还带着对我的真实身份抱着敌意,我觉得她有资格知道真相。”手烛微微一笑。

“呃……”理纱脸色一红,怎么人家就这么会撩妹,哪像某个变态,动不动就要自己穿丝袜。

“曾经的我,或许因为自己从小就残缺而耿耿于怀,经常被同学同伴嘲笑欺辱,一直幻想自己能长出一双漂亮的手,也有了一点喜欢收集手的小嗜好,但是我从来不会对自己人下手,一般都是战场上的尸体。”

“就像是有人喜欢集邮,有的人喜欢收集瓶子,有些人喜欢收集黑丝……我不明白,我只不过喜欢收集的东西跟别人不同了一点,为什么大家都会觉得我是变态?”

“更何况我的理想一直是成为一个演奏家……”

“呃……你说的很有道理。”理纱很理解这个,因为她身边就有一个这样的人:“不过你说你从来没有对自己人下手……根据资料说,你杀掉了一名我们的医疗忍者……”

“我没有!”手烛忽然有些崩溃的大喊。

“我没有……”

“我没有杀她!京花是我的女朋友!我怎么可能杀她!她是自己在救人的时候查克拉透支了!!”

“女朋友……?该不会是你一厢情愿的幻想吧?”理纱有些怀疑。

“哼,你们这些人永远都只会这样想……”

“像他这样的怪人这么可能会女朋友。”

“京花这样温柔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喜欢一个残废。”

“一定是他看上了京花的手,把京花杀了,砍下了她的手。”

“你们永远都只会这样的猜测……”

“你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京花实际上也是一个身患重病的人,永远伪装成一副我还可以的样子,怀着让我再救一个人的想法,为大家治疗伤势,自己却一天比一天的虚弱。”

“在一次次为我治疗的过程中,她晕过去了,我发现了她的秘密,她温柔的让我保守这个秘密,渐渐的,我们相爱了……”

“只有她这样温柔的人才会包容我这种拥有怪癖的人。”

“我最喜欢她的手了……”

“但是她的病越来越重,我眼看着她一天天的消瘦,不久之后,再也没办法将它握在手心……”

“京花告诉我,她愿意把手送给我,这样就能永远的在一起……”

“你们却根本不相信怪物也会拥有爱情……”

“是你们从我身边夺走了她……”

“还判我入狱……若不是大蛇丸大人理解我……”

手烛痛苦的抓着头发,甚至传出了幽幽的悲泣声,让理纱听了都不忍的想要出声安慰两句。

“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钱不买留声机,就听手烛吹牛逼,故事一个比一个编的精彩……我前列腺液都快笑出来了……你要真的深情怎么孤单一生,怎么还要来撩我的妹?”富江笑的捂着肚子,推开了门。

“富江?”理纱有些诧异。

“你看,二叔眼光没错吧?漏屎的小白脸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富江对着理纱抛了个媚眼。

“嘁……”理纱翻了翻白眼。

“该死……舞不是说已经吃定他了吗……”手烛盯着富江贱笑的模样,脸上露出了怨毒的深情。

“怎么,你是不是想问……蛇喰舞怎么没能留住我?”富江微笑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截白皙的手臂,温柔的在脸颊上磨拭着。

“舞!!!”手烛猛的瞪大了眼睛,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他觊觎已久蛇喰舞的美手。

“喂喂喂,谁允许你喊这么亲热的?我才是舞的正牌男友呢……略略略略……略略略略……”富江满脸享受的伸出舌头舌忝了舌忝蛇喰舞的手背。

“啊……你好恶心……你才是手烛吧……”理纱一脸的嫌弃。

“啊啊啊啊……给我放开她!!!”手烛像是被执行夫目前犯的可怜男人,愤怒的拍打着桌子,双目赤红,额头青筋暴起。

“哦?你刚刚不还说喜欢理纱的吗?现在这么快就变心了?”富江一脸戏谑的笑着。

“哧……”如果愤怒能燃烧,手烛的眼神恐怕已经把富江烧成了骨头渣子。

“不过馋搭档女同事身子什么的……大多数男人都会有偷偷幻想过吧?”富江模了模下巴。

“滚!!”理纱咆哮道。

“怎么样?说出大蛇丸的任务,我就把舞的手送给你,这个交易很值吧?”富江满脸溺爱的亲吻着舞的手背。

“嘁……我绝不可能背叛大蛇丸大人的……”手烛死死的咬着牙齿。

“这样啊,那就太遗憾了呢……那我就烧掉了啊……”富江满脸不舍得,提着蛇喰舞的断手走向房间的烛火边。

“不!!不要!!!”手烛立刻惊呼一声。

“呵呵……这不就行了嘛……大蛇丸的忠诚,哪有心爱之物来的重要……”富江笑的如此,让人怀疑到底他们两谁才是反派。

“我……我说……”手烛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咬牙开口。

“说吧,别想着胡编一个,二叔我编瞎话的时候你还在喝奶呢!”

“……寻找……寻找一个叫与太的男孩……获得他天气之子的灵魂烙印……”手烛仿佛用尽全力才说出来这个情报。

“嗯,不错,没说谎,另外的任务呢?”富江点了点头。

“什么另外的任务?我不知道。”手烛立刻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回答错误。”富江毫不犹豫的把蛇喰舞的断手按向了烛火。

“九尾!捕获九尾人柱力!!”手烛立刻心急如焚的抢答。

“哦~大蛇丸居然看上了九尾人柱力了吗?”富江吹了个口哨。

“可以把手给我了吗?……”手烛卑微的像是一条狗。

他真的极度爱恋作为搭档的蛇喰舞的手,只可惜蛇喰舞对男人失去了所有的信任,又看不起他这样的变态,他只能压抑着这种情绪。

“还有一个任务呢?”富江挑了挑眉毛,他的直觉告诉他,九蛇卫的任务绝对不会这么简单,一定有第三个任务。

“没……我不知道,最后的任务只有队长才知道。”手烛摇了摇头,并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好吧,看在你诚心回答的份上……”富江把断手抛给了手烛。

“啊……舞……”手烛立刻伸手接住,如获至宝一样藏在怀里,擦了擦富江留下的口水,又是亲吻又是模拭。

嘭的一声,烟雾腾起。

手烛捧着一截生猪蹄停止了思考。

下一秒。

“呕……!!”手烛弯着腰狂吐。

“不是吧……这么夸张?”理纱惊愕。

“一点都不夸张,你弄条抠脚大汉穿过的黑丝让我吸,我估计吐的比这个还厉害。”富江不露声色的和兜里的断手十指相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